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青年之声|青春励志|青年电视|中青校园|中青看点|教育|文化|军事|体育|财经|娱乐|第一书记网|地方|游戏|汽车
首页>>新闻 > 即时新闻 >>  正文

网络语言,人为制造的社交屏障?

发稿时间:2021-06-29 06:09:00 来源:中国青年报 作者:韩浩月 中国青年网

  这些字词貌似简单,但堆积在一起,就是一条条情绪洪流,如果你不懂使用或者拒绝使用,则很有可能被抛到岸上。

  ——————————

  “内卷”“躺平”,人们大概都知道了是什么意思,但已经流行一段时间的“yyds”,确实给不少人造成了理解障碍——失去了中文对词意的承载,“yyds”让人满头雾水,虽然通过搜索,最终知道它不过是“永远滴神”的中文读音缩写,特别容易理解,但一道无形的交流鸿沟,已经被挖得很深了。

  “nsdd”是“你说得对”,“xswl”是“笑死我了”,“ssfd”是“瑟瑟发抖”……这样的中文缩写,对于成年人来说,幼稚得很。但在成年人完全不了解它们的同时,发明它们的00后却窃窃自喜,觉得成年人变得“蠢得很”……新的网络语言,正在形成一种人为制造的社交屏障,正在将网络用户划分为不同的、完全没法交流的群体。

  可以确认的是,网络已深刻地改变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现实社会正在向线上转移,许多人每天花在智能手机与社交媒体上的时间,已远远超过现实中与人交流的时间。如同线下的青少年,正在竭力与成年人社会保持距离一样,线上的年轻人,也正试图通过制造“语言迷局”,来将“非我族类”拒之门外。

  受这股巨大的潮流影响,网络社交用语被赋予了越来越丰富、敏感的含义,这些社交用语,在表面上起到的是“密钥”的作用,用来打开陌生人的大门,在深层次里,却是对人性的一种最为敏感的触摸——为了节省彼此的时间,新一代网民,用一种不断被制造出来的新语言和新情绪,来进行更精准的交流。

  比如前段时间,大家热衷于讨论的一种交流方式:你发出一个信息,如果对方给出的回复只是一个“嗯”字,你就会觉得这是冷淡、敷衍、不屑,而如果对方的回复是“嗯嗯”两个字,你则会神奇地觉得,对方是在赞同你,热情地回应你,用很可爱的虚拟面孔面对你。这在过去的语文世界,是完全不可思议的事情,但正是神奇的网络交流,让两个字的叠加,产生了如此奇妙的效果。

  同理,像“嗯”与“嗯嗯”的区别那样,网民对问号也变得非常敏感:一个问号会让一个人产生不安,两个问号就会让人产生焦虑,三个问号则有可能让一个人抓狂,而如果打出更多问号,比如七八个或十个,则有了不满与反抗的意图与成分。这真是匪夷所思——看来,线上生活不但改变了人们的大脑,也改变了人们的情感。

  简单的字词与标点符号,承载不了人们丰富而厚重的情感,有多少删除、拉黑、屏蔽等“网络冷暴力”行为,在无数个角落里悄无声息地发生着。出于对别人感受的顾虑与尊重,网民发明了另外一套语言,专门用来线上交流,包括淘宝客服们无往不利的“亲”,包括被使用最多的“呲牙”表情与泛滥的电子玫瑰花,还有工作群里职员们回应给领导的“收到”,这些字词貌似简单,但堆积在一起,就是一条条情绪洪流,如果你不懂使用或者拒绝使用,则很有可能被抛到岸上。

  网络用语的模版化或者说模式化,具有功利的一面,它对于提高交流效率是非常有帮助的,几个字词,几个表情符号交换过后,双方就能基本确认,是否气场一致。这个特质也决定了线上交流的本质是脆弱的,假若一个人正在开车,只能在等红绿灯的时候简单回复,甚至没法用一个表情收尾就要加油起步开走,那么对于另一方而言,可能大脑在处理刚接收的信息时,就有可能会产生一些疑虑。

  过去经常讲,我们习惯生活在一个熟人社会当中,讲究见面,追求面对面交流,最起码也要打个电话,让更能细腻传达情感的声音,通过耳朵进入内心。但发展太过迅速的互联网与社交媒体,一下子几乎将所有人置身于网络——这个庞大的陌生人社会,许多关系的建立、情感的交流,都要重新梳理,有的人会很快适应,成为网络达人、活跃分子,而那些对线上社交不以为然的人,却不得不遭受一次次的碰壁。

  生活可以分线上与线下,身份可以有现实和虚拟,但有一点不会变,那就是人性的本质。人都喜欢被重视、被尊重,俗话说“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这一来一往当中,人的距离就近了。相反,如果一个人习惯得寸进尺,那么也很容易在网上遭到迎头暴击。网络生活在现在以及将来,都是现实生活的翻版,一个可以在现实生活里与人融洽相处的人,大概率也会在网上受欢迎。

  有一些自称“社恐”的网民,在社交媒体上却异常活跃,这可能不是“社恐患者”的个人问题,而是其所处的现实生活环境出了问题,这个时候线上社交的魅力就彻底显现出来,它比现实生活更能真实地折射一个人的心灵境况,两相对比,线上社交还是比现实社交多了诸多方便,少了不少麻烦。

  对于线上社交的依赖,使得越来越多的年轻人、都市人,开始抗拒现实中的见面,科技的发展与进步,比如“脑机接口”迈出实质化运用的关键一步,无形中也鼓励未来的人更多地待在家中。出于对虚拟社会发展失控的恐惧,一些社会学家提出,要用田园牧歌式的生活,来抵御“赛博朋克”时代的到来。

  田园牧歌式的生活,想要拥有,真不是那么容易。想要抵抗,最简单的办法,莫过于是破除网络流行语所刻意制造出来的社交屏障——可是这实在有点难,从“火星文”到“yyds”,年轻人制造流行语的水平并没有提高多少,他们只是不愿意与成人世界发生关联而已。所以,想要实现网络社交上的平等与自由,最重要的不是急于破解网络语言密码,而是真诚地放低姿态,去了解年轻人真正想要表达什么,或者干脆与他们一起,穿过网络语言的狂欢表面,去触碰那一颗颗年轻的、同样的不安的、需要给予慰藉的心。

  韩浩月 来源:中国青年报 

原标题:网络语言,人为制造的社交屏障?
责任编辑:高秀木
 
相关新闻
加载更多新闻
热门排行
热 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