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设青年发展型城市 让政策红利惠及更多普通青年

发稿时间:2023-03-09 06:41:00 作者:杜沂蒙 来源:中国青年报

  苏州工业园区圆融天幕,打出“苏州全力打造青年发展型城市”的宣传标语。团苏州市委供图

  专人管理、24小时有人值班,生活家具家电一应俱全……在山东省济南市,拎包入住的待遇让青年李姿颖感受到这座城市张开怀抱拥抱青年的诚意。

  实际上,作为青年发展型城市建设试点,济南市不仅关注高层次青年人才,还通过建设保障性租赁住房,减轻更多到济南发展的青年、新市民的住房顾虑。

  去年4月,中央宣传部、国家发展改革委、共青团中央等17部门联合印发《关于开展青年发展型城市建设试点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6月,45个全国青年发展型城市建设试点名单正式发布,试点工作全面启动。

  “近一年来,青年发展型城市建设逐步打开了局面、闯出了声势,取得了初步成效,成为推动中长期青年发展规划纵深实施、促进青年高质量发展的重要抓手。”全国政协委员、团中央维护青少年权益部部长岳伟说。

  青年发展型城市是落实《规划》的重要载体

  2017年4月,党中央、国务院颁布《中长期青年发展规划(2016-2025年)》(以下简称《规划》),为新时代中国青年发展提供根本政策指引。

  这是习近平总书记亲自关心、亲自指导制定的新中国第一部全面促进青年发展的国家级专项规划,标志着青年发展被纳入党和国家政策体系的总体框架。

  “团中央书记处高度重视《规划》实施和青年发展型城市建设工作。”岳伟说,“书记处同志反复强调,《规划》是纲、试点是目,纲举才能目张,推动青年发展型城市建设必须牢牢坚持《规划》这个根本。今年,我作为全国政协委员,针对加强青年公寓供给等内容提交了提案,侯贵松委员针对健全优化青年发展统计监测体系等内容提交了提案,共青团和青联界别还就精准帮扶地方一般院校低收入家庭毕业生就业等内容提出团体提案,目的都是为了进一步加强政策倡导和社会倡导,为《规划》实施和青年发展型城市建设营造更好的政策和社会氛围。”

  试点启动以来,45个试点城市结合自身实际大胆试、大胆闯,努力走在青年发展型城市建设前列,形成一批可复制、可推广的“锦囊妙方”。截至目前,全国已有187个城市提出建设青年发展型城市,13个省份在党代会或政府工作报告中将《规划》和青年发展相关内容纳入其中。

  “试点本身不是目的,更不是荣誉表彰,而是一份沉甸甸的责任和担当。不少试点地区主动当好‘火车头’,努力做好‘传帮带’,在所在省域甚至全国发挥引领带动作用,‘百花齐放’‘百舸争流’的良好态势正在形成。”谈及此,岳伟脱口而出不少例子,山东、浙江、河北、上海在省(市)内全域一体推进,河北、江苏等13个省份扩大开展省级试点,青岛、福州等140余个非试点城市主动跟进,广东全力打造粤港澳青年发展型大湾区,海南着力建设青年发展友好自贸港……

  作为中长期青年发展规划工作部际联席会议办公室,团中央肩负着推动《规划》纵深实施、推进青年发展型城市建设的重要职责。然而青年发展型城市建设绝非一般意义上的群团工作,本质上是推动城市发展、推动经济社会发展,必须牢牢坚持党政领导、积极争取各方支持,充分发挥城市的主观能动性。

  “深化青年发展型城市建设,必须鼓励试点地区在‘练好内功’的基础上强化示范、以点带面,加快构建试点与非试点城市同频共振、相互促进的生动局面。”岳伟说。

  建设青年发展型城市落脚点是让青年“更有为”

  “城市对青年更友好,青年在城市更有为”,这是建设青年发展型城市的核心理念。

  到底什么样的城市才是青年发展型城市?对此,《意见》围绕促进青年高质量发展,让城市对青年更友好,就从规划环境、教育环境、就业环境、居住环境、生活环境、健康环境、安全环境“7个着力优化”进行了明确。

  如何让青年在城市更有为?围绕建功城市高质量发展,让青年在城市更有为,《意见》从“5个组织动员”做了明确:组织动员青年引领城市文明风尚、投身创新创业热潮、立足岗位建功立业、有序参与社会治理、助推生活品质提升。

  岳伟介绍,试点工作启动以来,各地坚持高位推动、真抓实干,“43个城市党委常委会会议研究试点方案,15个城市党委和政府领导牵头召开试点部署推进会。杭州、温州、贵阳等18个城市党委和政府领导就围绕青年发展型城市建设发表署名文章。各地党委认真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全党要把青年工作作为战略性工作来抓’的重要要求,坚持把党管青年原则贯穿试点全过程。”

  去年,团中央书记处同志亲自带队,围绕全国青年发展型城市建设试点工作开展调研,系统了解上海市金山区、杭州、郑州等10个试点的工作情况。

  调研发现,各地都能够准确把握青年发展型城市建设的系统性、复杂性,协同各方力量推进试点工作走深走实。比如浙江研究发布青年发展综合指数,并将试点工作纳入省委督察;长沙将试点工作纳入市绩效考核和督察范围;贵阳成立青年发展服务与促进中心……各省级青年工作联席会议办公室加强靠前指导,参加试点城市部署推进会议,实地协调解决工作难题,组织试点城市开展集中培训、赴先进地区学习考察,不断优化各试点地区工作和政策环境。

  近年来,许多城市为吸引青年,推出一系列就业创业、住房安居、婚恋生育等方面的优惠政策,为青年发展创造了友好的发展环境。这是岳伟乐于看到的良好态势。但他也同时提醒,必须认识到,“友好”不是目的,绝不是鼓励青年在“政策温室”中“躺平”、享受。“有为”才是根本,关键是为青年缓解后顾之忧、支持青年拼搏奋斗。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要加强妇女、儿童权益保障,健全残疾人关爱服务体系。岳伟认为,对妇女儿童、残障人士的友好与对青年的友好不同,城市对青年的友好归根结底是要落在“更有为”上。“我们不是强调城市对青年单向的关心、爱护,而是帮助青年在他们成长道路上,尤其是刚进入社会那些年,在他们经济实力、社会资源不充分的前提下,利用政策法律法规解决急难愁盼问题,在解决后顾之忧的基础上更好地激发他们干事创业的激情热情。”

  多一些让红利可以惠及每个青年的政策

  上海新增79个普惠性托育点、57个口袋公园;南通建立随迁子女“4个100%”普惠性教育保障机制;杭州为大学毕业生每年发放租房补贴1万元,已连续发放3年、惠及25.2万人;长沙推出“人才新政45条”,实施“城市合伙人”超级实习生计划;贵阳推出“青年卡”,提供政策、活动、公益等多元化综合服务……

  近一年来,团中央维护青少年权益部组成多个调研组,分赴14个省份开展专题调研,两次对全部45个试点城市进行指导推动,多次专题研讨调研心得、研究工作对策。

  岳伟高兴地看到,各地着力发挥政策牵引作用,注重从青年视角补齐补强基本公共服务短板弱项,结合自身实际出台诸多青少年可感知、可受益的政策项目,涉及住房租房、就业创业、婚恋生育等多个领域,为青年带来实实在在的获得感。

  与此同时,岳伟也有所担心,“有的城市把更多精力放在‘抢人’上。从长远的角度看,关键要把更多精力放在育人、用人、提高人口发展质量上。青年发展型城市有明确的‘7+5’政策体系,各地要结合各自城市特点,为青年在城市更有为铺路搭桥。”

  当然,青年也对自己理想中的青年发展型城市充满期待,“希望城市留下的不只是我们的青春,而是越来越多的青年。”“理想中的青年发展型城市不只关注青年及子女上学、养老问题,同时也能关注到我的小猫小狗”……

  青年发展既需要“硬”的保障,也需要“软”的支持。青年的成长发展日新月异,对于美好生活的向往需求也不断发展。他们在工作中寻求最大限度的高效便捷,在休闲时追求最大尺度的舒适安逸;白天在图书馆、博物馆学习充电,晚上在livehouse、伍德吃托克市集放飞自我。

  “书记处同志反复强调,建设青年发展型城市,必须坚持两手抓、两促进,不仅要加强‘硬’保障,加大城市空间和设施建设力度,为青年搭建更优质的工作生活平台;更要提升‘软’服务,提供更多契合时代特点和青年特点的公共服务,优化城市青年发展软环境,丰富青年的精神文化生活,让城市青年味道和青年气息浓厚,成为青年靠得住、离不开的家园。”岳伟说。

  岳伟介绍,目前团中央正在开展青年发展型城市建设试点的中期评估,同时联合相关专业机构研究青年发展型城市评价指数。在试点城市政策评价方面,不仅要评估政策的数量,还要给政策的均衡性赋予更大的分值。“目的就是要引导各地出台更多普惠性政策,覆盖更多普通青年,而不只是过多关注高层次人才。希望惠及每个青年的政策红利能够多些、再多些”。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杜沂蒙 来源:中国青年报

责任编辑:高秀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