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 > 社会 >>  正文

安徽一村霸盯梢巡察组、威胁证人 肆意贪污受贿受惩治

发稿时间:2017-12-25 19:31:00 来源: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 中国青年网

  “你不告诉我,我到时也能知道,调查还能不通过我吗?”

  2015年8月的一天,村民付某从巡察组举报回来短短几分钟,时任安徽省泗县黄圩镇时邵村党总支书记顾翠英就追到其家中,探听举报情况,并作出上述威胁。

  派人“盯梢”市委巡察组和县纪委调查组,干扰村民举报、威胁有关证人,与他人订立攻守同盟、对抗组织审查……

  2015年12月16日,在村里一手遮天、“自信”一切尽在掌握中的党总支顾翠英,因受贿、贪污、干扰巡察、对抗组织审查等被泗县纪委开除党籍,并被移送司法机关。2016年7月,当地法院以贪污罪、受贿罪判处顾翠英有期徒刑1年6个月。

  “一副‘老大’的做派”

  顾翠英,1965年10月出生,1989年任泗县黄圩镇原大时村计生专干。2004年9月至2008年5月泗县黄圩镇原大时村党支部书记,2008年5月并村后至案发,一直任时邵村党总支书记。

  从简历中不难发现,顾翠英从24岁开始一直任村干部,仅村书记就当了11年之久。其中有几年,村里没能选出村主任,顾翠英则大事小事“一肩挑”。

  “她干书记期间,开会时常是她一人指挥安排,我们其他几名村干部就按分工负责执行。”有关人员提起顾翠英这样说:“很强势,很贪婪。”

  有关人员介绍说,在前几年新农村建设中,顾翠英为村里争取到了不少项目,包括修建村里南北三道和东西八道的水泥路等。然而,村里的路是修了,但顾翠英却从中捞了不少“好处”。

  2014年,村民时某想办理烈士子女优抚补助,需要村里出证明并盖章。“我找了顾翠英,她说‘你找我干什么?不要找我,你自己到上面找去!’,后来找她五六次都避而不见。”这名村民说,过了不久,顾翠英的一个“干儿子”告诉他,得给顾翠英“意思一下”才行。于是,这名村民通过他给了顾翠英些“好处”,顾翠英这才开了证明。

  2015年8月,宿州市委第一巡察组对泗县黄圩镇展开巡察。这名村民到巡察组举报顾翠英有关情况,“顾翠英在镇里盯着,看到我从巡察组出来,知道我举报了她,就骂我‘不是人’。”这名村民说。

  巡察期间,巡察组的同志曾与顾翠英有过一次例行谈话。就是这样一次谈话,却给巡察组同志留下了深刻印象:“她很另类,脖子上戴着大粗金链子,见面一坐下就从口袋中掏出两部手机,‘啪’的一声放在桌上说‘说吧,有什么要问的……’。这哪像个党员干部?还是个女同志。一副‘老大’的做派。”

  在泗县采访期间,“强势”、“霸道”,几乎是所有被采访对象对顾翠英的一致评价。

  巡察组、调查组双双被“盯梢”

  “黄圩镇有14个行政村,巡察期间,对时邵村的反映最强烈,信访量也最大,特别是对顾翠英的举报最多。”

  时隔两年多后,时任宿州市委第一巡察组副组长的王海涛谈及对黄圩镇的那次巡察,依然记忆犹新。

  “那些天,在镇政府巡察组驻地对面一家铝合金店里,有专人盯着我们。不少群众反映,在时邵村各村口也有人堵截,恐吓、阻止他们来巡察组举报。”王海涛说,一次时邵村有名举报人打电话举报,巡察组想当面做笔录,但被拒绝,原因是巡察组上班时间“他出不了村子”。后经协商,双方约定于早上5:30在镇上举报人的表哥家中见面。当天一大早,举报人的表哥开车到村里接走了举报人。但双方刚一见面,举报人就接到了妻子电话,称家中有村干部来询问举报人去向。后巡察组发现,巡察人员在离开驻地时即被人盯上,暴露了行踪。

  此后,市委巡察组及时移交了顾翠英案件线索,由泗县纪委对顾翠英立案审查。

  与巡察组遇到的情况如出一辙,泗县纪委调查人员同样遭遇了“盯梢”。

  “我们到一些村民家中了解情况时,后面总是有轿车或者摩托车尾随。”外围调查人员付春侠和孙勇介绍,那些天不仅调查组始终被人盯着,被了解情况的一些群众在调查组走后,家中很快就会有人探听调查情况并受到威胁。

  后经县纪委调查确认,在市委巡察期间,顾翠英安排该村村民时东亚(后被依法判刑)在巡察组驻地对面蹲守,专门观察时邵村来访群众,并将情况用电话向顾翠英通风报信。在县纪委对顾翠英有关问题调查时,也是她安排人尾随调查组人员,并用手机录像,干扰恐吓知情人。

  订攻守同盟仍难逃惩处

  “我们可以在房屋拆迁补偿面积上增加点,多弄一点拆迁补偿款来,留着协调关系用。”

  “我给镇上黄所长打个电话……问过了,说适当多报点没事。”

  “那就定我几个亲戚和关系户,多出的补偿款可以弄出来,不会出事的。”

  这是时邵村美好乡村建设开发商时东亚和时任村党总支书记顾翠英密谋套取国家拆迁补偿款的一段对话。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随着泗县纪委调查的深入,顾翠英在村里肆意妄为贪污、受贿等问题逐渐浮出水面——

  在时邵村新农村建设项目拆迁补偿工作中,顾翠英与时东亚及黄圩镇国土资源所时任所长黄启晏(后被依法判刑)勾结合谋,虚报五户村民拆迁补偿面积,骗取拆迁补偿款11.6万元,顾翠英个人占有2万元;时东亚在时邵村违规开发建房,黄圩镇政府组织国土、村镇建设管理所等部门查处并责令停工,时东亚为了能继续建房,托顾翠英送给黄启晏2万元,另给了顾翠英个人6千元;在时邵村承建过6条水泥路的孟某为了取得顾翠英的支持,并在工程验收等方面给予照顾,应顾翠英要求帮其支付3.9万元购房款……

  “顾翠英作风霸道,且政治意识非常淡薄,即便在县纪委初核时,仍与时东亚和黄启晏等人订立攻守同盟,对抗组织审查。”负责顾翠英案件查办的泗县纪委副书记、监察委员会副主任惠友华介绍,初期顾翠英拒不承认主要事实,后又否认供述,最终在证据面前才低下头。

  “我充分认识到了错误,辜负了组织对我多年的培养。我服从组织对我的处理。对自己所犯的错误,我非常后悔,希望给我改过的机会。”然而,世上没有后悔药,顾翠英为她的所作所为付出了应有的代价:被开除党籍,并被判处有期徒刑1年6个月。

  “顾翠英案件发生后,我们以其为反面教材印发了专项通报,后来又强化巡察成果的运用,开展了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专项整治。”泗县县委常委、纪委书记、监察委员会主任王前表示,下一步将结合村级党风廉政建设问题集中整治工作,有针对性地教育、管理、查处,有效地净化村级组织政治生态。(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 弓长 安徽省纪委 陈多润)

责任编辑:张博
加载更多新闻
热门排行
热 词
热 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