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青年之声|青春励志|青年电视|中青校园|中青看点|教育|文化|军事|体育|财经|娱乐|第一书记网|地方|游戏|汽车
首页>>新闻 > 即时新闻 >>  正文

从菅义伟到岸田文雄 日本离踏上复苏之路还有多远?

发稿时间:2021-09-30 08:43:00 来源:央视新闻客户端 中国青年网

  当地时间9月29日下午,日本前外务大臣岸田文雄在执政党自民党总裁选举中胜出,成功当选第27任总裁。按惯例他将接替菅义伟出任首相职务。

  “即使知道会出局,也要尽全力奔跑。”

  2008年,由木村拓哉主演的政治剧《change》(《变革》)火爆日本,主人公朝仓启太是一名乡村老师,意外涉足政界后成为首相。他主张政治改革,实行稳健的财政政策,维护农民等弱势群体的利益,获极高支持率,但由于官僚主义的压力和阻碍最终被迫辞职并宣布解散议会重新选举。

  12年后,现实中的日本也迎来了一个平民首相菅义伟,而他的政治命运在2021年9月29日走向一季剧终。

  位于东京赤坂的众议院议员宿舍距离日本首相的官邸仅有500米,这里是菅义伟的日常居所,也是他首相之路的起点。

△东京赤坂众议院议员宿舍楼

  2020年8月29日晚,也是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宣布辞职的第二天,时任官房长官菅义伟在赤坂议员宿舍中秘密会晤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等人,并作出参选自民党总裁的决定。翌日,二阶俊博汇集自己的派系支持菅义伟,仅仅几天,菅义伟就获得党内大部分派系的支持。“菅政权”由此确定,二阶俊博也成为菅义伟在党内最可靠的支柱。

  在上任后的一年里,菅义伟和二阶俊博隔三岔五就要会面,地点除了赤坂议员宿舍,还有自民党党部的干事长办公室。

  2021年9月2日下午,菅义伟亲赴自民党党部大楼与二阶俊博短暂会谈。会谈后,二阶俊博对记者说,“总裁干劲十足”,关于总裁辞职的传闻是“无中生有”。然而,不到20个小时后,菅义伟就宣布不参选自民党总裁并提出辞去首相一职。

  0 1

  平民首相的上位 :是政治奇迹还是权益之策

  “首相告诉二阶,他将参选自民党总裁”,以此为标题的新闻在9月2日晚登上了各大日媒的头版。一切似乎都尘埃落定,菅义伟将参选自民党总裁,寻求连任首相。

  同样的场景出现在一年前,菅义伟首次参选总裁的消息也是最先由二阶传出。新总裁的争夺曾是一场充满杂音的风波,安倍晋三宣布辞职后的短短几天,就有包括官房长菅义伟、防相河野太郎、前干事长石破茂、自民党政调会长岸田文雄在内的6人宣布有意参选。

  “一门三相”、 “父子宰相”,世袭政治在日本政坛屡见不鲜。与竞争对手相比,菅义伟出身秋田县农民家庭,连大学都是半工半读勉强读完,可谓名副其实的“平民”。

  非政治世袭、无派阀背景的平民菅义伟为何能在首次竞选自民党总裁时获得党内多数派阀的支持,最终成功当选,并成为日本宪政史上第九十九任首相?

  △森喜朗2000年担任日本首相,与菅义伟一样,出身并非政治世家

  在非常时期推举一个没有背景的官僚当首相,在日本历史上并非没有先例,前首相小渊惠三因病无法履职期间,自民党五派阀紧急推举森喜朗,让其撑过一年的过渡期,直至小泉纯一郎上台。

  历史重新上演,只不过这次除了现任首相因病辞职,更大的危机在于彼时的日本正面临前所未有的衰退:受疫情影响,日本经济连续3个月负增长,民众薪资连续5个月下降,家庭支出同比下降7.6%。

△前日本首相安倍晋三

  “安倍之后还是安倍。”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对下任首相的人选早有预言。作为安倍内阁的‘大管家’,菅义伟在竞选之初就誓言将“继承安倍的政策”,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经济界的反应最迅速,股市随即出现大幅上涨。面对着经济复苏乏力,抗疫形势严峻的现状,政治上的延续性和稳定性显得格外重要,推举“安倍继承人”菅义伟似乎成为自民党渡过执政非常时期的权宜之策。

  在二阶俊博等自民党高层的支持下,2020年9月14日,菅义伟在总裁选举中获得压倒性胜利,同时承诺继续执行安倍的主要政策。

  “为了实施改革,你必须愿意被免职。”

  “人事权是给予内阁大臣最大的权限。通过人事任命,内阁大臣能够向组织内外传递出个人的观点与施政方针。”

  2020年9月初,在菅义伟宣布参选自民党总裁后,其于2012年出版的书《让官僚动起来 政治家的觉悟》突然爆火。这本书记录了他在安倍内阁中担任总务大臣时的经验,被认为是菅义伟“与官僚相处的政治哲学”,也被认为是其用人之道的体现。

  0 2

  不惜弃车保帅 也曾为连任背水一战

  2020年9月16日,自民党新总裁菅义伟在众议院临时大会上当选日本首相,并于当天组建新内阁。在新内阁和党内高层人选上,菅义伟留任了多位安倍时期的阁员,如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副首相兼财务相麻生太郎、外相茂木敏充、环境相小泉进次郎等。

  作为菅义伟上台的幕后推手,二阶俊博可能没有想到一年之后自己会被力挺的人撤换。

△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 资料图

  现年82岁的二阶俊博自2016年起担任自民党干事长,至今已有五年,刷新历代干事长在任时间纪录。干事长在党内地位仅次于总裁,对该党候选人、立法议程和预算都具有重大影响力。党内各派阀对二阶的长期任职早有怨言,不满其在政党管理上使用高压手段,在人事决定上偏袒自己派阀。

△岸田文雄 资料图

  8月底宣布参选总裁的自民党前政调会长岸田文雄就将矛头指向二阶,他抛出“通过限制自民党高层干部的任期,防止权力集中,大胆录用中青年,让党恢复青春活力”的政见,获得不少赞同声音。

  岸田来势汹汹,菅义伟的支持率却不断下跌。据日媒报道,为争取连任,菅义伟8月31日宣布将于下周进行党内人事调整,包括更换自民党干事长等高层。

  9月2日上午,菅义伟连续第4天与环境相小泉进次郎进行单独会谈。有报道称,菅义伟有意任命小泉或行政改革担当相河野太郎担任干事长,但均被拒绝。

  尽管干事长的接任者还没有着落,菅义伟还是在2日下午的会面中向二阶传达了将在6日实施党高层人事调整的方针。日媒称,菅义伟通过更换干事长等党内要职,力图展现新意,也将探讨部分更换阁僚,以全新的态势迎接总裁选举和众议院的大选。

  “人类的经济活动正在摧毁地球,为了阻止这种状况,我们必须停止资本主义对利益的无止境追求。”

  在新冠疫情阴云的笼罩下,日本兴起了一股重读马克思的“风潮”,其中由大阪市立大学教授斋藤幸平所著的《人新世的<资本论>》2020年9月出版后,连续数月蝉联新书大赏第一名,销量超过50万册。作者在书中倡导 "从根本上变革资本主义制度”,备受日本读者追捧。

  03

  不甘“萧规曹随” 菅义伟的改革动了谁的蛋糕

  除了会见官员,菅义伟9月2日的日程还包括出席经济增长战略会议。他在会上提出了促进数字和绿色等领域的投资、力图创造高附加值产品和新服务的战略,这与他在上任时提出的施政方针一脉相承。

  2020年9月16日,菅义伟在就职演说中说,“我们将继承安倍经济学的‘货币宽松、财政投资、增长战略’三大支柱,进一步推动今后的改革工作。”

  通过大量印钞增加金融市场流动性,推动日元贬值增加企业利润,控制国债市场,由政府为高额负债担保,利用金融市场的上涨,让社会资本跑赢通胀......“安倍经济学”一度使日本经济摆脱长期的低迷状态,实现强劲增长。

  繁荣之下暗藏危机,激进的货币政策加剧了日本的债务负担,据统计,截至2020年,日本央行负债规模高达GDP的240%;日元的持续贬值对外贸的增长作用有限,本应被市场淘汰的夕阳产业反而存活下来,市场的良性竞争和创新发展因此受阻;而人口迅速老龄化、少子化、低欲望社会等结构性问题的显现也让刺激消费的效果大打折扣。

△日本中央政府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 数据来源:日本财务部

  “小考成绩优良,大考前途未卜”,新冠疫情更是让安倍经济学面临大考。在防疫封锁措施下,日本的观光旅游业、航空运输业几乎停摆,受全球经济萎缩和产业链断裂的影响,日本出口额下降,国内生产停滞,经济遭遇创纪录萎缩。

  △2021年以来,菅义伟政府减少财政刺激,日本贷款余额和货币供给逐步恢复正常

  防控疫情还是恢复经济,成为摆在菅义伟政府面前的首要难题。他似乎选择了“萧规曹随”,维持政府刺激市场,上任不久就推出总规模达7080亿美元经济刺激方案。但作为安倍内阁的“二把手”,菅义伟比谁都明白“安倍经济学”早已疲态尽显,为使日本经济实现软着陆,他提出了以改革驱动经济发展的战略。大胆推行行政改革,打破政府部门条块分割的行政体系,通过精兵简政控制财政赤字;设立“数据厅”,试行电子政务,加大数字经济和绿色经济的投入;下调通信,电力等基础领域的费用,降低社会生活成本;改革金融系统,鼓励地方银行的相互兼并重组,从而壮大地方金融。

  然而,这些颇具远见的改革没有给菅义伟政府带来多少支持率,反因损害了人们当下的利益招致批评。精简政府,控制财政赤字,触动了公务员的利益;推动地方银行重组,引导建立新财团,势必会分走现有财团一杯羹;而通过增加消费税、企业税解决财政难题的计划,让更多民众和企业不满。

  原本期待新首相继续加大印钞规模,助推股市上涨,将安倍经济学发扬光大的人落了空,在他们眼中,菅义伟成了阻挡日本经济发展的拦路石,一旦经济数据下行,菅政府的支持率就下跌。

  而在疫情持续蔓延的情况下举办东京奥运会,更是让菅义伟政府面临重重挑战。

  “1964年奥运会的口号是‘更快、更高、更强’,这也成为日本政府的口号,他们努力让日本成为一个更快、更高、更强的国家。”

  ——吉见俊哉《奥运会与战后》

  1964年10月,日本成功举办了在亚洲的第一个夏季奥运会。为办好奥运,日本政府大力兴建基础设施,带动了国民经济的快速增长,奥运会后短短的四年,日本就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因此,1964年东京奥运会也被视为日本战后复兴的原点。

  04

  亮眼的奥运成绩单 难掩日本经济颓势

  1月18日,菅义伟在日本国会发表施政演说,誓言加紧筹备因为疫情而被推迟一年的奥运会。

  在经历了延期举办、开幕式导演临时下课、空场比赛等波折后,东京奥运会终于在7月23日开幕,并于8月8日顺利落幕。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对本届奥运会做出了“成功”的评价,“这是疫情开始以来,全世界第一次团结在一起,体育回到了中心舞台。这给了我们希望,给了我们对未来的信心。”

△1964年东京奥运会

  从竞争的角度看,东京奥运会的确是日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奥运会。日本夺得27枚金牌,打破了1964年和2004年创下的16枚金牌的纪录。但比赛的成功难掩经济的隐痛,新冠病毒的长期影响使日本经济一蹶不振,以至于被称为“奥运低谷”的奥运后经济衰退已经不是一个值得关注的话题。

  通常认为,奥运会结束后,人们对体育场馆等基础设施的需求和与奥运相关的消费活动逐渐收敛,这时就会出现奥运后经济衰退。在1964年举办的上届东京奥运会结束后,日本就出现了严重的经济衰退,政府被迫在1965年发行了战后第一次弥补赤字的政府债券以应对危机。

  △7月中下旬以来,日本国内与外出就餐、旅行和娱乐有关的消费(蓝线)大幅减少(图片来源:大和研究所)

  1964年东京奥运会的筹备工作带动了日本国内基础设施的建设和消费需求的扩大,形成了所谓的“奥运景气”,但本届奥运会的情况大不相同,大多数比赛场馆都没有观众,预计约1千亿日元的观众消费需求几乎消失。经济再生担当相西村康稔曾表示,政府“完全没有期待(奥运会的)经济效果”,实际情况也证明,东京奥运会对日本经济的提振效果微乎其微。

  根据大和研究所9月7日公布的数据,7月日本家庭实际消费支出比前一个月减少0.9%,连续3个月减少,预计8月消费比7月有所下降。分析指出,人们在家观看奥运比赛,巢居需求增加,食品饮料、电视录像机等商品的消费需求有所增加,同时,持续整个奥运期间的紧急事态宣言,使外出就餐和旅行等服务消费大幅减少。

  由于消费税的上调和新冠疫情的蔓延,日本经济在2019财年和2020财年连续两年出现负增长。东京奥运会曾被视为改变日本经济低迷状态的起爆器,但由于疫苗接种的延误,每天感染疾病的人数不断刷新纪录,分析认为奥运会结束后的日本经济极有可能回到奥运会开始前的低水平。

  “对不起,我确诊了。”

  共同社1月22日报道,东京都的一名新冠患者担心在家隔离时传染给女儿,留遗书后自杀,她在遗书中写道,“我给周围的人添了很多麻烦,非常抱歉”。

  日本疫情持续扩散,越来越多的轻症和无症状患者被要求在家中治疗。早稻田大学准教授上田路子称,“在家中接受隔离会对患者造成巨大的精神压力,卫生部门和患者家属需要密切关注他们的精神状况”。

  05

  “自宅疗养”和反复暴发的疫情

  △日媒就民众在第五波新冠疫情中最担心的问题进行调查,医疗护理问题位列第一

  7月中下旬以来,日本日增新冠肺炎病例从数千例突然猛增至上万例,到8月6日,累计确诊病例超过100万例,仅东京都一地的新增病例就达到全国的20%。骤然暴发的疫情浪潮,让东京都措手不及,所有医院都“人满为患”。

△日媒几乎每天都会报道在“自宅疗养”中死亡的新冠肺炎患者

  面对医疗系统的崩溃,日本政府收紧新冠患者住院标准,仅允许重症者、重病化风险高的人住院,其他确诊者原则上“自宅疗养”。在这样的政策下,大量无症状或被判定为“轻症”的确诊者没有医院可以接收。据日本厚生劳动省的数据,截至9月1日,超过13.5万名新冠肺炎患者正在家中接受治疗。居家疗养患者激增的情况下,“自宅死亡”的案例也不断发生,据日媒报道,仅8月份东京都就有38人在居家疗养中死亡,其中包括20岁-30岁的青壮年。

△7月中下旬以来,日本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激增(图片来源:厚生劳动省)

  菅义伟习惯在每天傍晚会见负责应对新冠疫情的官员,9月2日下午6时左右,内阁新冠病毒对策推进室官员向他汇报了日本疫情的最新情况:新增病例居高不下,重症患者数量刷新纪录,建议延长紧急事态宣言。

△日本政府第四次发布紧急事态宣言的具体内容

  疫情以来,日本政府已经反反复复发布了四次紧急事态宣言并多次延长,每次都是在疫情稍有平息时就解除,变严重时又重新开始。日本疫情为何如此反复?

  为了兼顾防疫和经济,拉动内需,日本政府曾推出旅行补贴项目,鼓励境内旅游,却导致疫情蔓延,不得不暂停补贴,宣布紧急状态。但紧急事态宣言并非强制性封锁措施,仅要求民众避免不必要外出,缺乏惩罚条款。所以一到假期,不少日本人就会选择外出度假,人员的流动加剧病毒传播,使疫情反复暴发。眼下,变异毒株来袭,感染率激增,而日本的新冠疫苗接种率远落后于其他发达国家,民众的接种意愿并不高。

  9月9日,日本政府正式宣布将东京都、大阪府等19个都道府县原定于12日到期的紧急事态宣言延长至30日。

  06

  逆转的支持率和疲惫的首相

△日本《每日新闻》统计的菅义伟内阁支持率曲线图

  2020年9月17日,菅义伟就任日本首相第二天,《每日新闻》公布菅义伟内阁支持率为64%,不支持率为27%。

  2021年8月29日,根据《每日新闻》公布最新民调数据,菅义伟内阁支持率跌至26%,创下去年9月上任以来最低纪录。

  9月3日,东京的朝日被乌云遮了面,未歇的雨水顺着屋檐滴落,菅义伟像往常一样在早上8点前抵达位于永田町的首相官邸,小憩后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日本首相官邸

  上午依旧是会见官员,出席内阁会议。据《读卖新闻》报道,菅义伟向当天到访的财务相麻生太郎坦言,“好累”。过去的一个月中,他顶着巨大压力坚持办奥运会却未能助长支持率,本想通过提前解散众议院确保连任却遭党内同僚反对,而自己支持的横滨市长候选人又遭遇惨败,严防严控的疫情更是丝毫没有缓解之势。

  11时17分,菅义伟前往自民党总部大楼再次与二阶俊博会面。随后,他在自民党高层临时会议上宣布,将不参加自民党总裁选举。这意味着他的首相任期将在9月底结束。

  中午12时39分,他单独会见了行政改革担当相河野太郎。去年河野曾表示有意参选党总裁,支持率一度位居榜首,后主动退出,表态支持菅义伟。

  约30分钟后,菅义伟召开记者会,向外界宣布:

  “在担任首相的一年中,我为抗击新冠疫情竭尽全力。我原计划参选党总裁,但考虑到应对疫情和竞选活动难以兼顾,最终决定不参选总裁,全力应对疫情。”

  岸田文雄9月6日晚接受《钻石》杂志(Diamond)采访时表示:“我们必须以大规模货币宽松和财政刺激来支持经济,保护人们的生活不受疫情所苦。”

  07

  卷土重来的岸田文雄 能否为日本力挽狂澜

  当地时间9月29日下午,日本自民党总裁选举最终结果出炉,前外务大臣、自民党前政调会长岸田文雄以257票,在第二轮“决选投票”中胜出。预计他将在10月4日举行的临时国会上出任第100任日本首相。

△9月29日岸田文雄在当选自民党总裁后向首相菅义伟献花

  岸田文雄现年64岁,以酒量大而闻名,他出身政治世家,其祖父、父亲、叔父等家庭成员都曾从政。他去年9月参选自民党总裁,最终以89票惨败于获得377票的菅义伟,无缘首相之位。日本媒体将他的败选形容为“政治死亡”,但岸田文雄立誓“继续向首相之位发起挑战”。

△图片来自:日经中文网

  今年8月26日,岸田文雄召开记者会宣布参选自民党总裁,成为第一个宣布参选的候选人。在随后的竞选活动中,他多次针对菅义伟内阁在应对疫情和经济政策方面的问题提出批评,认为其经济对策“过于细碎”“缺乏对中长期的前景预判”,并称如果自己上台,将推出一项超过30万亿日元的刺激经济计划,以缓解疫情对经济的冲击。

  9月28日,日本首相菅义伟宣布将于30日全面解除紧急事态宣言,这正好是其首相任职的最后一天。目前,日本的新冠肺炎日增确诊病例仍在数千例,随着秋冬季节来临,日本疫情形势不容乐观。有日媒指出,无论下一任首相是谁都无法处理好日本现在的问题:疫苗接种推行缓慢,国民对防疫疲乏,解除防疫封控疫情反弹,继续封锁影响经济,政府支持率下跌。

  即将上任的岸田文雄首要之务仍是“防疫”,他曾在竞选时提出“设立健康危机管理厅”“实现零医疗难民”“活用电子疫苗护照”“数十万亿日元经济预算”等主张。分析认为,岸田文雄的防疫主张无非是加快疫苗接种、减少出行的一套常规说辞,经济方面的政策也需在稳定疫情的基础上进行,恐怕难以快速使日本走出疫情和经济双恶化的“泥潭”。

原标题:从菅义伟到岸田文雄 日本离踏上复苏之路还有多远?
责任编辑:任洁
 
相关新闻
加载更多新闻
热门排行
热 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