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青年之声|青春励志|青年电视|中青看点|娱乐|财经|舆情|教育|第一书记网|地方|发现|游戏|汽车|非遗
首页>>新闻 > 即时新闻 >>  正文

传奇的英雄 无悔的忠诚——记刑侦痕迹检验专家崔道植

发稿时间:2019-06-16 19:42:00 来源:新华网 中国青年网

  新华社哈尔滨6月16日电题:传奇的英雄 无悔的忠诚——记刑侦痕迹检验专家崔道植

  新华社记者姜潇、梁书斌、熊丰

  他是一个传奇——凭借一个弹壳就能拨开重重迷雾,仅半枚指纹就能锁定真凶。身经百战,屡建奇功,被称为中国警界重大疑难刑事案件痕迹鉴定的“定海神针”。

  他是一个标杆——从志愿军战士到刑事技术专家,在人生的“两个战场”上付出毕生心血,至今85岁仍忘我工作。

  他曾感慨,这一辈子当警察啊,当对了,不后悔……

  英雄不老,忠诚无悔。这就是仍在为共和国刑侦工作奋斗不息的刑侦痕迹检验专家——崔道植。

崔道植在哈尔滨接受采访(6月10日摄)。新华社记者王松摄

  警界的传奇

  翻开泛黄的案件卷宗,一份刑侦重案的枪弹鉴定记录打开了一段尘封的历史。当年的惊心动魄跃然纸上,令人不由得屏住呼吸。

  袭击军警、持枪抢劫杀人……“白宝山案”曾被称为“1997年中国十大案件之首”,轰动全国。

  当时,北京、新疆两地都发生了涉枪大案,但现场除了几枚残留的弹头和弹壳,别无线索。案件谜团笼罩,人们惶恐不安。

  “在崔老介入之前,‘白宝山’的名字并未走入侦查员的视野。”公安部物证鉴定中心副巡视员班茂森对这段刑侦史上的经典案例仍印象深刻。

  北京和新疆,相距3000多公里,两案是否有关联?没人能够说清。

崔道植在编写痕迹鉴定书(资料照片)。新华社发

  “这两地的子弹是不是一支枪打出来的?老崔,你有把握鉴定出来吗?”公安部的一位领导将电话直接打到了崔道植的家里。

  身在黑龙江的崔道植一直在密切关注这几起案件。他沉思半晌:“这个能鉴别,但要有一点经验才行。”

  “好,你马上买机票来新疆,我们等你!”

  乌鲁木齐的夜,寂静悠长。一位身材清瘦的老人,踏着夜色,匆匆赶来。

  痕迹检验,是刑侦工作的重要一环,利用专门的技术,对与犯罪事件有关的人或物留下的手印、脚印、弹痕等各种痕迹进行勘验、分析和鉴定,为破案提供科学依据和侦查方向。

  作为新中国最早研究枪弹痕迹的专家,在射击弹壳与弹头中辨别各种纤如发丝的痕迹,是崔道植的“独门绝技”。经他研究过的各类枪支子弹数以万计,“看痕知枪”的眼力和经验,是在一枪一弹的检验实践中磨砺出来的。

  在黑龙江省公安厅刑事技术总队实验室中,崔道植(右)在进行痕迹检验工作(6月11日摄)。新华社记者王松摄

  经过三天两夜的鉴定,崔道植得出了一个惊人结论:北京、新疆两地的弹壳为同一支“八一式”步枪发射,可将两地案件并案侦查。

  “这是一个对案件具有重大突破意义的鉴定!”班茂森说,正是基于这个鉴定,警方判断,歹徒很可能是在北京犯罪后被送往新疆的服刑人员。“这个鉴定为侦查工作提供了准确方向。”

  很快,犯罪嫌疑人白宝山进入了警方视野。一度气焰嚣张的他未曾想到,自己的终极对手,竟是一位身材清瘦的老人。

  那一年,崔道植63岁,作为国内首屈一指的痕检专家,他退而不休,仍奋战在刑侦工作一线。

  1米67的个头,身材清瘦,嗓音温和,底气十足,崔道植的身上,仿佛有种令人难以想象的张力。正是凭借这股力量,让“张君特大系列抢劫杀人案”“白银系列强奸杀人案”“黑龙江鹤岗杀人抢劫案”等一个个惊天大案的谜团被逐一解开,一张张罪恶的画皮被彻底扯去。

  “他能让疑难物证拨云见日,让悬案积案起死回生!”公安部刑侦局局长刘忠义与崔道植合作多年,对崔老的高超技艺钦佩不已。

  在黑龙江省公安厅刑事技术总队实验室中,崔道植在进行痕迹检验工作(6月11日摄)。新华社记者王松摄

  闻名全国的“半枚血指纹案”,是两人的一次默契合作。

  2002年,黑龙江某县城,一对母子在家中遇害,现场遗留的报纸上只留下半枚带血的指印。一度,多家权威鉴定机关给出了“指印特征少,不具备认定条件”的结论,嫌疑人被抓了两次,又因证据不足被放了两次,案件拖了5年也没有任何进展。

  “当时,受害人家属情绪激动,多次到公安机关催促破案。”彼时的情境,时任黑龙江省公安厅刑侦总队副总队长的刘忠义仍历历在目,“考虑到指纹特征少、检验难度大,我们觉得有必要请崔老师亲自把关。”

  世界上没有完全相同的两枚指纹。对不清晰、残缺的指纹,只有经验丰富的痕检专家才能从中抽丝剥茧,找出破案的端倪。

  崔道植鏖战了两天两夜,对上百份指纹仔细比对,最终在一个嫌疑人的左拇指印中,发现了7处特征点与现场血指印相符合。

  但他没有着急下结论,而是重返案发地采集新的样本,进行二次比对。“这次我发现9个稳定的特征点,具备同一认定条件,心里完全踏实了。”连夜,崔道植用PPT做出一份清楚完整的鉴定报告,第二天送到了刘忠义的面前。

  “崔老,这个鉴定对我们太重要了。马上提审嫌疑人!”刘忠义十分激动。

  在随后对嫌疑人的DNA检验中,崔道植的鉴定结果得到印证。证据面前,犯罪嫌疑人供认不讳。

  凡有刑事案件必有现场,凡有现场必有痕迹。而凡有大案或棘手问题难以突破时,一句“请崔道植来”,成为一线刑警的“定心丸”。

  凭借超群的技艺、多年的实战经验和严谨的工作作风,崔道植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被公认为中国警界重大疑难刑事案件痕迹鉴定的“定海神针”,堪称警界的传奇。

  正义守望者

  哈尔滨市南岗区十字街45号,是黑龙江省公安厅刑事技术总队所在地,也是崔道植付出毕生心血的地方。

  “我在3楼实验室”——老同事回忆,上世纪90年代,时任刑事技术处处长的崔道植极少“老实”地待在办公室,一有时间就扎进实验室搞研究。门上的字条,给大家留下深刻印象。

  “特别是紧急任务时,他就带上一瓶水、一袋面包,钻进实验室,一干就是一整天。”省公安厅刑事技术总队警务技术主任张巍对这位老前辈充满敬意,“崔老师常跟我们讲,做咱们痕迹检验工作,一分一秒都不能耽误,受害人家属等着我们的鉴定。”

  “哐哐哐……”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传来。

  “请问,崔老师在么?”2017年初,哈尔滨市公安局刑事技术支队副支队长李新明带着一份案件指纹,敲开了崔道植的家门。

在哈尔滨市松北区老年公寓房间中,崔道植在进行痕迹检验实验(6月10日摄)。新华社记者王松摄

  当时,崔道植刚刚做过白内障手术。他没有丝毫迟疑,盯着指纹样本连声说“好好好”,痛快地接下任务。

  术后的眼睛很脆弱,过度使用就会流泪不止。崔道植一手拿着纸巾擦眼泪,一手扶着显微镜,眯缝着眼,花了大半天时间才看完所有指纹。

  事后,得知实情的李新明眼泪夺眶而出:“崔老,这个时候我还让您看电脑,对不起啊!”

  崔道植笑了:“没事的,不要多想,不要多想……”

  “他是中国的刑警之魂”——采访中,多位公安民警在谈到崔道植时竟异口同声。他们从这位一直并肩战斗的老警察身上,获取着榜样的力量——

在哈尔滨市松北区老年公寓房间中,崔道植在进行痕迹检验实验(6月10日摄)。新华社记者王松摄

  这力量,源自他恪守公平正义的警察誓言:

  有一次,在一个未成年人被害案现场,一向沉稳淡定的崔道植不淡定了。

  那个现场惨不忍睹,被害小女孩的双眼被犯罪分子用凶器刺瞎,让许多在场的民警禁不住流下眼泪。一向寡言少语的崔道植突然拿起扩音器,用颤抖的声音对大伙儿说:“同志们,我们的工作不仅是抓住犯罪分子,更是温暖那些受害人的家属,为他们找回公道,让他们感受到社会的公平正义!”

  崔道植的话,感动了在场的每一个人。

  这力量,源自他对痕迹检验工作的由衷热爱:

  崔道植曾这样说:“工作是我的乐趣,我觉得每破一个案子,就年轻了一次;每攻下一个难题,就年轻了一回。” 因为热爱,所以快乐;因为快乐,所以无悔。

  从警64年,他始终坚持科学、准确、规范、公正的原则,累计鉴定痕迹物证7000余件,无一差错。这些鉴定结果往往成为侦破案件的关键所在。

在哈尔滨市松北区老年公寓房间中,崔道植在进行痕迹检验实验(6月10日摄)。新华社记者王松摄

  这力量,源自一场场实战中的“忘我”付出:

  在黑龙江贾文革连环杀人案中,他不顾腐败尸体发出的恶臭,带着技术人员一筛子一筛子排查物证,投入的模样让年轻警察钦佩。

  在五大连池银行抢劫案中,他拿着放大镜贴着墙面一寸一寸地寻找蛛丝马迹,几个钟头后,从三根麻纤维中寻到线索,为案件成功侦破提供了重要证据。

  为了争分夺秒抓捕嫌犯,70多岁高龄时,他曾跟随专案组三天跑了三个现场,行程超过2000公里,勘查结束后却因血压高被直接送进医院。一路上,他对自己的身体状况“没吭一声”。

  自从上了年纪,再出现场时,他裤兜里总揣着一瓶速效救心丸,在人们忽略的某个瞬间,默默吞服,然后又中气十足地与大家“现场论案”。

  ……

  这力量,更源自他对警察事业的“无我”精神:

  虽身经百战,崔道植所获的奖章并不多,仅1枚公安部颁发的二等功和5枚三等功奖章。尽管如此,他永远心存感激,想方设法地做更多事来回报组织。

  这些年,他带头攻克多项科研难题,主持研究的痕迹图像处理系统、枪弹痕迹自动识别系统等,填补了国内多项技术空白;他研究发明的用铝箔胶带复制弹头膛线痕迹的制作方法和弹头膛线痕迹展平器,以更稳定、更清晰的呈现效果被多地公安机关采用。

  提起这项发明,崔老自豪地介绍:“一开始,人家让我申请专利。后来我看到大家都在用,干脆放弃了专利权,只要这个对破案有利、对国家有用就行!”

  鲜有“功勋章”,却留下更多实绩和声名。他将赫赫功勋,刻在维护公平正义的警徽之上,记在享受平安生活的百姓心中。

  “小时候,我经历过伪满洲国时期的黑暗统治。后来入了党并做了一名人民警察,我的工作是直接为被害人服务,和旧社会的警察不一样,我觉得很有意义。”

原标题:传奇的英雄 无悔的忠诚——记刑侦痕迹检验专家崔道植
责任编辑:墨北
 
相关新闻
加载更多新闻
热门排行
热 词
热 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