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青年之声|青春励志|青年电视|中青看点|教育|文化|军事|体育|财经|娱乐|第一书记网|地方|游戏|汽车
首页>>新闻 > 即时新闻 >>  正文

孝感:猝不及防后“组建”民间医疗需求联合体

发稿时间:2020-02-07 21:09:01 来源:中国青年报客户端 作者:张艺 中国青年网

  中青报·中青网见习记者 张艺

  

  湖北省孝感市疾控中心的丁佳培告诉中青报·中青网记者,他们目前的防护服和N95口罩仅够维持三五天的使用,日消耗防护服100件,口罩100只。尽管近期收到很多捐赠的物资,但有相当一部分不符合医用标准,常常在开箱验货后才发现,只好先给消杀团队,或捐赠社区、交警等。

  有数据显示,1月10日~22日,从武汉返乡的人群里,目的地为孝感的占比最多。最高的一天,返乡人群中就有14.47%的人从武汉来到孝感市,两地搭乘高铁只需要半个小时。

  拥有500万人口的孝感,仅有一家综合三甲医院,孝感市中心医院。该医院1月24日就发出接受社会捐赠公告,希望获得紧缺的医用防护物资。

  截至2月6日24时,孝感市新冠肺炎的确诊病例为2141人,确诊人数仅次于武汉。

  疫情突发武汉周边城市的医院措不及手

  疫情突然来临,很多武汉周边城市的医院都猝不及防,包括相邻的孝感。一些孝感市的当地人主动做起了为医院寻找、分送医用物资的事情,刘一飞就是他们中的一员。

  刘一飞说,他们从孝感的多家医院了解到,类似N95口罩这样高级别的防护用品本来就储存不多,疫情凶猛来袭,一下子拉大了需求与储备的缺口。市一级医院库存,基层乡镇卫生院更是“一穷二白”。

  “形势确实严峻,孝感一家医院的放射科主任也感染了新冠肺炎”。刘一飞说,作为当地人,他们觉得有责任物资提供给孝感的医院。

  身在深圳的90后孝感人郭飞今年春节回不了家乡。大年三十那天,他在朋友圈召集了朋友,组建了为孝感的医院寻找防护物资的微信群,队伍逐步壮大,还分成了物资跟进组、物资开赴组、物流保障组、财务公开组等7个小组来找物资。

  刘一飞说,孝感市有60余家各级医疗机构形成“医疗需求联合体”,共同寻找、调度医用防护物资。作为志愿服务机构,他们最大化地简化流程,只要医院出具接收单,社会捐赠的物资就第一时间会发放给医院。

  截至2月2日,刘一飞和他们伙伴们累计接受委托采购资金近140万元,委托其采购或捐赠的物资有20900件防护服、近150000件口罩、142000双一次性医用检查手套、10吨消毒水等。

  仅仅几天后,物资又到达瓶颈期。郭飞表示,现在孝感挨家挨户地排查发热人员,导致了整个数据上升很快,很多潜在携带病毒的患者被识别出来,再次产生了巨大的医疗需求。

  孝感某学校工作人员也在下基层支援,逐户摸查疑似病例,危险性高,物资告急。2月6日,学校向郭飞求助。“他们着急,我也很为难,只能每次口口答应,给他们更多信心,但很多物资搞不定。”

  最大的困难是物资短缺

  郭飞觉得,最大的困难是物资短缺。他说,他们在采买物资时发现,现在国内的工厂还没有完全复工,海外工厂“远水止不了近渴”,采购的难度越来越多。

  令郭飞备受困扰的是,很多企业生产的医用产品还不能跨省采购,民间力量很难发挥作用,也不能有效地把物资配送到最急需的地方。

  郭飞介绍,去外地采购,常常空手而归。之前有批物资在某地扣了24个小时,差点回不来。现在物流出去都是提心吊胆,只能尽量把各种证明材料准备好,能买到最好,回不来没办法。

  产能与调度的问题直接反映在了价格上,原先5毛一只的口罩现在涨到3块多一只,而其他省份的厂家本省能以单只6毛的价格购入,郭飞去采购就变成将近4块,“太贵”。

  早几天,他们找到一家外贸公司,口罩卖3.5元一只,50只一盒,“出口日本的包装盒上有标价,整盒才13块多,我买回来175块一盒,翻了10倍都不止。”郭飞很气愤,声称要去物价局举报,厂商紧张了,全额退款,这批货也退了回去。

  “我们只能是尽力而为”

  从美国到处采购,到孝感医院领走防护服,跨越太平洋的捐赠,用了刚好48小时。人在美国东部的罗新和她的北大84级校友,也曾面临“抓着一把钱,买不到东西”的窘境。1月28日,在全球全面缺货的情况下,她登录3M网站,输入防护服4565的型号,找到附近经销商的电话,一个个打过去。最终联系到物资,通过海外个人直邮的方式,直接寄送到孝感医院志愿者手里。

  这种方法虽然快,但价格高。换成人肉托运的话,也要走过重重关卡。2月3日,由于美联航到大陆的航班几乎都已取消,罗新的同学苏战拖着两个行李箱的防护服和口罩从美国先飞抵香港,再从香港坐船到广州,向海关说明是捐赠物资后顺利放行,一波三折才将物资发给孝感的汉川人民医院。

  “我们也就是从美国像蚂蚁搬家一样一点点地搬点东西过来,大家特别想做点事情,但现在有些像无头苍蝇,没有一个统一的好的渠道。” 罗新也感到社会团体的乏力,他们不是专业人士,曾经误买过工业用的防护服,也从国内的电商平台上购买了一些医用物资和生活用品,却至今未发货。

  罗新觉得,他们只能是补充,而非主力,还是应该依赖国家调控整个物资分发和物流调配,“我们只能是尽力而为。”

  郭飞在群组成立之初就意识到,他和伙伴们这样的志愿服务只是起到一个应急的作用,还需要各方统筹联动。

原标题:孝感:猝不及防后“组建”民间医疗需求联合体
责任编辑:工蚁
 
相关新闻
加载更多新闻
热门排行
热 词
热 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