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青年之声|青春励志|青年电视|中青校园|中青看点|教育|文化|军事|体育|财经|娱乐|第一书记网|地方|游戏|汽车
首页>>新闻 > 即时新闻 >>  正文

跨国娶亲骗局,离境小伙的归国困局

发稿时间:2021-03-30 08:04:00 来源:检察日报 中国青年网

  “钱花光了,老婆的事还没着落,‘婚头’从东南亚跑回了国内,俺们这些人滞留在国外,整天没着没落的,实在是没办法,只能求助大使馆了……”

  2019年11月12日,50余名赴某国娶亲人员及外国女性,到我国驻外某使馆实名举报山东省菏泽市牡丹区农民黄波领。他们说,自己花费十几万元赴国外娶亲,而结婚后外籍配偶无法取得婚姻认证和签证,被迫滞留在国外,生活艰难,恳请国家对“婚头”予以调查惩处。使馆第一时间将线索通报国内有关部门。公安部迅速将案件线索转交山东省公安厅,根据案件性质及管辖原则,由菏泽市公安局牡丹分局对此案予以调查侦办。这份来自中国驻东南亚某国大使馆的急电,牵出一个跨国组织38人偷越国边境的非法婚介大案。

  前不久,法院分别以组织他人偷越国边境罪判处黄波领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30万元;判处吴芬华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并处罚金10万元。此案办案机关共追赃挽损8万元,其他涉案同伙正在进一步抓捕中。

  “听说黄波领被判了十年,真是老天有眼啊!”附近村镇被骗的村民无不拍手称快。2021年3月19日,菏泽市牡丹区检察院普法小分队再次来到牡丹区小刘镇等多个镇发放普法材料,并对非法婚介现象整治情况进行回访,镇上非法婚介已经绝迹,路边也不再有跨国娶妻的小广告,问及群众,他们纷纷说“跨国婚介都是骗人的”。

  1 赴国外娶亲,偷越国门的求婚路

  在鲁西南农村,适龄青年小伙找媳妇是一个老大难问题,当地结婚盛行“万紫千红一片绿(约合人民币15万元),外加一动(汽车)不动(楼房)”,许多农村大龄男青年都担心娶不到媳妇而要“打光棍”。

  时年52岁的黄波领,牡丹区农民,这些年农闲时以打工为生。2018年初秋,无业在家的黄波领看到当地有小青年从东南亚某国娶回了年轻貌美的媳妇,他灵光一闪,认为发财的机会来了,何不做个“跨国婚介”?黄波领和朋友陆国强(在逃)多次商议此事,并与牡丹区小刘镇村民吴芬华商定,让其做“二级代理”。

  49岁的吴芬华在镇上开了个门市,从事招工业务,在当地认识的人比较多。她在门市上挂出了承接涉外婚介的宣传展牌,还在网上找了很多中外青年男女举行婚礼的照片放在展板上以增加可信度。为独占镇上的涉外婚介业务,吴芬华和黄波领签订了专属合作协议书,由吴芬华在本地接待有需求的男青年,黄波领、陆国强等人在国外物色适龄女孩。

  一个月后,黄波领带着4名男青年去了东南亚某国,这次的“婚头”是江苏人单某。黄波领向每名男青年收费12万元,交给单某每人10万元,除去机票费用,每介绍一人能赚1万余元。

  第一次的“成功”经验给黄波领壮了胆,美中不足的是钱大多让单某赚走了。“想赚钱就得当‘婚头’,不能让中间人赚差价。”不满足的黄波领决定自己找翻译单干,并租了一个别墅,作为赴某国娶亲人员的盘踞之地。

  黄波领一边虚构商务考察和劳务事由,骗取东南亚某国入境落地商务签证及商务签证续签,一边非法设立对外劳务工作室,印发涉外婚介宣传广告并发展代理,先后在山东菏泽和聊城、河南商丘、江苏徐州等地招揽38名大龄未婚男青年赴该国娶亲,向每人收取13万元至18万元不等的婚介费用。

  “吴芬华在国内找到男青年后,给他们办好护照,购买机票让男青年到该国,我带着司机去机场接机,给他们办理落地签证,办好后将他们带到我租住的别墅,我们就开始介绍他们相亲。”黄波领说。

  黄波领在该国委托了三个当地居民做“红娘”,负责寻找适龄女孩,一旦找到目标,便迅速安排中国男青年与女孩、女孩父母在约定地点见面。在相亲现场,双方同意后,男青年立刻联系国内家人给吴芬华打钱。除去前期支付的定金2万元,一般还需交给吴芬华16万元,吴芬华转给黄波领13万元,黄波领转交给当地“红娘”七八万元后,双方就会在附近酒店举行订婚、结婚仪式,并在当地领取“结婚证”。

  2 交了钱带不回人,离境小伙的坎坷遭遇

  “吴芬华承诺说一定会把媳妇从国外带回来,如果带不回来,就把钱还给我,还说在国外期间一切费用由他们出。可是后来媳妇带不回来,钱也没退给我。”

  27岁的小王是附近镇的农民,身体较弱,一家人仅靠父亲打零工勉强度日。尽管只有27岁,但小王已经面临“打光棍”的窘境。经过家族会议讨论,小王的大伯交给吴芬华2万元给小王办理了护照,孤身一人的小王从郑州机场转机乌鲁木齐,与其他三人一起抵达该国。

  到达的当天他就被安排去见了一个姑娘,因对方年纪太小没同意。后来陆续又见了三个,小王遇到了互相看对眼的茜拉。交了15万元后,小王和茜拉在当地举办了婚礼并一起生活。在黄波领的安排下,小王给妻子办理了身份证,但因该国当地签证办理十分严格,他在该国呆了近一年,仍没给妻子办下签证,他只好在2019年11月独自回国。

  “我们一共给了吴芬华17万元,她没给我们任何收据,媳妇没带回来,还花了这么多钱,我也不敢跟哥嫂说,怕刺激到他们,这日子没法过了。”小王的叔叔愁眉不展。同样的遭遇还发生在小盛、小马等人的身上。

  和小王等人不同,老宋赴该国之行更为坎坷。31岁的老宋被母亲催促去该国找媳妇,说同村的小宋已在该国找到了老婆,还生了孩子。交了18万元后,老宋、老石一行人辗转数个国家最终到达该国。相看几人后,老宋和乃娜确立了婚姻关系。结婚后乃娜总是回娘家,乃娜家人不停找老宋要钱,当老宋说自己没钱后,乃娜不再接电话并拒绝跟老宋在一起。黄波领不见踪影,陆国强说只要老宋再交2万元,就帮老宋再找一个。老宋拒绝再交钱,陆国强拿着老宋的护照不给他,在老宋大闹一场后才将护照还给他,人财两空的老宋独自买票回国。

  “小宋还在某国呢,孩子已经七八个月了,一直想回来但是回不来。”老宋说。

  被欺骗的不仅有老宋,还有小刘、小范、小朱等人。小刘在当地牧师和女孩父母的见证下,与萨拉姆结了婚,共同生活的一个月期间,萨拉姆经常回娘家,不停找小刘要钱,没多久就一去不回。小刘说有的男青年在该国呆了一年多,花了三四十万元也没找到称心如意的媳妇。“有一次也不知道什么原因,我被当地警察带到警察局呆了一晚上,后来警察让我交了12万卢比才把护照和身份证给我。这事儿让我挺害怕,就立刻买机票回了国。”

  3 办商务签证,滞留国外的“护身符”

  “黄波领组织这些人偷越国边境最重要的手段,就是骗取商务签证。”办案检察官赵明说。

  为了能顺利出国,黄波领、吴芬华招揽人员赴国外娶亲时,授意娶亲人员隐瞒出国的真实目的,并采取虚构商务考察或劳务事由,骗取抵达国家的入境落地商务签证。

  “黄波领跟我们说千万别说是出去找媳妇的,说是出去谈商务的。我们这些人拿的是商务签证,其实都是去找媳妇的。但是媳妇根本带不回国内,我们都被他骗了。”花光积蓄仍没找到媳妇的小赵说。

  “商务签证好申请,签证时间长还能办续签,要是说去国外找媳妇,人家也不给签证。”黄波领对办案检察官说,商务签证第一次是30天,签证到期后如果相亲结婚的事办不完,他就在该国当地找人给他们办理续签,续签商务签证时间长达167天,或者半年,还办不完就再次续签。

  黄波领每次办理出国签证都是通过加入微信群临时联系,以每人1300元的价格找到代办签证的人办理落地商务签证。到期续签同样通过微信群临时找,续签费用1000元至1500元不等。通过骗取商务签证及不停续签的方式,买婚的年轻人得以在该国长期滞留。

  黄波领许诺,在国外找媳妇期间所有食宿全免,前期确实有几人顺利将外籍妻子带回国内,但形势渐渐发生了转变,回国的签证越来越难办。有的男青年尽管已经在国外找到媳妇举办了婚礼,也生了孩子,但大部分人都没办法将外籍妻子带回国。没钱支付食宿费用、担心被抓的黄波领一跑了之,直至案发,仍有部分找媳妇的年轻人滞留在异国他乡。

  4 密织证据网,证据让犯罪嫌疑人低头

  “黄波领、吴芬华于2019年底分别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2020年1月22日被批准逮捕,3月13日被移送审查起诉。案件涉及人员多,且案件办理期间正是疫情最严重的时期,无法进行境外取证,案件办理难度很大。”回忆起这起跨国婚介的办案经历,赵明思绪万千。

  尽管黄波领主动投案,但在交代罪行时避重就轻,多次以记不清或者想不起来为由搪塞;吴芬华则称,事先不知道办理的是商务签证,签证一事均由黄波领负责,她只是从中牵线拿提成。

  于是,办案检察官针对该案整理出详尽的取证提纲,自行调查取证和引导公安机关侦查双管齐下,一面向被害人核实情况,听取被害人意见,一面从银行流水、微信记录等电子数据中挖掘有用信息。经过补充侦查,多名证人证言让吴芬华的说法不攻自破。

  与此同时,检察官展开耐心的释法说理。一方面向黄波领、吴芬华解释国家法律的相关规定,促使其对自己的行为构成犯罪有明确的认知;另一方面,通过摆事实讲证据,向两人讲解认罪认罚和拒不认罪分别产生的法律后果,黄波领、吴芬华从“记不清了”“都是他干的,我不知情”转变了态度,主动表示认罪认罚。

  黄波领、吴芬华的案件并非个案,偷越国门的目的地也并非仅有一国,而是囊括了数个东南亚国家。针对此情况,2020年10月,牡丹区检察院向牡丹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发出了加强涉外婚姻管理、防范群众遭遇跨国婚姻诈骗的社会综合治理检察建议。市场监督管理局第一时间对检察建议进行回复,并联合相关部门开展联合执法和普法宣传,对非法涉外婚介严打清理,向群众普及涉外婚介是非法行为,从源头斩断跨国婚姻诈骗链条。

  “我们不仅要提醒相关部门加强监管,也要提醒那些大龄男青年,在跨国婚姻上不要心存妄想,避免赔了夫人又折兵。”牡丹区检察院检察长时维建说,对于打着介绍涉外婚姻的幌子进行违法盈利的非法婚介机构,检察机关将与有关部门密切协同,重拳出击,加强惩处力度,斩断跨国非法婚介路,从源头上遏制偷越国边境案件的发生。

责任编辑:纪佳琦
 
相关新闻
加载更多新闻
热门排行
热 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