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 > 科技 >>  正文

李立浧:祖国的需要是我的毕生追求

发稿时间:2018-01-08 15:48:00 来源:人民网-科技频道 中国青年网

  “特高压±800千伏直流输电工程”获得2017年度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特等奖,作为这个项目的第一完成人,南方电网公司专家委员会主任李立浧院士提起电力技术和电网技术,滔滔不绝、神采奕奕。“研究特高压直流输电技术是国家赋予我们电力人的使命,很高兴它得到国家的认可。”李立浧说。

  “不能因为国外没有,我们就不能搞、不敢搞。”

  我国能源资源和负荷极不平衡。负荷主要在长三角、珠三角等东部发达地区,而能源资源主要在西部和中部,远距离能源输送不可避免。电力输送是能源输送的核心,要实现大量远距离的电力输送,需要容量大、损耗低、经济性优的输电技术。

  直流输电有容量大、占地少、损耗低等显著特点,经济和社会效益好。“特高压±800千伏直流输电工程”项目启动之前,我国最高电压等级为±500千伏,许多技术还要从国外引进,一些关键技术掌握在别人手中。

  从±500千伏提高到±800千伏,电压等级提高1.6倍。国外没有做过,要不要上,成为争议的焦点之一。

  “不能因为国外没有,我们就不能搞、不敢搞。”李立浧说。没有现有的设备、现有的工程经验、现有的技术标准可循,甚至没有相应的试验条件……包括国家电网公司、南方电网公司、中国西电集团公司等在内的科研团队一开始就面临诸多挑战。

  以外绝缘技术为例。由南方电网公司负责建设的±800千伏国家级示范工程云广(云南、广东)特高压跨越滇、桂、粤三省,超长距离经过重污秽、高海拔、重覆冰等复杂环境,常规的绝缘材料无法满足安全运行要求。

  李立浧带领团队,研究绝缘技术的理论和机理,开展了详细的论证,进行技术攻关。力排众议,确定以硅橡胶复合绝缘材料替代传统陶瓷绝缘材料的方案,并在短短半个月内拿出了试验样品,解决了特高压输电的外绝缘难题。

  我国参与特高压项目的160多家单位联合攻关,攻克了设备研制、系统控制等一系列难题,在世界首次研发了13大类73种主要电气设备,实现了从中国创造到中国引领,为全球能源互联提供了中国方案。

  “特高压项目的成功,说明了我国能够突破前人没有突破的技术障碍,做出国外世界级企业没有做出来的东西,极大鼓舞了我国电力人的志气。”项目完成人、国家电网公司董事长舒印彪说。

  舒印彪说,特高压已经成为“中国创造”和“中国引领”的金色名片。2014年和2015年,国家电网公司先后成功中标巴西美丽山一期、二期特高压±800kV直流输电工程,实现了中国特高压输电技术、标准、装备、工程总承包和运行管理全产业链、全价值链输出。

  电力生涯,从黄河流域到长江流域再到珠江流域

  1968年参加工作,在电力行业耕耘50年,李立浧主持和参与了我国几乎所有特大型输电项目。他参加和组织建设了我国第一条330kV交流输电工程、第一条500kV交流输电工程、第一条±500kV直流输电工程;参加和组织我国第一条也是世界第一条±800kV特高压直流输电工程。

  “国家的需要是我的毕生追求。”回顾李立浧的电力工作生涯,这句话一直贯穿始终。

  清华大学毕业后,怀着“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的豪情,他填写自愿,踏上西行到兰州的列车,进入水利电力部西北电力建设局送变电工程公司工作。

  其后,李立浧又被调到武汉筹备建设我国第一个±500kV直流输电工程——葛洲坝—上海直流输电工程。工程建成后,又调到广东筹备建设我国第二个±500kV直流输电工程——天生桥—广东直流输电工程。

  “我的电力生涯,就是从黄河流域到长江流域再到珠江流域”。李立浧说。他是我国电网建设的参与者和见证者,也是我国直流输电工程主要开拓者之一,在电力工程界,被誉为中国“直流输电第一人”。

  “李立浧院士为特高压的贡献,体现了我国电力工程技术人员追求科学和科技报国的精神。”舒印彪说。

  获得国家科技进步特等奖之前,李立浧早已荣誉等身,面对荣誉,他心态很平和。“对我而言,荣誉不重要。我只希望能在有生之年,尽可能为国家多做些事,为实现电力支持人民的美好生活、支持中国梦的实现做出自己的贡献。”

  感言:要把事做到极致

  刚参加工作时,我是从一线电力工地的工人、技术员做起的。做过输变电建设的送电工,还干过挖坑、立电杆、架线等基本作业。虽然不涉及深奥的电力技术知识,但我向一线工人学习,学到了很多实践经验,这些对我日后的工作都有很大帮助。

  后来,不管我是负责某一项技术工作,还是担任总工程师,或者组织特高压建设这样的大项目,我都非常仔细的把每一件事情做好。我认为,把分内的事做好,进而做到极致就能成为专家。这是我的心得,也是对青年的期望和勉励。

责任编辑:千帆科技
加载更多新闻
热门排行
热 图
热 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