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青年之声|青春励志|青年电视|中青校园|中青看点|教育|文化|军事|体育|财经|娱乐|第一书记网|地方|游戏|汽车
首页>>新闻 > 即时新闻 >>  正文

职业陪诊员来了,仅会跑腿就够了吗?专家:职业规范亟待完善

发稿时间:2021-08-20 07:29:00 来源:工人日报 作者:刘小燕 唐姝 中国青年网

  阅读提示

  近日,职业陪诊员走进大众视野。他们为患者取号、陪同候诊、与医生沟通、交钱拿药……老年人、异地就医的患者,甚至在城市打拼的年轻人,对陪诊员的需求日渐增加。

  专家指出,作为一个新兴职业,陪诊员满足了患者的需求,但这一工作存在着单量不稳定、从业者鱼龙混杂、缺乏行业规范等问题,建议严格审查从业者资质,明确、细化该职业目录和分类,完善行业规范与办法。

  8月12日早,陪诊员张娟的手机收到一条消息推送,上面显示有一个8月13日上午的陪诊服务订单。在了解陪诊时间和就诊内容后,张娟点击了申请。

  近日,一则90后“职业陪诊员”的视频在社交媒体走红,引发人们对于这一新兴职业的关注和讨论。老年人、在城市打拼的年轻人、异地就医等群体对陪诊服务的需求日渐增加,吸引了不少相关从业者参与,有7年护理经验的张娟就是其中之一。

  陪人看诊,解人急难

  来自河北省衡水市阜城县农村的张娟通过在卫校的专业学习取得了护士执业资格证,目前在北京的一家三甲医院从事外科护理工作。2019年6月,张娟在朋友的推荐下通过金牌护士平台开始接单,提供陪诊服务便是她的工作内容之一。

  8月12日,确认接单后,张娟与患者李女士取得联系。经过沟通得知,李女士由于脚部骨折,行动不便,需要陪诊人员第二天上门接送,并提供全程的陪诊服务。“这名患者是独居的年轻人,因为第二天是周五,找朋友帮忙的话,对方在工作日也需要请假,不好意思麻烦别人,所以就想到了我们的陪诊服务。”张娟说。

  由于必须保证8点半能接到患者,且不能错过医院的取号时间,住在北京大兴区的张娟8月13日早上不到6点就出门了。8点20分,张娟抵达李女士家中,并将李女士搀扶下楼,一起打车前往北京朝阳区劲松街道某医院就诊。到了医院,张娟立即在门诊大厅导诊处租用了一个轮椅,方便推着李女士在医院内行动。

  在接下来的大部分看病时间里,李女士只需要在轮椅上休息,等着张娟去处理相关业务,包括取号、候诊区候诊、与医生沟通、交钱拿药等。医院内的一系列流程结束,张娟再把轮椅还回导诊处,打车送李女士回家,一直持续到中午12点左右,陪诊服务才结束。

  除了张娟这样的专业人员,提供陪诊服务的还有跑腿小哥。

  从安徽阜阳来到北京务工的曹斌辞掉快递员的工作后,专做跑腿代办业务,陪诊服务在一开始就被他列入其中。最近的一份订单是一位姓霍的女士为父母购买的8月17日陪诊服务,“受疫情影响,远在内蒙古的霍女士不方便出门,又不放心老人自己看病,想要熟悉医院情况的人帮忙照看。”曹斌告诉记者,这一单他需要提前去取医生开好的检查单,再带着两位老人去医院进行各项检查。“只是一些常规检查,而且两位老人身体很硬朗,不到半个小时就结束了。”曹斌把具体的看诊情况反馈给了霍女士,得到了对方的好评,并继续约定了下周的陪诊服务。

  完成一次陪诊,需要必备哪些技能?

  陪诊服务作为新职业都满足了哪些人的需求?曹斌反映,找自己陪诊的大多是子女为父母下单,“子女们不放心,认为有个人陪着父母去更好。”他告诉记者,年轻人需要陪诊,多是因为手术麻醉或者加强核磁等过程中要求必须有人陪同,而这些“北漂”们一时间难以找到能帮忙的朋友,有的则是不愿意麻烦别人。

  接触过不同客户群体的韩海燕目前是金牌护士平台护理部的护士长,她认为陪诊需求的人群除了曹斌说的那两类,还有异地就医人群,“这类群体一般就是奔着知名医院而来,想要找到最好的专家来解决自己的问题”。

  那么完成一次陪诊服务,需要必备哪些技能?在韩海燕看来,首先要提前规划好陪诊路径,熟悉各大医院的看诊流程,让客户少跑冤枉路。如果是不熟悉的医院,韩海燕则会自己先跑一趟,“要具体到科室的位置,各项检查在哪一层”。此外,沟通和耐心也尤为重要,良好的沟通可以帮助患者捋清当前主诉及病史,耐心地陪伴则会让患者在候诊过程中减少烦躁情绪。“对于老年人群体,我们会提前评估他的基础病情况,在候诊过程中会时刻观察他的面色、心率及其他症状,并引导他去表达自己的疾病感受。”

  记者采访发现,从事陪诊服务的人除了专业护士外,还有很多没有相关从业经验的人。在短视频平台和社交平台,也都可以看到提供陪诊服务的广告:“提供北京陪诊服务,代排队、取药、取报告,半天100元”。甚至还有黄牛也在做陪诊服务,不仅声称可以帮忙挂号,还可以安排接机、住宿一条龙服务。

  对此,韩海燕认为,这类从业者能够帮助患者拿东西、确定看诊路径,但在疾病描述、解释专家术语方面的能力比较欠缺,从而影响到服务体验。专业陪诊则不仅能跑跑腿、帮忙排队,还能起到针对性的指导作用。“有的医院挂号取号比较复杂,有的医院科室分得很细,这就需要有丰富临床经验的专业护士陪诊,才能帮助患者精准挂号,提高看病效率。”

  单量不稳定,行业缺少规范

  “90后职业陪诊员”的视频火了以后,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这个职业,曹斌也感觉到,最近来咨询问价的人在增多。但对他来说,客流量远远不够,单量也并不稳定,“每个月能有10单就不错了”。

  同时,陪诊价格浮动随意、收费缺乏统一标准也让曹斌头疼,“一般是半天200元,客户也会各种讨价还价,看着差不多合适就会接单。”曹斌表示,自己住在北京郊区,而医院集中在市中心,路上就要花费两个多小时,还要自己承担交通费用。因此,交通成本成为他决定是否接单的主要因素。

  记者了解到,目前陪诊服务在不同城市、不同平台都有各自的收费标准,4小时服务收费在200元~500元之间不等,相对成熟的陪诊平台上会明码标价,通过下单、派单的方式提供服务。然而,由个人提供的陪诊服务价格则只能通过私下协商交易,如何获得双方信任也是待解决的问题。

  此外,在陪诊过程中若出现意外情况怎么办?韩海燕所在的平台,会对患者提前做充分的病情评估,“如果遇到重症患者,我们不会单独陪诊,而是建议家属跟随,家属也要签署知情同意书,把问题放在陪诊服务之前解决,避免事后不必要的纠纷,同时也是保护陪诊从业人员”。

  对此,中国劳动关系学院法学院劳动法与社会保障法教研室副主任陈成表示,对于陪诊过程中突发情况的权利义务认定,仍需基于对服务内容的明确。目前陪诊员没有进入正式的职业目录,因此其服务内容主要取决于双方的约定。在没有约定的情况下,则需根据相关规定来明确发生问题后的相关法律责任,因此职业规范与相关办法亟待完善。

  “职业陪诊服务作为一个新兴行业,迎合了患者的个性化需求,具有非常大的发展潜力。一方面,对于该行业的发展必须遵循合法合规的‘底线’,根据不同工作性质,严格审查从业人员的资质,建立行业机构和人员的备案制度;另一方面,也要对陪诊员的专业水平、职业能力、道德修养进行培训,明确、细化该职业目录和分类以及相关行业规范与办法,明确从业人员的权利和职责。”陈成说。

  (应采访对象要求,张娟为化名)

责任编辑:任洁
 
相关新闻
加载更多新闻
热门排行
热 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