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 > 社会 >>  正文

“冷火车”“慢火车”同样忙碌 见证生活变化

发稿时间:2018-02-14 07:06:00 来源:CCTV《新闻1+1》 中国青年网

  《新闻1+1》2018年2月13日完成台本

  ----“冷火车”、“慢火车”,温暖回家路。

  解说:

  冻僵的手套,倔强的裤子,还有零下三十摄氏度的严寒。手套都冻车上了。

  黑龙江省塔河站上水员 刘海涛:

  能及时给列车补满水,让旅客有充足的饮用水我就很欣慰了。

  解说:

  春运路上,我们有世界上最先进的高速铁路网。我们还有同样忙碌的“慢火车”。

  成都客运段5633/4次列车长 刘伟:

  排好队,不要挤不要挤,慢慢上。

  解说:

  《新闻1+1》今日关注:“冷火车”、“慢火车”,温暖回家路。

  白岩松:

  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1+1》。

  还有两天就是除夕了,这会儿正是春运最热最忙碌的这样的一个时刻,但是您想过最冷的黑龙江,如果这个火车会是什么样吗?的确现在虽然公路上运的人多,但是铁路还是一个中间力量,而动车又是中间力量里的中间力量,但是您见过另一种“冻车”吗?冰冻的冻,咱们去黑龙江看一看。

  (播放短片)

  384列车乘客任旭波:

  现在是在长春到三亚384车上,南方就是说气温越高,上车的时候肯定是羽绒服,到三亚得穿单鞋,然后穿半截袖。

  工具准备完毕,佩戴齐全,我请求登塔,可以登塔,注意安全。

  解说:

  黑龙江肇东,气温低至零下25摄氏度,45米高的铁塔,结满冰霜。

  哈尔滨通信段哈北通信车间作业一队工长 魏巍:

  在塔上的风,刮得脸都非常疼,在塔上站两分钟,全身基本上就全都(冻)透了。

  解说:

  天寒地冻,哈齐客运线,大约每隔6公里就有一座铁塔,哈尔滨通信段哈北通信车间的八名工作人员,要担负18个通信机房和10个通信铁塔的设备检修工作。每天,每个人,要两次爬上塔顶。

  魏巍:

  有一处虚接点,螺丝紧固不是那么特别牢靠,然后我又把它紧固了一下。

  解说:

  保证无线通信畅通,及时获知限速、停车等信号,从而保障列车运行安全。这里,没有客运现场的大场面;有的,就是寒冷和危险。这条“冻得能站起来”的裤子,它的主人,也是东北千里铁路线上的一名普通职工。

  佳木斯房产建筑段南岔综合车间水道工区工长 刘洪彪:

  今年冬季寒冷,给检修、抢修任务带来了不少困难,我们确保春运期间设备正常使用,保证春运客车趟趟上满水。

  解说:

  南岔站,是黑龙江省小兴安岭地区的中间站,为保证在此经过的38趟列车上的乘客能喝上安全水,今年54岁的刘洪彪,仍要进入三米深的井室,顶着零下三十多摄氏度的严寒,在齐腰的冰冷水中作业;春运列车上,倒杯热水、来碗泡面,与同行的老乡唠唠家常,不少乘客也会透过窗外,感受一下大东北的风景。

  哈尔滨工务段探伤车间哈探工区班长 林立峰:

  最冷的时候能达到零下38、39(摄氏)度,钢轨的温度能达到零下60到65(摄氏)度之间,这风一刮来就像刀割似的,非常冷。

  解说:

  他们,是哈尔滨工务段探伤车间的工人,行走在寒风中的桥上铁轨,用数字超声波探伤仪,来确定钢轨是否有问题。

  林立峰:

  钢轨一冷一热温差大,热胀冷缩,冷了之后一缩,容易裂开在焊接的位置,所以在推行仪器上过焊缝必须得认真,认真去检查这些东西。

  解说:

  桥下,是冰封的松花江,跪在地上,脸贴着钢轨,完成3460米的桥上钢轨探伤工作,就要两个多小时。

  林立峰:

  夏天可能是两遍,冬天现在就得达到四到五遍。所以在天冷的时候我们更要注意钢轨安全。

  解说:

  出工前,衣服是温暖的,回来时,就变成一副副冻僵的手套,一条条“倔强的裤子”。

  哈尔滨铁路局火车司机 寇宝山:

  原来她问过我啥叫春运,我说春运就是说别人都回家,爸爸就不能回家。

  寇宝山女儿 寇思琪:

  不管几点干什么,就算是半夜凌晨他也得必须立刻去。

  白岩松:

  在别人那儿是动车,在这儿也是“冻车”,冰冻的冻。在别人那儿是春运,在这儿是绝对绝对的冬运,因为离东北的春天还远着呢。

  接下来马上要连线一下央视在哈尔滨的记者任秋宇,任秋宇你好。

  任秋宇:

  岩松你好。

  白岩松:

  因为我知道这个黑龙江火车里头还是挺暖和的,但是火车外操作的这些火车人,列车人,你在采访中感受到的这个与冷与冻有关的细节,能不能给我们介绍一下?

  任秋宇:

  好的岩松,今天我在哈尔滨西站就采访了这个铁路的上水工人,现在这个哈尔滨的室外温度能大概零下20度左右,而且这是体感温度还会更低,而前一段时间哈尔滨的室外温度达到零下30多度,这种温度下给这个哈尔滨在室外工作的铁路工人带来了不少难度。

  我今天采访的是上水工,上水工他主要的工作呢就是按照计划给进站的列车进行补水,这个水一般有两种用途,一般是用于饮用和列车的卫生间用水,当然了这个水是分开给的,那我观察到现场的几个细节,我跟你说一说。

资料图:大批旅客在南京火车站乘坐火车出行。中新社记者 泱波 摄

  第一呢就是列车注水口的冰柱,因为这个每个列车的注水口因为型号不同,特别是这些普速列车的注水口都是朝下外露的,所以说在这么寒冷的天气下,每次上完水之后,这个出水口周围都是结的那个白的冰柱。

  第二呢就是工人的手套,在上水的时候,因为工人要用手把着这个水管,这个水呢有的时候就会从这个缝隙当中流到工人的手套上,室外这个低温下,这个手套它就会粘在那个水管上,但是大家也别担心,因为他们这个手套都是防水的,但是也是为了保证这个工作的灵活性,它这个保暖性就差了一些。

  第三就是工人的裤子,前几天网上有一张就是铁路工人的裤子结冰立在室外的一个照片被大家热议了,在这儿我要告诉大家,这种情况真的一点不夸张,有的时候加水完成的时候,这个水会溅到工人的裤子上和鞋上,他加完水之后,我今天就看到了一个工人师傅的裤子结冰了,我还上去摸了一下,那个感觉怎么形容呢?就像我们吃冰棍儿,外边那个巧克力外壳一样,一碰声音特别脆,而且就全都裂开了。

  那大家可能会想,这个裤子为什么湿了之后怎么干活?别担心,这个东北室内的温度还是不错的,尤其是他们那个休息室,上水工的休息室,暖气片还特别多加了一些,为什么?就是为了回去让他们烤衣服,而且他们每个人至少有两套工服可以换着穿。

  第四个呢就是他们工作的平台的地面,全都是冰,为什么呢?因为每天不停的加水工作,水落到地上就会结冰,积少成多之后呢变成冰面,但这些工人师傅还告诉我这还算好的,要等天气再暖和一点,地下就是那种半冰半水,每天都会摔倒。

  其实今天我在现场看到他们这个上水工作我特别想对他们说声谢谢,虽然这是他们的工作但是真的特别辛苦,而且尤其马上要春节,他们也不休息,春节谁都想回家,但在回家路上这些不回家的人给我们搭起了这些回家的路,也许大家在火车上喝的一杯热水,里面就有他们的温度,岩松,这就是我今天在现场的观察。

  白岩松:

  非常感谢你给我们带来的这个报道。的确现在当所有的人包括全世界都在夸中国的动车的时候,我们今天一起应该夸一夸东北的“冻车”,冰冻的冻,因为这背后有多少铁路人所付出的这种心血,再次向他们致敬。

  接下来在我们夸冻车的时候,也别忘了夸夸慢车,冻车的时候夸慢车,来,看一下这个PPT,目前全国铁路开行的慢火车有81对,占普速旅客列车开行总量的近六分之一,2016年运送旅客3000万人次,而且铁路部门是严重亏损的,在春运期间为什么要开慢车呢?需求吧,来,一起去了解一下。

  (播放短片)

  解说:

  一列“起步价”只有两元的火车;一列给当地乡亲带来致富希望的火车;一列可以带大山里的孩子们,走出大山的火车。整整48年,5633、5634次列车,一直运行在大凉山。在这个飞速的时代,大家把它们,称作“慢火车”。

  成都客运段5633/4次列车长 刘伟:

  排好队,挨着上,老人家你到哪里下?

资料图:从格尔木站上车返乡的旅客。中新社记者 何蓬磊 摄

  解说:

  春运期间,这几天的“慢火车”,显得有些拥挤。因为有很多彝族老乡,希望利用春节前的时间,能去城里多做点生意,车上人多,货更多。

  刘伟:

  走后面去,这里上只有这么宽的车厢,走后面,多走一节车厢,来动作快点。

  解说:

  平均时速不足40公里,一趟慢火车,要停26个站,为了能够准点发车,列车长显得有些焦急。

  刘伟:

  如果说晚20分钟,晚半个小时,就意味着他们回家的路程天会黑,尽量抢这个点,正点的发出去。

  解说:

  “慢火车”,不仅见证着山区生活的变化,更是大凉山的孩子们,永远印刻在心里的成长符号。在西昌月华初级中学,“慢火车”,是孩子们追梦路上无法替代的“伙伴”。回家路,他们要坐“慢火车”,求学路,他们也要坐“慢火车”。

  四川西昌月华初级中学学生 吉克陈衣:

  我们每次放学去坐火车都要走这条路的,走其它的路也可以但是这条路比较近,就抄近路。

  记者:

  小路啊?

  吉克陈衣:

  嗯,走快一点的话20分钟吧。

  解说:

  从学校到车站,要步行1公里。孩子们,需要在下午2点02分之前到站,这样,才能赶上每天唯一的“慢火车”。为此,学校也需要把周五放学时间,提前至下午1点半。

  除了在大凉山,同样作为“慢火车”的6274次列车,也穿行在乌伊岭到佳木斯之间。每到春运,天寒地冻,这列慢火车,也需要应对更多的挑战。

  佳木斯K6274次列车副列车长 吕庆学:

  这个下水冻了之后,这水流不出去,都淌在地面上,另外天一冻比较滑,结成冰以后对旅客的人身安全容易造成伤害。

  解说:

  事实上,在高铁时代,还有很多慢火车,依然运行在一些边远贫困地区。在内蒙古乌兰察布市集宁区到通辽市,6041、6042慢火车,也已运行22年,全线近千公里,要开行23个小时。今年春运,西宁至格尔木,还增加了7581、75822次“慢火车”专列,成为青藏高原上农民工和贫困群众平安返乡的“便民巴士”。

  白岩松:

  虽然这个“慢火车”只占普速列车最后这个发行总量的6%,但是少数人的需求也依然是需求,社会的这种进步就是今后要更多的也会考虑到少数人的需求。

  我们看看这个春运又有很多新的变化,来看,高铁可以点外卖了,这可能你要愿意吃高铁上的盒饭就吃高铁上的盒饭,不愿意的话还可以点外卖,按照自己的需求来。

  我们再来看,大家一到春运的时候人太多了,所以进站有的时候就会心里着急,这个人脸识别的系统已经开始应用了,五秒钟您就可以进去了,这就比较让大家觉得心里特放心了。

  我们再来看飞机上可以用手机了,一点一点的变化伴随着每一年的春运就出现在我们的生活当中,其实每一年的春运都像过关,但是在过关中我们集体都在进步,感谢所有为春运努力的人们。

原标题:“冷火车”“慢火车”同样忙碌 见证生活变化
责任编辑:邵志凯
加载更多新闻
热门排行
热 图
热 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