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青年之声|青春励志|青年电视|中青看点|教育|文化|军事|体育|财经|娱乐|第一书记网|地方|游戏|汽车
首页>>新闻 > 即时新闻 >>  正文

猛砍公务支出墨西哥总统要让“政府属于人民”

发稿时间:2019-07-25 09:24:00 来源:中国青年报客户端 作者:袁野 中国青年网

  72503.jpg

  墨西哥总统奥夫拉多尔(中)被媒体称为“皱巴巴的奥夫拉多尔”。图片来源 视觉中国

  “我们不能在一个贫穷的国家建立富裕的政府”

  首先要卖掉的是总统专机,然后是政府的直升机和防弹汽车。据美国《华盛顿邮报》报道,墨西哥对官场特权和豪奢文化的真正攻击开始了。

  昔日配备专属司机的公务车被拍卖,官员们的免费医疗保险一去不返。上台仅7个半月,左翼总统奥夫拉多尔就掀起了一场削减政府成本的革命。成千上万个公务员职位被砍掉,公务出差的机会一减再减。据美国彭博社报道,奥夫拉多尔6月拒绝去日本参加G20峰会,理由是“我不打算进行政治旅游”。

  “我们不能在一个贫穷的国家建立富裕的政府。”他说。

  然而,反弹空前强烈,“软抵抗”遍地都是:法官们公开反对减薪;公立医院取消手术;因为消防员不足,森林火灾已经失控。

  据《墨西哥太阳报》报道,削减公务开支可能是这场激进改革的最重要的体现。奥夫拉多尔的当选中断了两大政党——革命制度党和国家行动党超过90年的执政,成为该国近代史上的里程碑。他誓言实现国家“第四次转型”,改变1910年至1917年革命奠定的秩序。

  《华盛顿邮报》报道称,在奥夫拉多尔和他的支持者眼中,传统政党和包括黑帮势力在内的既得利益者沆瀣一气,形成根深蒂固的权力集团,毒害着国家的命脉。他决心调整政府的方向,削减“官僚主义支出”,以便将资金汇集到其他领域,比如为穷人制定的计划。

  “墨西哥的想法是不同的。”支持总统的墨西哥历史学家洛伦佐·迈耶对《华盛顿邮报》指出,这绝非普通的财政紧缩政策。

  奥夫拉多尔于2018年12月走马上任,到今年7月初仍有超过60%的支持率。他和支持者们对前方的阻力做好了心理准备。分析师警告,政府可能因改革而功能失调。“官僚机构尚未崩溃,但形势糟糕。”奥夫拉多尔的批评者、前外交部长豪尔赫·卡斯塔尼达对英国路透社说,“因为办公室里都没人了。”

  最大的争议,或许源自总统不顾各界反对,毅然终止了他眼中的“大白象工程”——造价为130亿美元的墨西哥城新机场。他认为这一工程耗费过大,不如把钱留给公共福利开支。路透社称,此举令国内外不少投资者大跌眼镜。

  “生活在政府预算之外,就是生活在错误之中”

  从一开始,奥夫拉多尔就和其前任涅托总统截然不同。彭博社称,涅托在任期的头6个月里进行了9次外访,奥夫拉多尔上次出国得追溯到2017年。涅托很时尚,美国比弗利山庄的著名精品店为他设计过一款腕表。涅托的任期充斥着丑闻,比如他的妻子从政府承包商手中购买了价值700万美元的豪宅。

  当选总统后,媒体口中“皱巴巴的奥夫拉多尔”邀请记者们参观了他的卧室。《华盛顿邮报》称,这个曾因磨损的鞋子而被嘲笑的人,衣柜里只有8套西装。上任伊始,他就把总统府的花园变成了对外开放的公园。他出门坐经济舱,和其他乘客一起排队等待安检、登机。

  总统府正在拍卖数十架政府专机,从大型喷气式客机到“湾流”系列公务机、直升机。其中的一些与丑闻挂钩,例如一架直升机曾在2015年将某高官送到他的乡间别墅度假。政府的车库也化身拍卖场,拍品中包括一辆2007款的兰博基尼Murcielago超级跑车。

  滥用公帑、中饱私囊的现象在墨西哥并不鲜见,革命制度党长达71年的统治助长了这些风气。《华盛顿邮报》援引一名墨西哥政客的话说:“生活在政府预算之外,就是生活在错误之中。”

  奥夫拉多尔决心结束这一切。

  据路透社报道,他给自己减薪约60%,月薪降至5600美元。他的国家复兴运动党通过立法规定,任何联邦雇员的收入都不能比总统高。曾经簇拥在高级官员身边嗡嗡作响的助手们消失了。

  国家复兴运动党在国民议会中占有多数席位,这使总统的改革如虎添翼。该党领袖马里奥·德尔加多宣称,下院已裁减该机构7400多个职位中的3000个。

  “我们从没在办公用纸上花过钱。”他告诉《华盛顿邮报》,工作人员找到了17个装满纸的储藏柜。显然,曾有人收受回扣,购入多到用不完的办公用品。

  7月,参议院将跟随国民议会批准一项法案,把许多削减成本的措施纳入法律。“人们习惯于浪费政府资源。现在,我们需要适应严格的新形势。”德尔加多说,政府的目标不是缩减高达3000亿美元的联邦预算,而是将支出转向其他优先事项。国有的墨西哥石油公司将斥资80亿美元兴建新炼油厂,年轻人的就业补助和奖学金将增加,养老金也会上涨。

  奥夫拉多尔宣布,他已从政府采购中省下60多亿美元,取消官员免费医保和储蓄计划也省了5亿多美元。历史学家迈耶认为,这表明总统希望改变政府与人民的关系。他对《华盛顿邮报》回忆起本世纪初,他与当时还是墨西哥城市长的奥夫拉多尔进行的一次对话。

  奥夫拉多尔说,几年时间很难改变制度,但他离开办公室时,穷人会相信“政府是属于人民的”。

  迈耶说,这是一场具有历史意义的变革。

  政策“一刀切”的代价和争议

  进行改革当然会有代价。迈耶的儿子罗曼35岁,在内阁担任农业和城市发展部长。罗曼和妻儿一起住在93平方米的公寓里,每天骑车上下班。他告诉《华盛顿邮报》,他的部门已裁员约三分之一。

  “(紧缩)迫使我们在重新设计行政流程时更具创造性。”他高兴地说。现在,罗曼每天工作16个小时。迈耶对儿子的单位只有这么点儿人感到震惊。

  压倒墨西哥城公立儿童医院的最后一根“稻草”,在5月下旬落下。此前,这家医院已解雇了数十位合同工,让员工暂停加班,减少给住院病人做检查的次数。院长海梅·涅托的薪水缩水了40%。

  后来这位院长发现,需要麻醉的手术必须被取消一半。“我在这家医院工作40年了。”涅托坐在办公室里对《华盛顿邮报》说,“我从未见过这么捉襟见肘、令人不安的情况。”由于清洁工不够用,办公室里积了一层灰尘。

  墨西哥全国的公立医院都面临类似的局面。5月21日,主要公共卫生系统负责人赫尔曼·冈萨雷斯,成为第一位从奥夫拉多尔内阁辞职的部长。在公开信中,他抱怨“恶毒的干预”威胁社会保障体系。

  随后是更多的辞职。7月9日,财政部长卡洛斯·乌尔苏亚在推特上晒出辞职信,并表示他与奥夫拉多尔在经济议题上有太多分歧,后者对公共财政一无所知,做了很多“缺乏根据的公共决策”。

  冈萨雷斯辞职数日后,政府妥协了,释放出一些资金。涅托不必取消手术了,但护士仍然不够,医院的运营经费依旧紧张。“一切都还不确定。”他说。

  对出差的限制更富争议。5月初,公务员们被告知,国际出差必须得到总统办公室许可。《墨西哥太阳报》称,大约两周后,奥夫拉多尔称他收到了100个申请,“只批准了20个”。

  政策执行过程中,出现了大量的“一刀切”。据《华盛顿邮报》报道,一条政府命令在某家政府资助的科研和高等教育中心引发了恐慌,研究人员发现,他们得有总统授权,才能把从美国购买的学术期刊邮寄回国。他们等不及,只好自掏腰包叫快递。超过3000名科学家和学者联名上书奥夫拉多尔,抗议政府大幅削减研究预算。在一些办公室,节能措施严格到不许员工给手机充电。

  但总统毫不动摇。《墨西哥太阳报》称,为紧缩计划辩护时,他提醒人们,墨西哥北部一片土著聚居区里如果有一位有资格教小学以上课程的老师,就算走运了。“我全心全意地让贫困儿童每天上学前能吃上饭。这就是我们采取这些措施的原因。”他说,“这是平等。”政府表示,一些针对改革的批评是夸大其词,比如,某些医院常年存在财务问题。

  墨西哥政治科学家、哈佛大学客座教授威利蒂亚娜·里奥斯对《华盛顿邮报》指出,根本问题不是政府的浪费,而是缺乏资源。墨西哥的税率是拉美最低的,并且奥夫拉多尔承诺不加税。

  “我们国家一直让富人受益,结果就是政府积贫积弱。”她说,“奥夫拉多尔的座右铭是,我们不能在一个贫穷的国家建立富裕的政府。而我要说的是,缺少一个有效的政府,你就不可能建立一个富裕的国家。”

原标题:猛砍公务支出墨西哥总统要让“政府属于人民”
责任编辑:高原
 
相关新闻
加载更多新闻
热门排行
热 词
热 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