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娱乐|时尚|财经|军事|体育|青年之声|高校|旅游|发现|视频|游戏|汽车|青春励志
河北一村妇因上访被指敲诈勒索遭刑拘(图)

发稿时间:2014-12-19 07:04:28 来源: 新京报 中国青年网

受矿场放炮影响,郝兰芳家的房门发生倾斜,露出五厘米宽的裂缝。

云驾岭村近七成房屋出现类似裂缝。

  12月12日晚上11点多,躺在床上的郝培华辗转难眠。“咚咚咚”几声闷响从地下传来,随之床轻微摇晃,窗户玻璃也发出震颤声。这是5年来,河北武安西土山乡云驾岭村民郝培华几乎每晚都经历的。

  “咚咚”声来自于离村庄数百米远的地下铁矿,工人们爆破炸药开采矿石。

  郝培华家的墙壁已被日复一日的爆破震得裂开了四五厘米宽的口子。每当爆破声响起,他都尽量远离房子。夜里,他也尽量等到爆破结束,才敢入睡。

  为了逃离每天提心吊胆的日子,今年5月,郝培华的姐姐郝兰芳到政府上访反映,8月与云驾岭矿业达成赔偿协议,矿上出30万和一块宅基地,让郝家自行建房。

  但不想,半个多月后,郝兰芳被警方以涉嫌敲诈勒索罪刑事拘留,并随后批捕。目前,正等待检方提起公诉。

  郝培华一家的生活再次陷入忧虑之中。

  地上住人脚下放炮

  郝兰芳今年上访向政府反映的问题,已经困扰郝家和整个云驾岭整整5年了。

  2009年,武安云驾岭矿业公司进驻云驾岭村开采铁矿,公开资料显示,云驾岭矿业公司是河北天海源集团下属企业,集团董事长袁海朝为武安市人大常委会委员,该矿山资源总储量为2612.16万吨。

  矿场距离村北不足两百米,村子就在矿藏之上,矿井很快延伸到村子的正下方。

  开采铁矿需要爆破,不分昼夜,全村600多户2600多名村民不时会听到地下传来“咚咚”的闷响,紧接着房屋一阵摇晃,“每天提心吊胆,怕房子震塌了。”郝培华说。

  2012年初,云驾岭村民们发现,家家户户的房子、围墙开始出现裂缝,村里的道路沉降。以村民郝兰芳家为例,她家房子的裂缝最深能达两指宽。今年初,公婆卧室的窗户玻璃突然爆裂,墙体倾斜,正方形的窗户变成了菱形。

  村民自发统计,这样的危房全村占七成以上。村民随后多次向市政府反映开矿震裂房子问题,但都没有获得明确答复。

  2013年2月,300多名云驾岭村民到武安市政府门口请愿,武安市委副书记王社印接见了请愿代表。多名在场请愿的村民证实,王社印向村民们许诺,云驾岭矿业公司立即停产,云驾岭村将在2014年底完成搬迁。

  2013年6月,武安市政府工作人员在云驾岭召开村民大会,要求村民们签署一份《关于河北云驾岭矿业有限公司和西土山乡云驾岭村互相支持方案》。

  这一方案写明,云驾岭矿业向村民发放生活补偿费,安置新村建设当年3月中旬开工,力争2013年底基本建成,2014年开始搬迁。

  方案还写明,云驾岭村民收到补偿费后不再上访。

  不愿集中安置想自己盖房

  11月22日,在距离云驾岭村十多公里远的西湖村西,矗立着十几栋尚未完工的高楼。工地前,挂着云驾岭新村的牌子。这里是云驾岭矿业为村民搬迁修建的新房。

  新村尚未完工,搬迁方案也不明确,云驾岭村民表示,政府许诺的2014年完成搬迁的计划基本无望。

  除建设过慢,新村的选址也令村里部分村民不满。

  村民郝增民介绍,无论是武安市领导的许诺,还是《互相支持方案》均未提到新村的选址。2013年5月,新村开建后,他们才从云驾岭矿业得知新村离云驾岭村十几公里远。

  郝兰芳的父亲郝成岐说,部分村民不愿搬迁,“有钱人不怕地撂荒,可我们靠种地生活的人咋办?”

  对于这一问题,镇政府告诉村民,搬迁是市里的统一安排,要服从大局。

  村民郝兰芳也是反对者之一。今年5月,郝兰芳找到西土山乡包村干部,反映开矿和搬迁问题,并要求在村东盖房。村里未予理会后,郝兰芳开始去乡、市、省逐级上访。

  11月27日,西土山乡包村干部侯建民告诉新京报记者,郝兰芳上访目的并不单纯,“她以上访为要挟让政府矿上给她在村里盖房。”

  对于这一说法,郝兰芳的父亲郝成岐予以认可,“搬迁方案没有征询村民意见,搬到10公里外咋种地?”

  郝成岐一家人希望,矿上能在村东给他们盖平房。曾在一家铁矿做过测绘的郝成岐说,他知道村东地下没有矿区,建房很安全。

  对此,云驾岭矿长郝凯飞认为郝兰芳的要求是无理取闹,“一旦单独给她盖房,其他农民都要求盖房,怎么办?”

  对于郝兰芳提出的要求,北京才良律师事务所律师朱孝顶认为,房屋震裂属于郝家与铁矿公司的民事纠纷,双方可以就赔偿金额、赔偿方式进行协商,郝兰芳提出要求并无不妥。

  要盖房不要钱

  “郝兰芳一上访,政府就给我压力,让我想办法解决,我就给矿长压力。”11月24日,武安市人大常委会委员、河北天海源集团董事长袁海朝告诉新京报记者。

  8月,袁海朝给云驾岭铁矿矿长郝凯飞下了死命令,“你处理不好矿长就别当了。”郝凯飞随后找到袁海朝的姐姐袁引如想办法。

  8月13日早晨,袁引如来到郝兰芳家,代表云驾岭矿业与郝家进行谈判。

  郝家人提供的一份录音显示,一名女子多次让郝兰芳“说个数”,郝兰芳说,“我一分钱也不要,我不在乎你那钱,我啥也不要求,我就要求给我盖房子,为了我的人身安全立即给我盖房。”

  这是郝家人策划的方案。弟弟郝培华说,他经常上网看新闻,看到一些拆迁户因要现金会被以漫天要价敲诈勒索被抓。为防止陷入类似窘境,郝家人坚持要求矿上给盖房而不要钱。

  在录音里,郝兰芳说,问题给解决了,可以不去上访。

  11月24日,袁引如向新京报记者确认,跟郝兰芳谈判的是她。

  半个多小时谈判后,双方最终达成了协议,矿上给郝兰芳一块宅基地和30万赔偿,郝兰芳自己盖房。

  第二天,袁引如拎着5万元现金来到郝兰芳家,让她写一个保证不上访的协议,协议大致内容是:8月底之前矿上把30万付清,郝兰芳保证不上访。

  威胁上访构成敲诈勒索?

  但签了协议仅仅3天,8月16日,一位村民告诉郝家,村上让这名村民去派出所作证,证明郝兰芳上访举报是为了讹钱。11月24日,这名要求匿名的村民向记者证实了这一点。

  郝家意识到他们一直想避免的麻烦还是没能躲开,于是当晚郝兰芳给袁引如发短信说,“问题你不要给我们解决了,我们星期一就走。”在随后的电话里,郝兰芳表示要把5万元退给袁引如。

  郝培华说,姐姐郝兰芳担心会“惹上官司”,于是想退钱,但这笔钱一直没机会退还。

  随后,郝兰芳在8月18日和9月1日再次到市里省里上访。郝家称,郝兰芳认为不要求矿上解决问题,就要让政府解决。

  9月1日,郝凯飞报警。

  11月26日,西土山乡派出所值班张所长证实:“9月1日,郝凯飞到派出所报警,说郝兰芳以上访相威胁,向他敲诈勒索现金5万块钱和一处宅基地。我们根据刑法的有关规定进行立案侦查。”

  9月2日凌晨1点多,西土山乡派出所20多名警察翻墙进入郝兰芳的家,发现她不在家,留下一份传唤证。传唤证显示:传唤涉嫌敲诈勒索的犯罪嫌疑人郝兰芳到西土山乡派出所接受讯问。

  9月5日,到西土山乡派出所接受传唤的郝兰芳被警方以涉嫌敲诈勒索罪刑事拘留。9月16日,郝兰芳被批捕。

  11月3日,郝兰芳敲诈勒索案移交武安市检察院,目前正等待起诉。

  在河北省,农民拿到赔偿后以敲诈勒索罪被判刑的案例并不少见。

  2010年,河北武邑县农民周兰迎拿到政府2.6万元补偿,签下不上访保证书,后因敲诈勒索罪被判刑一年半。2010年,河北沧州4名农民到北京反映诉求被认定敲诈法院或政府而获刑,他们的家人称政府设套抓人。

  北京才良律师事务所律师朱孝顶认为,敲诈勒索罪是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对被害人使用威胁或要挟的方法,强行索要公私财物的行为。“上访是公民的基本权利,公民行使基本权利怎么能算敲诈勒索?”

  朱孝顶律师认为,任何协议条款都不能剥夺公民的法定权利,所以郝兰芳与铁矿公司签署的不上访协议属于无效协议。“即便是有效协议,郝兰芳也只是违约,属于民事合同纠纷范畴,上访不是威胁和要挟的方法,不构成敲诈勒索罪。”

  此外,朱孝顶表示,只有在郝兰芳非正常上访,反映的问题不存在,且严重影响到相关部门办公,扰乱社会秩序时,才应该按照社会治安管理处罚法进行处理。

  对此,新京报记者致电武安市检察院,但工作人员表示不了解情况无法回复。

原标题:河北一村妇因上访被指敲诈勒索遭刑拘(图)
责任编辑:孙银丰
返回首页>>
猜你喜欢
热图

排行

扫描二维码进入

“青年之声”微信

扫描二维码进入

中国青年网微博

扫描二维码进入

"畅想星声"全国大学生

网络歌唱大赛

x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服务人才招聘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Youth.cn. 请发送qnb至10658000 订阅手机青年报

共青团中央主办 共青团中央网络影视中心承办 版权所有:中国青年网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备11020872号-17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