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青年之声|青春励志|青年电视|中青校园|中青看点|教育|文化|军事|体育|财经|娱乐|第一书记网|地方|游戏|汽车
首页>>新闻 > 即时新闻 >>  正文

重塑雕像的意义

发稿时间:2020-09-02 05:51:00 来源:中国青年报 作者:江山 中国青年网

当地时间7月24日,美国芝加哥市政府下令移除市中心公园内的哥伦布雕像。人民视觉供图

  英国大英博物馆重新开放,但把创始人请出了大厅最显眼的位置,这事乍一听有点让人惊讶。

  这个“倒霉蛋”是曾将全部个人收藏倾囊捐出并促成大英博物馆诞生的汉斯·斯隆爵士。他曾给英国国王、女王当过医生,在遗嘱中给大英博物馆留下数以万计的藏品,但他还有一个身份,奴隶主。

  大英博物馆现任馆长哈特维希·菲舍尔说,之所以“将他推下了基座”,是因为“我们绝不能隐藏任何东西。当涉及历史的时候,忠于事实绝对是至关重要的”。

  且不论大英博物馆此番表态是真心还是顺应潮流,至少他们将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里。2个月前,在英国布里斯托,17世纪的奴隶贩卖商爱德华·科斯顿的雕像被人们用绳索拉下基座、推进港口的深水中。在比利时,超过8万人签署请愿书,要求将在位时间最长的国王利奥波德二世的雕像撤下,以控诉他殖民刚果时期的暴行。

  推翻雕像是目前漫卷欧美的“弗洛伊德运动”的附带产物,这些作为殖民主义时期象征和代表的雕像是不会动的靶子。根据维基百科一项正在更新的统计,在美国,至少有200座雕像和纪念碑在这场运动中被推倒,其中有不少毁于群情激愤的抗议者。

  哥伦布雕像大概是被“秋后算账”算得最狠的,这位开拓新大陆的探险家,也被视为是开启美洲殖民历史的罪魁祸首。至少有35座哥伦布雕像逃不过拆除的命运,它们有的被绳子拽倒、推进深池,有的惨遭斩首、斩手,直至运动后期,许多公园选择主动拆除,避免争议。在美国纳什维尔州议会大厦门口,一座矗立了93年的白人议员雕像,因其涉嫌种族歧视的历史遗留问题被重新审判,最终没能实现“百岁”梦想。

  这些昔日的国王、总统、将军雕像的倒塌一再证明,即使青铜铸造、石头雕刻,也“没有什么永垂不朽”。下架美国媒体平台HBO的《乱世佳人》,在《猫和老鼠》下提出“包含种族主义场景”的警告,到如今雕像的倒掉都说明,人们正在重新审视历史遗产了。

  应不应该推倒雕像,众说纷纭。最常见的一种观点认为,历史人物具有历史局限性。正如你不可能让曹雪芹写贾宝玉和林黛玉私奔,也不可能让华盛顿举起反种族歧视的大旗开始一场南北战争。

  但也许历史人物雕像与文学作品不同,雕像反映历史,也塑造历史,尤其塑造着胜利者的历史。这些在公共空间占据一席之地的庞然大物,成为人们绕不开的地理、心理文化坐标。

  历史本应是可质疑、辩论、反思和重塑的,但某些雕像的居高临下之位切断了讨论和反思的可能,它们因为高大,让人不得不仰着脖子才能望其项背,这种观看方式的变化带来的不仅是视觉上的冲击,更是一种心理上的臣服。不然为何古时皇帝要修筑高高的台阶,让每个觐见者都要在底层高呼一声“陛下”呢?

  叶圣陶曾写过一篇童话《古代英雄的石像》,里面他借着石头的口讲出:“英雄,也许是个很平常的人,甚至是个坏蛋,让写历史的人那么一吹嘘,就变成英雄了;反正谁也不能倒过年代来对证。还有更荒唐的,本来没有这个人,明明是空的,经人一写,也就成了英雄了。”

  更何况,雕像没有心,但树立雕像的人各怀心机。美国南北战争期间南方联邦军队统帅罗伯特·李将军的雕像是否当立,早在2015年就颇受争议。

  罗伯特·李在历史上从来都是一个残酷无情的奴隶主,也反对以自己的名义树立雕像。但在南北战争后,南方奴隶主不满失败的结局,将罗伯特·李作为精神领袖,忽略他的奴隶主身份。如今,没被拆除的雕像成为抗议者的幕布,投影乔治·弗洛伊德肖像和“Black Lives Matter(黑人的命也是命)”的标语。

  有人提出质疑,尽管这些殖民者曾经罪行累累,但其中不少人捐文物、修学校,才有了今天的牛津、剑桥大学奖学金。如果现在的捐赠者看到前辈今天的“待遇”,不知会不会联想到百年后的自己。

  2015年,南非开普敦大学学生试图破坏塞西尔·罗兹的雕像,以控诉当年他对南非的殖民统治。2016年,这场运动蔓延到了罗兹的老家,牛津大学学生发起“推倒罗兹像”运动,但当年学院宣布,罗兹不会倒。潜在捐赠人声称如果推倒罗兹雕像或把它迁到别处,将撤回对学院的捐赠赞助。

  几步之外的牛津大学万灵学院,位于科德林顿图书馆里的克里斯托弗·科德林顿雕像有着同样的烦恼。尽管这座恢弘大气的图书馆是靠着他去世时留下的1万英镑巨款修建起来的,但这笔钱实属不义之财——是榨取加勒比海种植园里奴隶的血汗钱。这引起了一部分人的愤怒。

  2016年,几位教师组织了一次学术研讨会,一位教师主张图书馆改名,或至少把科德林顿的雕像挪走,学院拒绝了。一些主要捐赠人说,如果图书馆改名或移除科德林顿雕像,就停止捐赠。2018年,图书馆入口处又另立了一块纪念碑,纪念西印度群岛科德林顿种植园的奴隶。

  其实直面历史,并不等于要把这些有争议的雕像都拆掉。比如一位评论家就提出,与其抹净痕迹,不如就让斩了首的哥伦布雕像在那里继续立着,让每个路过的人都侧目而视,也许迷惑不解的孩子还会问一句,“他为什么变成这样了”,这绝对是一个进行人权教育的好机会。

  也有一些历史学家认为,与其让这些雕像在外头风吹日晒,每年花着纳税人的钱保养,不如让其作为历史的一部分进入博物馆。因为只有在博物馆,众物平等,人们可以停下脚步,细细阅读它的文字介绍板,将其放回历史背景里作更深的思考。

  汉斯·斯隆爵士的半身像离开了大英博物馆大厅,它将被标上“收藏家及奴隶主”的标签,陈列在一个介绍“大英帝国剥削背景”的主题展中。

  也许电影《博物馆奇妙夜》可以就此写一个续集,在午夜梦回之时,这帮来自不同大洲,肤色、种族各不相同的雕像们开始窃窃私语,诉说着当年的功过是非。

  江山 来源:中国青年报 

原标题:重塑雕像的意义
责任编辑:高秀木
 
相关新闻
加载更多新闻
热门排行
热 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