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青年之声|青春励志|青年电视|中青看点|娱乐|财经|舆情|教育|第一书记网|地方|发现|游戏|汽车
新起点看振兴杯10年“质变”

发稿时间:2016-08-09 16:46:00 来源: 中国青年报 中国青年网

  焊工刘新海已经在大大小小的杂志上发表论文11篇,这个成绩是很多工程师都望尘莫及的。“要是没有‘振兴杯’,我也不能有这样的成绩。”

  10年前,中石油集团焊工刘新海夺得第一届“振兴杯”焊工冠军。这一次,作为河南队技术指导,他又来到了第十届“振兴杯”赛场。

  刘新海发现,自己的身份变了,“振兴杯”也和从前“不太一样”了。

  在更难更好中长大

  刘新海还记得,第一届“振兴杯”大赛“相当隆重”。获得冠军后,他被中石油集团公司派往西安交通大学进修一年。在这之前,他也翻看过一些专业书籍,可是“看半天都看不明白”。通过进修,他不但会看了,还会写了。现在,刘新海在中石油集团焊接技术研究中心工作,主要负责焊接研究和培训。

  刘新海介绍,如果没有“振兴杯”,一个普通工人即使干得再好,想要出人头地也很难。“要想成长为高级技师,非常顺利也得13年。比赛就不一样,拿奖就可以直接晋升一级。”刘新海说,“从中级工到高级技师,我只用了3年。如果不是参加比赛,估计干到高级技师也就该退休了。”

  这些年,“振兴杯”一直没有焊接工种的比赛,但刘新海也一直在关注。他觉得,和十年前相比,比赛项目“难一些”,选手水平“高得多”。

  看到今年比赛增加了美发工种,刘新海觉得“特别好”。“在世界技能大赛上,美容美发呀,烹饪呀,什么工种都有。”他说,“多增加一些工种,对行业的水平都是一个提高。”

  来自广东的梁雅雯刚满18岁。为了参加“振兴杯”美发工种比赛,这个喜欢架子鼓的小姑娘特意改变了形象,把染成了“许多种颜色”的头发染回黑色,又剪了个齐刘海,还换掉平日里“嘻哈风”行头,穿上连衣裙、小短靴,扮成了“乖乖女”。“代表广东省来比赛,总得展示一下我们的形象。”她说,“能参加这样一个全国性的比赛,真的挺长见识。”

  在今年的“振兴杯”赛场上,除了增加了新工种,解放军、汽车、钢铁三个行业代表队也是首次亮相。

  中国一汽的焊工王禹曾经参加过不少比赛。很久以前,他就听说过“振兴杯”。这次能代表汽车行业前来参赛,他觉得很“自豪”。

  在赛场之外,“振兴”历程回顾展,“相约楷模,为技能点赞”——与青工榜样面对面座谈分享,以“工匠精神”为主题的中华传统文化交流展示,国际青年技能嘉年华,“人才自由港”——企业进校园创业青年典型宣讲等丰富活动,也为本届“振兴杯”增色不少。

  用新动员方式应变

  新工种、新行业、新活动的出现,也推动着各地赛前选拔制度发生变化。

  今年,贵州省青年职业技能大赛创新选拔方式,从最底层的乡镇开始发动,再往州、市,层层上推。邓小锋是贵州华电毕节热电有限公司最基层的焊工,在乡镇工作。如果不是选拔方式的改变,他“这辈子都不会有机会参加‘振兴杯’这样高级别的的全国赛事”。

  团贵州省委青工部副部长林杰波今年3月才到城青部工作,她上任的第一项任务,就是组织贵州省青年职业技能大赛,为“振兴杯”决赛“选苗子”。

  向同事了解情况后,林杰波有些“不知所措”。贵州省工业基础薄弱,在“振兴杯”以往的决赛项目中,选手的成绩都不太理想。可是见到邓小锋后,林杰波踏实了。“他虽然看着很‘呆’很‘土’,但是技术很棒!”林杰波觉得,能挖掘出来自最基层的优秀青工,自己大半年来的努力没有白费。

  美发工种的出现,也向负责选拔选手的省级团委下了“战书”。因为美发行业从业者都集中在非公企业,从前“层层下发通知”的传统动员方式彻底“失灵”。在山东,比赛通知按照以往的方式下发,可美发工种报名者寥寥无几。“在这些团组织暂时没有覆盖到的领域,我们必须寻找其他有效的手段进行动员。”团山东省委城市部部长苏建斌说,“我们建立了微信群,通过微信去动员,取得了很好的效果。”

  团河南省委城市青年工作部的陈志峰遇到了同样的情况。他说:“美发行业很多技师想晋升高级技师比较难,‘振兴杯’如果能帮助他们增加晋升机会,他们会很积极地参与进来。”

  在最基层深耕求活

  在苏建斌看来,“振兴杯”已经举办十届,遇到瓶颈和困惑在所难免,比如竞赛项目领域不够宽等。“职业工种有几千个,只靠团中央的‘国字号’大赛不可能涵盖所有工种。”苏建斌觉得,各省可以在规定动作之外,结合各地产业结构实际情况,扩大省级竞赛覆盖的行业领域。

  其实,一些省份已经开始进行类似的创新和探索。贵州省青年职业技能大赛根据本省特色,除了设置“振兴杯”三个工种竞赛外,还另外设立了制造业、IT业、建筑业等行业的27个工种。根据贵州“后发赶超、推动新兴产业发展”的精神,比赛还增加了许多服务产业工种,比如家政服务员、酒店服务员、白酒品评员等。

  在组织赛事的过程中,重庆也有自己独特的做法,他们选择“走出去”。“我发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重庆一条街三个火锅店,都能开得很火,所以我就去和这些店的老板们聊,看他们需要和缺少什么样的青年技能人才。这些私营企业老板说,他们对能迅速而熟练撤桌摆桌的青年技工需求量很大。”团重庆市委城市青年工作部岳慧鹏说,“我们就结合他们的需求,设置餐饮摆台这样的比赛项目,非常受欢迎,青年也能积极参加。”

  海南省青年大部分在非公企业工作,从事美容美发、客房服务、餐饮服务、导游等,大多和旅游产业相关。团海南省委工农青年部副部长陈德南觉得,在海南组织职业技能大赛,不单是为“振兴杯”决赛选拔选手,更要为海南的青年技能人才搭建一个展示个人风采的舞台。

  “我想提个建议,团中央今后搞这种比赛,能不能分多个赛区?在设置工种的时候,能不能再多元化一些?”林杰波直言不讳,“可不可以多关注一下我们偏远地区的选手?”

  陈德南同样对此有所感触。以往“振兴杯”大赛的比赛项目,比如焊工、钳工等,对于海南省而言,都是弱项,很难选拔出像样的选手。今年,美发工种出现在“振兴杯”是一个全新的信号,海南省干脆放弃其他两个项目,派出了3名选手,“专攻”美发项目。

  正如团中央书记处书记汪鸿雁在闭幕式上所说,今后,“振兴杯”还会继续向新兴领域、新兴产业、新兴行业倾斜。“可以想见,今后的振兴杯会出现更多新工种的竞赛。一方面,我们着力培养高精技能人才,另一方面也要积极吸引更多基层一线青年工人的参与。希望在实现中国梦的伟大征程中,为国家培养一支素质过硬的青年人才队伍。”汪鸿雁说。

  “技能创新 技能报国”金牌选手面对面活动的开展,延展了“振兴杯”全国青年职业技能大赛的范围和深度,深化青年创新、创效人才培养,进一步营造沈阳尊重人才、尊重劳动、崇尚技能的社会氛围,引导青年技工传承冠军选手身上所蕴含的时代精神,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再立新功。

责任编辑:彭志楷(见习)

扫描二维码进入

“青年之声”微信

扫描二维码进入

中国青年网微博

扫描二维码进入

"畅想星声"全国大学生

网络歌唱大赛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