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青年之声|青春励志|青年电视|中青校园|中青看点|教育|文化|军事|体育|财经|娱乐|第一书记网|地方|游戏|汽车
首页>>新闻 > 即时新闻 >>  正文

秋·思

发稿时间:2020-11-16 05:47:00 来源:中国青年报 中国青年网

编者的话

  秋天,是收获的季节,也是容易引发思绪的季节。热情、奔放的青年,在这样一个季节似乎也变得沉静起来,用更细腻的情感去触碰世界、思考未来。

  欢迎把你的文学作品发给“五月”(v_zhou@sina.com),与“五月”一起成长。扫码可阅读《中国青年作家报》电子版、中国青年报客户端创作频道和中青网作家频道,那里是一片更大的文学花海。

  ---------------

  秋枫

  谢金润(20岁) 哈尔滨师范大学学生

  我是颗枫树

  生长在你必经之路

  怎样才能

  让你在我身边驻足

  于是

  枫叶窸窸窣窣

  燃成

  根根火烛

  染红了

  氤氲的秋雾

  你未曾

  停下脚步

  感受

  秋枫的温度

  留我

  慌忙追逐

  失神地

  胡乱飞舞

  我亲爱的人儿啊

  你从未看清楚

  那飘零一路的

  不是枫叶一树

  而是离人眼中的血

  染透的心形图

  无尽

  无数

  无边

  凋零的祝福

  ---------------

  一边行走,一边成长

  张喆(24岁) 物理化学专业博士研究生 培养单位:中国科学院化学研究所

  有人说,路走熟悉了就不美了,我从不同意——只要热爱生活,熟悉的路上也都是新风景。就像北京的秋天每次下雨时,地势低的地方排水不畅,上班路上就会多出一个小水塘:满盛着秋雨,满围着落叶,水面上粘着一层薄薄的油画,绘出头顶上的秋天。画里面的树很矮,落叶从水里飘落,很快掉到水塘之外;画里面的风很大,栅栏上的藤蔓来回摇曳,仿佛稚嫩舞者一次次成长的跌撞;画里面的颜色有些浅,分不清哪些银杏叶黄到让你惊呼秋天来了,哪些仍带有青绿;画里面的小人儿有些孤单,蹲在那里不知道是在看这幅名为秋天的画,还是在看画外的小人儿。路过的小狗踩碎了水塘,没有在画上留下梅花脚印,只留下一层涟漪,涟漪荡漾着荡漾着晕开去,把这小狗也带进了这画里来。

  我曾走过人迹罕至的江南小径,被雨水冲刷的滑滑的石头路面,长满了更滑的厚青苔,走的时候可得小心,要是失去平衡一屁股坐到地上,为了拍照新买的白裤子上就印上了一块永远的青绿。雨点打在树叶上的声响,青苔和落叶碾破后特有的土腥,是那条调皮小路能够送出的最珍贵礼物,我毫不客气地统统收下。

  我曾走过未凝固的柏油路面,村里修路时在路口放了块儿破旧的大木板,用油漆写上了大大的“路面未干”。有次我心血来潮出门遛狗,可恨它只喜欢新鲜却不识字,靠近那条路时就再也不听命令,直冲着路边的沙堆砖堆跑去。刚刚开车平完路面的师傅还没走,只能看着一条艺术魂爆发的狗,现场用脚泼墨出一幅冬日梅花……

  漫漫长路上,我们给每一个节点起名,回头看看,风花雪月不等人,我只是在走过一些时间。那些路程像是坐在飞驰汽车里看到的模糊剪影,剪影里面,爷爷奶奶的身影逐渐萎缩伛偻,拐杖换去了他们手里的农具厨具;父母的剪影越来越远,出现频率也越来越低;朋友的剪影来了又去,有些已经淡去了面容和姓名;自己也从嗷嗷待哺的婴儿长高长大,变成举着毕业证大笑拍照的青年。在不停变化的N点一线里,在偶然出现的岔路口上,在失败和成功交替铺就的荆棘和红毯上,自己就这样一边行走,一边成长。不管未来充满多少挑战和风险,我只是仔细地收拾好行囊,坚定地走在路上,用自己的脚印,印出属于自己的时间长卷。

  ---------------

  深秋如墨染

  管淑平(23岁) 山东第一医科大学学生

  风儿一吹,叶儿就纷纷地落了,像是一只只色彩斑斓的蝶儿,翩翩起舞,摇曳着一个个美丽的梦。它们,像是在告别,又像是在迎接,告别的是渐行渐远的秋天,迎接即将到来的初冬。

  落叶飘飘,应该是深秋最具仪式感的场面。飘呀飘,飘出一整个秋天的纯粹和浪漫。从一片落叶里,很清晰地便能觉察到草木之生命所流淌过的痕迹。从春之初生,到夏之繁茂,然后就是秋的丰盈。果实在此酝酿,种子在此孕结,时序转到了此刻,思绪也变得敞亮亮的,就连夏秋之交的一点点躁动,也会被抚慰得平平展展的。

  不错的,深秋,是美的,是清的,是静的。深秋,适合让自己安静,适合让一颗心安放下来,去回忆,去畅想,去抒发。

  窗外的树,篱笆墙根的草儿,连同着小园内种下的金鸡菊,随着深秋的到来,都被笼罩上了一层微微的黄韵。那画面,像诗,静美,如歌,低语。简约,朴素,是深秋不变的模样,朦朦胧胧的色调,也给诗意的深秋添了一抹别样的韵味。不远处的田野,变得旷然,变得安详,宛若一位饱经沧桑之后走向了从容的智者,静默着,沉思着。它们,是深秋的使者,从季节深处走来,又悄悄地向着季节的更深处走去。

  你静静地靠在窗边的写字台前,向外远眺,一个明明朗朗的世界,也透过你清澈的眼眸滑落到了心上。风吹了几吹,芦花就白了,鸟雀唱了几声,就已过了半个日头,你眨了眨眼,刹那间,竟似乎觉得这诱人的深秋有点像是造物主设下的梦境,任你遐想,随你构思和涂鸦,都能描摹出一种“旷然无忧患,寂然无思量”的舒畅和惬意来。

  深秋,哦,不!应该是整个秋天给人的感觉都是唯美而不失气度的。是的,你听,秋虫在吟唱;你瞧,秋叶在招摇;你看,枣儿红,柿子黄,就连那欢乐的石榴,不也正身裹金玉衣,暗藏红宝石吗……那接二连三的瓜果蔬菜,随着秋天的一天天推进和深入,也从简约走向了热烈,热热闹闹地将秋天的美好淋漓尽致地展现。也只有到了深秋,才能真真实实地体会到什么是秋味,才能实实在在地明白什么叫做幸福。

  人们也紧紧跟着秋的步履,不掉队地变换着节奏。先是初秋的短袖衬衫,到仲秋把夹克换了单衣,再到现在的保暖内衣外加一件不厚的羽绒服。阳光懒懒地洒下一地斑驳,他们脸庞灿然,嘴角泛着微笑,心里也应该是一个明晃晃的秋天,似孩童的心灵般纯净,安然。

  在深秋,一朵云,一片叶,一缕风……一切的生灵,也都开始变得安分起来,收敛,沉淀,孕化出生命最丰盈的面貌,然后,再缓缓地,缓缓地走向下一个季节,不知不觉,不动声色。

  ---------------

  

  常英杰(19岁) 郑州大学学生

  远处层叠的树,吻着脚踝

  阳台上,女孩轻抚旧日的裙摆

  天空还是白茫茫一片,披上外套的贼

  偷不回时间;

  大雁不见了,你也不见了

  只剩暖水瓶在哭泣

  夏日的逝去。

  ---------------

  跫音悠悠映秋思

  仇士鹏(22岁) 河海大学水文水资源学院硕士研究生

  11月,天正蓝,晴方好,世界显出干净而通彻的模样。突然想到一句诗,“乾坤双眼静,日月一身闲”。恰好无事,便在河海大学的校园里走一走。

  气温虽然降下来了,但阳光依旧洋溢着温暖的心情。瞧,南天竹舒服得扬起双臂,迎着风轻轻摇晃着。它每哼唱一首歌,都会在枝头凝结出一枚红彤彤的宝石。远远看,像是一片落在人间的霞光。一只虫儿突然跳出,又骤然消失,它和行色匆匆的学子有着相似的性子,飞快地路过每一个日子,不给空虚抓住它的机会。

  瀑布一般的爬山虎打着旋儿,让四季的流转变得很慢。从深绿中漾开热烈的红,像是一首暧昧的小诗,心念勃发,又想默不作声,要让行人去吟诵,句读它盛大的抒情。它们是这座理工科大学里少有的画家,随意一挥毫,都让人不由顿足,沉迷于大自然的艺术造诣与审美。

  爬山虎保护着这座百年老校的目光,用绿色,滋润着隽永。它攀附在窗子外,像是眼影,把窗子衬托得不啻一只美人目,清冷如露,又脉脉含情。从窗里向外看,红色的叶子像是一只只简笔画的飞鸟,成群结队地正要向冬天飞去。隐约间,似乎还能听见它们扑打翅膀的声音。

  爬山虎是河海的一张名片,或者说,它早已用藤蔓与河海大学这四个字紧紧缠在了一起,用坚韧的绿意与成熟的深红见证每一个河海人在季节旋梯上的落脚与行走——要像一根藤,脚踏实地,执着地向天空伸去;要像一滴水,不忘来处,含笑着自成江海。

  一年又一年,饱经岁月打磨的它们,从不在盛夏得意忘形,也不会在秋冬暗自神伤。饱含热情地迎接每一天,充满激情地生活在当下,安然平和地目送四季一年年地轮回,它们早已从“河海”这两个字里,汲取到了那蔚蓝的晴朗、广博的胸怀和浩渺的澄净与沉稳。

  百年河海,已经在季节里形成了它的老字号。在秋天,我用一双耳朵、一双眼睛、一颗以落叶为帽的心灵,收割、品尝着这一年的充盈与丰盛。

  梧桐是河海的另一块招牌。它像是一位持着画扇的女子,背靠蓝天。如一位守望游子的母亲,指尖交错,拨弄着树梢。每一枚黄叶的飘落,都让道路上匆忙的脚步轻轻地停顿了一下。她从天空上裁剪着风与流云,织成密密缝的冬衣,里面绘有娟秀的小字,撰写着这一年的日记。她记不得自己落下过多少枯叶,但从她的怀抱里走出的河海人,每个人的名字都被她写在了叶的纹理中。一年年地离去,一年年地新生,一年年地归来。

  梧桐树后,是图书馆。里面有电影《致青春》取景的旋转楼梯。我来的时候,这里空无一人,只有时光正垂下古旧的梦境。我沿着它,走向尘埃之上,走到一个为浮世所遗忘的高处。空荡荡的楼梯,足够把人的思绪拉长。

  秋天是不懂爱情的,无论是丰收还是凋敝,它总是一个人默默地在尘世里游离。但世界的轮回却离不开爱的永恒,草木花果,人海茫茫,爱让人间变得热闹,也让生命有了层次分明的四季,于是短暂与永恒在人的情感维度上得以连接。就算是在这图书馆里,在一个书架上,我也看见了两本斜立着的书紧紧地靠在了一起,依偎着,比出一个微不足道却惊心动魄的姿势。不过,爱情终将会到来的,也许是在两只黄鹂鸣翠柳的时候,也许是在晴空一鹤排云上的时节吧。

  沿着路,拜访学校里的雕塑,瞻仰时光里熠熠生辉的那些名字。石头用自己的身体铭刻、收藏时光,让先人们的气质得以保留与传承。我一直觉得,雕塑最传神的便是双眼,它赋予了石头以生命和历史的想象。或悲悯、或笃定、或欣慰地凝望着这个校园,在他们的眼中,河海是一卷卷波涛壮阔的抒情。

  人类的智慧是无尽的,就像那水天一色的远方,没有距离,也没有边界,它的长度属于探索,属于未来。一代代的浪潮涌动,沿着同样的初心与使命,出发、翻涌、奔腾。他们把自己站成了一个符号,一种精神的轮廓,点顿在人与水的外交历史中,祝福着、礼赞着、期待着百川入海,追寻那份湛蓝的、涛声如歌的答案。

  风起了。我把自己敞开在清澈、透亮的阳光里,重新认领着这个令人眷恋的秋天。

原标题:秋·思
责任编辑:高秀木
 
相关新闻
加载更多新闻
热门排行
热 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