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青年之声|青春励志|青年电视|中青看点|教育|文化|军事|体育|财经|娱乐|第一书记网|地方|游戏|汽车
首页>>新闻 > 即时新闻 >>  正文

码农变鹅农 “可视化”养殖大有机会

发稿时间:2019-10-22 14:18:11 来源:中国青年报客户端 作者: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见习记者 陈卓琼 通讯员 敖雨璐 中国青年网

  吴永柏

  

  30万元年薪、繁华的深圳70平方米住房以及职场上一路高升的种种可能,吴永柏都放弃了。

  5年前,这位码农的工作是给多家餐饮企业开发菜品管理软件。如今,他思考的是如何让自己养殖的灰鹅更多地出现在珠三角各大酒店的饭桌上。

  在深圳打拼了9年半后,80后程序员吴永柏回到家乡成了一名兴国鹅农。兴国县隆坪乡依山傍水,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乘车一路穿行在村庄和田野间,最终在龙下村油槽组的一处山坳里下了车,不远处就藏着吴永柏的灰鹅养殖基地。

  靠最笨的方式打破“一毛一斤卖不卖”的境遇

  在深圳时,吴永柏每天能接触大量一手的餐饮市场数据,什么菜品好卖、利润率高、在哪里有更高的销量,通过软件自动生成的报表一目了然。

  长期对餐饮市场的数据分析让吴永柏意外发现:禽类里,相比已经较为饱和的鸡肉、鸭肉市场,上海、福建、香港以及珠三角等地的鹅肉潜在消费者数量巨大,未来的鹅禽销售市场,具有很大的盈利空间。

  吴永柏的家乡——江西省兴国县是国家地理标志产品灰鹅的原产地,养殖历史悠久,他深知灰鹅肉质鲜美,自上世纪90年代起就源源不断地销往广东。一番思考后,吴永柏决定辞去深圳待遇优渥的工作,回乡养殖“兴国灰鹅”。

  为了学技术,吴永柏在网上查找大型养鹅基地的信息,并前往山东济南、浙江永康、金华、宁波、台州以及广东多个城市的大型种鹅养殖基地调研。经过6个多月的参观、学习,从鹅品种的挑选到饲养方式、防疫手段及风险评估,吴永柏逐步摸清了灰鹅养殖的全套流程、养殖风险和市场走向。

  2014年,吴永柏开始在隆坪乡等地租地建厂,购买鹅苗。可没想到,2016年冬,第一批灰鹅上市时,竟遇到一波禽流感疫情,他熟悉的广东市场大门紧闭,自己的灰鹅几乎无法卖出。

  “完了,又要打个包袱外出找工作了。”眼看着待出栏的鹅就要砸在手里,吴永柏开始怀疑自己的初衷,“非常沮丧,哭都哭不出来”。

  吴永柏养鹅是从零开始。起初,父亲质疑他的选择,“我想你‘鸡飞凤舞’,你却偏偏回来‘狗扒土’。”但吴永柏还是毅然决然卖了多年打拼换来的深圳一套70平方米的房子,断了自己犹豫的后路。

  “创业就要敢于冒险,绝不给自己留一点余地,哪怕日后混不下去了,我也一定不再回去。”吴永柏回忆,那时,他打了十几个电话推销自己的鹅,无一例外都被拒绝,有老板甚至对他说,“一毛一斤卖不卖?”

  吴永柏不认输。无论天晴下雨,他开始每天早上5点多准时起床,捎上几袋水果,拉着一小货车鹅,向附近集市摆摊的小商小贩挨个推销和请教。

  吴永柏给每人送水果,还免费赠送一只自己养的灰鹅,结果,小商贩们品尝后发现味道很好,主动帮他代售,带回了很多回头客,“回头率很高,100个客户会带几十个客户给我”。慢慢地,吴永柏又将鹅送去一些餐馆,同样反响很好。靠着最笨也最真诚的营销方式,吴永柏打开了销路,渡过了难关。

  “尽管还是有16万元打了水漂,但那是我养的第一批鹅,创业前我就做好了未来三五年不挣钱的打算。”吴永柏说。

  不管对鹅做了什么,都要可视化

  “我的‘生态灰鹅’都是喝着深井水、呼吸‘高氧份’空气、吃着天然养料长大的!”第一年,吴永柏就在灰鹅养殖喂养标准上严格实行“三禁止”:在养殖生产中禁止使用任何抗生类药物、禁止使用含激素类养料、禁止在混养区放牧。

  在办公室的一块屏幕上,24小时直播着养殖基地各个角落的实时情况,吴永柏对养殖场全程监控。灰鹅日常的睡觉、喂食、运动和戏水区域及养殖基地所有进出通道和办公区域,都能在屏幕中一览无余——进来了什么人、带了什么东西、是否携带病毒或有无污染,都在监控范围内,“不管你对这只鹅做了什么,都要可视化。”

  只要登录网站,任何人都能浏览育雏区,育中区,育成区3个不同灰鹅养殖区域的监控画面,购买了灰鹅产品的用户还可以放大屏幕,近距离观察灰鹅喂养的过程和生长状态。

  “也许很多人还停留在消费‘土鸡土鹅’的概念里,但一二线城市的消费者更偏爱可控 、可追溯的农产品。”在吴永柏看来,散养的土鸡土鹅之所以不可控,与它吃的饲料有关。可能它吃的草料里残留了除草剂,又或者不注意误食了一块电池,因为散养,这些情况养殖户很难掌握。

  事实上,龙下村村民过去一直有养殖灰鹅的传统,但以散养为主,数量少,抗风险能力差,经济效益并不好。

  吴永柏坚决摒弃无法保证食品安全的传统散养方式,规范繁育技术和饲养流程,创建“精实化”生产与管理模式,通过“标准化”圈养,从源头上控制灰鹅的活动范围和进食状况,确保喂食和环境的可控性,保证灰鹅质量。

  育雏是保证成活率的关键。记者走近一看,各个育雏舍内,有网床、自动饮水设备、保温控温设备、通风换气系统、照明应急灯、疫苗冷藏柜、消毒池、清洗设备等各项设施。雏鹅在这里通过保温、定时红外线光照等方法分小栏、小群精心喂养15天左右通过育雏期后便可转至“中成区”养殖。

  如今,经过不断摸索,吴永柏建立了4个“标准化”灰鹅养殖基地,每个养殖基地都辟有睡觉、运动和戏水区域,确保灰鹅有足够的运动量。此外,每个养殖基地都远离居民区和主要河流一公里以上,同时具有隔离区、环保区和净化区,保证了灰鹅养殖环境的清洁。

  灰鹅养殖成本高,但市场价格低。2016年以前,养殖场雏鹅的成活率只有80%,一度令吴永柏很头疼。经过“标准化”圈养,灰鹅品质提升,育雏成活率达到95%以上。

  创业要想成功,产品必须市场化

  2013年开始创业之前,吴永柏休了半年年假走市场、做调研并前往浙江金华一家大型养殖场学习养殖技术。一下子没了经济来源,囊中羞涩,他利用学习的空当开起了货车,养家糊口。

  “创业不能饿着肚子。”吴永柏认为,年轻人创业要有物质基础,能养活自己,一味地只有输出没有输入,砸钱式创业并不可取,边工作边学习不失为一个方法。

  产品能否市场化也非常关键。“新农人要会种地,会养殖,同时还要找准时代节奏,创造符合时代需求的产品,如果一味地追求特色,忽视产品市场化的问题,就不可取了”。

  “市场化意味着你的产品要能被普通消费者接受。”从事水禽养殖多年,吴永柏发现,一些创业者不懂管理,也不懂成本控制,往往基地建起来了,只知道往里面投钱,养殖起来却很棘手,以至于钱白白打了水漂。“基地的存亡有50%的原因取决于管理,生产管理过程中,哪怕是一根针的成本也应考虑在内”。

  吴永柏将“精实化”生产和管理的理念与计算机技术结合,运用到养殖场管理的方方面面——每天该干什么、做了什么、每个栏舍的成本核算(喂养量、用了多少人工)、清扫质量是否达标等,都被一一记录在一个动态可视化的生活记录表中。

  他的养殖场至今没有聘请专业的推广人员,吴永柏坚信销售不是玩概念,一个产品的销量关键取决于产品品质与消费者体验。他打了个比方,“同样一个梨,网上便宜的你信不过,贵的,我为什么不去超市体验购买呢?”吴永柏告诉记者,只有做强品质,消费者才能从现实中认可自己的产品,继而从网上下单。

  回乡创业第二年,吴永柏成立了兴国县柏瑞种养专业合作社。如今,他的灰鹅年出栏量达12万羽以上。

  随着鹅场的规模不断扩大,有了一定基础,帮助更多乡亲脱贫致富的任务就落在了吴永柏身上。他给兴国县的贫困户免费提供已接种疫苗的鹅苗和技术支持,实行保价回收。待灰鹅出栏后,由基地负责回收销售,扣除前期垫付的鹅苗费用,销售款全部返还给贫困户。靠着养殖灰鹅,贫困户平均每户每年可增收6000元至1万元。

原标题:码农变鹅农 “可视化”养殖大有机会
责任编辑:工蚁
 
相关新闻
加载更多新闻
热门排行
热 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