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 > 时政 >>  正文

贪官“顽抗”调查:有人装疯尿裤子 有人用醋泡手机

发稿时间:2017-09-09 07:04:00 来源: 央视网 中国青年网

  央视网消息: 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央反腐力度不断加强,坚持“老虎”、“苍蝇”一起打,到目前为止,被查处的省部级官员数量早已过百,反腐败正在不断打破“禁区”和“惯例”。这些官员落马的原因不尽相同,但是在他们当中有一小部分人,在面对调查时,为了保护自己的既得利益,不是选择“坦白从宽”,而是采用一系列花招来应对调查,企图蒙混过关。

  手机成为必须被销毁的“危险品”

蔡伟生受审

  2015年5月,广东省珠海市市政园林和林业局原副局长蔡伟生涉嫌受贿案在珠海中院公开开庭审理。庭审中,蔡伟生透露,自己在被纪委调查的前一天,曾删光行贿人的号码,“我感觉到他们肯定会给我惹麻烦。”

甘肃省原副省长虞海燕(视频截图)

  近日,电视专题片《巡视利剑》热播。该片披露,甘肃省原副省长虞海燕在中央巡视组到达前,把家里跟相关老板的合影都剪碎了往马桶里冲,把和老板们联络的手机用醋浸泡后扔进了黄河。

  无独有偶,这一行为与此前一位落马官员颇为类似。此前,四川省委原副书记李春城被中纪委带走时,其第一反应便是消除违纪违法的证据。纪检人员称李春城被控制后,“他要求上厕所,并试图抠出一张手机卡扔掉”。

  建立攻守同盟“打死都不说”

  落马贪官往往不是“单打独斗”。在过去权力与利益结合的关系网上,往往牵一发而动全身,更为常见的则是各方利益关系人订立攻守同盟。自2014年9月份以来,官员违纪通报中“对抗组织调查”的表述出现的频率逐渐增高。

山西省忻州原市委书记董洪运

  2015年8月,中央纪委网站发布了5名山西官员被“双开”的通报。其中,涉及山西省忻州市委原书记董洪运的通报中提到,董洪运“在组织审查期间,采取欺骗、隐匿、订立攻守同盟等手段,对抗组织调查,性质恶劣”。

  在《中国纪检监察报》中曾经报道过这样一个细节:2015年5月,长沙市纪委对时任湖南省长沙市残疾人联合会党组书记、理事长熊慈明开展初核调查。在此期间,熊慈明在市残联党组会、中层干部会、全体职工大会上要求每个人就其被匿名举报的问题谈认识、表明态度,并多次公开宣称要打击报复举报人:“你们给我小心一点,竟敢告我的状?别以为我不知道是谁。”

  私下,熊慈明却主动与行贿者订立攻守同盟,串通供词,伪造证据,企图蒙混过关。2015年下半年,熊慈明先后两次找到与其有过不正当经济往来的戴某,叮嘱他:“纪委找我谈话了,他们如果找你,嘴巴紧一点,不要让人知道我们的关系。”2016年3月,因害怕与吴某有不正当男女关系的问题暴露,他将吴某叫到办公室,要求她不要向任何人承认两人之间的不正当关系。

  熊慈明虽然拥有与组织顽抗到底的“决心”,拒不配合,反复“强调”自己没有任何问题。然而,纸包不住火,在铁的事实和证据面前,他终于低下了头。

责任编辑:吴章勇
加载更多新闻
热门排行
热 图
热 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