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青年之声|青春励志|青年电视|中青校园|中青看点|教育|文化|军事|体育|财经|娱乐|第一书记网|地方|游戏|汽车
首页>>新闻 > 即时新闻 >>  正文

国漫讲个好故事很难吗?编剧这样回答

发稿时间:2021-09-28 06:26:00 来源:中国青年报 作者:沈杰群 余冰玥  中国青年网

好故事是国漫的根。对于中国观众来说,骨子里对传统文化是有深度依赖的。

  ——————————

  刚刚过去的这个夏天被誉为国漫电影的“最强暑期档”:《白蛇2:青蛇劫起》《俑之城》《济公之降龙降世》……国漫电影也能跻身暑期档票房前几位。

  在网络动画板块,《斗罗大陆》《一人之下》《斗破苍穹》等国漫IP长盛不衰,“出海”的《伍六七》也被海外热心观众“催更”。

  国产动漫加入影视剧“厮杀战局”,逐渐成为观众心中期待的“白月光”。

  在美术院校读视觉设计专业的图图是个动漫资深爱好者,长年在B站追番,也是国漫《狐妖小红娘》的“真爱粉”。图图觉得,随着动画制作技术的不断成熟,作品的好坏不仅仅在于画面和特效,更取决于剧情的流畅度与完整度,“故事才是动漫的根”。

  《2020年中国动漫产业研究报告》则指出,从人才类型上来看,相较于偏技术的画师,动画导演和编剧的缺乏成为国漫发展的短板。和热热闹闹的真人影视圈比,真实的国漫编剧行业到底什么样?

  从一个人“用爱发电”到完整的编剧团队

  动画《斗罗大陆》的总导演、总编剧沈乐平,见证了国产动画16年发展。沈乐平于2005年创办动画公司玄机科技,打造了《秦时明月》《天行九歌》《武庚纪》《斗罗大陆》等口碑作品。

  星期二是沈乐平专门用来写剧本的日子。无论多晚,他都要求自己在星期二这天把当周需要的动画剧本写完。毕竟星期三,他又要写分镜头设计了,而星期四进行镜头设计、后期特效的制作审核,一切安排紧锣密鼓,无缝对接。尤其早年间,沈乐平独自挑起编剧大梁,如果星期二写不完,会导致一整周团队节奏大乱。

  沈乐平提到,当初早一批国漫编剧真的是“用爱发电”,用理想支撑自己往前走。“从最初只有我一个人当编剧,到现在团队不断扩充,培养起完整的编剧梯队。我们会同时创作六七部作品,不同小组各自负责创作。这就体现了编剧团队的必要性。”

  曾经担任过游戏策划的沈乐平,对做动画编剧这件事有自己的态度。在他的眼中,某些题材的真人影视剧会被制作技术缚住手脚,但动漫不会。“但凡能想到的,动漫基本都能实现。这对于创作者而言,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编剧是门手艺活。当下的国漫作品分原创和改编两种。《斗罗大陆》就是改编自唐家三少同名小说,播出后获得了极好的反响,成为“年番”作品之一。

  如何保留原小说精华,又达成最佳动漫呈现效果,这考验编剧的判断和功力。

  “《斗罗大陆》这个小说本身非常完整,拥有非常扎实的读者基础,所以我们还原的程度是95%,也就是说改编和原创的部分控制在5%左右。”

  沈乐平说,在改编前,他们会充分了解观众层面的信息。“对于有读者基础的作品,大家最喜欢的、觉得最经典的场面,我们会去高度还原”。

  编剧的工作是尽己所能,激发团队最大创作欲

  《2020年中国动漫产业研究报告》指出:“尽管2000年后中国大陆开始出现专门的动漫职业教育和本科院校,很多艺术院校也开设了动漫相关专业,但由于薪资和劳动强度的不匹配,优质人才和从业人员的不足始终是困扰中国动漫产业发展的难题。”

  “国漫从业者都是幕后为主,不像影视主创那么光鲜亮丽。这就会有一个落差,大家可能只认可动画片塑造的角色,不会去认可背后的工作人员。”国产动画《完美世界》制作人、上海福煦影视文化投资有限公司副总裁陈成说。

  陈成介绍,公司给予编剧宽松的写作条件,有四五位编剧都是在家写剧本,不需要打卡坐班,因为“好的编剧需要创作环境”。公司编剧都很年轻,有的还是文学系的在校大学生。

  “这些编剧一定都是动漫爱好者,看过大量优质作品,又非常了解网文IP。同时,他们也要非常熟悉现在网文粉丝对IP的期待值。”陈成说。

  陈肯是《完美世界》的编剧之一,在大学里学的是工程类“自动化”专业。这个专业和编剧完全不搭界,却为编剧工作提供了助力。“它让我有很强的逻辑思维能力和空间想象力,能够在脑子里形成复杂的画面调度。编剧工作正是通过文字把脑子里的世界准确地描绘出来。”

  陈肯做过许多不同种类的创作工作:图书、影视、舞台剧……某次得到了进入一家大型内容公司参与动漫的机会,他便毫不犹豫地入职了。他参与创作的第一部动漫作品叫《宇宙护卫队》,在他看来,坚持创作动漫,是因为“好玩”。“它不受限制,我想出来的任何奇思妙想,动漫都能帮我实现——能限制动漫呈现的,只有创作者的想象力。就这一条,足够我们这些创作者乐此不疲。”

  故事的类型与结构、人物的设计与塑造、情节的设计与选取、台词调度等方面,是动画编剧所需要具备的基本功。

  “编剧的工作是尽己所能,给导演和后续的合作团队提供激发他们最大创作欲的基础,让他们不用再为‘是否合理,是否顺畅,是否引人入胜’这些基本问题操心,能够专注地为作品注入更多的艺术性、活力、创意和亮点。”陈肯认为,对动画编剧的高要求,一定程度上导致动画编剧数量相对影视编剧群体较少。

  国漫作品要立足文化底蕴,在题材和技法上大胆创新

  纵观近年来的热门国漫作品,国风是核心底色。有一些声音质疑,国漫是否过度依赖传统文化,而缺乏创新因素?

  “其实国漫可以琢磨出很多东西,毕竟我国的山精志怪故事那么多。但总有一些编剧选择被做烂了的题材,既没有中国特色,也出不来效果。”图图认为,国漫更需要在题材的创新度上下功夫,“套路一样可不行”。

  陈成表示,之所以很多动画公司倾向于开发武侠、修仙、玄幻等“中国古风基因”题材,是因为对于中国观众来说,骨子里对传统文化是有深度依赖的。“就好比你出国吃了一个月西餐,最后发现你缺的是一包榨菜或者一瓶老干妈”。

  沈乐平认为,能真正立足市场、赢得观众共鸣的作品,一定要基于这个国家的文化底蕴。沈乐平一直觉得他们选择创作《秦时明月》是幸运的。“秦,是我们当下中国的基础版图,秦作为一个大一统的国家,包含多种民俗文化、地域文化,我们现在引以为傲的文化遗产,像万里长城、兵马俑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

  在创作《秦时明月》时,沈乐平和团队特别拆解过“侠”这个字。“‘侠’这个字在古文中的构成像是一个大的人,肩膀挑着两个小的人——这也是我们中国文化博大精深的部分,所以它很强调休戚与共,强调要帮助他人,大家一起成长”。中国人所强调的“侠之大者,为国为民”,听起来跟西方动漫倡导的“成为英雄改变世界”很像,但是本质上有区别。

  有受访者认为,在校接受的动画教育、看的动漫以来自欧美、日本的“国外体系”为主,国内作品较少,感到学习和实践之间会形成一个“错位”。

  但陈肯认为,不该如此区分“国内体系”和“国外体系”。“只是有些国外的创作者,为了帮助新人少走弯路,从基本创作规律层面,总结出了一套自洽的模板。”

  “国内的作品从来不少,而且形式极其多样,内容很丰富,且不说以前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出品的那一大堆经典作品,近年来,广大的动漫人也一直在不断进行着创作题材、技法等方面的探索和创新。”

  他认为,国风传统文化是国漫故事一个重要的养料来源,但国漫不应该拒绝其他题材和元素的进入和混搭,“题材范围越宽广,整个国漫的世界才能越多彩”。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沈杰群 实习生 余冰玥 来源:中国青年报 

原标题:国漫讲个好故事很难吗?编剧这样回答
责任编辑:高秀木
 
相关新闻
加载更多新闻
热门排行
热 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