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青年之声|青春励志|青年电视|中青看点|教育|文化|军事|体育|财经|娱乐|第一书记网|地方|游戏|汽车
首页>>新闻 > 社会 >>  正文

日照孙萍萍:“我愿挡在疫情的最前面,唯愿你们都平安!”

发稿时间:2020-02-14 12:33:00 来源:日照日报 中国青年网

  原标题:“我愿挡在疫情的最前面,唯愿你们都平安!”

   大年初四,在这个特殊的春节假期里,大部分人在家蜗居,躲避疫情,她却收拾好行李,逆流而上,奔赴战场。她就是日照市五莲县中医医院呼吸内科的孙萍萍,五莲县驰援湖北的第一名医务人员。

   近日,战“疫”最前线的孙萍萍在繁重的工作之余发来自己的日记,向我们述说不平凡的每一天。

  2月1日 黄冈 晴

   自从来到黄冈后,没出过酒店的门,一直没见过阳光。今天散会后,跟几个小伙伴到了六楼的平台,眺望黄冈,这是我第一次认认真真地审视这座城市。

   街上空荡荡的,曾经的九省通衢的荆楚大地,如今像是一个虚弱的病人,毫无生机,令人心疼。

   我是20:00—24:00的班,我们这组是在这个临时医院的最后一班岗,需要跟当地医护人员做最后交接。

   通知要求我们19:00从酒店准时坐大巴去医院,避免中途上厕所,我从下午5点以后就禁食禁水了。

   18:30,我已在房间待不住了,背起早已准备好的书包就去了一楼大厅等候,不一会儿,大家也都陆陆续续地来了。18:50,大巴从酒店出发。临行前,酒店经理给我们合了影,大家互相加油鼓励。

   一路上,不见一辆车,不见一个人影。大约10分钟的车程,我们就到了这个临时改建的医院。此时这幢七层的楼上灯火通明,但依然静悄悄的,沿着简陋的医务人员通道进入一楼更衣间,大家便开始更换防护服。

   每一个人无比认真地按照穿脱流程操作,这身战袍就是我们平安的最后防线,一切准备就绪,便匆匆赶往二楼与前一班人员进行交接。所有人的心里都有一个念头:“早接班,让前一班的战友早些休息,他们太累了。”

   经过简单的分配,我被分至三楼,这里一共12位病人,还剩一张空床,等待收治病人,12位病患除了6床发烧,其他暂时病情稳定,20:30,收治第13位病人,一位15岁的小弟弟。至此,我所管辖的这层楼已满员,由于临时改建,7层楼之间仅靠一部对讲机互相联系。

   接班后,便开始忙碌,给病人测体温,收拾病人吃完的盒饭放进垃圾桶,答复每个病人提出的问题,并尽力解决。由于所有物资都在一楼总部,为了给病人拿需要的东西,我已经上上下下跑了不下3趟了,本身穿上这厚厚的防护服已经相当困难,此时的我感觉真的是呼吸困难,眼罩也开始起雾。

   20:30,病人已陆续入睡了,周围一切也逐渐安静下来,没有护士站,只是在走廊里安了一张椅子,算是我们的工作场所。整理完所有病人资料后,望向窗外,不知何时外面已经开始下雨了,夜幕下的黄冈真安静啊,只有救护车闪着警灯来来回回穿梭,对面大别山医疗中心也是灯火通明,那里是我们第一批山东医疗队的队员支援的地方,也是我们明天要去的医院。

   此时此刻,相信我的战友们也一定在忙碌着,远在千里之外的我的亲人们也应该都睡了吧,不知道我想念的宝贝梦里有没有梦到妈妈,所有我爱的和爱我的人啊,我愿挡在疫情的最前面,唯愿你们都平安。

  2月3日 小雨

   今天第一天去大别山医疗中心上班,我们是西七区10:00—16:00的班,8:30 开始从酒店坐大巴出发。这个医疗中心原计划4月份正式启用,但疫情突然来临被临时启用了。走进一楼,发现到处是正在建设中的样子,沙土、板材到处都是。

   我们坐电梯径直到了七楼,里面一片忙碌的景象,大家都穿着防护服在自己的岗位上各自忙碌着。我们简单分工,护士长给我们分发了防护用品,考虑到近9个小时的工作时间,我们都穿上了纸尿裤。

   进入隔离区,与上一班人员进行交接班,我与来自聊城的牛牛一组分管西半边的病人,按照医嘱服药、打针、雾化、抽血……不一会儿,防护服内便湿漉漉的了。除了基本操作,病人的心理疏导也很重要,有的病人情绪不稳定,烦躁、低落,我们便一一进行劝导、安抚。

   我和牛牛因外面的隔离衣颜色不同,便相互笑称蓝胖子和大白,哈哈。

   加油吧,西区的病人们,有蓝胖子和大白守护你们,希望你们都早一天康复,尽早回家与家人团聚。

  2月4日 晴

   今天我们是16:00—22:00的班,14:30从酒店出发到达医院,换好衣服进入隔离区开始交接班,然后开始工作。

   由于有了一次经历了,所以这次很多事情就容易多了。还是一样的流程、一样的工作,只是今天我感觉自己有些体力不支,19:00左右,我开始感觉呼吸困难、头晕,感觉头上套了一个密不透风的塑料袋,让我窒息,我明显听到了自己张着口喘气的声音,透过厚厚的防护服,我的胸廓也在不停地大幅度起伏。

   那一刻,真想不管不顾,撕下自己身上的束缚,痛痛快快地呼吸。我跟牛牛说:“你帮我松一下吧。”她说:“不行,我不能害你,你去那个窗边试一下会不会好点。”窗边那个小小的缝隙丝毫不能减轻我的窒息感,我感觉自己真得要闷死了,我开始觉得烦躁,后背也开始大量出汗,我果断地消毒双手、换下手套,用相对干净的手拽起紧贴在脸上的口罩,哪怕一丝丝缝隙我也得呼吸。我靠在墙上,大约10分钟后,缺氧症状慢慢缓解,又跟牛牛投入忙碌中。

原标题:日照孙萍萍:“我愿挡在疫情的最前面,唯愿你们都平安!”
责任编辑:任洁
 
相关新闻
加载更多新闻
热门排行
热 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