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青年之声|青春励志|青年电视|中青校园|中青看点|教育|文化|军事|体育|财经|娱乐|第一书记网|地方|游戏|汽车
首页>>新闻 > 即时新闻 >>  正文

除恶务尽,让“台独”在港无处遁形

发稿时间:2021-09-25 09:13:00 来源:人民政协报 作者:高杨 中国青年网

   本报记者 高杨

   在沉寂了一段时间之后,“台独”势力又开始炒作“港独”议题。据岛内“台独”媒体报道,香港在台“港独”组织“香港边城青年”9月13日举办在台立案(注册)记者会宣称在台立案,并扬言“撑港抗中”是首要使命,叫嚣未来将串联其他在台港人组织持续对抗云云。观察人士指出,此时“台独”势力炒作“港独”议题,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台湾快要到布局明年年底的岛内县市长选举时候了,民进党和岛内“台独”势力想重演蔡英文取得连任的重要戏码——炒作“今日香港,明日台湾”,在岛内贩卖“芒果干”(“亡国感”谐音)再次骗取选票;二是因为随着香港国安法实施,尤其是近期香港国安处调查“支联会”,引起长期对“港独”支持的“台独”势力的恐慌,他们担心留在香港的“港独”分子和“黑暴”就此散伙儿,所以隔海为“港独”分子和“黑暴”们吹风打气。不过,观察人士表示,“港独”组织“香港边城青年”去台湾注册,就表明国安法在港实施一年,香港社会已经实现由乱而治,香港国安处和港警正在加大查办危害国家安全和香港社会的繁荣稳定的“港独”“黑暴”分子、组织及其背后藏镜人,让“港独”没有立身之地,而那些企图将脏手伸进香港的“台独”势力也将无处遁形。

   ■台当局脏手伸向香港意在破坏“一国两制”

   从非法“占中”到“修例风波”,企图瘫痪和搞乱香港的,除了外国反华势力和其在香港收买的代理人之外,主要的黑手是民进党当局、“台独”势力和设在台湾并得到民进党当局支持和庇护的,以“反华”“反中”为己任的所谓NGO。他们从鼓吹“港独”开始,到蛊惑香港青年参与,再到帮助“港独”势力培训“反中乱港”骨干分子,甚至还为“港独”势力提供资金支持和奔走国际游说,意图在香港搞一场“颜色革命”

   而台湾当局插手香港事务,其实可以追溯到陈水扁执政初期,当时台湾方面插手香港事务,主要是通过军方“军情局”四处构建的情报网实施,他们以“政治黑金”作诱饵,渗透香港的各个行业和政治组织,网罗了相当数量组织和人员。

   后来,随着大陆的和平崛起,两岸中国人要求统一的呼声越来越大。中国必须统一,也必然统一,成了时代命题。

   而众所周知,1997年香港回归后实行的“一国两制”,最初正是为解决台湾问题而设计的,只是在香港首先得到了实践。实践证明,从1997年回归之后到香港出现非法“占中”之前的十数年里,“一国两制”为香港带去了繁荣稳定,即便是1998年,在国际资本大鳄索罗斯恶意做空香港的背景下,由于背后有祖国内地和中央政府的支持,香港一路挺过,照样繁荣不减。

   “一国两制”在香港的成功实践,让当时的台湾当局十分恐慌。因为香港的成功,就意味着“一国两制”的伟大胜利,而这自然会影响台湾民众对于大陆用“一国两制”方法解决台湾问题的正面看法,对于把“台独”作为党纲的执政的民进党而言,无论如何也不愿意看到。于是,破坏、污名化“一国两制”,搞乱香港成了民进党和“台独”势力的头等大事。

   用台湾情治系统人士的话说:“到了执政后期,陈水扁和当局内部普遍认同台湾的将来很大可能步香港的后尘,成为中国的一个特区。在既无力反攻大陆的形势下,唯一可做的是让香港‘一国两制’的例子失败,令其失去对台湾借鉴的作用,引起国际关注。”正是这样的思想指导下,2006年12月31日,“台独”顽固分子、时任陈水扁当局的“陆委会”主委的吴钊燮,策动了与香港泛民主派学者组建“民主发展网络”,合办名为“台港两岸民主发展新挑战”的视频会议。而后来臭名昭著的非法“占中”运动的发起者戴耀廷和陈健民就是“民主发展网络”的骨干分子。

   而即便民进党2008年下台后,民进党和其他“台独”势力一天也没有停止勾结“港独”,从事祸港乱港活动。

   随着回归后的香港经济社会日益繁荣,加上中国内地发展蒸蒸日上,中华民族复兴道路越走越坚实,一些西方反华势力开始坐不住了,他们曾经幻想过在中国内地发起的和平演变彻底失败后,又将目光对准香港,他们利用香港存在的一些民生等内部矛盾,通过炒作,上升到民众与港府和“一国两制”之间的矛盾,进而妄图让香港人按照他们的节奏走,在那里发动一场“颜色革命”。在这些反华势力看来,只要香港混乱,就可以破坏和摧毁“一国两制”,进而损害中国良好的发展局面。而这与台湾当局和“台独”势力要破坏“一国两制”的想法不谋而合,于是,“台独”和这些外国反华势力及其代理人便很快走近。

   与此同时,除了“台独”想勾结“港独”,插手香港事务外,“港独”分子同样也希望学习“台独”经验。陈水扁的第二个任期内,香港“我是香港人连线”成立了“香港李登辉之友会”,倡导学习李登辉的“台独”思想。

   更有甚者,曾制造炸弹风波的香港“全国独立党”在其网页上发文称该组织致力于把台湾和香港的“台独”“港独”派别组织链接在一起,形成一帮新的独立势力。“港独教父”陈云还曾经前往台湾与“台独理论家”林浊水进行“香港、台湾本土运动的发展与前瞻”对谈会。

   此后“港独”势力与“台独”加强联系,企图合谋进一步推动分离活动,鼓吹“港独”和“台独”学人梁文韬更扬言要“超大范围搞港台独”。各种迹象显示,随着台湾政局的变化,“港独”与“台独”两股分离势力已经加紧勾结。以非法“占中”为例,其组织策划者曾到台湾向“台独”分子取经,学习如何抗争的经验,还邀请“台独”分子来港担任教官,训练如何进行大规模示威活动。非法“占中”期间,反对派人士也和身在台湾的“台独”分子遥相呼应、互相打气。而梁文韬,继之前到香港大学出席“港独”论坛,传播“台独”观念之后,又在台中一间咖啡室举办论坛,定名为“文化建国:香港经验”,邀请鼓吹“港独”的香港激进人物黄洋达担任讲者,另有其他“台独”人士参与,他们扬言要在“超大范围内搞港台独”。在外国势力支持下,“港独”与“台独”两股势力合谋,导演了非法“占中”。

   ■国安法下“台独”“港独”和反华NGO现形

   非法“占中”之后,2019年香港发生“修例风波”。舆论认为,该风波是“港独”勾结国际反华势力策划的一场“颜色革命”,但背后最大黑手却来自台湾的民进党当局。那一时期“台独”组织派遣大批“台独”分子以“记者”“民权人士”等身份,打着观察旗号进入香港,而实质上是直接参与这场“颜色革命”,甚至“台独”组织和“台独”分子都有明确的分工。“记者”负责将镜头对准执法港警,并阻碍警察公务,掩护“黑暴”分子撤离;一部分“台独”分子负责散发“反共”“反中”传单;有的甚至参与现场指挥;而有的则负责在台湾岛内发动他们的支持者为香港“黑暴”分子捐助面罩和防毒面具及钱款,一部分“台独”则往来香港与台湾为“黑暴”分子运送这些暴乱工具。

   2019年8月20日,一名男子正准备在深圳出境时被国家安全机关带走。国安机关在他随身携带的手机、DV和背包中,发现了大量涉及深圳湾武警集结的视频和照片以及反中乱港的宣传海报。

   据了解,该男子名叫李孟居,是“台独”组织“台湾联合国协进会”的理事。

   而所谓的“台湾联合国协进会”是一个典型的“台独”组织,一直妄图推动台湾加入联合国。这个组织每年都会定期组织号召会员赴联合国、世界卫生组织以及中国驻美国大使馆进行抗议,同时他们会拜访一些国外的政要和议员,要求这些议员和政要支持台湾加入联合国。

   2019年,香港“修例风波”发生后,一些“台独”分子觉得这是个乱港谋“独”的好机会,对于一些在仕途上有诉求的“台独”分子,这更是不可多得的机遇。

   李孟居的好友,“台湾联合国协进会”候补理事陈亚麟,就打算好好利用这个机会。7月底,他就找到李孟居,和他商量去香港声援“黑暴”分子。

   陈亚麟还和李孟居说,我们不能光去,也做反“修例”加油卡给香港民众。但临行前,陈亚麟告诉李孟居“自己去不了了”。

   李孟居只身来到香港,在当天香港维多利亚公园一场乱港的活动现场,他看到有很多黑衣人在三三两两的集会,还有的黑衣人站在高处进行演讲,为了拉近他和这些香港黑衣人的距离,他还特意学了一句粤语,并在发传单的时候给他们鼓舞打气叫加油,意思就是加油,做你们正在做的事。

   等到这个集会慢慢散去的时候,李孟居就拿出现场准备的海报和现场的一个所谓的“自由女神像”进行了合影拍照,并请现场集会的“黑暴”分子拿着他制作的宣传单进行了拍照。

   这么做,李孟居是想拿这样的照片,向民进党当局邀功。而事实上,李孟居也好,陈亚麟也好,他们参与香港的这些活动,并不是真正关心香港民众的安全以及香港的自由、民主,他们实际上都是想通过参与香港这些事务能够在台湾获得一些关注度、知名度,赚取自己的政治资本。

   在离开台湾前,李孟居曾在视频上看到媒体报道说有解放军在深圳集结,李孟居想到深圳一探究竟。李孟居进入深圳,在深圳湾附近的某一个酒店办理入住后。晚上他四处打探,寻找观看武警集结的最佳位置。第二天早上一起床,李孟居就迫不及待地打车来到事先察看好的那个位置坐下,一坐下往窗边一望,有军车,然后有人员的训练,李孟居就赶紧拿出来随身携带的DV和手机进行拍摄。但没想到的是,在他正准备离开深圳的时候被国家安全机关带走。

   事实上,从非法“占中”到“修例风波”,像李孟居这样破坏我国安全、破坏香港繁荣稳定的“台独”分子还有很多。而民进党方面,专门成立香港应变小组,由副秘书长林飞帆坐镇负责指挥在香港的“台独”“港独”暴乱活动。

   去年香港国安法出台,并很快在香港得到执行,无论潜伏在香港的“台独”分子,还是受“台独”资助的“港独”的组织和“黑暴”分子逐渐现形。其中包括在台湾经营《苹果日报》,曾拥有“台独”电视台“壹电视”的黎智英,还有近期被香港国安处查处的“支联会”等。

   ■还香港安宁,需对在港“台独”“港独”除恶务尽

   黎智英勾结“台独”,充当国外反华势力的马前卒的种种恶行已经昭然若揭。但香港要除恶务尽,后面还有很多硬骨头要啃。

   比如对类似艺人何韵诗、这样的“港独”分子。虽有国安法震慑,但何韵诗等依旧活跃在香港社会,从事“港独”活动。

   何韵诗1977年出生于香港,11岁随父母移民到加拿大,早已入加拿大国籍。

   然而,一个加拿大人却每每在国际论坛上代表香港人发表反华声音。从2014年“占中”事件开始,就积极投身于抹黑香港和中央政府的“事业”。

   2019年5月,何韵诗出席挪威“奥斯陆自由论坛”,在12分钟的英文演说中极力抹黑香港的“一国两制”、民主制度和新闻自由,甚至宣称经过2014年非法“占中”事件后,香港市民认为“我不是中国人”的谎言。

   同年7月,何韵诗作为所谓NGO代表,告洋状告到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她全程把香港与中国并列,并叫嚣将中国从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除名。

   何韵诗的恶行不仅受到香港民众谴责,同样也遭到台湾民众的抵制。2019年9月29日下午,“港独”“台独”势力在台北举办所谓“撑港”游行,“乱港”艺人何韵诗抵达现场后,被不明人士往头部泼红漆,不少台湾网友对此冷嘲热讽。

   和何韵诗一样的,还有“港独”艺人黄秋生。“修例风波”期间,黄秋生等“港独”艺人公然支持“黑暴”,煽动仇恨,大肆抹黑特区政府和香港警方,引发广大市民愤怒声讨。风波平息后,总把台湾吹得花好稻好的黄秋生,在台湾民进党当局的操弄下,如愿获得了所谓“就业金卡”,赴台湾“工作”。

   然而,对于这样的祸港分子,黄秋生居然在台湾和香港间来去自由。观察人士表示,还香港安宁,就必须首先让何韵诗、黄秋生这样的“港独”分子无法在香港社会公然兴风作浪。

   不过,随着香港近来不断加大执法力度,尤其是香港“支联会”被查,将标志着未来“台独”“港独”在港无处遁形。

   “支联会”全称“香港市民支援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1989年5月21日成立。“支联会”从成立第一天起就将颠覆国家政权、推翻执政党的领导作为其政治纲领。过去30多年来,他们借“民主”之名、行反中乱港之实,从未停止过煽动对国家、对执政党的仇恨,肆意挑战国家安全底线。过去两年更是变本加厉地举办非法集会、煽动暴力对抗,组建所谓网上“人权博物馆”展示“港独”口号,毫不掩饰地游说外国组织干预香港事务,甚至公开推动美国制裁香港,图谋“揽炒香港”、推动“颜色革命”,其所作所为严重损害国家及香港的根本和整体利益。

   记者注意到,香港“支联会”本次被港警国安处认定为“外国代理人”,其中原因之一是背后有一个得到美国民主基金会支持的“华人书院”。而该书院则是“民运分子”王丹等人2011年5月在台北成立的反华平台。“支联会”副主席何俊仁就任“华人书院”的董事,而“华人书院”主席是王丹,副主席是2014年非法“占中”策划者之一、澳大利亚籍反华分子郑宇硕。在该书院董事中,还包括台湾前兼通部门负责人、“台独”顽固分子林佳龙,以及一直勾结达赖集团的台湾中华大学行政管理学系兼职副教授、“台独”分子曾建元等。

   针对“台独”插手香港事务,国台办发言人朱凤莲强调,民进党当局在涉港问题上的所作所为不是什么“民主自由”,而是搞乱香港,坑害香港,损害香港利益,激起广大香港民众的强烈愤慨。她表示,香港国安法施行以来,香港特区法治得到保护,秩序得到维护,社会稳定、经济繁荣,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得到维护。

   上述观察人士认为,香港社会正在转向正常化,但“台独”和“港独”势力一时半会儿还不甘失败,他们还会利用香港的资本主义制度特征,打擦边球,在香港捣乱。港府和香港国安部门应除恶务尽,除了在香港摧毁“两独”,还要在境管方面发力,控制类似黄秋生、何韵诗等这样的乱港与“台独”勾结者不能来去自由,切断“两独”的联系。

原标题:除恶务尽,让“台独”在港无处遁形
责任编辑:hz
 
相关新闻
加载更多新闻
热门排行
热 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