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青年之声|青春励志|青年电视|中青校园|中青看点|教育|文化|军事|体育|财经|娱乐|第一书记网|地方|游戏|汽车
首页>>新闻 > 即时新闻 >>  正文

三星堆新出土完整金面具 多个未解之谜待考证

发稿时间:2021-09-10 03:20:00 来源:现代快报 中国青年网

金面具

铜尊

青铜“神坛”局部

左为1号青铜神树;右为神树纹玉琮

玉刀

青铜人像

  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9日公布了5月以来的最新发掘成果,考古学家们又新发现了500多件文物,包括完整金面具、青铜“神坛”、神树纹玉琮等“国宝”,其中一张完整的金面具格外引人注目。

  完整金面具十分震撼

  这件金面具6月中旬在三星堆遗址3号“祭祀坑”出土。当考古人员从3号“祭祀坑”缓慢取出一块青铜罍残片后,一团被压得严重变形的金器出现在人们眼前。出土时,这件金器仿佛一张稿纸被揉成一团,难辨形状。修复人员用不到一周时间,一张完整的金面具缓缓呈现。

  据介绍,这张薄如蝶翼的金面具宽37.2厘米、高16.5厘米,重约100克,眉眼镂空,两耳轮廓圆润,鼻梁高挺,嘴形大而微张,造型威严神圣,是目前三星堆考古发掘中出土最完整的一件金面具。

  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三星堆考古研究所所长冉宏林告诉记者,这件金面具的面部特征与三星堆此前出土的青铜人头像形象一致,尺寸也接近青铜人头像。“我们推测这件金面具是覆盖在青铜人头像面部的一部分,而不是一件独立使用的器物。”他说。

  细观古蜀遗址出土的金面具,不难发现它们都是用模具捶揲而成,眉眼镂空,表面打磨光亮。“黄金的延展性很好,可以锤打得很薄,再嵌刻成需要的造型贴合在头像表面。”冉宏林说。

  今年1月,三星堆曾出土重约286克的金面具残件,虽然只有“半张脸”,但它仍保持着目前三星堆出土最重金面具的记录。考古人员透露,三星堆遗址中还出土了另外两件待修复的金面具。随着后续考古研究和修复工作陆续开展,三星堆还将有更多“金色”奇迹。

  文物层层叠叠,令人叹为观止

  据了解,目前3号“祭祀坑”发掘已近尾声,4号“祭祀坑”发掘已经结束,5号、6号“祭祀坑”因面积较小、深度较浅,将被提取到实验室“解剖”,7号、8号“祭祀坑”刚刚到文物层,大中型青铜器、象牙、玉石器等铺满了整个“祭祀坑”,犬牙交错、层层叠叠,令人叹为观止。

  除了完整黄金面具,新发现的两件青铜“神坛”造型迥异、前所未见,具有很高的历史研究价值。朱砂彩绘觚型尊、神树纹玉琮见证了中华大地早期各区域文明的交流融合。铜扭头跪坐人像、精美玉刀等文物充分展现了古代工匠的高超技艺。此外还发现了多处丝织物遗存,对我国古代丝绸技术研究有很大促进作用。

  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院长唐飞认为,最新出土的文物再一次证明了中国古人的想象力、创造力和创新精神是远超现代人想象的。目前的发掘刚刚进入高潮阶段,更多惊喜还在后面,也许还有更多超出认知的文物陆续被发现,三星堆的未解之谜有待揭晓。

  据了解,在发掘的同时,四川省文物局也在组织全国最顶尖的团队对文物进行保护修复、研究阐释,相信在不久的将来,公众就能在博物馆里见到这些令人惊叹的文物,感受三星堆文化的魅力。

  三星堆遗址位于中国四川省广汉市,遗址面积约12平方公里,延续年代从距今4500年至3000年。三星堆最早发现于20世纪20年代末30年代初,1986年发现1号、2号“祭祀坑”出土金杖、黄金面罩、青铜神树、象牙等珍贵文物1720件。

  2019年,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通过调查勘探,在1号、2号“祭祀坑”的旁边又新发现6个“祭祀坑”,2020年10月开始正式考古发掘。据了解,在大约一年的发掘时间内,新发现的6个“祭祀坑”已出土金器、青铜器、玉器、象牙等近2000件大大小小的文物。

  据新华社

  解惑

  三星堆“新宝贝”有哪些待解之谜?

  5号坑出土大量金珠,一把有分量的“金斧”已露头,6号坑木箱底部新发现一把锋利的精美玉刀……记者从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了解到,三星堆遗址新出土一批重要文物,又有一些新的待解之谜。

  谜团一 金斧做什么用的?

  记者日前在5号“祭祀坑”考古发掘现场看到,现场负责人、四川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黎海超正带着学生用X射线荧光光谱仪探测坑内金器的成分。

  5号坑是三星堆“祭祀坑”中面积最小的,却是含“金”量最高的,已出土重达280克的半个黄金面具、鸟型金饰片等金器以及玉器、象牙器等。

  目前看到,5号坑中有一件稍大的金器已露出头。“这件金器像斧头,这是之前没发现过的造型。”黎海超说,因为金的珍贵性,以往出土的金器都很薄,但这把“金斧”有一定厚度,很费料,它具体是做什么用的,还有待研究考证。

  谜团二 金珠怎么来的?

  “除了‘金斧’,最近我们还在5号坑发现了不少金珠,有的金珠只有米粒般大小。这些金珠是怎么来的?”黎海超说,之前大家猜测它们可能是坑内其他金器被焚烧后熔解下来的。

  然而通过探测发现,这些金珠的含金量高达99%,几乎是纯金了,而此前三星堆出土的金器,包括5号坑的金面具,其含金量约为85%,另有13-14%是银。

  “这就说明金珠并不是从坑内其他金器上熔解而来,我们推测很可能是制作时采用了炸珠工艺,即将黄金溶液滴入温水中形成大小不等的金珠。”黎海超说,“这可能是中国最早的炸珠工艺。”

  谜团三 5号坑细碎文物有怎样的组合关系?

  除了金珠,5号坑还分布着大量中间带孔的金圆片,其分布方式有一定规律,专家推测其可能是有意识摆放或是原本附着在某种织物上再铺于坑内。此外,与其他坑整根掩埋的象牙不同,5号坑的象牙器经过精心雕琢,部分纹饰线条比发丝还细,技艺精巧。

  “从种种发现来看,5号坑很特殊,有可能是供特殊的仪式或特殊的人使用的。如果上述金饰是附着在衣服上的,那这件衣服的华美程度是超乎想象的。”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三星堆考古研究所所长冉宏林说。

  由于5号坑文物非常多且细碎,现场提取难度较大,目前考古人员正对其进行整体提取,下一步将进行实验室考古。这些细碎文物之间有着怎样的组合关系?金面具的另一半在哪里?这些谜团都等待着被解开。

  谜团四 6号坑的木箱是做什么用的?

  5号坑旁边的6号坑,同样充满了待解谜团。6号坑中埋藏着三星堆首次发现的木箱,木箱是做什么用的?箱子里有什么?

  黎海超说,目前在木箱内主要有两大发现,一是发现了丝织品的痕迹,二是最近在箱底发现了一件精美的玉刀,形状很像现在的西餐刀,无论从工艺、材质还是纹饰来讲,都是一件非常精美的玉器。

  “很特别的是,玉器在古代一般是礼器,没有实用价值,但这把玉刀却是开了刃的,非常锋利。”黎海超说,这把玉刀到底是礼器,还是有实用价值,有待进一步考证。

  目前,6号坑的木箱以及木箱下面的灰烬堆积已经整体提取完毕并运送至库房。下一步,四川大学考古文博学院将联合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进行实验室考古,解开一个个待解之谜。

  本版图文据新华社

原标题:三星堆新出土 完整金面具
责任编辑:hz
 
相关新闻
加载更多新闻
热门排行
热 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