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青年网

新闻

首页 >> 即时新闻 >> 正文

温故知新 清风徐徐:山东茂腔《西京·桂花亭》经典再塑地道上演

发稿时间:2019-03-21 18:09:00 来源: 中国青年网

茂腔《西京·桂花亭》演出剧照。胶州市茂腔秧歌艺术传承保护中心供图

  中国青年网北京3月21日电(记者 姜宁 通讯员 李永杰)日前,由胶州市茂腔秧歌艺术传承保护中心(以下简称“胶州茂腔传承中心”)复排推出的山东茂腔《西京·桂花亭》,在青岛多地正式与观众见面,赢得业内外一致好评。该剧系茂腔看家戏“四大京”《西京》中的重要一场,汇聚多家茂腔剧团之长,吸取民间优秀艺人养分,顺应广大戏迷票友呼声,为茂腔观众献上了一场地道过瘾的戏曲盛宴。

茂腔《西京·桂花亭》演出剧照。胶州市茂腔秧歌艺术传承保护中心供图

  据悉,《西京》是茂腔代表性剧目,分为《桂花亭》《探监》《裴墩卖线》《裴秀英告状》《火焰驹》等本戏。在文化生活匮乏的年代,一部《西京》演下来需要几天的时间。由于社会节奏的加快,以及老艺人逐渐退出舞台,常见演出的《西京》几乎就只剩下了《裴秀英告状》一本。随着时间的推移,观众渴望看到全本《西京》的愿望也日益强烈。2008年,在社会各界的大力支持下,胶南(现为黄岛区)和高密的茂腔剧团相继恢复了全本《西京》,媒体也曾报道过幕后的感人故事。此次“胶州茂腔传承中心”恢复排演《桂花亭》,主创团队所展现出的气度和风貌,以及舞台上呈现出的茂腔特色,犹如清风拂面,对于茂腔在新时代的传承与发展,有着相当重要的借鉴意义。

茂腔《西京·桂花亭》演出剧照。胶州市茂腔秧歌艺术传承保护中心供图

  剧本凝练各家所长

  茂腔在两百余年的沿革过程中,早期多以口传心授的方式传承。后来落实到文字上,在不同的流行区域,演出剧本总会存在些许差异。据了解,排演之前,“胶州茂腔传承中心”从社会甚至海外搜集到各种演出本。在此基础上,逐个场次、甚至逐字逐句推敲研究,集众家所长,提炼出最终版本。综合本在绝对意义上保留了剧目的原貌。对故事情节不做任何改动,更不随意根据今人理解画蛇添足;尊重传统戏“劝人方”的教化作用,对剧目的思想意义不做任何拔高或贬低。在审阅唱词的时候,仅把个别口传讹误的字词加以修正,不同版本中同一唱段的不同词句,根据需要择优取之。例如李彦贵出门卖书的唱词,有的版本用“在堂前辞别了嫂嫂秀英”(也有写作“在堂前辞别了萱花椿树”)以写实开始,有的则用“人生世上如浮云”,感叹世事无常。这些不同处理没有对与错,完全留给主创团队灵活决定。

  茂腔《西京》是一部传奇式的巨作,可谓大俗大雅。说到雅,其戏文和典故多出自《春秋繁露》《唐诗》《汉律》《增广贤文》《论语》《诗经》《庄子》《牡丹亭》以及唐宋明清各类文学;说到俗,可以形容尚方宝剑为“扁担长”,形容开道铜锣像“筛子大小”,把退婚纸撕碎形容为“打场、揽扬”,用俏皮话“磨眼里插饭帚,好大一股筹(仇)”形容“好大的仇”。这些说法都是地道的农业社会的语言,非常生活化,活脱脱一幅淳朴生动的生活画卷。但由于城乡差别和时代变迁,有些说法年轻演员理解起来有困难。在处理这些词句的时候,主创团队并没有武断地加以排斥删减,而是尽最大努力考证清楚,保留利用。

茂腔《西京·桂花亭》演出剧照。胶州市茂腔秧歌艺术传承保护中心供图

  挖掘整理传统唱腔

  “胶州茂腔传承中心”在茂腔历史和艺术上一直有着重要的影响力,历代名家对茂腔音乐的创新和改革作出了可贵的探索。在许多创新剧目中,茂腔原生态的一些唱腔、曲牌和伴奏手法,逐渐失去了用武之地,久而久之在观众当中也印象淡薄。作为茂腔艺术传承中心,本次“胶州茂腔传承中心”的一个举措令人眼前一亮,更令人感动。主创团队放下茂腔专业人士的身段,从民间剧团请来了一群“戏母子”(会戏很多的高手),系统展示了极具茂腔特色但在专业剧团匿迹多年的唱法和曲牌。比如,“三瞪眼”和“梆子穗”是历史上茂腔与梆子“两合水”同台演出时学习的唱法,与“幺二三”一起构成成套唱腔,表达震惊、悲愤的强烈情绪。再比如源于秧歌调的“扫地风”,京胡“扇簸箕”的伴奏手法,类似京剧“反西皮散板”的“哭迷子”唱腔,“按板”的起板唱法,等等不一而足。

  与很多地方戏曲一样,茂腔在过去二三十年中,引进了不少新的音乐创作手法,在丰富了茂腔音乐的同时,也走入了一些误区,即与其他剧种、民歌甚至歌剧一勺烩,严重的同质化,让人分不清唱的什么。“胶州茂腔传承中心”这种“不耻下问”、以民间艺人为师的谦逊态度,是值得赞扬的。尤其重要的是,挖掘整理原本就属于茂腔自己的财富,比起无源之水无本之木的所谓创新,意义无可估量,也对的起名称中的“传承”二字。

茂腔《西京·桂花亭》演出剧照。胶州市茂腔秧歌艺术传承保护中心供图

  开门协作精益求精

  除了邀请民间演艺人员挖掘传统唱腔,“胶州茂腔传承中心”还虚心向观众和戏迷征求意见。早在审定剧本的阶段,主创人员就与多年研究茂腔的热心人士逐字逐句的讨论唱词,力求文字准确、戏理通顺,典故出处有据可查,民间俚语有清晰的解释,并且对于古代官场礼仪、服饰要求、职业特点以及戏曲通行规范等,进行充分地讨论,保证舞台呈现的合理性。

  例如,李彦贵见知县郭子春立而不跪,有剧本说是因为“我父官居总督之职,我岂能跪你。”这种说法比较牵强,也有仗势欺人的味道。实际上李彦贵作为黉门秀才,见知县是可以免行大礼的。再比如李彦贵念的:“庭前一枝梅,子路探颜回。禹门三级浪,平地一声雷。”就其出处和涵义,以及用在该剧的关联性和合理性,主创团队向有关人士详细了解后,都是从善如流。

茂腔《西京·桂花亭》演出剧照。胶州市茂腔秧歌艺术传承保护中心供图

  原汁原味顺应民意

  作为茂腔最直观的表现方式,唱腔无疑是观众最为关注的部分。在该剧带妆彩排后,“胶州茂腔传承中心”第一时间把视频发给有关方面,再次谦虚地征求意见。当看到舞台上这部茂腔传统戏时,观众深受感动和震撼。从服装化妆舞美道具,到音乐唱腔表演程式,“胶州茂腔传承中心”保持了其特有的雄浑大气和酣畅淋漓,一切都是茂腔的,都是戏曲的。没有拿来主义的“杂质”,没有自作聪明的“转基因”,都是观众日思夜想所希望的茂腔!而且这部戏所传达的惩恶扬善、是非公义的社会意义绝对是积极的。在充分尊重传统的基础上,有限的改动都是放在对传统的加强和渲染上,自始至终没有违和感。当然,该剧还只是刚刚立起来,尚有进一步磨合提升的空间。尤其是与该团原有《西京·裴秀英告状》的衔接问题,还要宏观考虑。

  在当今“娱乐至死”的氛围下,保护茂腔的原有风貌是需要勇气的。多少年来,剧团生产剧目、观众被动接受的局面,在“胶州茂腔传承中心”排演《桂花亭》的过程中被打破。他们没有闭门造车,罔顾民意,而是走出一条新路:专业剧团、民间艺人和戏迷观众一起努力,在茂腔传统戏的恢复过程中,多方参与,理性探讨,激发了主人翁精神,最大程度上达到共识,提升社会满意度。这种互相尊重的新型关系,未尝不是茂腔等地方戏曲传承与发展的一条新路。

茂腔《西京·桂花亭》演出剧照。胶州市茂腔秧歌艺术传承保护中心供图

茂腔《西京·桂花亭》演出剧照。胶州市茂腔秧歌艺术传承保护中心供图

责任编辑:赵瑛
版权声明:凡本网文章下标注有版权声明的均为中国青年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使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如需授权,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