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温暖的BaoBao|青年之声|青春励志|青年电视|中青校园|中青看点|教育|文化|军事|体育|财经|娱乐|第一书记网|地方|游戏|汽车|
首页>>新闻 > 社会 >>  正文

程序员:他们有“语言”,更有温度

发稿时间:2022-11-07 06:08:00 来源:中国青年报 中国青年网

  左:正在飞机上写代码的郝瑞启。右:郝瑞启参加公司组织的程序员节活动。受访者供图

  2022年度世界微观摄影界知名赛事尼康小世界摄影大赛结果近日揭晓,中国江苏江阴的章叶飞凭借一张蛾卵照片获得了比赛的第11名,这是近年来首次有中国摄影师在该赛事中取得前20名的成绩。与其他获奖的专业摄影师相比,章叶飞的本职工作是程序员,摄影是他的业余爱好。

  章叶飞在摄影比赛上获奖,这刷新了很多人对于程序员的“刻板印象”。“996”加班、发型“地中海”、格子衬衫牛仔裤……不同的人群总会被打出各种各样不同的标签,尤其是在人们不了解的时候,只能通过标签对某一群体产生认知,这些标签便是大家对程序员的认知。

  如今,随着数字技术的发展、人们的日常生活早已与程序员这个群体息息相关。抛开程序员的一个个标签,今天就让我们解密程序员的另一面。

  程序员,在与字符和技术接触的过程中改变生活

  在人们印象中,因为工作特点,程序员整天埋头敲代码,似乎性格也偏向于沉默寡言,显得有些木讷,不善交际,事实真是如此吗?

  刚毕业就入职某互联网公司的程序员何凯对此就表示不同意。“我自己的性格实际上是比较外向的,只不过在工作时必须全神贯注,一个标点符号、一个字母敲错,整个系统就有可能无法运行。因为这个原因,程序员都非常专注于手头的工作。至于工作之外,大多程序员就是一个正常的人,该什么样子就是什么样子。”

  快手的算法工程师郝瑞启也想为程序员朋友们正个名。

  可能很多行外人觉得整天盯着屏幕写代码是一件单调枯燥的事情,郝瑞启说写代码时精神会高度集中,完全沉浸在充满逻辑的字符之间,不会觉得无聊。

  郝瑞启的同事朱汇川也一样,“平时就是喜欢写代码,因为可以接触最顶端的业务场景、解决最难的问题”,除此之外,她从没想过第二条路。

  郝瑞启的同事王腾在工作一年之后,认为自己身上“最大的改变”是,“刚毕业的时候,会关注于特别新潮、酷炫的技术,现在,我会更关注当前的业务场景是什么,有什么特定的问题,什么样的技术是适合我们业务的。”在与字符和技术接触的过程中,他总在希望自己能为他人、为生活带来一些好的改变。

  程序员王哲非常喜欢一句话:“创新建立于经典之上。”为了提高自己的创新能力,他不仅要理解业务的解决方案,还会紧追前沿的技术,比如计算机视觉、自然语言处理的最新进展。

  郝瑞启觉得程序员们是在以自己独特的幽默、浪漫、投入,诠释自己的青春。

  35岁是“当打之年”

  近期,郝瑞启和团队正在全身心投入,攻关一项很难的任务:“移动端画质提升方案”。

  现在,随着终端设备的不断升级,越来越多用户希望能享受到2K甚至4K分辨率的超高清视频。但受限于网络环境、带宽成本以及视频源本身的拍摄、编码等因素,大部分用户还是很难拥有极致的画质体验。

  “特别是在我们刷视频时,画质清晰度不够,真的很影响使用体验,而我们的这个技术非常体贴地增加了大家使用手机时的‘幸福感’。”郝瑞启说,他们从算法设计和工程优化等方向出发,针对高、中端机型进行精细打磨,终于找到手机画质和功耗的最佳平衡点,将前沿的超分辨率算法部署在了亿万用户的手机上。

  从省重点高中到北大,从北京到多伦多,从力学博士到快手算法工程师,郝瑞启一路都顺风顺水。但他没有太多关注“过去”,准确地说,他总是更在意未来的可能性:自己正在做的事情,是否能真正改变什么?

  “这个世界不缺少天才、学霸,缺少的是真正改变世界的人。”郝瑞启希望探索出更多可落地的技术成果。

  有人说程序员的年龄焦虑大,35岁是个槛。“IT行业本身确实迭代快,但如果你掌握一些底层的东西后,不同领域间的迁移学习也会非常快。”郝瑞启说。

  “每个人都要面对这个问题,竞争是与生俱来的,我们只能提升自己。”35岁的焦虑并不可怕,郝瑞启害怕的是因为焦虑而忘记了前进。

  每个程序员体内,都藏着一个有趣的灵魂

  刘皓文在“典型程序员”的外表下,有着一颗爱好广泛、多才多艺、酷爱旅游的心。周末,他不会再像工作日一样盯着电脑,而是选择看书、看电影,体验各种户外运动。此外,他还爱养鱼,养了五六年的热带鱼还生了小鱼。近两年,他又有了一项新爱好:收集各国流通货币。“我想要走遍世界,吃遍世界,收集各国的钱。”

  今年27岁的程序员王腾在拥有远超同龄人的成熟谦逊之外,也有很多爱好,比如热爱运动。学生时代他是院篮球队队长和主力后卫,现在仍坚持每周打一次篮球。进入职场后,他发现了职场和篮球场的相似之处:大家都是在一个团队之中,为了达到一个共同的目标去努力。

  现在看到程序员的日常工作被越来越多的人了解,程序员史梦飞颇感“欣慰”,“让更多人来了解程序员这个行业,不要用既有的标签来认识我们,看到我们人不傻,头发也不少,也可以很有趣。”“多数的我们,聪明的脑子里住着有趣的灵魂,期待别人来发现和碰撞。我们的世界不是只有游戏和代码,更有诗和远方。”

  张希是一名在传统行业里工作的程序员,从外形上,他符合人们对程序员的“期待”:格子衬衫是他的常备服装,衣柜里有一堆,每天随机取出一件即可。但他觉得:“程序员一直都挺文艺的,毕竟那么多关于程序员的段子,基本都是程序员自己编出来‘自黑’的。”

  孙东在北京西二旗工作,是一名接口开发工程师,从事PHP开发。工作中,他是一名典型的程序员:追求简单,不喜欢复杂。用他自己的话说,有点轻微强迫症和微洁癖。除了业余时间会编写一些自己有兴趣的小程序外,他还会用这一特长为生活增添秩序和趣味。比如感觉自己饮食不均衡,他就自己编了个小程序记录每天的饮食,计算步数、卡路里;公司规定上班时间要满8个小时,他就写了个程序计算自己每天的上班时间,达到8小时了程序就自动弹出窗口,提示到点该下班了。

  他们是“代码专业户”,也是擅长主动思考的人、有信念感的人、笃定的人、有趣的人。

  人生的追求、职业的方向,他们都在日复一日的工作中找到了结果。这群青年程序员为了各自的梦想“漫步”在一串串代码中,在这些代码中找到了属于自己的成长轨迹,也在热爱中追寻着属于他们的诗与远方。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牟昊琨

原标题:程序员:他们有“语言”,更有温度
责任编辑:白珂嘉
 
相关新闻
加载更多新闻
热门排行
热 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