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 > 社会 >>  正文

铁路连起铁警的爱情:生活就是听着同样的汽笛声

发稿时间:2018-02-13 14:53:00 来源:山西晚报 中国青年网

  一条铁路线连起他们的爱情

  他们的生活,不是一起逛街吃饭、一起上下班,而是听着同样的汽笛声……

吕通和刘雅娴向记者讲述他们的爱情故事。

  今年25岁的吕通,是太原铁路公安局祁县东所的一名民警,和他同岁的妻子刘雅娴,是太原铁路公安局榆次所的一名民警。虽然两家单位只有70多公里的距离,但因为工作的关系,两人一周才能见一次面。

  今年的情人节,两人依然忙碌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2月9日,新婚不久的他们都休息,两人格外珍惜这一天,因为接下来的一周里,包括情人节、除夕夜,他们都只能在各自岗位上忙碌。

  不过,他们说,既然选择了,就无怨无悔。

  今年的情人节

  他开玩笑说:“结婚了,就略过吧”

  “今年的情人节,打算怎么过呢?”记者问吕通。

  “略过。”吕通看了一眼身旁的刘雅娴,不好意思地说了这句话,刘雅娴接过话茬儿:“结婚了嘛,就不过了,我们都还上班呢。”

  “骗到手了!不对,也不能这么说。”吕通一脸坏笑地说。

  说归说,但吕通打心眼里是心疼妻子的,他一本正经告诉妻子:“礼物准备好了,到时候等着收吧。”

  是什么礼物呢?吕通说“保密”,要等到情人节当天给妻子一个惊喜。

  对于这样的惊喜,在2017年的情人节,刘雅娴也收到了,那次的惊喜是一封情书。“那天,我也在上班,就打开我们的内部网看,一看怎么在说我呢,又一看,哦,是他写的情书,当时特别感动。”说起去年的情人节,刘雅娴开心地笑了。

  这次回家,得了痛风的吕通走起路来脚就疼,两个人在家呆了一天,不太会做饭的刘雅娴想法子给吕通做饭,和他聊了聊工作中的事情。看似普通的一天,但两个人非常珍惜。8日下午,记者约他们在榆次站采访,两个人才提前见了一下面。

  采访中,记者问吕通,生活中有没有让他比较感动的一件事。吕通的眼圈红了。他说,平时聚少离多,照顾彼此成了每天的牵挂。去年春运期间,他感冒生病了依然在上班,刘雅娴有一天下了夜班后,坐上火车来祁县看他,当时他正在外边执勤,回到办公室,看见坐在办公桌前等他的刘雅娴时,真的是惊喜加惊吓,感觉自己感冒都好了一半。

  报到第一天

  他对她一见钟情

  “第一次见面时的情景,还记得吗?”记者问。

  “记得,在太原铁路公安局门口。”吕通说,他们是同一批招进来的,那天正好是政审,他就看见了站在门口和其他人聊天的刘雅娴,正发愁地说着她缺一个什么材料。

  吕通知道,机会来了,他迈开了爱情的第一步,主动上前问刘雅娴少了什么资料,替她想办法。当时,毕业一年的刘雅娴留校工作,地点在榆次大学城。那天下午,吕通拉着刘雅娴,从太原到榆次,再从榆次回到太原,奔波几个小时,也没觉得累。

  初次相识,刘雅娴被吕通的靠谱打动,他们开始了正式交往。不知不觉,两个人相识相爱了三个年头,2017年10月,两个人完婚,组建了自己的小家庭。

  小家庭有了,但吕通却开玩笑说:“有家难回。”一个月里,他回家的次数一般是3次,其余时间都是他在祁县,刘雅娴在榆次。相聚的时间虽然短暂,但是两个人并不抱怨。工作中,刘雅娴遇到问题了,会向吕通请教;生活中,刘雅娴念叨一句“肚子饿”,没过一会儿,送外卖的小哥就会出现在榆次车站,送上一份热气腾腾的饭。

  “点外卖的首选地点是榆次车站,有时候我给自己点外卖时,都会选错地址,通常是点好了,发现是送到榆次,又赶紧取消,再重新点。”吕通说。

  都说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刘雅娴除了工作,剩余的时间都会想办法多陪伴吕通,一天内,他们会用微信、电话联系。吕通说,他和刘雅娴的爱情,“不是一起逛街吃饭、一起上班下班,而是听着同样的汽笛轰鸣声。我知道,她就在钢轨和枕木的那一端,而南同蒲线也成为了我们心灵之外最短的距离。”

  榆次火车站,属于南同蒲线上的一个车站,每次为了见到刘雅娴,吕通就从祁县站坐车到榆次,然后悄悄下车,从她背后拍一下,看到刘雅娴的笑脸,再苦再累都觉得值了。

  他眼中胆小的她

  其实胆大又心细

  在吕通眼里,刘雅娴是一个胆小鬼。有一次,两个人一起看了一篇文章——“给中国警察跪了,连我的丸子头也不放过”时,文章介绍了安检查获的各种危险品,刘雅娴跟吕通说:“看得我后背凉飕飕的。”

  但是,在每天客流量一万余人的榆次站,刘雅娴不仅没有退缩,而且把所有精力都倾注到工作中。

  每次吕通打电话时,总是无人接听,过了好一会儿刘雅娴才回过来电话,“老公,刚才进站口有几个农民工,我觉得他们的票不太对,就上去盘问,你猜怎么着?他们都是加高价从工地附近买的,你知道吗?这可是我们派出所遇到的第一起倒票案件。”“老公,刚才你不知道,我们所接到网安部门消息,有一名逃犯要从我们站上车,我就留了个心眼,觉得他该进候车室了,就到进站口查了查,结果一眼就认出来那个人了,警长他们上去就抓住了。怎么样?我厉害吧。”

  在电话那头,听着刘雅娴那么兴奋、那么喜悦,吕通感觉到,她身边的那个“胆小鬼”女人,其实是一个既胆大又心细的中国女警察。

  在吕通眼里,刘雅娴还是一个不会照顾自己的人。从来没有接受过高强度的户外工作,自担任客运民警工作以来,刘雅娴几乎是这次感冒发烧才刚好,下一次就接踵而至。每次劝她回家,喝点药休息休息,她总是说:“我们客运岗位缺不了人,每个人的职责都不一样,我这次回了家,别人就得因为我请假去接车。我再坚持坚持,反正也是三班倒,熬过了这个班,我就回家躺一天。”

  等吕通熬到下班,回到家时,本来脸色煞白还躺在床上病恹恹的刘雅娴,立马起身,强挤一个“招牌式”傻笑,对吕通说:“我好了!”

  采访结束时,吕通说,了解他们这支队伍的人都知道,一到节假日,就更不能放松,每一个节假日里,他们都会为神圣的警徽默默地奉献自己的青春热血,“发光的警徽不仅照耀着我的理想,也镶嵌在她的警帽上。”

  本报记者 徐麦丽 通讯员 孙刚

原标题:铁路连起铁警的爱情:生活就是听着同样的汽笛声
责任编辑:邵志凯
加载更多新闻
热门排行
热 词
热 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