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 > 教育 >>  正文

青岛交警为"暴走团"封路 "暴走团"等于"霸道团"?

发稿时间:2017-08-28 11:23:00 来源: 中国之声 中国青年网

  最近,一则青岛交警为“暴走团”封路的新闻引发社会激烈讨论。

青岛交警为暴走团封路 暴走团等于霸道团?

  8月25日,青岛八大峡广场周边部分路段为保障“暴走团”健身居民安全,开始在夜间施行机动车限行,避免人车混行。

  据悉,从6点半到晚上9点钟,青岛八大峡广场周边的巫峡路、刘家峡路、西陵峡路和瞿塘峡路等共计约500米的路段都会采取限行措施。虽然仅几百米三小时,但“机动车道给暴走团让行”还是让很多网友炸了:“凭什么?!”

青岛交警为暴走团封路 暴走团等于霸道团?

青岛交警为暴走团封路 暴走团等于霸道团?

青岛交警为暴走团封路 暴走团等于霸道团?

  面对质疑,青岛交警市南大队胶州湾隧道中队长纪尚松解释,八大峡广场的每支暴走队伍几乎都排成五列,每晚绕广场走8到10圈,狭窄的人行道根本容纳不下,就占用了车行道。限行前,人车矛盾时有发生。另外,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三十九条: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根据道路和交通流量的具体情况,可以采取限制通行、禁止通行等措施。这就包括大型群众性活动、大范围施工等情况。

青岛交警为暴走团封路 暴走团等于霸道团?

  然而,这些解释显然无法抵挡住汹涌而来的反对声,“因为暴走的人多,开车的人少,就可以用行政手段来限制少数司机的路权吗?”“暴走属于道路交通安全法所说的“大型群众活动吗?”

  这些质疑里有对规则公平、合法路权丧失的担忧,更多则是对纵容和偏袒“暴走团”横行霸道的不满。

青岛交警为暴走团封路 暴走团等于霸道团?

青岛交警为暴走团封路 暴走团等于霸道团?

青岛交警为暴走团封路 暴走团等于霸道团?

  暴走:一项会传染的运动

  暴走,又叫健步走,是一种高强度又简单易行的户外运动。真正的暴走运动源于上世纪70年代的西德、美国等发达国家,到21世纪初流行于亚洲的韩国、日本、中国香港等地。目前,全世界约有7000万人参与这项运动。

青岛交警为暴走团封路 暴走团等于霸道团?

  而暴走团是一个半自助式旅行互助组织,他们呈方队出行,少则几十人多则上千人,行走路程一般为几公里至十几公里,地点多选择空气新鲜的风景区,或场地开阔的体育场等地方。有的还统一服装,高举队旗,音响设备齐全。

  2010年开始,“暴走团”如雨后的春笋,蓬勃发展,遍及全国。例如,在江苏徐州,仅在当地的云龙湖边地区每天就有上万人行走。据山东省临沂市兰山区户外运动协会会长创始人许贵林介绍,临沂的健步队共有41支,每支队伍多则三四百人,80%的参加者都在40岁到50岁之间。

青岛交警为暴走团封路 暴走团等于霸道团?

  为何这么多人热衷“暴走”?部分参与者表示,“暴走”健身没有技术门槛,人人都可以走;而且集体活动比较有带动性,“觉得能健身,老队员就会带着亲戚、朋友、邻居加入进来。”再就是平时生活压力太大,迫切需要最廉价、最方便的健身方式,“两天不走,就觉得浑身难受”。

  “暴走团”=“霸道团”?

  近年来参与“暴走团”的民众数量逐渐攀升,大有与广场舞并驾齐驱的势头。健身本没有错,然而,各地“暴走团”引发的占道、扰民、扰乱交通秩序等问题,给城市管理出了难题,也在一定程度上引起了争议和对抗。

  就在本月18日晚间,江苏南通一公交司机陈某驾驶623公交车由北向南行经张芝山镇南二环路东侧路口时,遇一徒步群过马路,双方为停车避让等问题发生口角并动手。

青岛交警为暴走团封路 暴走团等于霸道团?

  今年6月,据《半岛都市报》报道,青岛市李沧区安顺路上有两个老年暴走团,每天6点之后会在安顺路上暴走健身。不过,老年健身暴走团走的却是位于马路中间的超车道,让许多网友看了惊出一身冷汗。

青岛交警为暴走团封路 暴走团等于霸道团?

青岛交警为暴走团封路 暴走团等于霸道团?

  7月8日,山东临沂一“暴走团”占据主路内侧车道行走,一辆出租车从后方撞入人群,致1死2伤。

青岛交警为暴走团封路 暴走团等于霸道团?

  录像显示,当时被称为“暴走团”的一群中年老年奔跑在机动车道上,一辆蓝色出租车来不及刹车,撞入了人群。

  不知从何时起,“暴走团”一词每次出现在新闻里,都带着一种对抗、冲突的气氛。

  为什么要在大马路上走?

  “山鹰户外运动”的一名队员表示,每天晚上7点40分,他们都会在小区附近的加油站集合,然后开始6公里的步行。路线是小区附近的陶然路,走的是非机动车道。“小区周边没有健身设施,我们只能去路上走。”

  为了保证安全,队伍会设置领队、压队,靠近马路一侧的队伍穿闪光服以达到警示车辆的作用。但陶然路通往火车站和飞机场,来往车辆很多,整个路线要穿过3个宽度在10米以上的红绿灯路口,往返就需要过6次红绿灯。

青岛交警为暴走团封路 暴走团等于霸道团?

  一边是大部队人群,一边是狭窄的道路和汹涌的车辆,路权之争也就开始了。从青岛交警封路让机动车给“暴走团”让路这件事,从交警部门目前给出的通报和解释来看,暴走团有反客为主的迹象,而司机这一方的表达空间不大。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陈玲认为,利用行政手段来调节社会利益冲突未尝不可,但必须遵循三个关键词:合法、合理、科学。“在做行政决策的时候是不是所有的利益相关者都能发声?司机绕行的过程中,绕行的成本多大?涉及的人群、绕行的时间成本,可能带来的交通损失,做没做计算和评估?”

  从根源上讲,“暴走团”引发的问题还是公共资源无法有效满足全民健身需求造成的。

  作为城市管理者,可以考虑开辟专门的步行通道,给“暴走团”一条安全之路。针对“暴走”运动的日益火热,各级政府应该通过配套财政资金或是鼓励和引导社会力量参与到健身场馆的建设中来,从而为群众提供充足有保障的各类健身场地,让老百姓安心运动。在资源分配的过程当中,让行政手段保持在合法科学的轨道之内。

  最有问题的不是道路,而是人

  然而,公共健身场所不足不能成为“暴走团”走上机动车道的理由。比起客观条件的限制,“暴走团”总是给人一种目无法纪的样子,才是最令人担心的。

  与机动车抢道、遇红灯时仍继续行走、逆向步行...各地的暴走团事件都有一个特点,无视交通法规,缺乏安全意识。

青岛交警为暴走团封路 暴走团等于霸道团?

  在山东临沂事故中,“当时晨跑的地方主路两边都在修路,锻炼的人才会跑到机动车道上”。当被问到为何不到安全的地方暴走,该晨跑队的一名成员表示“去公园太远,此外暴走需要速度比较快,人行道上路不平,不方便”。

  明知马路危险而固执地上路锻炼,有人说这是侥幸心理作祟,但深究其因,却是规则意识的匮缺。尤其是在群体中,动辄几百人的队伍会在心理上形成“人多即正义”的道德优越感,产生“队伍的路权大于一切”、“车子不敢来撞我们”的错觉。

青岛交警为暴走团封路 暴走团等于霸道团?

  规则是维护社会秩序的“底线”,犹如千里之堤,其一点微小的渗漏、管涌都可能导致混乱。如果只顾自己锻炼的权益,忘记公众的利益,遗失对法律的敬畏,那无异于将本来一项正确的事情推向对立面。

  “暴走团”这三个字,在经历一系列事件后,逐渐成为一个带有负面色彩的词汇,很多网友看到这个词就会自带怨恨和鄙夷的感情投射。对此,活动的组织方以及参与者是时候好好反省一下,用正确的心态和遵守规则的实际行动去消除社会“差评”。

原标题:青岛交警为"暴走团"封路 "暴走团"等于"霸道团"?
责任编辑:周学磊
加载更多新闻
热门排行
热 词
热 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