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青年之声|青春励志|青年电视|中青校园|中青看点|教育|文化|军事|体育|财经|娱乐|第一书记网|地方|游戏|汽车
首页>>新闻 > 即时新闻 >>  正文

阿富汗能否结束多年战乱

发稿时间:2021-08-26 05:57:00 来源:中国青年报 作者:吴敏文  中国青年网

  8月以来,阿富汗局势突变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美国从阿富汗撤军,结束为期20年的阿富汗战争;失去美军支持的阿富汗政府迅速土崩瓦解,塔利班重回喀布尔,并宣布建立阿富汗伊斯兰酋长国。

  事实证明,虽然战争是政治的继续,但在关键时刻,军事往往是政治的决定性因素。阿富汗政府的政治溃败和塔利班组织入主喀布尔接管政权,决定性的因素是阿富汗政府的军事失败和塔利班组织的军事胜利。

  强势一方不能单方面制定游戏规则

  回顾阿富汗战争全程,其戏剧性几乎达到了“魔幻”的程度。2001年“9·11”事件震惊世界,美国政府要求塔利班政权交出幕后主使本·拉登被拒绝后,10月7日,时任美国总统小布什正式宣布发动阿富汗战争。11月12日,塔利班从喀布尔撤离,喀布尔随即被美军及所支持的“北方联盟”攻陷。当年12月22日,以卡尔扎伊任主席的阿富汗临时政府成立。

  一转眼20年过去。2021年4月14日,美国总统拜登宣布将于9月11日前从阿富汗撤出全部美军。7月8日,拜登宣布美国的撤军将提前至8月31日完成。5天后,美中央司令部称,已完成95%以上的撤军工作。8月6日,塔利班宣布占领阿富汗首个省城尼姆鲁兹省省会。

  8月15日,塔利班发言人宣布其武装部队已基本控制阿富汗全国并占领首都喀布尔,阿富汗政府代理内政部长表示政府权力将实现和平移交。也就是说,从塔利班攻占阿富汗第一个省会到占领首都喀布尔,前后满打满算总共10天。局势变化如影视剧按下“快进”键般令人目不暇接。

  20世纪八九十年代以来,挟冷战胜利的余威,美军轻松赢得了海湾战争、科索沃战争和阿富汗战争的先期胜利。不少人由此得出结论:战场游戏规则是由强者制定的,弱势一方只能被动挨打。著名的苏联军事家斯里普琴科的“第六代战争”理论和“非接触战争”理论都认为:两支武器装备存在代差的军队如果交战,战争的结果将没有悬念。然而,阿富汗战争的最终结果却证明:即使是绝对强势的军队,在一定的战场和战争条件下,也无法单方面制定游戏规则。

  以阿富汗战争为例,在阿富汗这个特定的战场上,地理、天候、人文、社会环境都有利于塔利班,而不利于美军。在贫穷和基础设施极其落后的阿富汗,相对平坦地区的道路条件都非常差,高原和山区则更加恶劣。这对于出行主要靠步行或者借助毛驴的塔利班武装来说并无不便,但对于高度机械化的美国陆军而言,却是寸步难行。失去坦克、装甲车的掩护,美军不熟悉地形,而塔利班却能利用“地利”神出鬼没,令美国大兵无所适从,时刻面临被塔利班狙击手猎杀的危险。

  高寒、多变的天候也不利于美军的机动和作战。塔利班成员大多是装束上与老百姓差不多的游击队员,机载探测系统难以发现、定位和跟踪目标。即使发现目标,陆航的攻击直升机也会因飞得太高攻击效果大打折扣,飞得太低又难以逃脱塔利班地面火力的攻击。阿富汗是一个内陆国家,美国海军也难以在作战中有效发挥作用。

  在各种条件的制约下,使用无人机进行定点清除成了美军针对塔利班武装的重要作战形式。但是,由于地理条件的复杂性、塔利班与平民难以区分,以及无人机发现定位技术存在缺陷等,误杀平民的事件不时发生。据统计,从2001年到2013年之间,美军无人机就至少八次轰炸阿富汗人的婚礼,造成婚礼变葬礼的惨剧。

  美军坚称打击的对象是塔利班武装分子,但事实证明这样的辩解苍白无力。今年7月27日,33岁的美军退役士兵黑尔因泄密被判处入监45个月。他于2012年被派驻阿富汗巴格拉姆空军基地任情报分析员,操作无人机袭击和摧毁塔利班目标。黑尔在退役后的2014年向一名调查记者提供了150多页机密材料,披露美军无人机打击并非如宣传中所说的那样精确,而是经常导致平民死亡。黑尔强调自己这样做的原因,是内心的深度悔恨和不安。

  与此同时,阿富汗的社会人文环境也对美军非常不利。美国人自以为制度、文化更加先进,但这种优越感在很多阿富汗政府官员、城市市民以及山区农民中,都难以获得充分的认同。

  事实证明,在美军、阿富汗政府军与塔利班的对抗中,虽然美军拥有绝对实力优势,阿富汗政府军在美军的支持下也在装备上大大优于塔利班,但是,战争的游戏规则并非可以由优势的一方单方面制定。美军的优势在被地理、天候、人文等不利条件削弱之后,与地理、天候、人文等有利条件加持的塔利班相比,不知不觉间已经强弱易势。

  政府军快速溃败的主要原因

  美国总统拜登声称,由美国提供经费和装备,经美军训练的阿富汗特种部队、正规部队、警察、民兵等武装共计有30万人。其中,陆军装备美制坦克、装甲车,空军装备美制战机,以此抵抗仅拥有各式低级轻武器、由不同派别组成的7万塔利班武装,保住阿富汗现政权应该没有太大问题。

  在喀布尔陷落前夕,美国情报机构还在估计塔利班即使攻击顺利,阿富汗政府武装也可以支撑90天。从美军撤离外交人员的仓皇状况,以及拜登紧急派遣5000名美军控制喀布尔机场等现象来看,美军对阿富汗政府军的迅速溃败缺乏思想准备。

  阿富汗政府军如此迅速地土崩瓦解,原因究竟何在?首先,美国只顾自己全身而退,置阿富汗政府于尴尬地位,导致阿富汗政府军失去斗志。自2018年起,特朗普政府为了从阿富汗脱身,开始与塔利班在卡塔尔首都多哈展开谈判。但在双方的谈判中,阿富汗政府被排除在外。美国政府与塔利班之间达成什么协议,阿富汗政府只能坐等“通知”和“命令”。

  在阿富汗政府与塔利班谈判阶段,美国又一再要求甚至逼迫阿富汗政府向塔利班让步,甚至要求和塔利班分享政权,哪怕以塔利班为主建立政权也要接受。美国此举,形同出卖了阿富汗政府,是在政治上对阿富汗政府的致命打击。美国置阿富汗政府于如此境地,阿富汗政府军就面对为何而战、为谁而战的严重困惑。既然塔利班将成为政权的一部分,甚至是主导力量,自己的角色是政府军,同塔利班作战岂不是同将来的政府作战?那自己到底是政府军,还是反政府力量?

  其次,美国将先进武器装备交给了阿富汗政府军,但阿富汗政府军并没能将其转化为战斗力。这是所有后发国家军队共同面临的问题,即接受了先进的武器装备,却难以很好地运用先进的作战理论和战术思想使用它,从而形成作战能力。

  当年美军在支持“北方联盟”打垮塔利班时,并没有出动大量地面部队,而是使用空中力量支援“北方联盟”的地面作战。这是典型的“空地一体战”,美军于20世纪80年代初提出这一作战思想,在海湾战争、阿富汗战争中大显身手。然而掌握和运用这一战术,需要士兵、战术指挥员具有较高的知识素养和战术水平。这对于90%官兵是文盲的阿富汗政府军而言,确实比较难。手里拿着玩不转的高技术装备的阿富汗政府军,战场表现不如对低技术轻武器驾轻就熟的塔利班武装人员,其实并不魔幻,而是必然结果。

  最后,塔利班的心理战、宣传战起到了瓦解阿富汗政府军心理防线的效果。在全面展开向阿富汗主要城市进军的同时,塔利班一方面通过贿赂政府军高官进行分化,另一方面不断发出“大赦令”,表示阿富汗政府军只要放下武器,一切既往不咎。在已经占领的地区和城市,塔利班以实际行动落实对投降政府军官兵的宽容政策。种种努力有效减轻了阿富汗政府军对战败的恐惧感,从而彻底失去了抵抗意志。

  塔利班的速胜包含不确定性

  塔利班的速胜,为塔利班的前途和阿富汗的前景留下了诸多不确定因素。阿富汗能否结束延续40多年的战乱,从此走向政治稳定和经济重建,前景并不乐观。

  速胜使得塔利班并没有重创、更没有消灭阿富汗的反塔利班力量。塔利班从占领阿富汗的第一个省会到直捣喀布尔,仅有短短的10天。其间并没有发生激烈的战斗和城市攻防战,多数省份和省会城市都是传檄而定。

  然而,就在塔利班占领喀布尔、阿富汗政府总统加尼出逃之际,第一副总统阿姆鲁拉·萨利赫表态“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向塔利班低头”。目前,萨利赫带领的武装已从塔利班手中夺回位于喀布尔以北的帕尔旺省省会恰里卡尔,并与前“北方联盟”主要领袖、有“潘杰希尔雄狮”之称的老马苏德的儿子小马苏德会晤,在潘杰希尔峡谷附近与塔利班武装展开激战。

  可以预想,阿富汗政府军中坚定的反塔利班成员,以及由于阿富汗严峻的经济形势而生计无着被迫铤而走险者,在萨利赫和小马苏德举起反塔利班旗帜之后,都很有可能会聚集到他们的旗帜之下,在长期四分五裂、战乱频仍的阿富汗,最不缺的就是占山为王、各自为政的理由。塔利班即使能够在以喀布尔为中心的一些地区形成中央政权,阿富汗境内同时存在各类不听中央号令、分庭抗礼的军阀武装、部族武装、民兵武装,恐怕是大概率事件。

  此外,外力介入阿富汗的可能依然存在。阿富汗长期战乱与外力介入密不可分,甚至现有的阿富汗各派,本来就是外力介入后所配置力量的延续。近代以来,大规模介入阿富汗内政的外部力量就包括英国、苏联和美国。这些力量虽然最后都被迫撤出,但都在阿富汗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记。

  就目前情况而言,美国开始撤军时在阿富汗的驻军仅为2500人,可由于仓促撤军导致的混乱无序,拜登政府紧急派遣5000名美军保卫喀布尔机场,随后又加派1000名第82空降师部队,导致美军驻阿部队达到6000人以上。这使得美国的撤军行动,结果变成了增兵。虽然塔利班方面强调美国应该如约在8月31日前从阿富汗撤走全部美军,但拜登政府已经表示全部撤军行动可能延迟。

  未来美军完全撤出后,阿富汗存在其他外部力量乘虚而入的可能。即使没有外力直接介入,通过支持现有的反塔利班力量,间接介入的可能性更大。已经占领喀布尔和阿富汗绝大部分地区的塔利班,能否采取有效措施稳定内部、照顾到周边国家的关切等,将是影响阿富汗局势演化的重要因素。在诸多不确定因素中,阿富汗未来的不确定可能是唯一可以确定的。

  (作者单位:国防科技大学信息通信学院)

  吴敏文 来源:中国青年报 

原标题:阿富汗能否结束多年战乱
责任编辑:高秀木
 
相关新闻
加载更多新闻
热门排行
热 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