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青年之声|青春励志|青年电视|中青看点|教育|文化|军事|体育|财经|娱乐|第一书记网|地方|游戏|汽车
首页>>新闻 > 即时新闻 >>  正文

田七牙膏打包司法拍卖:起拍价1.63亿 仅2人报名

发稿时间:2019-06-11 12:40:19 来源:上游新闻 中国青年网

  拍照喊“田七”,曾是让中国人开口笑的流行方式。田七牙膏,在2000年初曾风靡一时。经历了跳水般的巅峰时刻,田七牙膏逐渐淡出人们视线。

  近日在阿里拍卖司法平台上,因“田七”商标被母公司广西奥奇丽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奥奇丽)打包拍卖,田七牙膏再次引发公众关注。

  6月10日,上游新闻记者发现,阿里拍卖司法平台公布标的物介绍,拍卖涉及奥奇丽公司所有的位于梧州市园区一路1号土地使用权、梧州市旺甫外向型工业园区A7、A8土地使用权及地上的房屋、建筑物,生产设备(牙膏、湿巾),“田七”57个商标。人民法院诉讼资产网显示,除奥奇丽房地产、田七系列商标外,奥奇丽还有建国、卫齿宝、爱尔齿等13个商标也将同时司法拍卖,起拍价为286.69万元。

  据悉,本次拍卖竞价时间为一天,从6月11日10点至6月12日10点。其中,标的物评估价为2.33亿元,起拍价1.63亿元,增价幅度100万元,竞买人需缴纳保证金3260万元。据悉,57个“田七”商标估值5000万左右。

  截至6月11日上游新闻记者发稿时,该拍卖被围观超过万次,设置提醒人数292人,仅2人报名参加。

  6月10日,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简称梧州中院)负责法官接受记者采访时称,对于少量报名参加拍卖的情况,他感到并不稀奇,认为有卖家,就有买家。

  “田七”母公司广西奥奇丽股份有限公司。

  衰落的田七

  与中华、黑妹、冷酸灵、六必治等品牌一样,田七牙膏曾被认为是“国货之光”。

  上游新闻记者梳理发现,田七牙膏创立于1945年,1984年田七就已经获得广西名牌产品称号。2002年,作为田七牙膏母公司的奥奇丽被哈尔滨晓升集团收购,随后奥奇丽展开了一系列战略调整。

  跟另一主打中草药成分的牙膏品牌两面针一样,为了符合消费者的购买需求,奥奇丽同样选择了主打中药材田七的特性:草本中药,具有消炎、除菌功效。

  2003年,奥奇丽重点策划田七牙膏的宣传方案,以拍照时“拍照喊田七”“1、2、3,田七”等亲民性的广告文案,迅速获得消费者喜爱和青睐。原本市场集中在广西及周边地区的田七牙膏,通过广告效应将市场拓展至全国。

  据媒体报道,亲历了2003年“奥奇丽销售奇迹”的人是这样描述当年盛况:“从2003年3月到2004年年初,所有的产品都不够发货,需要经销商排队订货。梧州工厂里9条生产线全部排满了仍不够用,新增产能远远不足,需要工人加班加点苦干,有条生产线上的工人不停地包牙膏,包得手发抖发软,回家连饭都做不了。”

  2004年11月,田七被国家工商总局认定为中国驰名商标。同年,田七牙膏年销售量超过4亿支、销售收入约10亿元,一度跻身全国牙膏品牌4强。2005年10月田七牙膏荣获“中国名牌产品称号”。

  记者梳理发现,2003年奥奇丽开始以田七牙膏为基础,试图用多元化的商品打开更多的销售渠道,陆续推出了田七洗手液、田七香皂、田七洗发水、田七洗衣粉等产品。在非典流行的2003年,田七洗手液等产品相当抢手,甚至出现“少生病,用田七”的流行语。

  极速扩张却成为奥奇丽的致命点。据《北京商报》报道,在品牌发展过程中,奥奇丽借助田七牙膏的知名度,在田七系列产品上进行多元化的快速扩张。但多元化、偏离日化等失误的战略决策,分散了奥奇丽资金投入和管理精力,导致财务成本增加、资金紧张。

  业内人士称,多元化的生产和销售模式导致奥奇丽开始出现“舍本逐末”的情况。原本以中药、草本牙膏为主打品牌的公司,一下子进行战略扩张,反而忽视了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导致日后业绩平平陷于破产。

  司法拍卖平台上的说明,起拍价1.63亿。

  自救与他救

  相关数据显示,2004年国内牙膏消费市场的份额为:高露洁26%、佳洁士19%、两面针13%、田七11%、中华10%、黑妹9%。

  2006年开始,田七牙膏开始失去自身的市场份额,黑人、云南白药、舒适达等品牌后来居上,迅速抢占国内牙膏销售市场的份额。作为早年进军中国的佳洁士及高露洁,依然保持自身在中国市场的优势。

  至此,田七牙膏慢慢淡出消费者视野。2014年田七牙膏被迫停产,相关消息称其停产原因主要是奥奇丽的财务成本过高及资金短缺。作为梧州市的代表品牌,田七牙膏的停产给当地产业发展带来一定的影响。

  据媒体报道,2016年5月梧州市政府参与广西奥奇丽改组,成立了广西田七日化有限公司负责“田七”品牌的专业化运营,并引入广西金融投资集团旗下的广西金控资产管理公司入股广西田七日化,“田七”牙膏恢复生产。

  相关消息称,“恢复生产的田七牙膏继续定位中草药牙膏,产品从口腔上火、口腔溃疡、牙龈出血、牙龈护理方面入手,并依托“互联网 ”打造口腔健康本草养护品牌。”

  物美价廉是恢复生产后的田七牙膏又一个卖点,田七普通牙膏的价格不超过10元,均低于其它牙膏的市场价格。目前,记者在淘宝、京东搜索田七牙膏,价格为在6-8元/支。

  梧州政府官方网站显示,梧州市政府为推动奥奇丽发展,持续鼓励奥奇丽招商引资重振品牌。2018年3月奥奇丽利用田七品牌与外地投资者展开合作,申请办理设立登记普通合伙企业,其中涉及外地投资人数量多达632人,领取工商营业执照涉及的登记资料繁多。

  广西田七日化有限公司没打开局面,田七牙膏的生产和销售也并未迅速走向正轨。记者查询统计数据发现,2018年高露洁、佳洁士、舒适达、黑人、云南白药、舒克等已经占据了超过70%以上的市场份额,田七牙膏再次突破的空间极为有限。

  与田七牙膏一同成为梧州名片的品牌,包括建国香皂、新华电池、鱼龙油漆、西华毛巾、天鹅蓄电池等,也在同一时间段走下坡路。

  2018年6月,梧州市市长李杰云在梧州市工业高质量发展大会上专门提及梧州工业发展的短板,并提出改正意见。李杰云认为,这些企业和品牌未能跟上市场变化和需求升级,现在基本上消失或者严重衰落了。在接受东部产业转移和推进企业改制过程中,也错失了重焕生机的发展机遇。

  梧州中院负责法官列出的特别提醒。

  田七品牌“花落谁家”?

  本次拍卖引起了不少业内人士的关注,其中一名业内人士告诉上游新闻记者,他非常好奇这次拍卖花落谁家。

  根据企查查信息显示,目前奥奇丽的自身风险多达213条,关联风险达195条,并被梧州万秀区人民法院、佛山南海区人民法院等列为失信企业,并被各地法院执行标的累计达5.04亿元。而奥奇丽法定代表人曹旭侃也被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同时也被列入限制消费人员。

  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负责法官告诉记者,该企业负债过多,还不了债,而且还欠银行贷款,所以通过拍卖来还钱。

  据媒体消息,不少人看到这些高风险和高债务都会忘而却步。此外,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拍卖公告中的“特别提醒”,也被认为是“此次拍卖的门槛太高,最终或无人接盘”的原因。

  法院“特别提醒”内容为:要求竞买人需是牙膏生产行业全国前二十名或者与行业领先企业有合作关系。此外拍卖成交后一个月内,在梧州厂区的生产线恢复“田七”牙膏的生产,不能在外地生产牙膏。梧州市高新技术开发区对买受人恢复牙膏生产给予优惠政策支持。

  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负责法官告诉记者,这个“特别提醒”是他专门列出来的事项。该法官认为没有人愿意花钱来浪费资源,不论是谁花一两个亿拿下竞拍,其首要任务都是要重振这个企业。

  关于仅2人报名参加竞拍一事,该法官告诉记者,此次竞拍属于公平公正的网络竞拍,报名者身份是拍卖方未知的。根据竞价规则显示,至少一人报名且出价不低于起拍价,方可成交。

  该法官表示,本次拍卖竞价时间为一天,从6月11日10点至6月12日10点。

  原标题:田七牙膏打包司法拍卖:起拍价1.63亿,仅2人报名

责任编辑:海竹
 
相关新闻
加载更多新闻
热门排行
热 词
热 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