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青年之声|青春励志|青年电视|中青看点|教育|文化|军事|体育|财经|娱乐|第一书记网|地方|游戏|汽车
“神秘”的中国一代伞兵:曾见证日军投降、国军离开大陆

发稿时间:2015-12-29 12:12:00 来源:中国青年网 作者:吕玮

   中国青年网太原12月29日电 (记者 吕玮) “还好,不止剩我一个人,”92岁的抗战老兵杨志荣已不能正常行走,听到“还有战友活着”的消息,呵呵笑起来,“我一直以为就剩下我一个‘宝贝’了”。

  作为中国历史上第一批“伞兵”, 杨志荣并没有“身经百战”, 入伍不久,便听到了抗日战争胜利的消息,在并不漫长的从军生涯里,杨志荣亲历了1945年日军溃败投降离开中国、1949年国民党携数百万人逃往台湾。

  大时代里的人,命运只能随波逐流,难以掌握在自己手里。

  杨志荣老人。中国青年网记者吕玮摄

  一寸山河一寸血 响应号召加入青年军

  1924年秋冬之交,杨志荣出生在山西运城芮城县乡村,兄弟姐妹八人,家境尚可,因而有机会在村里的民族抗日小学读书。1938年日本人打到家门口时,刚刚小学毕业不久,他便和表哥一家乘坐羊皮筏子,趁着夜色偷渡黄河,来到河南洛阳。从此,只有14岁的少年,开始流亡。

  在洛阳一个军营里,有一个“战区学生进修班”专门招收流亡学生,供吃穿住。杨志荣在此学习了一年,第一次接触到了英语。

  “条件很差,棉衣的质量很差,用手指一戳一个窟窿”,谈到这段艰苦,杨老声音洪亮,“离开家以后,我再没有穿过鞋,光脚活了好几年” ,没有伤感低沉,反而打趣道,“不穿的也不是我一个人,大家都这样。”

  一年后,当时山西的国立二中,流亡至陕西成了“国立七中”,先生、学生几乎都为山西流亡而来。杨志荣入校后,终于在异地他乡见到了来自家乡的人,在此就读三年。“初中课程都学完了。那时候有文化的人不多,为后来能当一名老师打下基础。”

  1944年,日本已经在太平洋战场节节败退,中国战场已经从1943年起转入反攻阶段,日本军队在中国南方发动的豫湘桂战役,对河南、湖南和广西进行大规模进攻,企图打通“大陆交通线”,挽救被美军切断联系的南洋日军,中国丧师失地,陪都重庆面临威胁。在这样的情况下,蒋介石发出“战争总动员”,发出“一寸山河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军”的号召,准备成立青年军,重建“黄埔”精神。

  就在那时,杨志荣和班里十几个同学报名参军。“班里的女同学舍不得我们,临走时哭哭啼啼。”不久后,他们从陕西辗转来到云南,被编入青年军207师。

  神秘“特种部队”历史鲜为人知 曾见证两段“历史转折”

  志愿者搜集的“老伞兵”照片。中国青年网记者吕玮摄

  “大概是我个子小,也不惹人讨厌,糊里糊涂久被选中了”,加入青年军不久,杨志荣被挑选加入空军伞兵部队。

  当时中国远征军在缅甸的伤亡惨重,1944年1月,在杜聿明的建议下,准备组建中国第一支伞兵部队,以“鸿翔部队”为代号。和海军陆战队、化学兵等更被认为当时中国不可能拥有的兵种一道,“中国一代伞兵”长期以来沉睡于历史深处,秘不示人。

  每个伞兵小分队都有代号,大多以古今名将命名,有“诸葛”、“继光”、“世忠”、“武穆”等,单队作战力相当于加强营,火力强大。“我们的身体飞机和炸弹,当与敌人兵舰阵地同归于尽”,这是当时的作战信念。

  老人回忆,这支部队全副美械装备,“连军装都是美式的”。那是他人生中第一次穿皮鞋,第一次摸到卡宾枪。上衣是夹克式的,腰里系着子弹带。

  伞兵部队教官基本上是美国空军“飞虎队”队员,“美国教官教的很认真,还经常送我们小礼物,如口香糖。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口香糖。刚开始还不知道,看到美国兵嘴里总是在嚼东西,很纳闷,还以为他们吃不饱。”

  “训练现在想起来,挺艰苦的。那时候,觉得很好玩,没感觉。”杨志荣回忆,白天黑夜连续学习作战、夜行、隐蔽自己,许多战友在训练过程中摔断了胳膊。第一次跳伞时,很害怕。你要是动作缓慢,稍微迟疑,屁股上就是一脚。“原以为跳伞是一件多么神圣的事呢,练习上几次,其实简单得很。”

  杨志荣唯一参加的一次作战,发生在1945年春夏之交,180名战友参加,在日占区展开游击战、拔除日军据点。“当时是拂晓高空降落,落地后迅速收伞,然后突击敌占区。”也在这场战斗中,杨志荣右臂摔断。

  “那次作战倒是很成功,可是我最好的朋友,在降落过程中掉入水塘,淹死了。那时他才不到二十岁,多么年轻就失去了性命。”

  不久后,便听到了日军投降的消息。作为受降先遣部队,杨志荣随队转入广州白云机场,亲眼见证了失败的日军乘机离开中国。“当时广州老百姓往日本人身上扔西瓜皮,许多日本军官来不及带走家人,抛妻弃子。”

  1949年,大批国军乘船从大陆前往台湾,杨志荣随部队赶往湖南等待登船离港,“当时上船的人多得你都无法想象,我们这一部分人没挤上去。”他的许多战友远赴台湾,从此永隔一湾海水,再无音讯。

  战争的残酷中,保留着些许温情。70多年过去了,杨志荣常常默念那段时光。“我们一群毛头小子,在一起吃、睡、训练,就和‘二愣子’一样,傻傻地很,可爱。”此时,老人的口吻仿佛孩子一般。

责任编辑:王家沛

扫描二维码进入

“青年之声”微信

扫描二维码进入

中国青年网微博

扫描二维码进入

"畅想星声"全国大学生

网络歌唱大赛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