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温暖的BaoBao|青年之声|青春励志|青年电视|中青校园|中青看点|教育|文化|军事|体育|财经|娱乐|第一书记网|地方|游戏|汽车|
首页>>新闻 > 即时新闻 >>  正文

一个县的防疫:村镇分流、县医院承压,一起扛过感染高峰

发稿时间:2023-01-12 07:58:00 来源:澎湃新闻 中国青年网

  一波疫情高峰过后,四川绵阳梓潼县近日迎来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县城里的人们走出家门,在露天茶馆、饭店、农家乐吃饭,喝茶聊天。步行街、广场上,人也多了起来。

  与此同时,梓潼县人民医院呼吸内科门诊和病房里却是另一番景象。

  1月5日至6日,澎湃新闻在梓潼县村镇及县级医疗机构采访发现,感染高峰过后,生活开始恢复,但救治压力集中在县人民医院,医护们仍在全力应对。

  “全院一张床”模式启动后,医院加强对支援一线人员的业务培训。本文图片均为 澎湃新闻记者 胥辉 图

  1月5日,澎湃新闻见到梓潼县人民医院呼吸内科主任杨林时,她正在参与培训医护人员,在介绍呼吸机的使用和特别注意事项时,她不时停顿、喘气、咳嗽。她此前感染,因为科室人手紧张,一度挂着氧气罩接诊。

  为缓解人员和床位紧张,梓潼县人民医院启动了“全院一张床”管理模式:在新冠疫情高峰时段,全院所有科室的有的空余床位都可以用于收治“阳”性感染人员。目前,医院正加强对医护人员的培训,重点放在全科和危重患者救治、急救能力上。

  分级、分层救治系统下,第一波新冠感染高峰时期,梓潼县医院承担了全县最重的救治任务压力,各乡镇卫生院、村卫生室则按照各自的定位,承担了本区域的患者接诊、救治,以及向上一级医院转运分流重症患者的任务,平稳度过了第一波感染高峰。

  本月上旬,澎湃新闻采访过的梓潼县宝石乡卫生院、宝石乡庆祝村卫生室,接诊的新冠感染患者只是零零星星。乡镇卫生院和村卫生室医院在调集设备或备药,“阳”过的、或劳累过度的医护们也在恢复调整中,“春节期间不知道会不会再有反弹,各方面都得准备好”一位基层医生说。

  庆祝村的村医:根据指导“对症治疗”

  1月6日下午,梓潼县宝石乡庆祝村村医范继斌,又一次来到村民杨永芳家,为她测血压。

  范继斌告诉澎湃新闻,庆祝村常住人口1460人,其中老年人334人,这些老人中127人有高血压 ,40多人患有糖尿病。

  作为一名村医,范继斌巡诊的一项主要任务就是为村里老人测血压。谁的血压高了或低了,提醒他们及时就诊吃药。这是他凭借简单的医疗设备,能为村民提供的一项重要服务。过去的两三年里,他还有一项重要任务,就是为村民做核酸检测。

  范继斌去年总共参与核酸检测36次,包括此前两年,他没检测到过一个“阳性”。新冠病毒对他们来说,似乎是遥远的。直到一个月前,一下子,周围好多人都说自己“阳”了。

  2022年12月7日,防疫“新十条”开始发布,范继斌和许多基层医疗工作者称之为“放开”。

  “放开”之后,多少人感染了新冠病毒,多少人只是感冒,范继斌也分不清。根据专家学者、上级医疗机构针对一般症状给出的指导意见,都进行“对症治疗”。

  在过去10年的村医生涯中,范继斌大多数时候都是在跟“头疼脑热”这样的病症打交道。对上门问诊的村民,他根据病症状况判断,症状较复杂的让患者去乡卫生院或县城医院,症状不严重的,直接对症给药。

  因为村上条件有限,对新冠感染病情复杂的成人和儿童,范继斌直接推荐去医院。尤其是儿童,他都让家长直接带去县里的医院,因为儿童不会表达,得去专业的、条件好的医院就诊,而梓潼县每个村社都通水泥路,直接从庆祝村去县人民医院有20公里路程,开车也就半小时左右。

  高峰时候的乡镇卫生院:12名医护仅1人没感染

  宝石乡庆祝村地处一个山沟,一条沿沟修建的公路将整个村子的居民串了起来,村头到村尾有10多里地。村民大多都是独立房院,户间距离几十米到数百米不等,在这种环境下,居民要避免相互感染并不难。

  1月6日,村民杨永芳说,当时许多邻居都“阳过”了,但她家例外,还没人被感染。她家在公路边开了一个小卖部,接触外人的机会更多。她认为,没“阳”可能和她一直小心防护有关。她出门都戴口罩,并与外人始终保持适当的距离,洗衣服都消毒。

  上个月,有两个开车的小伙子在路边停车购物,摇下车窗跟她说,重庆回来的都“阳”了,她赶忙招呼对方先别下车,她将东西准备好,连同收款二维码放在一个地方后走开,小伙子再过去取东西付款。

  虽然大多数邻居都感染过,但她还没听说有谁特别严重。她说,上个月,村里一名86岁的五保户去世,但他本来就有高血压、糖尿病、气管炎(支气管炎)等疾病,不确定老人的去世是否和新冠病毒有关。每年冬天,心肺方面的疾病总会带走一些老人的生命。

  除了这位老人,杨永芳没听到过别的坏消息,邻居们感染后一般是休息几天就好转了,乡卫生院也没去,尽管只有两三公里的距离。

  1月6日下午,澎湃新闻来到宝石乡卫生院的时候,里面只有73岁的曹术珍老人在输液,老伴在一旁陪着他。卫生院唯一的一台急救车停在院子里,没有任务。

  曹术珍说,她12月30日左右出现感染症状,这几天觉得咳嗽得厉害,胸部有点疼。于是,老伴用摩托车将她带到卫生院就医,1月5日开始输液,每天输完液就回家,不需要住院。

  曹术珍输液的药品里有抗生素类药品青霉素,这通常是基层医生应对肺炎一类疾病的主要手段。抗生素一般用于治疗细菌感染,并不治疗病毒感染。

  曹术珍输液时,她的丈夫就坐在床边,口罩揣在衣兜里,没有戴。他自信体质好,不会被感染。即使感染了,他觉得也能和其他村民一样,扛一扛就过去了。

  1月6日,宝石乡卫生院的医护人员介绍,感染高峰期的时候,卫生院每天二三十个人输液。附近另一个镇卫生院的医生介绍,感染高峰期在2022年12月10日至20日,他们12名医护人员只有1人还没感染,他认为全镇感染率已超过80%,但医疗挤兑没在他们这一层级出现。

  目前药品供应的紧张状况缓解了一些。一名乡镇卫生院医生说,下单50盒药,配送过来可能只有20盒,至少不会断药。该开三天、一周的药量时,医生只能先开两天救急,两天后让患者再来。

  梓潼县医院:承担县城和乡镇的主要救治压力

  宝石乡卫生院到梓潼县人民医院正常情况下只有半小时车程,当地乡镇卫生院的主要任务是院前急救、常规病症诊疗和公共卫生防疫。复杂的病例会被转入县级医疗机构,或直接转到绵阳地区最好的医院——绵阳市中心医院。

  疫情高峰过后的梓潼县人民医院发热门诊。

  梓潼县一位乡镇卫生院医生告诉澎湃新闻,乡镇卫生院大多不具备拍CT和上呼吸机的条件,但乡镇卫生院到县医院、再到市级医院的转诊通道是畅通的。

  感染高峰期间,梓潼县人民医院承接了来自县城和乡镇的主要救治压力。

  1月5日,澎湃新闻见到梓潼县人民医院呼吸内科主任杨林时,她正在医院一个会议室里,参与对医护人员进行呼吸机方面的培训。

  杨林在介绍呼吸机使用和特别注意事项时不时停顿、喘气、咳嗽。该医院工作人员解释,感染高峰期时,呼吸内科接诊量太大,杨林是医院第二波感染的人员,并且出现了肺炎症状,上周一直在输液,接诊的时候一度戴着氧气,至今尚未完全恢复。

  该医院工作人员说,在科室最忙碌的时候,一些就诊患者进门时发现医生挂着氧气,感觉比自己还严重,劝说“你都这样了,回去休息吧”。实际上,医院也要求保障感染医护人员的正常休息。

  杨林说,当时科室医生护士先后感染,患者却在不断增加,整个科室连她只有5名医生,一个人得顶几个人用。因此,最开始是没感染的先顶上去,感染的人回家休息,都“阳”了之后,就由症状轻的顶上去,再后来是恢复快一点、症状少一点的顶上去,症状重的人休息。

  有的医生护士忙着忙着就“倒下”了。杨林说,科室两个女医生“阳”了后,还连续值三天夜班,劳累和感染一度使她们崩溃。她作为科室负责人只能带头坚持,挂着氧气也得上。

  杨林说,她当时跟院里申请支援一个医生,领导虽然嘴上没答应,但最后还是给她支援了一个医生。

  为了缓解感染高峰期人力资源不足的情况,梓潼县人民医院对职工重新调配,已经转岗行政、后勤,具有医护资质的人员全部回到一线科室,回到专业上,科室之间彻底打破壁垒,任何科室只要有多余床位都要收治病人。

  现在,医院加强对医护人员的培训,重点放在全科和危重患者救治、急救能力上。

  “全院一张床”模式:调动全院床位和医护力量

  “床位虽然紧张,但现在仍具备收治能力。”梓潼县人民医院行政办公室主任刘丹说,这波感染高峰中,需要住院治疗的感染人员不断增加,作为全县最大、最权威的公立医院,按照当地党委政府的要求,必须保持收治能力。

  为调动医疗资源,该医院启动了“全院一张床”的管理模式,现在所有科室都收治感染病人,由呼吸内科全院查房、会诊、制定治疗方案,但重症患者仍需转回呼吸内科实行“专科专治”。这意味着,通过临时改革措施,医院所有科室,不分专业都参与到新冠感染救治工作中来了。

  梓潼县人民医院抢救室。

  这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医护人员紧张的问题,刘丹告诉澎湃新闻,现在全院有700人住院,算是创下了该院的历史记录。感染高峰之前,住院接诊量最高只有500多人。

  刘丹说,上月初,医院就对即将到来的感染高峰有一定预判,提前订购了165张床位,协调了100多个氧气罐,保障部门又修复了一部分,还维修了几台闲置的呼吸机,现在全院有28台呼吸机,绵阳市卫健委紧急协调的3台呼吸机也会在6日晚到位,现在全院重症患者二三十名,呼吸机不足的问题得到了一定的缓解。

  但购置新设备和抗病毒药品仍是一个棘手问题。刘丹说,去年12月初,医院定了15台呼吸机,至今没到货。针对新冠的抗病毒药也很缺,最近才到了2盒奈玛特韦/利托那韦组合药,20瓶阿兹夫定片,只能先用于救治危重症。

  一方面,医院内部正将重点放在救治上,另一方面,随着感染高峰过去,发热门诊的接诊量已大幅减少。

  高峰过后,梓潼县人民医院咨询台。

  1月5日,澎湃新闻在梓潼县人民医院门口看到,三三两两的人群从侧门通道进出医院,院内广场上人较少,一台急救车从门口驶出,没拉响警报。发热门诊只有一名医生在值班,没有患者就诊。

  不过,最近一些患者“阳”过之后出现咳嗽、胸痛等症状,到医院挂急诊拍CT的多了。

  梓潼县人民医院一位医生告诉澎湃新闻,感染高峰期时发热门诊人多,现在到了恢复阶段,是怀疑“后遗症”的人多,便去挂急诊拍CT,但真正确诊出现肺部感染,或转换成肺炎的只是很小部分,发现这些患者后,会收入呼吸内科“专科专治”。

  眼下,春节期间大量人员流动是否会带来新一波的感染潮,是医护们重点关注的另一个问题。

原标题:“新十条”满月|一个县的防疫:村镇分流、县医院承压,一起扛过感染高峰
责任编辑:张毅
 
相关新闻
加载更多新闻
热门排行
热 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