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娱乐|时尚|财经|军事|体育|青年之声|高校|旅游|发现|视频|游戏|汽车|青春励志
对话国内顶级大学校长龚克、郑强:不读名校我的孩子也能成才

发稿时间:2014-03-12 02:57:00 来源:中国青年网

  中国青年网北京3月12日电(记者 尚阳)3月11日晚,由中国青年网、未来网联合主办的“青年与代表委员面对面”访谈活动在京举行。全国人大代表、南开大学校长龚克和全国人大代表、贵州大学校长郑强、北京语言大学当代中国研究所所长郑承军、新华社《瞭望东方周刊》记者周范才等就“教育公平与教育均衡”、“招生与就业”、“孩子培养”等问题与广大青年、学生和家长进行了互动交流。

  龚克是一位电子工程专家,曾长期任教于清华大学,官至副校长。在天津大学校长任期,他致力于“卓越工程师”的培养计划。2011年1月,龚克于南开大学走马上任。从一墙之隔的天津大学校长之位调任南开大学,使他成为两校历史上第一位“交流到隔壁”的校长。在南开,龚克被评为“最具特色校长”,强调特色“公能”素质教育。

  郑强,这位曾经被誉为“第一愤青教授”的浙江大学高分子学院的博士生导师,在专业领域有着傲人的成绩,教育部“长江学者奖励计划”特聘教授、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获得者、“新世纪百千万人才工程”国家级人选、享受政府特殊津贴专家、浙江省跨世纪学术和技术带头人。他还以演讲而闻名,“分数越高,伤害越大”……2012年6月,“愤青”走上了领导岗位,成为贵州大学校长,郑强直言,“我要变了”,“要办实事”。

  现场访谈句句珠玑,闪烁着智慧的光芒,现刊发访谈实录,以飨网友。

  “青年与代表委员面对面”访谈现场。全国人大代表、南开大学校长龚克(左二)、全国人大代表、贵州大学校长郑强(左三)、北京语言大学当代中国研究所所长郑承军(右一)、新华社《瞭望东方周刊》记者周范才(左一)。

  中国青年网记者 陈宇 摄

  周范才(主持人):尊敬的各位来宾和各位网友,非常欢迎来到今天的访谈现场。这里是由中国青年网和未来网联合举办的“青年与代表委员面对面”的访谈现场。首先非常荣幸我先向大家介绍一下今天来到我们访谈现场的几位嘉宾,他们是:全国人大代表、南开大学校长龚克、全国人大代表、贵州大学校长郑强、北京语言大学当代中国研究所所长郑承军。

  非常欢迎三位嘉宾能够来到我们的网络访谈现场。我们知道今天除了三位嘉宾之外,也有很多现场的嘉宾来到直播的现场,他们有家长代表,也有学生代表,学生包括小学生,也包括大学生,当然还有来自全国各地这次到北京来参加全国两会的记者朋友同仁。

  两会教育关键词:优先发展、公平发展

  主持人:我是今天的主持人,是新华社《瞭望东方周刊》的记者,我叫周范才。非常荣幸能够作为今天的主持人向三位老师来请教,其实我毕业虽然有8年了,但是面对大学的校长和老师总还是有一些紧张。我知道龚校长、郑校长和郑老师,三位在我们很多青年学子的心中知名度非常高,大家可能没有机会当面见过他们的人,但是在网络上和各种场合都应该听说过他们的名字。今天,有这个机会我们能够把他们请到一起,聚在一起,就我们所关心的一些问题进行探讨。

  全国两会后天就要闭幕了,这一次两会同样引起了很大的舆论关注,因为这是十八届三中全会之后的首次全国两会,也是新一届政府在三中全会之后的首次亮相。有一个问题我们都很关心,请三位嘉宾用一两分钟的时间简单谈一谈对这次两会关于教育领域的话题的一些看法,您觉得这次两会达到了什么样的效果?

  全国人大代表、南开大学校长龚克做客“青年与代表委员面对面”访谈。

  中国青年网记者 陈宇 摄

  龚克:我特别想了解一下学生和家长对这次两会关注的教育话题是什么?对我来说是优先发展、公平发展这两个命题,凸显了教育公平在教育发展里面的位置。

  全国人大代表、贵州大学校长郑强做客“青年与代表委员面对面”访谈节目。

  中国青年网记者 陈宇 摄

  郑强:我完全同意龚校长,讲得非常全面。但由于我工作的地点在西部,总结下来,李克强总理这次报告当中还有一条,要将教育资源尽可能地向边远地区、落后地区、少数民族地区倾斜和加大。我现在工作的地方贵州这三条都占上了,所以我在龚克校长的基础上补充这么一句。

  主持人:郑老师您虽然不是人大代表,但是从您的角度来说对两会的看法可能会有一个新的不一样的地方。

  北京语言大学当代中国研究所所长郑承军做客“青年与代表委员面对面”访谈。

 中国青年网记者 陈宇 摄

  郑承军:作为非两会代表的观众,我们其实特别关注两会,关注两位专家型校长在网络上、大会上的一些发言。应该说在大会上尽管政府工作报告对教育篇幅不是那么多,但它还是亮出了一些实质,比如龚校长说到的优先发展和公平发展。对于我们在座的很多同学们还有家长们来说,我想其实还有一个潜台词,是什么呢?原来家长经常问我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我就想问一个问题,起跑线在哪儿?其实我觉得教育当中的起跑线,我认为还是有很多很多值得研究的,难道我们的起跑线就是奥数,就是英语,就是那些班吗?我觉得不是。一会儿可以听听两位校长的高见。

  访谈现场家长提问。 中国青年网记者 陈宇 摄

  主持人:其实刚才三位嘉宾给我们的开场,有一个关键词我们都听明白了,就是均衡和公平。其实这不是一个新的话题,这些年改革开放以后,教育的公平和教育的均衡发展问题其实一直是我们所有关心教育的人都在关心的问题,虽然我们有很大的进步,但中间还有很大的改进和改善的空间。说到均衡和公平的问题,前些年记者经常会关注一个话题,说到寒门的时候,比如农村地区,他要改变自己的命运,实现自己的人生理想或者人生价值追求的时候,上大学,上好的大学,这可能是他们的一个主要选择,一个主要途径。但是前些年我注意到媒体上有一些看法,寒门出贵子越来越难,可能就是因为涉及到均衡和公平的问题。在一个农村地区或者一个西部的山区,他得到教育的机会,通过学习,通过受教育改变自己命运的可能性,在当前这种形势下可能性是不是存在,或者寒门贵子的情况是不是更加严重,还是均衡和公平没有做到位,才造成了这种情况?

  郑强:刚才一路上都在谈西部,我经常也发出一些声音,我有切实的体会,因为我刚去贵州大学一年多,反差很大。贵州大学从解放到现在得到中央财政的支持的钱加起来可能抵不过浙大一年,我就在想都是中国的孩子,为什么中央的财政给我们这么少的支持。我为什么讲在浙江大学、北京大学、南开大学,作为一个西部的教育工作者为什么要谈论这件事,其实是最后的目的问题。如果我不谈论为贵州人民服务,不谈论我们培养的孩子今后能够在贵州的土地上,能够为他们的父辈做一些贡献和责任的话,到哪儿都一样。实际上我们最痛心的是本来就贫瘠,本来就落后,当然这些年我们贵州西部的面貌变化很大,但西部的人民用血汗把孩子从小培养到高中毕业。我最近有一个理论叫郑强下蛋理论,好不容易养肥的母鸡全跑到人家那下蛋,北京养的却不到我们那下蛋。考到浙江、北大走了一大拨,剩下的才是我们的。好不容易把他们培养好了,考研又走了。就这一点,我就始终想改变贵州的面貌靠什么,山清水秀,工业发展,但最终要的是文化自信。

  一个地区没有教育的文化自信,是永远都不可能得到尊重的。所以说公平在哪里?孩子们都在讲中小学要读重点中学、重点大学,我倒是认为现在根本的差距不是生活上的差距。所以最近我有一个理论,要改变人才聚集引进的老框框、老观点,认为给一套房子,给一个好待遇就够了。不是,根本是西部没有建立文化自信。这个差距是一种很大的不公平。高考大家一起考,北京的学生一定考得过西部吗?难说啊。但是输在哪里?最后是输在高等教育。就像中国跟美国比,我们缺乏一点自信。美国统治世界,有人说是好莱坞,其实不是。最根本的是他们有一流的大学。没有一流的大学是凝聚不了人才的。中关村不就是靠着北大、清华在那撑着?硅谷靠的是斯坦福。所以中小学的不公平不明显,最大的不公平是西部的高等教育严重落后于东部发达地区。从资源和平台上严重落后于东部发达地区,所以造成了培养不出高水平的人,吸引不了高水平的人,留不住高水平的人。这是我最痛心的,我是个大学校长,我就谈到这儿。

  主持人:郑校长说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平时校长接受我们采访的时候,没有一个校长说中央给我们财政的补贴和投入已经足够多了。我相信北大、清华的校长坐在这里他也不会觉得中央给我的钱足够多了,南开大学肯定比贵州大学得到的一些支持和关注多不少。

  郑强:他差不多“三高”了,我“三低”了。

责任编辑:赵明
 

扫描二维码进入

“青年之声”移动版

扫描二维码进入

中国青年网微博

x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服务人才招聘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Youth.cn. 请发送qnb至10658000 订阅手机青年报

共青团中央主办 共青团中央网络影视中心承办 版权所有:中国青年网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备11020872号-17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