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青年之声|青春励志|青年电视|中青看点|娱乐|财经|舆情|教育|第一书记网|地方|发现|游戏|汽车
呼格案采访记者:对于案件我一度悲观过

发稿时间:2014-11-24 13:51:54 来源: 法制晚报 中国青年网

  王洪禹,《法制晚报》辰光调查主编,是全中国最早一批接触呼格案的记者。

  2006年,王洪禹透过独家渠道了解到,由于赵志红的出现,呼格案的疑点已藏无可藏,案件可能要重审,他与新华社同行一起为这一案件奔走。当年年底,他正在安康采访邱兴华杀人案,政法委要求对赵志红“枪下留人”的消息传出。

  在此后的几年里,王洪禹一直关注着几乎毫无进展的呼格案。2010年5月,赵作海冤案平反,王洪禹发表了博客《释放了赵作海,谁又来释放另两个灵魂?》—“当赵作海怀揣着释放证书站在媒体的聚光灯下讲述着自己那非人般的遭遇时,那两个早已化作一缕轻烟的孤魂(指聂树斌和呼格吉勒图)又有几个人在意呢?他们的灵魂还被囚禁在死刑犯的卷宗里。”

  从我第一次接触呼格案到今天,八九年的时间过去了,早在2010年,我就放弃了对这个案件的追踪采访,但时至今日,采访时发生的每个细节仍深深印在我的脑子里。

  至今,我仍能想起2006年12月我听说赵志红被“枪下留人”时的情景。当时我正在安康的旅馆里写邱兴华杀人案的稿子,政法委、最高院和公安部联合组成呼格案调查组的消息传来后,呼格吉勒图这个名字不时蹦出来“打扰”我。

  呼格吉勒图冤不冤,有待司法机关给予公正公开的审判。但当年这个18岁的小伙子被枪毙,其中有许多疑点,不但媒体知道,连当地的老百姓都知道。等待真相的,不仅仅是呼格吉勒图、赵志红和当年那位受害女性的家人。

  2006年,我来到案发地呼和浩特市毛纺厂—那个“著名的”女厕所已经不复存在,随着城市建设,那里已经变成一大片居民楼。当时赵志红已经落网,但这个案子还并未引起媒体的关注,我对当地百姓说了采访的意图后,他们把我团团围在中间,争着跟我说:“就是那个楼!就是那个楼!”他们指着一幢居民楼告诉我,此前民警押着赵志红来指认犯罪现场,虽然厕所已经拆了,但他还是一下子就认出案发的地点。

  赵志红刚落网时,当地司法机关曾邀请媒体旁听审讯,赵志红交待一起,媒体就记录一起,他最初的交待是抢劫强奸案27起、杀11人—这一数字来源于内蒙古当地一家媒体第二天的报道。但仅过了几天,媒体对赵志红犯案的数量就变成了“抢劫强奸案26起、杀10人”。赵志红被关了这么多年,唯一一次开庭是2006年12月在呼和浩特中院进行的,当时的卷宗也只提到了他“抢劫强奸案26起、杀10人”,至于与呼格吉勒图相关的“49命案”,只字未提。

  对于呼格案的疑点,当时的办案人员也都明白。在当年的采访过程中,有一位参与审理的干警对我说过,这个案子不再审,难受的是呼格一家人,如果再审了,几十位干警、法官、检察官可能要被追责,几十个家庭都要难受。

  从2006年到现在,案子再审拖了8年,再加上当年采访遇到的阻力,让我一度有点悲观。但今天,呼格案再审正式启动了,毫无疑问,这是司法公开的进步,接下来期待的则是对司法公正的维护。

原标题:呼格案采访记者:对于案件我一度悲观过
责任编辑:呼工博
返回首页>>

扫描二维码进入

“青年之声”微信

扫描二维码进入

中国青年网微博

扫描二维码进入

"畅想星声"全国大学生

网络歌唱大赛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