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青年网

新闻

首页 >> 即时新闻 >> 正文

父亲节,军人思念的父爱!

发稿时间:2021-06-20 20:58:00 作者:崇军 来源: 中国青年网

  作者:崇军

  又值父亲节,感到很欣慰的是,我的父亲还健在,我也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人常说父爱如山,山沟里面出来的孩子很懂得父爱如山的伟大。小时候我还是比较老实听话的那种孩子,学习成绩一直比较好,也经常帮着干家务活。但即便这样,也曾经挨过父亲的打骂。已经记不清是什么原因挨打挨骂,父亲执犟的性格就像厚重的大山一样伴随我走过童年少年。

  父亲个子不高,只有一米五几,但是干起活来却精力充沛。他干过农活,当过大队会计,在海南做过一段时间包工头,后来又回到家乡做起小生意。从我记事时起,父亲就爱抽烟,如今有三四十年的烟龄了。每天一大早,他的咳嗽仿佛扯炉门一样持续好长时间,把一家人从睡梦中惊醒,他的咳嗽吹响了起床号,震撼着我的耳膜,也走进了我灵魂深处的记忆。每当干活累了的时候,他就点起一根烟解解闷,又开始咳嗽着忙碌起来了。

  父亲这辈子吃过很多苦。三年自然灾难期间,爷爷突然发病去世了,那时父亲才8岁,在家排行老三。奶奶没有再嫁,一个人拉扯着五个孩子长大,没少吃过苦流过泪。父亲小学时的成绩还是很好的,但就是因为爷爷早逝,他小学都没读完就辍学了。即便这样,他还是凭借珠算学得好,当了大队的会计。后来,他不当村干部了,又做起了小生意,方圆几十里都小有名气。小时候我跟着父亲跑生意,也因此明白了许多为人做事的道理,养成了乐观豁达的性格,培养了吃苦耐劳的秉性。正因为家在农村,父亲靠做生意挣点小钱,把我们两兄弟都送上了大学,送出了山沟,为此他感到很有脸面、特别光彩。相比较那些因为家境贫困、无心向学而过早辍学的玩伴,我感觉有这么一位有远见也有能力的好父亲还是很幸运的。

  父亲性格比较随和。参军入伍之后,我和父亲见面的机会就少了。结婚后不久,我曾经叫父母搬到驻地云南家里来住。但是父母亲在一起经常吵架,他们这辈子好像吵架都没吵够了似的,三天不吵架都感觉不正常。每当吵得不可开交的时候,往往是父亲最先做出退让,默默地坐在一边抽烟,而母亲又非常反感他抽烟。父亲不得已又只好跑到外面去溜一圈再回来,这时母亲的气也消了一半,父亲的心情也渐渐平静下来了,一个家庭也就安静下来了。父亲的退让带来了暂时的和平,也让父爱打上了宽宏的烙印。

  父亲一生都很勤劳。有一段时期,虽然我在部队拿着津贴,家属也上着班,但是为了还房贷,生活上还是特别窘迫困难。为了不给我们增加负担,父母又开始重操旧业,在街上摆摊卖水果。有时我很晚下班回来,看到老两口还在小区门口摆着水果摊的情形,深感内心愧疚却又无能为力。后来,他们觉得在云南赚钱比较少,于是就相约去深圳的弟弟那边去发展。他们都是60多岁的老人了,别人家的老人都在享清福带孙儿,他们还是闲不住。家人都劝他们不要干了,但他们听不进去,总认为劳动是最光荣的,想趁着自己还干得动,赚点钱给自己养老,不想给我们增加负担。父亲年长母亲五岁。这几年,父亲的身体每况愈下,实在干不动了,想早点回老家,过点舒服的日子,但是母亲还想坚持干上一年半载。父亲很无奈,但只能迁就一下母亲。如今家境好了一点,我们每个月都寄钱给他们,但父亲还是每天陪着母亲干活,他们可能习惯了每天劳动,一辈子也闲不下来。

  父亲没什么过多的爱好,就是喜欢打点胡子牌。每次回湖南老家,他都喜欢凑在牌桌边看一看,然后和别人打上几把。记得他跟我来云南时,带了一副胡子牌,实在找不到人打,就教他读小学的孙女打,孙女儿上学了,他就一个人打。在深圳的时候,他也耐不住牌瘾,有空就喜欢找老乡打打胡子牌。母亲一直很反对他打牌,认为别人合伙骗他的钱。但他辩解打的不大,输赢也不多,主要是图个开心。我家属开导他:"爸,你平时打点小牌没关系,这样可以开动大脑,防止老年痴呆。"一帮牌友听了之后特别羡慕他:"你老人家这么好的福气啊,找了个这么开明的媳妇!"父亲听了之后,笑得额头上的皱纹扭成一朵花。

  父亲比较重感情。作为年近70岁的老人,他有空特别想找兄弟姊妹聊一聊,和乡里乡亲待一待。如今,他五个兄弟姊妹只有三位还健在,分别在不同的省市,一年到头都难得见面。每当想念两个姐姐、姐夫时,他就打打电话,聊上大半天。我常常接到他的电话,开头第一句就是问我吃饭了没有,哪怕是晚上八、九点钟的时候,也是如此。对此,我一点也不介意,有时候想一想有父亲的牵挂还真好。

  父爱往往是相通的。十多年前,曾经当过兵的岳父病入膏肓、生命垂危,他等到了我们两口子领结婚证,却没能等到他女儿的婚礼那天,所以这些年来家属对父亲也特别关心,常常打电话嘘寒问暖。这些年来,岳母长期帮我们抚养两个孩子,却没时间照顾自己的孙子孙女,幸好家属的几个兄弟姊妹比较支持理解。而我因为工作特殊的原因,单位调动频繁,夫妻长期两地分居,常常不能陪伴在孩子们身边,是一位不称职的父亲。今年,大女儿马上要小升初读住校生,我以后陪伴她的机会就更少了,欠她童年时的父爱不知何时才能补上。

  军人的父爱字典里写满了亏欠。回想入伍十八年来,我既没有尽好为人子的孝道,也没能尽好为人父的义务,这么多的亏欠只能深深的埋在心底。每当我想起那些为国戍边而英勇牺牲的战友,就有着特别的感伤。看到牺牲时才29岁的舰载机飞行员张超抱着刚学会叫爸爸的女儿照片,看到卫国戍边英雄陈红军的妻子抱着刚出生几个月从未见过生父也再也见不到父亲的婴儿到墓前祭奠的情形,同为人父的我,情不自禁地落下眼泪。

  军人享有的父爱少的可怜,弥足珍贵;军人给予的父爱少得可怜、难以弥补。我想这也不只是我一个人如此,而是千千万万个军人家庭都是这样。军人的父爱在父亲节绽放,父亲节里有军人的独特表达。每一个岗位,每一个哨所,每一个阵地,漫长边防线,天下中军帐,火热训练场,军人都在默默守护着父爱、惦念着父爱。军人家庭的长期父爱缺失,也是为了让更多的人享受伟大又平常、宽厚而温暖的父爱。

  父爱如山,责任如山,万水千山挡不住绵绵的父爱思念!祝天下所有父亲平安健康!

责任编辑:任洁
版权声明:凡本网文章下标注有版权声明的均为中国青年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使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如需授权,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