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青年之声|青春励志|青年电视|中青看点|教育|文化|军事|体育|财经|娱乐|第一书记网|地方|游戏|汽车
首页>>新闻 > 即时新闻 >>  正文

相遇了一群雪蝶

发稿时间:2019-12-05 14:06:01 来源:中国青年报客户端 作者:吾向甜 中国青年网

  本报记者 谢宛霏/摄

  迎面的风有点温文的冷,像晨光蘸着梦呓向脸上扑粉。地面是湿的,天是灰的,雪朵任性地飞扬着。我走在上班的路上,感受着浅浅的冬意。

  回想,今年秋雁南别以后,兰州落过两三场雪。

  头次,秋的尾巴还在扫来扫去,突地降温了,雪急急迫迫地来了,被市内压制不下去的余温熨平了层次,一拧一滩水,好不狼狈。但雪不懊丧,在高处编啊编,给兰山编了一顶毛茸茸的白帽子。街面上遛达的人们仰头一望,噢,黄河流水哗啦啦,兰山初雪白花花!

  这算是对首雪的总结了。雪后,气温迅速回转,似乎又见秋高气爽时节,天儿蓝,云儿白,风和日丽,满街盛开女人花,一朵一朵,那样淡淡地素衣素锦,那样清丽地十里飘香。人们由此推断,今年可能是个暖冬。

  第二场雪,是在立冬后的下日。很显然,雪是举着令旗来的,有了冬的威威不可蔑兮簌簌不可无,它在兰州城的上空布阵,旗招北风寒,令至雪翩飞。问高楼:接不接纳?高楼抱襟:接纳接纳。问道边树:接不接纳?道边树张冠:接纳接纳。问青青草坪:接不接纳?青青草坪匍匐:接纳接纳。于是大雪盈盈,铺盖了城池。

  此雪维系了一天,在兰州的大街小巷,生生地描抹出冬的眉目。躲在树林里的斑鸠一遍遍召开家庭会议,研究一大家子鸟的过冬问题。我在读者大道的好几处空地上,遇见群鸠席地而围,说着唯它们能听懂的鸟语。

  人们以为冬威临幸,没个两三日是不会撤离的,冬神从此落户,与大家成邻居了。错,雪的战术是速战速决,来得快,去得利索,好像戏弄了一下向来还算准确的天气预报,九日扫了金城秋,十日班师回天都。

  这可苦了红叶城的金丝菊、羞女菊、瑶台玉凤菊、美人菊们,正开得艳艳的,冷不丁一床雪被压下来,虽不到24小时,待晴日,撩被相看,菊花一点正经的样子都没了,精致的妆容毁了,蓬头垢面,枝折颜残,东倒西歪。人们摇头,罢了罢了,雪摧秋菊了残生,从此香艳抉别冬。

  但菊花的命运是不接受预言的。暖阳复照一周,又坚韧不拔了。虽不及始前的冲天竞放齐灿烂,却也娇巧娥眉犹新发。人们围着菊园,这样合照那样摆拍,好不惬意满满。

  节令不可违。冬天来是来了,扬雪,却不留雪,天象不到刻意处,穹庐不识薄暮。该明丽的地方,依然明丽。只是银杏的叶子似乎一夜之间通体金黄,像是一株株挂满金元宝的发财树,招人赞叹。垂柳还矜持着,欲黄还休,一辫辫长长的枝条儿醉熏熏地绿着,绿得干渴,绿得混杂,没了少女的纯真和迷蒙感。

  到了周日,睡懒觉的人们晨后惊觉窗前薄雾茫茫,园里草尖凝霜。这是今年兰州迎来的第三场雪了。

  雪不大,但足以说明降温的濒临。天,阴沉沉的。本想将这一整天交给雪,让它占满三顿饭的时空。谁料,午饭碗筷刚放下,窗上放晴,放眼望,云絮撕破了,天露蓝底了,冬阳探头,照得玉宇澄清万里埃,到处一派和谐相生的画卷景象!

  走,出去自助消费不售票的新鲜空气。南河道,雁滩公园,四十里黄河风情线,听人欢鸟叫,看碧波倒影,闻冷颜氧吧。逐放心情,吟成几句诗;回味岁月,哼成百段歌。

  随后几日,再见银杏树,轻风习习,金麟片次萧萧下,遍地余辉曈曈明,脚下一层软绵绵,枝头万梢皆成空。老槐也不低调了,青叶解缆慰沃土,满街美眉迎风舞。冬象开元作序,不管你喜不喜欢,接下来要长篇大论了。冬的好处,冬的坏处,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冬都置之不理。该让季节木脱衣服的,你不帮忙,它照样宽衣解扣;该让百花卷帘入阁时,你不允,它照次凋残不误。

  有了冬的感觉,想每日出门的行头,红蓝搭配,灰白搭配,青黄搭配?搭配来搭配去,把自己搭配得剪不断理还乱。向镜而立,怎么看,都像快要趴窝的冬眠虫。

  回想前几场雪,很是疏忽了一件事——观赏,以至于雪是怎么下的,连个囫囵的概念都没有。雪,来来去去,不曾影响我什么,但于冬的形态来说,我很是自责的,没有像恋人一样走心。

  今日这场雪,是在后半夜下的。6点的挂钟按惯例唱一曲“大红公鸡喔喔啼,起床上学我第一”,虽已名不副实,我娘还是赶早起来,收拾一下并不杂乱的家务。她撩开窗帘向院子张望,夜幕还未将最后一层拉开,燃了一夜的路灯有些疲惫,耷拉着眼神,只照着周围一掬儿亮。我娘探看了一会儿,忽然扭头朝两个卧室嚷嚷:“是不是下雨了?地面好像是湿的。”我翻腾下床,凑上前,没错,灯光下的地面有些泛明。但我肯定地说,不是下雨,是下雪。

  到了7点半,天色大亮,我在窗上看到有雪在飞。雪是轻盈的,率性的,零乱的,不多,如入自由世界,有从近前向远处滑翔而去的,有从远方向窗口旋转而来的,有向上可劲努力的,有向下任随陨落的,有互相追逐嬉戏的,有貌似激烈争论相向发怒的……有几朵贴着窗玻璃朝里看,想找个缝儿钻进来,它们顺着玻璃面向上爬,向左摸,向右摸,甚至绕着窗口画圆,虽看不见它们的翅膀,但飞得灵动,飞得曼妙。

  我突然冲口而出,冲着它们叫:雪蝶!对,它们是雪蝶,一群有诗性的雪蝶!我要走路去上班,用我热情的对视,去喂养它们的饥渴。它们是冷神的使者吗?那样动漫,那样精灵,那样韵律。

  地面湿漉漉的,踩在上面有些清凉,裤脚的风哇啦哇啦地叫,却寻不着一处结冰的方生地。空气像过滤过一样,呼吸不到一颗尘粒。东方渐明,城市里的所有空间都辽阔起来,广场东口那两栋玻璃楼浑身嵌满深蓝,远远看去,像包装错了的姐妹牌口红,想给天空重重地涂唇,却打不开头上的封口。

  雪一阵大,一阵小。大时,像群蝶赴约,风一吹,朝一个方向倾巢,尤其是柏树、松树和一些别的红叶杂树高阻处,它们不顾一切向里钻,最后钻得自己全不见了。我佩服它们对人类的一个词学以致用,前赴后继。前面的进去了,后面的跟着来。小时,几片儿翻飞,那样悠闲,遇着行人,追前围后,通体玉洁晶亮,动作流畅舒展。你捉它不住,它若即若离。你爱它,它吻你;你不爱它,它撩你。我不忍心捉一只在手,怕弄坏它们的翅膀;它们也不忍心粘上我的皮肤,怕激灵我的体温。

  就这样,我望着雪,走在读者大道上;雪围着我,送过一程又一程。万物沐浴,叶润肤鲜;四方昂然,气宇非凡。飞啊,雪蝶,与我一路随行。天空,薄云如翼,我生怕急急火火赶来的朝阳,刺破这雪朵的帷帐,使万蝶不复,空留长念。

  出门预备了厚衣,多余,身上没一处感到寒冷。呼出的气,微微有些泛白,但白得不浓,稍不留意,就化作看不见的空气。双手潇洒挥动,完全可以旁无所顾地指点江山,从黄河飘来的冷息,在手指上啄一下,既不见伤口,也不见疼。这就是这个逢雪的早晨!

  我没有遇到冬雪,我相遇了一群雪蝶。

原标题:相遇了一群雪蝶
责任编辑:工蚁
 
相关新闻
加载更多新闻
热门排行
热 词
热 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