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青年之声|青春励志|青年电视|中青校园|中青看点|教育|文化|军事|体育|财经|娱乐|第一书记网|地方|游戏|汽车
首页>>新闻 > 即时新闻 >>  正文

3月18日之后,我搬进布鲁克林短租公寓

发稿时间:2020-10-16 05:45:00 来源:中国青年报 作者:宇迅 中国青年网

  过去的半年让我有一种时空被撕裂成两半的感觉。撕裂的节点位于今年3月18日。在这个日子以前,我和朋友们正在参加各种公司举办的活动,为暑期实习锤炼着技能。疫情的话题感觉离纽约还异常遥远。而在这个节点之后,这种日常被彻底打破了。学校宣布课程全部转为线上,学生马上搬离宿舍。这也标志着我3个多月的抗疫隔离生活的开始。

  震惊与沮丧之余,我意识到决定已不可更改,我能做的就是冷静分析利弊,挑出我的最优解。

  父母远在大洋彼岸,不能帮我多少忙。但根据成长中的早年经历,我无意识中选择了“赢家脚本”,相信自己能够在危机中作出对自己、对家人最好的决定。同时,因为有两个月的求职经历,我在不断提升工作中的“成人自我状态”,我甚至将度过危机当成了一个商业项目。我应当根据事实分析危机、防御风险,而父母和长辈便是我的客户,选择对我的发展最好的方案,同时向他们提供一种安抚。

  没有浪费时间,我迅速将我的分析盘点,做成了图表,标明利弊。与父母讨论,决定在纽约留守至学期末。

  有趣的是,面对此次危机,一向孩子气、很贪玩的室友在生活中的自由型儿童自我状态大大降低,成人自我状态显著提升。虽然订购的回国机票被多次取消,他还是继续积极地与各个航空公司联系,并且建立回国交流群,向群中素未谋面的焦虑的学生和家长提供安抚。在那个充斥着恐慌与不确定的时刻,他也会经常跟我诉苦,而我能够给予他最好的安抚便是一桌丰盛的饭菜了。每次吃完饭后,我们的心态都会放松不少。可能这也是一种互相提高安抚能力的演练吧。

  一周后,我和朋友小吴搬进了在布鲁克林的短租公寓。每天自己做饭。前两个月,为了各种求职活动在整个曼哈顿四处奔走,忙得晕头转向的我,突然被迫待在了屋里,开始了与柴米油盐打交道的慢生活,这给了我一种很强烈的不真实感,我花了好几周才慢慢适应。小吴做得一手好菜,对做饭有着严苛的要求。虽然因此我尝到了美味,但是我们花在做饭上的时间也变得很长,甚至一顿饭要花三四个小时。

  开始时我总觉得这真是浪费大好的学习时光,但慢慢地,我的心态在发生着微妙的转变。认真地做一顿饭,调一杯酒,何尝不是对生活致敬呢?除了工作与学习,生活品位同样重要,同样值得花时间打磨。我开始向小吴学习处理牛排,了解各种西餐佐料,调制鸡尾酒。而小吴也在向我学习,努力将时间多分配给学习一些。

  这种良性的相互作用充分说明了别人是我们的环境,而我们也是别人的环境。而我对于生活的态度的“再决定”,也体现出了人与世界的关系是由人自己决定,并再决定的。

  在我学着体验生活的这段日子里,疫情迅速蔓延,纽约市不得不停工停产,整个城市都因为疫情慢了下来,但确诊数字却还是一路飙升。看着生活了两年的城市遭此劫难,一家家常常光顾的餐厅、商店、影院纷纷停业关闭,我虽然难过,但是也深深知道自己力量的薄弱。作为普通市民,焦虑恐慌是没有任何效果的。我们能做的最简单也是最有效的事,就是忍住出门的冲动,并且做好防护。

  根据TA的基本假设,每个脑部机能良好的人,都有适当应付现实的潜能。在纽约市的至暗时刻,我没有陷入整日的焦虑与恐慌,反而是利用这个机会努力提升自己的生活,并且进一步通过网课与线上交流保持学业,这何尝不是应对潜能的一种体现呢?

  在布鲁克林居家隔离的这几个月里,我和父母、爷爷奶奶的交流更加频繁,几乎每天都会视频聊天。虽然他们显得一切正常,相信我有能力保护好自己,合理安排学习和生活,但是我还是能隐隐感到他们的担心。这种担心往往来源于各种信息不对称的情况。6月,美国爆发了“弗洛伊德事件”,家人们的担心逐渐藏不住了,我生活的社区也受到了一定的波及。彼时居家隔离已经实施了3个多月,对于一些习惯于开派对与去酒吧的美国人来说,没有社交活动的确会让很多人感到寂寞与不快。弗洛伊德的死亡就像是个导火索,点燃了这个酝酿多时的火药桶。当然,我并不能仅仅因为少数人做出破坏性的行为,就作出“他们本质都是坏人”的评判。根据TA的生活定位,我倾向于赞同“我好,你也好”,即相信世界美好,对世界与人充满信心。我不了解他们在日常生活中的表现,但即使是心地纯良的人,也可能因情绪失控而做出不妥的事。

  总的来说,从3月中旬到6月底,我的抗疫经历几乎见证了纽约疫情从轻微到成为全美疫情的最严重地区,又逐渐减轻的过程。站在现在看过去的3个月,自己的确收获了20年人生里不可多得的成长经历,同时也让我充分意识到了一个社会维持日常生活的不易。正如动漫《日常》中所言,“我们所度过的每个平凡的日常,也许就是连续发生的奇迹”。

  杨眉?点评:

  创伤心理治疗中有一个重要概念:生活正常化是创伤治疗的起点。指的是当人们面临危机时,要尽可能在自己的微观世界中做到生活正常化:一日三餐,起居有时,井然有序。这是可以帮助我们在危机中迅速恢复控制感的首要方法——危机引发的最大心理问题就是使人们丧失控制感。宇迅同学在纽约遭遇新冠危机之时,不仅迅速适应云课堂,而且懂得尽可能让生活正常化。宇迅同学在纽约之所以能迅速调动成人自我状态应对危机,还得益于他温暖幸福的原生家庭帮他确立了“我好,你也好”的健康的人生定位,正因此,他才会把所遭遇的危机看作是暂时的、是可以克服的,才能快速接受现实并投入到问题解决的过程中。

  从宇迅的故事中,我们可以学习到的应对任何危机的基本原则与方法:一、危机来临时,我们要尽可能保证生活正常化。二、通过健康的再决定将危机转换为资源和转机。

  北京大学暑期学校 宇迅 来源:中国青年报 

原标题:3月18日之后,我搬进布鲁克林短租公寓
责任编辑:高秀木
 
相关新闻
加载更多新闻
热门排行
热 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