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青年之声|青春励志|青年电视|中青看点|教育|文化|军事|体育|财经|娱乐|第一书记网|地方|游戏|汽车
江苏民办学校4年前因拆迁被紧急停办 至今没拆

发稿时间:2015-04-01 04:21:07 来源: 法治周末 作者:刘立民 张贵志 中国青年网

  4年前,政府一纸拆迁函将拥有2500多名师生的民办学校紧急分流停办,但学校至今也没有拆。 刘立民 摄

  新沂市北沟镇政府在2011年5月的拆迁函及拆迁报告中说,东方学校处于中山路和湘江路项目地块,根据工业园开发进度需要拆迁,然而时至今日,记者在现场发现,东方中学四周百米内没有新修的道路,仍然是原始的泥土小路、菜地及河沟

  政府明知无补偿资金,也非项目急需用地,却将拥有2500多名师生的民办学校紧急停办。近4年了,补偿未到位,学校也没有要拆的意思—

  “4年来,为了拆迁补偿,我们找相关部门两百多次,要么说资金紧张,要么霸王条款,或者找不到人,再加上北沟街道办与无锡—新沂工业园管委会相互推诿,至今没有定下来。”

  向法治周末记者诉苦的这位是新沂市东方中学董事长王明生。他告诉记者,用于学校的投资多数来源于亲朋借贷,学校停办了却拿不到补偿,债主天天上门,对他恶语相向甚至大打出手,令他度日如年。

  东方中学位于江苏省新沂市“无锡—新沂工业园”区内,却早于工业园在此“落户”5年,属招商引资项目,占地60多亩,建筑面积约3.8万平方米,是当地规模最大、教学质量最优的民办学校。

  2011年,东方中学拥有2500多名师生,达到开办以来的顶峰,5月16日,他们欢天喜地地举办了10周年校庆,正满怀信心地准备再上一个台阶,然而,仅仅过去4天,政府的一纸“工业园区规划需要”拆迁函便宣告东方中学终结。

  校方当时服从政府安排,将教师解聘,学生分流,40天后,偌大的校园变成一座“空城”。

  谁知,“工业园用地”只是虚晃一枪,时至今日,东方中学仍完好地伫立在原地,没有半点要拆的意思。

  那么,究竟是谁脑袋一拍就毁掉一所学校?为什么拖了4年补偿问题得不到解决?无锡和新沂两地相距400公里,其合作的工业园又是怎样的管理运营模式呢?

  十周年校庆后遭动迁

  彩台高搭,音响里送出欢快的音乐,新沂市人大、政协及各主管部门领导纷纷到场祝贺,全校师生身着簇新的服装,各方代表登台发表热情洋溢的讲话,丰富多彩的文艺表演……

  从东方中学校长刘林提供的DVD光盘中,可以看出2011年5月16日的十周年校庆有多么隆重,而在4天后,学校接到了新沂市北沟镇政府的拆迁函。

  “这一消息犹如晴天霹雳,我们情感上都无法接受。”刘林告诉记者,当时镇政府的人还拿了一份拆迁公告,准备贴在学校大门上,“被我制止了,高三学生正在备战高考,不要分了他们的心”。

  拆迁函说:“根据无锡-新沂工业园总体规划,东方学校处于中山路拆迁地块范围,为更好服务于园区建设、保障重点项目的顺利实施,将于近期启动该地块的拆迁安置工作,请给予积极配合。”

  5月26日,新沂市领导签批北沟镇政府的拆迁报告,报告明确提出“按照园区拆迁计划,东方中学应在2011年7月底前完成拆迁工作”。不久,新沂市教育局拿出东方中学师生整体分流工作方案。

  “学校是一种特殊的行业,办校离不开政府,政府叫你停,步步紧逼,我们只好服从。”王明生表示,他反过来做教职员工和学生的工作,遵照教育局整体部署,在2011年7月2日完成了师生整体分流,没有造成任何负面社会影响。

  接下来的评估和征收补偿工作,以及达成协议后的建筑物拆除,应当在政府主导下进行,然而,官方不再积极,东方中学的拆迁被悬了起来。

  4年间240次追偿奔波

  “这是我们学校司机2011年以来的出车记录,粗略数了一下,因为拆迁补偿找政府有关部门的次数达240多次。”王明生对记者说,学校停办后,专门留下校长刘林和办公室主任朱玉松等4人看守校园财产,协调政府处理善后事宜。

  据刘林、朱玉松反映,2011年8月,经过多次协商,在北沟镇政府主管拆迁干部胡锦章的办公室,根据新沂市住建局推荐的评估公司名单,从中选定由江苏先河房地产土地评估有限公司评估学校资产,但不久胡锦章离开,评估报告出来后无人领取,评估公司坚持谁领报告谁出委托书并交评估费,因东方学校急于拿出评估报告与政府商谈补偿,就向评估公司出具了委托书,支付评估费18万元。

  “评估报告分送给相关领导后,留守人员隔三岔五地去问信,但北沟镇政府、工业园管委会和新沂市政府三方开始踢皮球,这一踢就是两年多。”刘林告诉记者,在此期间,他们多次向新沂、徐州及省有关部门反映,直到2014年七八月间,才正式启动商谈,可政府方面又说上次评估是校方单方委托的,政府不认可,需要重新选择评估公司评估。

  2014年9月末,针对东方中学的第二次评估完成,由于校方未出具委托书,从中证房地产评估造价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证评估公司)的《房屋征收估价报告》上来看,委托方为新沂市北沟街道办,依然是单方面委托,但此次评估总值2400多万元,较上次低了700多万元。

  “很多资产漏评少评,比方说校院内的一些名贵树种,只给几十元的移栽费,这种评估方法难以接受,一台吊扇20元,一台空调150元,给的只是拆装费,数百万元的教学器材、附属物和生活用品均未评估在内。尽管政府答应支付搬运费,但学校都不办了,这些东西往哪儿搬?”

  王明生表示,即便这样,因为债主逼得急,他们也同意在此评估基础上商谈,但请政府考虑支付学校停办提前解聘教师的违约金,以及迟付补偿金给校方造成的利息损失,即使现在不给,写在协议书上留作后谈也可。

  “就是这样一个我们认为合乎情理的条件,经过多轮商谈,2015年春节将近,工业园管委会主任钟晓栋终于答应可以写进补偿协议书,但他又说北沟街道办主任不同意,谈判再次搁浅。”王明生说。

  2015年2月4日,法治周末记者首次到新沂采访,欲求证王明生的说法,在无锡-新沂工业园管委会未找到主任钟晓栋,新沂市委宣传部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钟晓栋前天刚刚被省纪委的人带走,了解工业园的事情等新主任到任再说。

  北沟街道办宣传委员王德虎则表示,无锡—新沂工业园有独立的财政体系,园区内的拆迁补偿由其财政支出,北沟街道办只是协助拆迁,管委会主任都同意的补偿条件,我们怎会阻拦?

责任编辑:张皓俞
返回首页>>

扫描二维码进入

“青年之声”微信

扫描二维码进入

中国青年网微博

扫描二维码进入

"畅想星声"全国大学生

网络歌唱大赛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