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青年之声|青春励志|青年电视|中青校园|中青看点|教育|文化|军事|体育|财经|娱乐|第一书记网|地方|游戏|汽车
首页>>新闻 > 即时新闻 >>  正文

是"民主灯塔",还是"民主威胁"?

发稿时间:2021-06-11 06:36:00 来源:光明日报 中国青年网

   近年来,一些美国政界人物总爱在各种场合把“中国威胁稳定和开放的国际体系”挂在嘴边,并将其作为对华政策讨论的前提条件。今年3月,白宫发布的《临时国家安全战略指南》则直接把中国描绘为唯一能够对美国国家安全和世界秩序构成巨大威胁的因素。诸如此类的鼓噪算是“中国威胁论”的最新版本——其战略意图十分明显,即将中美竞争扭曲为所谓的“民主”与“专制”之间的意识形态对抗,并据此策动拉拢盟友和占领道义高地。然而,以自由民主之名行干涉自利之实,既破坏了秩序,又玷污了道义。

   纵观历史,美国决策者们大都深谙“道义的实践价值”,而运用价值观掩饰和美化战略目标,在美国对外政策选择中已是一种常规操作。在立国之初,“自由与民主”作为区分新旧大陆的重要因素,构成了“美国特殊论”的核心内容,对美国的对外行为赢得国内外民意支持颇有助益。如果说在美国国家发展的早期,受自身国力与孤立主义思潮的限制,美利坚“民主灯塔”还仅仅局限于“照耀”有限区域,那么随着综合国力的日渐强大,美国对外扩张和干涉的野心在“自由与民主”外衣包裹下则不断膨胀。

   1846年,在“天定命运论”鼓动下,美国发动了对墨西哥的战争。时任美国总统波尔克相信,美墨战争是“昭昭天命”使然,是美国人作为“天选之民”传播价值观的绝佳机会。显然,对美国而言美墨战争的结果是收益巨大的。美国从墨西哥手中夺取了包括今天加利福尼亚、内华达和犹他等州在内的西南部广袤土地,巩固了得克萨斯加入美国的既成事实。经此一役,墨西哥再也不能对美国构成任何地缘安全方面的威胁。即便如此,打着推广自由价值旗号扩张领土的行为在当时也招致了大量批评。刚刚当选众议员的林肯(后为美国第十六任总统)在国会带头反对波尔克编造借口发动战争,参与战事的尤利西斯·格兰特(后为美国第十八任总统)事后也认为,美墨战争是一场不道德的征服战争。

   从19世纪开始,美国逐渐成为美洲事务的主要干涉者。门罗主义,尤其是之后的所谓“美洲是美国人的美洲”的“西奥多·罗斯福推论”,为美国在美洲地区的干涉提供了某种正当性辩护。以制度差异为由,美国秉持门罗主义在美洲拒斥欧洲干涉,行使地区霸权。作为门罗主义的扩展,西奥多·罗斯福总统声称美国有权在西半球行使“国际警察权”以维护地区秩序。“温言在口、大棒在手”成为美国处理美洲事务的基本原则。换言之,美国将自身视为美洲秩序的唯一主导者,既不容欧洲大国置喙,也无视地区国家意愿。美国真正关心的不是按何种原则建立的秩序,而是由谁来控制的秩序。这与当前美国对国际秩序的理解几无二致。

   在冷战期间,美国的对外干涉手段变得更为多样化。为了同苏联进行地缘争夺与对抗,美国在第三世界国家中大量支持右翼独裁者政权,甚至不惜推翻经由民主选举产生的合法政府。为了避免赤裸裸的干涉行动对自己“民主灯塔”形象的损害,美国广泛开展了所谓的“隐蔽行动”,即藏身幕后,通过间接的宣传鼓动、资金支持、人员培训、情报共享和装备供给等一系列方式,达到干涉目标国内政的目的。

   1970年,阿连德赢得智利总统大选。西方世界尤其是美国对左翼的阿连德通过民主方式获得政权感到极为震惊,美国政要针对智利局势提出:“我看不到有任何理由放任一个国家因为其不负责任的人民而走向共产主义。”此后,美国对智利实施了一系列极为隐蔽的经济、政治和军事干涉行动。最终在1973年9月,智利军事领导人皮诺切特在中情局支持下发动政变,推翻阿连德政府,建立军事独裁政权。阿连德本人在总统府保卫战中被政变军人开枪打死,智利约40年的民主历程戛然而止。智利政变发生后,美国政府极力否认介入其中。然而从后期解密的档案中可以发现,从1963年开始,美国几乎秘密干预了每一次智利国内选举。为了阻止阿连德当选,美国在1970年大选之前组建了由中情局高级官员构成的“特别检讨小组”,直接受总统和国家安全顾问领导,积极开展针对智利民选政府的全方位“隐蔽行动”。从1970年到1973年,中情局花费了约800万美元支持反阿连德势力,仅1972年一年就花费了200万美元。粗暴干涉智利内政、颠覆智利民主的恶劣记录,多年来一直是美国对外“心口不一”的典型例证。

   在后冷战时代,美国使用霸权的随意性显著增强。一方面,美国以“推广民主”“保护人权”为理由,发动大量的对外干涉行动,严重威胁国际和平与安全。从实施“人道主义干涉”到支持“颜色革命”,美国完全根据自身利益和偏好,利用超强的军事实力对目标国内政进行干涉,全然无视国家主权原则和禁止非法使用武力原则,直接冲击了以联合国宪章为基础的现行国际秩序。另一方面,美国对于国际规则的态度始终是“合则用、不合则弃”,对于难以满足其诉求的国际规则,经常试图以单边方式进行更改、废除和颠覆。从“退群毁约”到“长臂管辖”,美国对国际规则的各种不遵守在冷战后层出不穷,坚持“美国优先”的特朗普政府更是将美国对国际规则的破坏性表现得淋漓尽致。

   日前,德国民调机构拉塔纳公司与由北约前秘书长、丹麦前首相拉斯穆森创办的“民主联盟基金会”合作发布了“2021民主认知指数”报告。该调查覆盖了53个国家的53194名受访者,样本代表了全球75%的人口。调查结果显示,当被问及“对本国民主的威胁来源”时,44%的受访者选择了“美国的影响”,该比例远超同样被列为选项的俄罗斯等国。

   从“民主灯塔”到“民主威胁”,全世界显然已经越来越清楚美国在“推广民主、维护秩序”这出大戏中扮演过、并且还将扮演何种角色。毫无疑问,美国如果继续将自身利益凌驾于别国之上,认定由其主导的国际秩序才是真正的国际秩序,那么“自由民主”的外衣恐怕再也难以为其真实面目遮羞了。

   (作者:黄海涛,系天津市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南开大学基地研究员,南开大学美国研究中心主任)

责任编辑:千帆
 
相关新闻
加载更多新闻
热门排行
热 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