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青年之声|青春励志|青年电视|中青看点|教育|文化|军事|体育|财经|娱乐|第一书记网|地方|游戏|汽车
首页>>新闻 > 即时新闻 >>  正文

一次增强基层儿科接诊能力的教学模式探索

发稿时间:2019-12-20 08:57:01 来源:中国青年报 作者:刘昶荣 中国青年网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分管教学工作的副院长李海潮为全国儿科师资骨干培训班的学员上课。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 刘昶荣/摄

  齐建光给全国儿科师资骨干培训班的学员上课。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 刘昶荣/摄

  

  

  11月22日,北京大学第一医院(以下简称“北大医院”)儿科副主任齐建光早上4点半就醒了,比平时早了近两个小时。清晨6点多她来到医院,看到儿科挂号区已经排起了长长的队伍。

  根据齐建光及其课题团队2015年所做的《北京市某三甲医院普通儿科门诊就诊现况调查及分析》,该医院儿科门诊接诊的70%以上患儿是常见的呼吸道和消化道疾病,这些患儿本可以在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等合格初级医疗机构就诊。想到这些,齐建光内心更确定了开办全国儿科师资骨干培训班(以下简称“培训班”)的必要性。

  上午8点,在北大医院儿科住院楼3层的一间小会议室里,培训班正式开课。和动辄几百人的医学培训班不同,这是个只有30人左右的小班。当天参加培训的学员来自各省(区、市)教学医院或儿科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专业基地。

  培训班是北京大学—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全国儿科医师培训项目的进一步尝试。全国儿科医师培训项目的目标是提升基层儿科医生和全科医生针对儿童患者的基本诊疗能力,帮助他们承担起基层儿童医疗卫生保健工作,为儿童分级诊疗提供基础。而培训班则是为推进该项目培训未来的老师,齐建光解释说:“培训培训者。”

  2016年12月14日,该项目的专家论证会在北京大学医学部召开。时任北京大学常务副校长、北京大学医学部常务副主任柯杨总结了当时儿科发展现状:儿科医生地位有待提高,医学教育培养要加强重视,儿科医生应该提升专业化水平,但解决儿科医生现存问题需要进行针对性培训。通过“全国儿科医师培训”务实、可行的培训内容,能使更多儿童真正受益。

  齐建光是该项目的主要推动者之一,她建议应该加强基层儿科医生的儿童全科诊疗能力。齐建光坦言,县级医院的儿科医生不太可能是专科的,提升儿童全科诊疗能力是他们实际临床工作的需要。

  北京大学医学部2011年建立了全科医学学系,是我国最早开办全科医学学系的高等医学院校之一。2012年,齐建光和北京大学医学部的另外8位导师去英国伯明翰大学系统学习全科医学的相关内容,回国后开始招收第一批全科医学专业硕士研究生。

  被基层儿科医生的求知欲感动

  2017年3月,齐建光和北京大学医学部儿科专家奔赴云南弥渡、新疆克州、广西柳州、内蒙古海拉尔、甘肃酒泉、江西吉安等欠发达地区,培训当地基层儿科医生。这些地方基层儿科医生的现状,让齐建光印象深刻。

  弥渡县位于云南西部,是培训的第一站。有一位学员赶了一天一夜的路才来到培训现场,这也是这位基层医生工作10年来第一次外出培训。当时甚至还有学员是工作20多年以来第一次外出参加培训。

  齐建光分析说,对于这些基层儿科医生,无法外出参加培训,并不完全是因为经费有限。基层儿科医生人员匮乏,儿科只有一两个医生,一旦出来培训,科室正常工作会受到很大影响。当时是云南省级卫生部门给各州市下发了相关文件,在行政命令的约束之下,各地才克服困难,让这些儿科医生参加培训。

  对于来之不易的培训机会,基层儿科医生们格外珍惜,齐建光也常常被他们的求知欲感动。北京大学医学部专家的一些讲课内容比较难,学员听得很认真。

  在云南培训期间,来自北京的专家还和基层儿科医生们进行了座谈交流。在交流过程中,没有人谈到待遇问题,他们谈的更多的是培训后的收获与个人想法、本县医疗现状有无改变的可能等,而且特别希望专家可以去县里开讲座,这样能让乡镇和村里的医生也接受培训。

  为基层儿科医生培训老师

  2016年,国务院办公厅发布了《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2016年重点工作任务的通知》,提出采取推进高等院校儿科医学人才培养、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招生适当向儿科专业倾斜等措施,以加强儿科医务人员队伍建设。

  但儿科专科医师的培养需要一定周期,上述措施不能在短时间内改善严峻的局势。齐建光表示,目前在我国从事儿童医疗卫生服务的人员主要包括儿科医生、全科医生、公卫医生等,结合他们的岗位特点,开展有针对性的继续医学教育,对提高其临床诊疗水平、加强岗位胜任力,在现阶段改善我国儿童医疗卫生服务环境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齐建光曾经参与试点开展全科医生儿童疾病诊疗能力的培训,通过培训前后的考试成绩对比发现,培训后学员们的成绩明显提高。调查这些学员回原单位两个月后的状况,对他们表现的反馈意见仍然以正面为主:接诊儿童的能力和信心得到提升;培训其他全科医生或儿保医生;进一步开展社区儿童基本医疗,比如增加儿科诊疗手段和儿童药物等。

  云南的基层儿科医生在培训之前也做了一份测试,平均得分只有60.2,而培训之后平均分为84。试题分析显示,儿童急症处理和儿童行为问题是学员错误率最高的题目,培训后这些题目的正确率有明显提高。

  基于该项目,北京大学医学部专家先后到全国10个省(区、市)开展培训工作。后来齐建光发现这么走下去不行,“中国这么大,光靠我们几个人啥时候能走完?还有另一个问题:我们去培训也就待几天,我们走了之后怎么办?这些基层儿科医生碰到问题还是不会”。

  所以,齐建光认为还是要培养当地有带教经验的医生成为老师,让这些老师去培养更多的基层儿科医生。

  有一个细节值得注意,云南培训后,授课老师们总结说,超过100人的课堂授课效果不好,培训过程中,坐在后排的学员与老师沟通十分不足;另外,讨论对于临床培训十分重要,培训班人数太多,分组后教师无法全程跟随各组讨论,只能分别进行,影响了效果。于是,从2018年开始,每届培训班只有30人左右。

  希望学员们可以惠及更多基层儿科医生

  北京大学医学部成立于1912年,3年之后,北大医院成立。“北大医院是为医学教育而生。”这是今年培训班启动仪式上,被反复提及的一句话。1926年,北大医院建立儿科病房;1929年,儿科学教研室成立。北大医院儿科是我国最早建立起来的现代儿科之一。

  除了临床工作,齐建光现在大部分精力都放在教学方面。多次面对基层儿科医生的教学工作,让她不断感受到教学的价值。

  虽然培训班的培训对象最后落在了各地教学医院的医生这个群体,但是齐建光认为,前期在基层医院积累的教学经验十分宝贵,只有积累了这些经验才能教学员怎么给基层医生上课。

  齐建光把她的这点经验也分享给了培训班的学员们,面对基层医生、住院医生、研究生等不同群体的教学,前期需要对培训群体进行调查,评估出他们的需求,由此设定出教学目标,然后设计项目、实施过程、评估效果。

  齐建光在英国伯明翰大学学习时发现,明明半个小时就可以讲完的内容老师可以讲3个小时。授课老师提出问题后,故意不直接告诉学生答案,先让大家分组讨论,然后每个人发言,甚至还会问如何得出的这个答案,这其实就是一个诱导思考的过程。

  当天的培训课上,齐建光引用了一个7个月大的女婴发热案例演示了这种在讨论中学习的方法。齐建光表示,可以先不给出解决方法,让学员回答,然后再根据回答内容进行点评。

  3天的培训课程重在讲解授课方法,这其中包括:通过儿童神经系统疾病的诊疗思路来讲授临床思维的培养,以新生儿黄疸为例来讲解课堂授课,以儿科晕厥为例来探讨科研思路的培养。这其中还涉及了胜任力导向的医学教育的理念及实施,以及以教学查房、形成性评价、职业精神工作坊、模拟教学等为基础的教学展示。

  齐建光表示,希望这些医生回去以后,可以辐射当地更多的基层医生,或者响应国家号召,在当地开展医联体建设。北大医院儿科作为国家优质医疗资源的集中地,有义务也有责任将这些资源惠及更多的基层医生和当地百姓。

  3天培训结束后,来自河南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儿科的副教授禚志红说,感谢北大医院儿科老师们的无私和真诚,课程设置有血、有肉、有灵魂,这几天的学习让大家受益匪浅,以后一定会在教学活动中产生深远的影响。

原标题:一次增强基层儿科接诊能力的教学模式探索
责任编辑:工蚁
 
相关新闻
加载更多新闻
热门排行
热 词
热 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