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青年之声|青春励志|青年电视|中青看点|娱乐|财经|舆情|教育|第一书记网|地方|发现|游戏|汽车|非遗
首页>>新闻 > 即时新闻 >>  正文

多家院校将艺术升APP作为唯一报名渠道 媒体追问:合理吗

发稿时间:2019-01-10 16:17:00 来源:澎湃新闻 中国青年网

  “艺考报名添堵”成为近日热门话题,作为“八大美术学院”及其他多所艺术类院校的报名渠道,“艺术升” APP在报名开始后陷入崩溃,众多考生眼看报名时间越来越少,却无计可施。

  此事随即引发各方关注,1月7日下午,教育部通过官方微博回应此事称,个别高校自行委托的第三方报名平台出现技术故障,导致艺考学生无法顺利报名。对此,教育部高度重视,已指导和督促有关高校采取措施,确保有意愿参加校考的考生都能报名并参加考试。

  相关院校也相继发布公告,表示延长报名时间,增加考点或考位。同时,也有学校在“艺术升”之外另设报名渠道。考生们的焦虑得以纾解,但舆论对于“艺术升”及其背后企业是否涉嫌“垄断”的质疑却并未消散。

  多家高校委托艺术升作为唯一报名渠道是否合理?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称,此次“艺术升”系统崩溃一事,表明相关院校在选择合作机构时,对合作方技术能力以及可能存在的问题风险,缺乏充分的预判和评估。

  风波:唯一报名通道出现大“堵塞”

  根据网友的反映,在艺考报名的关键时刻,“艺术升”APP始终显示“加载中”的状态,甚至有人排队两天都无法进入院校报考的页面。2019届美术艺考生唐友(化名)1月6日晚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通过“艺术升”报名时系统不停崩溃闪退,能不能报上全凭运气。

  唐友介绍,自己从1月5日一直守在艺术升报名系统前,1月6日6点西安美术学院和天津美术学院报名系统同时开通,自己等了6个小时,“网页面刷不出来,全是问号”。耗费多时,自己最终报上了鲁迅美术学院和天津美术学院,同一个画室的朋友则“一个都没报上”。另一位来自湖北的艺考生则称,1月5日早上,湖北美术学院开启报名的第一天就无法登陆“艺术升”APP。

  重庆从事美术培训的画室老师李海(化名)告诉澎湃新闻,其所在画室学生受此影响较大,“有些学校根本报不上名”。他认为,“报名”对考生来说颇为重要,倒在这一关有点“冤”。

  针对为何会出现大面积拥堵情况,“艺术升”官微1月6日发布公告称,“报名系统访问量过大,超出了艺术升报名系统的承载负荷能力”。次日,艺术升官方微信号发布《艺术升报名系统开通3天的情况说明》,称6日早晨6时,西安美术学院和天津美术学院同时开通报名,开通瞬间每秒最大并发连接数28万,持续增加至晚上23时每秒最大并发连接数达到34万,远超出2019年报考人次预期。

  今年艺考政策也有所变化。

  2018年12月29日,教育部发布“艺考新规”,提及“除经教育部批准的部分独立设置的本科艺术院校(含部分艺术类本科专业参照执行的少数高校)外,2019年高校美术学类和设计学类专业一般不组织校考;2020年起使用省级统考成绩,不再组织校考”。

  李海认为,众多综合类高校取消“校考”,考生们涌向独立艺术院校,这势必导致“唯一”的报名渠道过于“拥挤”。据钱江晚报报道,今年,“艺术升”已成为21所艺术类院校(指独立设置本科艺术院校或参照独立设置本科艺术院校)的唯一报名通道,此类院校全国一共45所。

  进展:“艺术升”之外,已有学校另设报名渠道

  艺考生“报名难”成为微博热搜话题,引起了教育部关注。1月7日下午,教育部新闻办@微言教育发布《教育部督促有关高校妥善处置2019年艺术类校考报名问题》,文中称,针对近日有考生反映,个别高校自行委托的第三方报名平台出现技术故障,导致无法顺利报名。“教育部高度重视,已指导和督促有关高校通过增加报名渠道、延长报名时间、增加考点等措施,确保有意愿参加校考的考生都能报名并参加考试。”

  1月7日下午,“艺术升”发布官方说明,称截至当日凌晨2点,报名通道已完全恢复正常。对此,“艺术升”官方客服人员告诉澎湃新闻,系统现已恢复,考生能够正常报考,目前正积极协调相关院校与各个考点沟通,补充考点。

  澎湃新闻采访发现,1月5日至1月6日期间,考生反映报名出现问题的情况主要集中在鲁迅美院、湖北美术学院、西安美术学院以及天津美术学院、中央美术学院等等。截至1月8日,上述院校均已发布公告,表示延长报名时间,增加考点考位。

  广州美术学院1月8日开放省外考生报名,其唯一报名平台也是“艺术升”。该校7日曾发布公告称,为防止报名系统“延迟卡顿”,将按不同时间点逐步开放各个考点报名通道。该校招生办公室工作人员8日上午接受当地媒体采访称,广东省外考生的报名工作进行“顺畅”,未收到考生关于报名不畅的问题反馈。

  也有美术学院在“艺术升”外另设报名渠道。甘肃省教育厅1月8日下午通过官方微信发布通知称,因学校要求,四川美术学院艺术类专业校考变更至该省体艺类招考智慧平台(http://art.ganseea.cn)中报名,甘肃、新疆、宁夏的考生从即日起可登录系统报名。

  四川美术学院招生办一名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因“艺术升”出现了系统崩溃现象,现学校针对甘肃、新疆、宁夏的考生变更至甘肃省体艺类招考智慧平台中报名,不用“艺术升”报名。针对其他地区的考生,目前学院正积极协调,是否会继续使用“艺术升”或变更至其他报名渠道,届时会及时通知。已经通过艺术升报名成功的同样有效。

  起底:成立三年多便自称成众多院校唯一报名渠道

  尽管艺考报名问题逐步得到解决,但舆论对于“艺术升”的质疑并未散去。

  天眼查信息介绍,“艺术升”APP是国内艺术生考试报名软件,也是艺术交流的平台。 主体为杭州亦闲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该平台主要提供国内艺术生考试报名、院校资讯、考程服务、报考提醒、文化分测算、艺术备考公开课等服务。2017年12月21日,杭州亦闲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曾被列为存在经营异常情况,原因为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

  另据钱江晚报报道,杭州亦闲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办公地点位于杭州市余杭区仓前街道。这家成立于2015年8月的新企业,其产品在很短的时间内就成了不少艺术类院校招考的唯一通道,3年后,自称扩张至包括“八大重点美术学院、五大重点艺术学院、三大重点传媒学院、十大省级艺术校考考点等在内的100多所重点艺术校考院校”的报名系统。

  该公司负责人李盛鑫接受钱江晚报记者采访时称,2005年起,他们就开始为中国美术学院提供现场报名系统,2015年,公司改名为亦闲科技,目前使用的“艺术升”APP均在彼时研发、上线。

  中国政府采购网显示,鲁迅美术学院、西安美术学院和湖北美术学院等院校均通过公开招投标采购了“艺术升”平台的报考服务,并将其设定为考生唯一报名渠道,费用最低的为5万元,最高的29.7万元。

  李盛鑫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单所学校的校考报名系统,该公司的收费在10万-20万元不等。“公司目前的收入来源主要是两部分,一部分是针对考生的增值服务,另外一部分是和各所高校合作收取的服务费,其中后者占比60%。”李盛鑫表示。

  此次“艺考报名难”风波中,最受争议的便是针对考生收取的增值服务费用。唐友告诉澎湃新闻,“艺术升”APP以“独家”报名平台的名义,鼓励考生购买相关增值服务,比如50元的肖像审核加急费、以及598元VIP套餐费用。

  考生上传证件照时需要缴纳30元“肖像信息技术费”,3到7个工作日才可以审核通过——但如果想要快速通过审核,考生则需交50元“肖像审核加急费”。“交完50元加速费后,一天或许就能通过审核。” 唐友告诉澎湃新闻。

  至于平台声称的“价值598元VIP套餐服务”,也被认为用处不太大。“只是多了一个报考指南,而报考指南其他APP都有,再不济买书也就几十块,为何要花这笔钱买?”唐友称,“艺术升”工作人员曾到其所在画室宣传,说“60万考生乘以每个人六百,这就是我要赚的钱”,让人记忆深刻”。

  另外一名来自江西地区的考生睿恩(化名)证实,“VIP套餐服务”集中在院校信息、分数线预测及艺术类志愿大数据录取测算等。“也没什么实质作用,就算是VIP,还得另花30元肖像费和50元审核加速费。”

  “我不会鼓励我的学生购买这些服务。”李海告诉澎湃新闻,“艺术升收取费用的行为不太合理”。在他看来,艺考报名本是学校或政府应该提供的公共服务,将其委托给营利性质的第三方公司,最终“羊毛出在羊身上”。

  据浙江卫视报道,“艺术升”相关负责人回应称,增值服务和学生是否报上名“没有关系”。目前,该公司已经下架了“加急”和“联考志愿预测”两项增值服务。

  追问:多家高校委托商业机构作为唯一报名通道是否合理?

  杭州东昱画室老师朱泽(化名)1月8日下午告诉澎湃新闻,“艺术升”这两年确实方便了一部分考生。“之前都是需要现场确认,有的外地考生来回就需要两天。不能否认,艺术升方便了考生报名。”朱泽认为,此次出现大面积系统崩溃的现象,应该“多提供几个报名渠道”,而不是“集中在一个APP上”。

  李海也承认,以前艺考生“报名较为麻烦”,需要登录各个院校自己的报名网站,而现在有了统一的报名渠道,“简洁方便”。“但方便也不意味着可以‘垄断市场’。”李海称。

  集中了数十所院校报名渠道的“艺术升”到底是否涉嫌垄断?北京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竞争法研究中心主任肖江平此前接受南方都市报采访称,我国普通高校文凭教育中的招生,是行政行为或行政行为的一部分,八大美术院校统一指定一个艺考报名APP,需要全面分析统一制定报名APP的形成过程,分析其运行机制,来判定是否涉嫌违反《反垄断法》32条,即行政垄断条款。

  也有律师认为,“艺术升”独家拥有八大美院艺考报名渠道,本身可能就会带来资源垄断问题,平台或借此机会收取不合理费用。律师徐利平告诉澎湃新闻,学校有无必要到市场上采购报考服务有待商榷。

  “艺考涉及考生受教育权,为考生提供报名服务是教育部门或高校应该行使的‘行政权力’,应是很严肃的事情。”徐利平称,学校有能力应对“一年一次的艺考报名”,即便需要采购服务,也应限于技术或系统,具体操作则由学校完成。“现在高校将整个事情(报名)都交给企业来做,这是有争议的。”徐利平认为,从行政法上讲,这属于“将行政权力委托给了企业”,而这没有“明显的法律依据”。

  “艺考报名面对的是千千万万的考生,怎么能随意委托呢?”徐利平称,行政机关或法律规章授权的公务服务组织,比如高校,必须注意“向社会采购服务时应有法律依据”,不能影响到“执法的严肃性”。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则称,高校将报考平台委托给企业的前提,应是“选择的第三方平台技术成熟”。此次“艺术升”系统崩溃一事,表明相关院校在选择合作机构时,对合作方技术能力以及可能存在的问题风险,缺乏充分的预判和评估。

  “相关供应商应在中标后保障平台的顺利运维,如果没有相关资质或开发能力而中标的,相关部门应追查整个采购招标的流程是否存在违法违规之处。”律师周铭认为。

  根据中国政府采购网上的信息,多家艺术院校在购买艺考报名网上支付项目时,将“艺术升”APP作为“单一来源”采购。这种采购方式也被称作“直接采购”,是采购人向唯一供应商进行采购的方式,在这种采购方式下,没有其他竞争者。

  “从目前情况来说,本项目采购是失败的,政府采购监管部门应追查采购方采取单一来源方式采购是否符合相关法律法规规定。”周铭告诉澎湃新闻,如果涉及到垄断或私下收费等情形的,触犯法律的,可寻求法律途径解决。“鉴于此事涉及面广、影响大,倘若众多学生因该APP未成功报名,合法权益受到损害或造成财产损失的,相关部门应主动追责。”

  (原标题:追问艺考报名添堵:多家院校将艺术升作为唯一报名渠道合理吗)

责任编辑:海竹
 
相关新闻
加载更多新闻
热门排行
热 词
热 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