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青年网

新闻

首页 >> 文字头条 >> 正文

【我们家的报国故事】长子眼中的开国少将王明贵:白山黑水飞将军淡泊名利为人民

发稿时间:2018-05-29 16:32:00 作者:曾繁华 来源: 中国青年网

王明贵将军1955年授衔标准照。 资料图

  中国青年网北京5月29日电(记者 曾繁华)黑龙江省抗联文化研究会原副会长王晓兵说起话来语气轻缓、儒雅温和,不太符合一般意义上“东北人”的刻板印象,更不像他父亲叱咤疆场的铁汉风格。

  他父亲是王明贵将军,白山黑水间打鬼子参加革命,东北抗联名将,历任嫩江军区司令东北野战军骑兵师师长、独8师师长,黑龙江省军区副司令员、省政协副主席。从黑吉辽到广西,老爷子打鬼子、打反动派、打土匪,一路铁马金戈、南征北战——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荣获二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二级解放勋章。1988年7月被中央军委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荣获苏联红旗勋章、俄罗斯朱可夫勋章、纪念“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50周年和60周年荣誉勋章。

  王晓兵矍铄舒朗,谈起父亲和东北抗联,他能滔滔不绝说上几个小时。

  热血丹心

  抗战胜利后,彭真曾深有感触地说:“我们共产党多年领导的革命斗争中,有三件最艰苦的事:一是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二是红军长征后南方红军的三年游击战争,三是东北抗日联军的十四年苦斗。”

  “火烤胸前暖,风吹背后寒。”严酷恶劣的自然环境,无法保证的后勤给养,复杂的民情形势……在东北抗战,已是先临“绝地”,若只为个人“求生”,倒也不是没有机会。但若选择留下斗争,来自寒冬与敌人的多重风险,是今人难以想象的。饶是如此,黑土地上的英雄儿女依然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坚决抗战,打击侵略者。

  1940年初,杨靖宇将军殉国。抗联斗争进入了艰难的一年。东北抗联第三路军三支队队长王明贵偏要迎难而上。他把目光定格在伪满“模范县”克山县城。如果攻下这一重镇,就等于在气势上把伪满洲国“捅个大窟窿”,全东北和全国人民会看到日伪的“讨伐”“围剿”只是外强中干,抗联倒下一个杨靖宇,还有千千万万个“不愿做奴隶的人们”。

  那么问题来了,克山县驻守着日伪军队合计千人,而王明贵手下就一百多人,“只能智取,不可强攻”。为了啃掉这块硬骨头,王明贵提前几个月袭击克山周边城镇、车站,入秋后再佯装撤回朝阳山根据地。恼羞成怒的日伪果然集结大军,进山“讨伐”。

  调虎离山,目标达成。

  此时王明贵获悉,克山城防部队只剩日军数十人、伪军百余名,顿感战机已到,遂定于9月25日进攻克山县城。进军途中,巧遇三路军九支队,兵合一处后,二百多人的部队一路潜行。假扮成伪军,就这么大模大样进了城。按作战部署,九支队攻占了伪军团部;三支队一部攻占了县城中心炮台,一部阻击驻屯在城外的日军守备队,一部攻占了监狱,解救了300多位被关押的抗日志士,还有一部攻占了县政府,烧毁了敌伪档案,缴获了部分军用物资。取得战果后,抗联部队迅速撤离克山城。

  次日,日伪军数千人对三、九支队围追堵截,并有飞机跟踪轰炸。抗联部队经过3天连续战斗,成功摆脱敌人的围剿。据统计,此役日伪死伤20多人,伪军被俘虏50余人;我部牺牲5人,轻伤3人,缴获迫击炮4门、步枪百余支、子弹数万发,还吸纳了百余人参军。

  王晓兵谈到一个细节——部队撤回后方根据地的路上,路过一个屯子休整后,为避免牵连群众,允许群众在队伍离开后向敌人报告,但老百姓冒着生命危险,没有暴露抗联队伍的真实动向。

  铁骨柔情

  自1934年正式参加东北抗联到抗战结束,再到解放战争,王明贵在军中打了13年“光棍儿”。直到1947年他37岁时才结婚。

  其实,这样一位剑眉虎目、威风凛凛的虎将,身边从不缺少仰慕他的女同志,但每每有人示好时,王明贵都婉拒了。后来子女曾问及此事,老将军没多说“匈奴未灭,何以家为”的大道理,只是反问:“当年抗日救国,没准儿哪一天就死在战场上了,到时候人家姑娘咋办?”

  这话不是危言耸听。2005年,王明贵将军逝世火化后,骨灰里还残留着未烧化的弹片——1935年打鬼子时,他被日军炮弹炸伤了头部,好多弹片嵌在头骨里几十年。

  还有一次战斗中,一粒子弹头卡在了王明贵的小腿骨缝间。没有手术器械,没有专业医务人员,战友们看着鲜血汩汩的伤口不敢下手。王明贵借来一把剃头刀和一把钳子,把腿绑在长条凳上,让大家按住,自己硬生生用剃头刀把皮肉豁开,一个战士用钳子把子弹头薅了出来。简单包扎后,王明贵照样骑马作战。

  肝胆相照

  “父亲从来不计较得失,一直教育我们要多想着为党、为人民做实事。”王晓兵说着,给中国青年网记者讲了一个鲜为人知的故事。

  解放战争中,因为王明贵骑术精湛,长于奔袭,上级任命王明贵为东北野战军骑兵师师长,并委任其着手组筹建骑兵军建制——事情明摆着,组建起来后,王明贵八成会成为中国唯一一支骑兵军的军长。但经过考察实践,王明贵不仅否定了组建骑兵军的设想,甚至拆了自己的台——他建议,取消骑兵师建制:“辽宁和吉林两省,缺少大草原,不适合骑兵作战——特别是一万多人加上近万匹军马,给养困难。因此建议:每个步兵师保留一个骑兵团的建制足够用了。”上级一番讨论后,接纳了王明贵的建议,不仅放弃了“骑兵军”的构想,而且骑兵师的建制也撤销了。

  “我家里兄弟那时还小,听父亲说起此事时脱口而出,说‘你真傻’,不仅军长没当上,连师长的位置也自己给整没了!”王晓兵淡淡一笑,“但我父亲不在乎那些,严肃地教育我们:为了战争的胜利,一切都要从实际出发,不能纠结于个人得失。”

  面对日本鬼子一点儿亏都不肯吃的东北汉子王明贵,自觉地以服从党的革命事业为原则,时刻将党和人民的利益记挂在心。

  惆肠百结

  王晓兵告诉中国青年网记者,淘金工人出身的父亲晚年说过一段话,没什么文饰,但闻者无不动容,大意是:

  许多抗联的战友牺牲时只有20几岁,连媳妇都没娶,也没有后代香火,甚至家里亲戚都不知道他们后来的下落。一想起他们,王明贵就难过得不行。他说,自己是替牺牲的战友活着,要替兄弟们看看,他们为之奋斗、为之牺牲的新社会究竟是个什么样子!

  打从抗战胜利后,活着的抗联老战士就开始全力寻找抗联烈士家属,为的是将抗联烈士的斗争历史、牺牲情况尽可能告知烈士亲人。父亲去世后,王晓兵子承父业,继续寻找抗联烈士的后人。

  “从我父亲那时起,做这件事,就有很大的难度。”王晓兵轻叹一声,“由于抗联部队缺少历史档案资料,许多烈士的名字也是别名。有的烈士留下的家庭住址是70年前的旧名字,现在已无人知晓了!要找到烈士的亲属和后人,简直像考古一样艰难!”

  王晓兵今年70岁,依然在坚持更新自己的博客。他从历史档案中发掘出东北抗联牺牲、失踪和下落不明人员的线索和资料,在网上公布。希望烈士的亲属、后人、朋友以及知情者能够提供有关信息,以便对这些抗联人员的身世和经历有进一步的了解,从而为这些先辈申请烈士证明。

  “博客”对于王晓兵,以及与之相关的人群,相当于汹涌网络信息浪潮中一块人烟稀少的自留地。王晓兵的博客不曾“火”过,想来以后也不会“火”。因为全无“噱头”。点击“关于我”的选项,个人信息、简介等等全是空白。他似乎并没有心情炫耀“将军之子”的光环。博客内容大致可分为两部分,一是有关东北抗联的研究;二是寻找烈士家属的进展情况。

王晓兵博客文章目录局部截图。

  博客上最新的内容,是今年5月18日下午的一篇博文——《中国人民解放军<内务条令>和<队列条令>中关于“军礼”内容节选》。

  博客上最近的好消息,是5月12日的《抗联三支队徐保合(许宝河)烈士的亲属找到了》。

  他在博客上自明心迹时语气铿锵:“只要尽自己最大努力,为烈士的事业尽一份心,付出一份努力,履行一份责任,能找到一个算一个,能落实一个算一个,就算完成对前辈的承诺和肩负的使命!”

  现实中,跟中国青年网记者谈起此事时,他执着中常透着一丝无奈。当得知记者家就在黑龙江省某市时,他用商量的语气,客气地询问:

  “抗联有位小战士叫宋喜林,是小说《小马倌和大皮靴叔叔》的原型。档案里说宋喜林的家就在你们市。如果您有亲戚朋友知道的话,能帮我找找吗?”

责任编辑:刘利影
版权声明:凡本网文章下标注有版权声明的均为中国青年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使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如需授权,点击
 
加载更多新闻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服务人才招聘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Youth.cn. 请发送qnb至10658000 订阅手机青年报

共青团中央主办 共青团中央网络影视中心承办 版权所有:中国青年网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备11020872号-17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