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青年之声|青春励志|青年电视|中青看点|教育|文化|军事|体育|财经|娱乐|第一书记网|地方|游戏|汽车
彩票事业应与 行政部门脱钩

发稿时间:2014-12-16 08:08:53 来源: 深圳特区报 中国青年网

  引子:

  近日,国家审计署对18个省开展彩票资金审计工作。数据显示,自福彩和体彩发行20多年来,中国彩票累计销量已经超过1.7万亿元,根据提取比例,彩票公益金已经超过了6000亿之巨。它应用之于民,增加公众福利,但这笔6000亿的公益巨款,不仅总体上去向成谜,成了“糊涂账”,而且在局部可以看清使用方向的地方,更是问题重重。大量公益资金沦为管理者的私房钱、小金库,被用于盖大楼、买游艇、补亏空,这致使真正能投入到国计民生等公益事业方面的经费却十分有限,让彩票公益金的正当使用严重地变了味。本期“思与辨”就来谈一下彩票公益金的管理和使用。

  ■ 主持人: 尹传刚 (深圳特区报评论员)

  ■嘉 宾: 林 江 (中山大学岭南学院财政税务系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

  上官酒瑞 (上海市委党校政治学教研室副教授)

  舒 锐 (法律从业者)

  彩票公益金应纳入政府预算

  主持人:巨额彩票公益金去向成谜、违规使用的乱象频现,严重违背了 “扶老、助残、救孤、济困”宗旨,使彩票业合法性受到质疑。在你们看来,乱象原因何在?

  上官酒瑞:虽然有规定彩票公益金只能专项用于社会福利、体育等社会公益事业,但是使用多少、怎么使用、用于何处,并没有强制性的法律规定,往往由使用部门或单位说了算,甚至是领导个人按照自己偏好来决定,这使该公益金成了某些权力部门的“唐僧肉”,随意使用和支配。缺乏严格的监管体系,彩民无力监督,由于资金收支不公开、不透明,来自媒体或社会的监督也难以及时有效,这导致公益金使用在总体上处于监管真空的状况。加之,问责机制缺失,造成使用混乱就不可避免。

  林江:彩票公益金是否需要纳入政府预算,没有明确的规定。尽管彩票公益金按照一般理解需要纳入政府部门的财政专户管理,但是纳入了财政专户不一定需要纳入国库,不需要纳入国库的资金就很有可能变相成为部门的小金库,用来进行豪华消费以及盖政府大楼等。再者,人们对于彩票公益金是否属于财政资金,是否属于纳税人的钱,也可能存在疑问。从表面上看,彩票发行具有博彩性质,公众人士用于博彩的资金,其中的一部分被政府使用了,是否这部分资金属于财政资金呢?理论上说,政府花的每一分钱都是纳税人的钱,都需要接受人大和社会公众的监督,但是源于彩票发行的资金会让人们产生幻觉,认为这是博彩的资金,可能不属于财政资金,如果部分政府部门也这样理解的话,其将彩票公益金用在政府部门的私房钱,胡乱使用也就找到答案了。

  舒锐:这与当前我国的彩票业管办不分有很大的关系。彩票发行和经营实质上仍属于由政府直接发行和经营的方式。福利及体育彩票管理中心作为发行经营彩票的事业单位,既隶属于政府,又采取企业化运作。企业化运作、具备部门利益的彩票发行中心容易在行政权力庇护之下侵害彩民权利及公共利益。

  彩票业尽快与政府部门脱钩,是解决当前彩票公益金困局的根本出路

  主持人:体彩和福彩的最大公益性,就体现在对彩票公益金的使用上。现在的局面是,使用不透明、公开不细致、使用方向存疑。究竟怎样才能保证彩票公益金专项用于社会福利、体育等社会公益事业?

  林江:我认为彩票业尽快与政府部门脱钩,是解决当前彩票公益金困局的根本出路。总的原则是,政府部门应该行使对彩票公益金使用的监管权,确保彩票公益金的每一分钱都用得其所。彩票公益金的使用应该纳入法治的范畴,让全社会知道彩票公益金是怎么来的,应该怎么用,如何监管,应以法律形式确定下来,政府部门依照法律进行监管,实行阳光管理。在彩票公益金的管理方面,政府部门可以委托社会机构,尤其是非政府组织进行运营,也可以通过成立彩票公益金信托基金的方式,通过由信托人进行管理,也可以通过购买社会服务的方式把彩票公益金按照法律的规定用于公益领域,包括社会福利和体育等社会公益事业。

  上官酒瑞:阳光是最好的防腐剂,只有通过各种形式和途径,将彩票公益金的总额、使用去向等详细信息全面置于聚光灯下,接受媒体和社会的全方位监督,才能保障其使用的合法性和公益性。妥善用好公益金,有必要通过改革建立完备的监管机制。这包括,加大审计部门的审计监督力度;按政府性基金管理办法纳入人大公共财政预算,接受人大监督;实行“收支两条线”管理,专款专用,建立严格的财政硬约束制度;明确资金管理和使用的权责关系,对违法违规使用者予以严肃问责。

  舒锐:可专门针对彩票事业立法,并成立脱离部门的监管委员会依法监督;资金的分配上也要纳入国家财政预算,保证专项足额使用,避免形成部门结余。

  要加快彩票事业市场化、法治化和管办分离改革

  主持人:在彩票公益金的使用和管理上,一些国家或地区有何好的做法可以为我们所借鉴?

  林江:在美国的一些州,可以把彩票公益金成立信托基金,并通过委任一些有社会影响力和知名度的人士,例如医生、教授、律师、企业家担任信托人,由信托人去遴选合适的人去运营彩票公益金。相关的信托基金则成为法定的基金,按照法律规定用于社会福利等事业。早在1965年,香港就成立了奖券基金,相关的彩票公益金以奖券基金的形式用于社会福利事业。香港政府通过向社会中介机构和非政府组织购买公共服务的方式把奖券基金用于孤寡老人帮扶、弱势群体的扶助、特殊病患者的资助等社会福利事业。这些做法都很值得我们借鉴。

  上官酒瑞:概括而言,我觉得值得借鉴的有:市场机制,即彩票的发行采取公开招标方式,并以市场的逻辑和规则发行彩票;民主机制,即引入社会监督力量,扩大彩民、专家或独立民间组织等的参与力度和范围,对公益金的管理与使用等情况,进行监督或考核评估;法治机制,即通过立法方式,将公益金的管理和使用纳入法治轨道,建立无漏洞、无缝隙的监督约束体系。

  舒锐:彩票发行机构一般不参与公益金的分配与管理,以保障彩票公益金的使用分配的独立性;具备专门的监管机构,如英国由博彩委员会和国家彩票委员会进行监管,它们既不是政府部门也不是完全独立于行政体系之外的监管机构,这样的监管方式既有利用国家控制,也有利用社会监督。

原标题:彩票事业应与 行政部门脱钩
责任编辑:hn_新闻
返回首页>>

扫描二维码进入

“青年之声”微信

扫描二维码进入

中国青年网微博

扫描二维码进入

"畅想星声"全国大学生

网络歌唱大赛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