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青年之声|青春励志|青年电视|中青看点|教育|文化|军事|体育|财经|娱乐|第一书记网|地方|游戏|汽车
首页>>新闻 > 即时新闻 >>  正文

生命中最美好的遇见

发稿时间:2019-12-05 14:09:01 来源:中国青年报客户端 作者:杨文凭 中国青年网

  黔东南的苗家男儿,大多刚过20岁,就忙着张罗婚事了,而我天生叛逆,拒绝早婚,一拖再拖。

  同村一起长大的伙伴们,有的孩子开始上幼儿园了,有的打算生二胎了,我依然孑然一身,独来独往。大妹到结婚的年龄了,等不及喝我的喜酒,便嫁到州府凯里市了,而小妹大学毕业后,也开始谈婚论嫁了。

  年近而立却未立,我的催婚群体,已从三姑六婆,发展为全体亲友族人了。每次回家,他们总会语重心长地讲:“你好歹在医院上班,那么多的女护士、女医生,怎么都还没女友啊?”

  那天,医院新入职了一个戴眼镜的女孩,也许是岗位性质吧,她都会习惯性的跟大家打招呼,我也会笑着回应一声:“你好!”可是,有时候,她早上的问候,却给我带来一天的好心情。我发现,是不是喜欢上了她呀?

  有一次,单位竟以现金的形式发工资,我就去银行排队存款,刚好看见她也在,就跟她闲聊起来。她说她从一家医学院的公共卫生管理专业毕业,前几天刚好看见医院招工,便打算在深圳安顿下来。

  这女孩热情善良,我决定多跟她接触。她是个简单人,有着涉世之初大学生的单纯,每次约会都不去餐厅、咖啡厅、大商场等消费场所,甚至连电影院都不去。她最大的爱好是“压马路”,深圳的龙观路、清泉路、梅龙路、人民路、龙华文化广场、龙华公园等地方,都留下我们青春的脚步。

  就这样,两个来自异乡的年轻人,发生波折,有些摩擦,心却靠得越来越近。

  确定了男女朋友关系不久,我便带她回我老家。老家未通火车、高铁,高速公路也还在修,下了飞机,需从省城坐五六个小时的大巴车,其中有一半时间走省道和乡村公路。

  那天,大巴刚从贵阳东站出发半小时,晕车的她,就从有说有笑,变成了闭目养神。三个多小时后,当大巴从高速下省道时,一个急刹,她便呕吐起来,额头起了虚汗,瘫软于座位。车子拐下乡村公路,她又呕吐不止,吐出貌似胆汁的液体,然后一路处于昏迷状态。

  女友来自中原,从小生活的环境地势平坦,交通便利,休息了两天,才渐渐恢复了体力,无形中对去我家产生了恐惧。

  此后每次回家,女友每次都呕吐不止,身心疲惫,一年的苦都在路上“享受”了。但是,她为了圆我春节回家孝敬父母的心愿,每次都会默默在网上守候、抢票。我说山区落后,委屈你了,但她却说我嫁的是你,又不是嫁给山区?

  婚期临近,我之前答应的婚房还没着落,我想靠自己,不想跟家里和亲友们借一分钱。这时,女友做出让步,先做丈母娘的思想工作,循循善诱,把娘家人都说服了。

  深明大义的丈母娘说:“她姐姐也嫁了省外,我不舍得小的也嫁那么远,既然都是你们年轻人自己谈的,都你情我愿,我就不多说吧。”说着,丈母娘把存彩礼钱、“三金钱”的银行卡,丝毫不动的退给了我们。

  她们家的风俗,对婚房、婚车的要求很苛刻,我虽然都没有,可他们丝毫没有为难我,婚事都按我们苗族的风俗来举办,在乡下的吊脚楼里举行了婚礼。婚后,我用这笔彩礼,加上我工资卡里的存款,才在贵阳供了一套房子。

  这些年,女儿在深圳出生后,我的工作更加忙碌,还跨行业跟老上司在沿海创业,根本顾不上家,又是她无怨无悔、含辛茹苦地把孩子带大。妻子娘家人,也主动提出,叫母女俩都回河南吧,他们愿意一起帮忙,让我安心在外工作……

  20来岁出门打工,如今早已年过而立,最东边到过温州、最西边到过西宁,最南边去过深圳、最北边去过北京,而这一路上妻子才是我最美好的遇见,伴我走更远的路。

原标题:生命中最美好的遇见
责任编辑:工蚁
 
相关新闻
加载更多新闻
热门排行
热 词
热 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