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青年之声|青春励志|青年电视|中青看点|教育|文化|军事|体育|财经|娱乐|第一书记网|地方|游戏|汽车
首页>>新闻 > 即时新闻 >>  正文

穿越“时光胶囊”,许凯化身镶金兽首玛瑙杯

发稿时间:2019-10-10 17:30:02 来源:中国青年报客户端 中国青年网

  历尽千百年犹未老,归来人世间正青春。这里是由中国青年报、酷我音乐、陕西历史博物馆联合出品的音频节目《国宝的奇妙之旅》。

  大家好,我是许凯,今天我将化身为镶金兽首玛瑙杯,神秘无法定论的起源,从一个唐朝的“时空胶囊”中出土,他的一生经历了怎样的故事呢?

  下面,就让我来为大家讲述吧。

  

  国宝档案

  镶金兽首玛瑙杯于1970 年在陕西省出土,玛瑙质地。杯体红棕白相间,纹理细腻,工匠巧妙地运用玛瑙的自然成色和纹理,雕刻成带有兽头兽角的酒杯。

  缠丝玛瑙横空出世

  

  本人就是镶金兽首玛瑙杯,环顾一圈博物馆,要论贵重程度,可能每件器物都有资格自称价值连城,可说到神秘,我大概可以夸下海口,自认为“非我莫属”。

  说起来历,在普通人可体验的时间线上,我是从陕西西安何家村来到博物馆的。那是1970 年10月,对陕西的考古人员来说,这是能变着各种法儿、“炫耀”半辈子的一段时光。以下,请让讲解员带你回到历史现场吧:

  

  话说,10月5号那天,考古专家接到消息,说西安南郊何家村一个基建工地上挖出宝贝了,是俩装满金杯银碗的大罐子。专家们赶到现场,发现工人们挖出来的罐子还真不小,一个陶罐,高 65 厘米,一个稍微矮一点的银罐,高 36 厘米。他们小心翼翼地将罐子里的宝贝取出来,稍一清理盘算,就决定继续探查。为什么呢?

  因为他们发现,这两罐子的器物中,有些明显是成套的,却没能找着另外一件,唔,既然藏得这么好,没有丢失的可能,说明周围还藏有其他宝贝。

  这么继续挖下去后几天,正当人们对能否挖出来其他宝物的态度越来越忐忑时,在发现第一个陶罐1米远的地方,传来了“哐当”一声金属撞击声:果然还有第二个陶罐!那哐当一声,是陶罐被钻了个洞,打到里面的银碗发出来的。

  如今想想,真是后怕,幸亏我待在第一个陶罐里呐!要不你看我这一身光洁圆润、浑然天成的玛瑙,怎么受得了一丝划伤呢?

  

  我和我的伙伴刚一出土,专家们就数了数,哇,一共有1000多件,光是金银器皿就有271件,还有400多枚从春秋战国时期到唐代天宝年间、甚至还有来自日本的的金银铜钱币。

  从钱币的年代来判断,我跟我的伙伴们应该是在唐朝被埋在土下的。但奇怪的是,罐子里还藏着10副玉带呢。熟读历史的专家都知道,在我身处的唐代,只有三品以上官员才可以佩戴玉带,到底是什么大户人家家里有10副玉带?

  不过,考古人员并没猜多久,因为我的伙伴们身上留着蛛丝马迹呢。我们之中,有的身上写有“进”字,有的写着“庸”、“朝”等字样,《唐六典》上面记载:“左藏有东库、西库、朝堂库。”

  这下就明白了,“朝”应该是为国家收藏品,“庸”呢,出自唐朝相当有弹性的“租庸”制度,人们给官府上交一定财物,来代替兵役,这些财物就标记“庸”字,“进”当然就是进献给朝廷的物品。这三个罐子装着的呀,就是唐朝国库的宝贝!

  

  国库里的宝贝怎么会跑到郊区的工地下呀?

  聪明的朋友看出了不对劲。朋友你有没有听说过“沧海桑田”?时间的洪荒之力,能填海为田,让世界发生无法想象的变化。我出土所在地,在你们看来是偏僻的村庄,可在我那年代——那是几百年前的唐朝,叫“兴化坊”,离皇帝居住的皇城中心仅相隔两条街,住在这里的,不是皇家贵戚就是高官贵族呐。

  由于时间久远,在兴化坊居住过的达官贵人太多,人们很难追溯是谁把我和我的伙伴藏起来。有的人说,我的主人可能是唐玄宗时期的邠王李守礼,因为我在的地方正好是邠王府;又有人说,我们藏的地方,是邠王府东边,不在邠王府内, 这里住着的是唐德宗时期管理官府财宝的刘震。

  虽然种种莫衷一是,但人们达成了共识,我们都是在兵荒马乱年代被藏于土中的唐朝帝王家的财物。嗯,其实我也看不透你们人间的兴衰浮沉,猜不准谁是贵人谁是达官,对我来说,不过身外事。只是这些研究人员说得对,若不是危险混乱的年代,我们又何至于被藏在土下呢?

  

  好吧,跟我在一起的小伙伴,只是没法确定埋藏年代和主人身份,而我呢?连我的原料从哪里来,是谁在什么地方制造的,都引起不少争议。也难怪,即使在这个汇集奇珍异宝的博物馆里,我这样奇特的长相造型,也让人一见难忘。

  首先,你看我这一身浑然一体的玛瑙,以红色为主调,中间有一层红润乳白的夹心,乃世间罕见。咱国家地大物博,玛瑙并不少见。听讲解员老师说,在汉代以前,玛瑙称作“赤玉”,后来因为佛经提到“佛家七宝”里有种叫“玛瑙”的,所以人们就给“赤玉”改成了这个更洋气的名字。

  自古以来,我国用“玛瑙”作的饰物不少,但是玛瑙酒杯嘛,从材料到成品,都颇为罕见。据研究人员说,就没发现过唐朝以前的玛瑙杯。这还没完,你看,在我中间,有数层像丝绸缎带那样飘逸的纹路,这叫“缠丝玛瑙”。在我国更不常见,中亚和西亚倒是不少。问题就来了:制作我的这一大块玛瑙到底是从哪来的呢?

  研究人员从《旧唐书》找到记载:“十二月癸丑,倭国献琥珀、玛瑙,琥珀大如斗,玛瑙大如五斗器。”哦,日本曾经送来一大块玛瑙,波斯大使也进献过一整张玛瑙床。在这个基础上,人们几乎一致认为:我的材料是进口的。

  是的呀,我似乎有模糊的记忆,记得那孤烟直、落日圆的大漠,记得一马飞歌醉碧宵的草原,我还记得在商贾来往的大道上颠簸奔波,长途跋涉,才来到这座繁荣兴盛的城市——长安。

  兽首造型独树一帜

  

  除了材料是舶来品,我的造型也独树一帜。远远看去,我像一只躺放的漏斗,弯角形,工匠利用玛瑙本身晶莹柔润的质地和自然纹理设计造型:

  宽的那端的纹理是竖直的,雕琢成杯口,杯口下有凸起的圆纹,流畅自然;尖窄的那端,纹理是横的,尖端被雕琢成可爱的小脑袋,似羊又似牛;两只浑圆的眼睛微微凸起,目视前方,炯炯有神;两只大耳朵,微微内收,紧贴着颈部,往后抿着;它双唇闭合,两鼻鼓起,唇上的毛发和胡须也被刻画得栩栩如生。

  

  人们都说,那制造我的匠人,必定拥有超凡的审美直觉和技术经验。从拿到这块玛瑙石那刻就开始思量:

  “究竟把这块玛瑙设计成什么东西?是容器还是装饰物?设计成杯子的话又是什么样的呢?哪一端是杯口,哪一端是尾巴?造型是一头鹿还是一只牛?耳朵和角具体在哪个位置?天然的的纹路和肌理走向适不适合这种造型?”

  一连串疑问和答案,想必他已经心里有数了,才能在制造过程中依色取巧,随形变化,在高低起伏间浑然一体。

  

  来,请你合上双眼,走入我的诞生现场:

  工作坊里,工匠拿起锯,加水和金刚砂,耐心切割着玛瑙石,一次次钻孔、切割。你看我脑袋上这兽角,仿佛要凌云而上,兽角一端接在杯口外侧,稳当牢固,即使玛瑙坯中本有空洞,已具雏形,但这样飘逸灵动的杯体空间,恐怕耗了万分的耐心和巧劲才得以完成。即使是安静地放在博物馆里,也像拥有一往无前的生命和力量,仿佛马上就要腾空而起。

  请你靠近一点,仔细观察,我的兽首口鼻部有个笼装的金塞,但不止于此,我的内部其实别有洞天。

  你看,我的兽嘴跟杯耳相通,摘下金塞,杯中美酒琼浆顺利倾泻而出。

  身世绵延壮丽

  “妈妈,用这杯子喝酒的姿势怪别扭的,头要仰高,也不怕呛到啊?”

  那边有个小孩子在问。真是聪明!如果日常用我来喝酒,姿势的确奇怪别扭,而且我们国家传统用牛羊角做成的角杯,兽头也不会雕刻得这么写实。

  博闻强识的考古专家马上意识到我的“与众不同”,有人指出来:我跟古代波斯流行的“来通杯”造型倒是类似——都呈漏斗形状,都有个宽杯口,尖窄的一端往往也雕刻成兽头形象。在西亚,用“来通杯”倒酒,据说还能防止中毒,由于使用时动作幅度比较大,一般用于祭祀等场合,将酒一饮而尽,营造出强烈的仪式氛围。

  他们还更大胆地猜测,从整体造型来看,我有可能整个从波斯进口,即使是在国内制造的,也很有可能经由波斯人指导。虽然那段前尘往事我也记不清了,但跟那千里之外的波斯之间千丝万缕的关系,我倒最清楚不过了。

  这啊,还得说到我生活的唐朝,社会昌明开放,经济繁荣,跟周边国家都有频繁的经济文化交流。

  那时候,从都城西安为起点,有几条横贯中西的往来通道:经河西走廊到敦煌,过帕米尔高原到波斯、印度;沿天山到地中海、里海沿岸。世界各国的商人和大使,通过这几条壮阔绵延的通道,给我们的都城长安带来钱币、金银器皿、玻璃、丝绸、陶瓷,甚至还有蔬菜、花卉、动植物、香料等等,当时市面上的“进口”物品,可谓让人眼花缭乱。

  长安城里汇集了各国商贾使者,有商贩、使节、僧侣、手工艺人,扎根各行各业,融入我们的华夏民族。不信?我们的大诗人李白写道:落花踏尽游何处,笑入胡姬酒肆中。当时在长安,外国人还开酒馆呢!

  当时的贵族,也崇尚新奇,以异域风情为时髦,在这种尚新尚奇的风气的熏陶下,我的存在,无论是作为送给宫廷的礼物,还是由当时中原的工匠借鉴创造,都不足为奇。

  俗话说:“入乡随俗”,即使我的造型具有神秘的异域风情,但和波斯本土的“来通杯”还是有很大差距。

  还记得我前面提过吗?“来通杯”在波斯一般用于祭祀,而我呢?被收藏在唐朝国库,早就脱离了原来“使用”的意义,成为贵族把玩的奢侈品。

  说到这里,有人说,听你讲了这么详细的身世,倒是冲淡了刚开始的神秘感。这就对了,我讲这个故事的初衷,正是为了褪祛我身上的神秘色彩。

  我既非横空出世,也并非天外来客,而不管我来自哪个地方,大唐多元、包容的文化都是我的得以生存的家园和根基。如果没有丝绸之路,我又怎能来到华夏大地?如果不是人们对异域风情抱有开放的态度,我又怎能获得欣赏,在此扎根,拥有众多伙伴呢?

  当我闭上眼睛,脑海里展开了一幅壮丽绵延的地图,以长安为起点,直抵地中海、里海,人们在此交换着商品,也交流着文化,在进取中包容,在开拓中交流。

  我记得在我那时代,唐太宗李世民曾说:“夫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而以“杯”为镜,但愿你们会在我身上看见,开放多元的文化,和它穿越千年的生命活力。

  出品人:张 坤 李 迪

  总 顾 问:毛 浩 赵 倩

  总 监 制:强 跃 吴湘韩

  总 制 片:闵 捷 付豪杰

  监 制:呼 啸 王俊秀

  策 划 人:丁汪敏 郭俊堃

  编 导:张曼玉 席 奇

  统 筹:李雪静

  宣 发:张浩祯

  嘉 宾:许 凯

  音 频:《国宝的奇妙之旅》节目组

  供 图:《国宝的奇妙之旅》节目组

  特别鸣谢:陕西历史博物馆

原标题:穿越“时光胶囊”,许凯化身镶金兽首玛瑙杯
责任编辑:工蚁
 
相关新闻
加载更多新闻
热门排行
热 词
热 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