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青年之声|青春励志|青年电视|中青校园|中青看点|教育|文化|军事|体育|财经|娱乐|第一书记网|地方|游戏|汽车
首页>>新闻 > 军事 >>  正文

伊朗核科学家被袭身亡 幕后黑手究竟意图何在?

发稿时间:2020-12-07 09:13:00 来源:央视新闻 中国青年网

  11月27日,伊朗首席核科学家法赫里扎德在首都德黑兰附近遇袭身亡,引发全球关注。本周,法赫里扎德之死不断发酵升温,甚至有可能成为引爆中东敏感局势的一根导火索!

  阿布萨德的“黑暗3分钟”

  阿布萨德,距离德黑兰约45英里,一个以苹果和樱桃果园闻名的郊区小镇。

  2020年11月27日下午,伊朗国防部研究和创新机构负责人、首席核科学家法赫里扎德与妻子乘坐一辆黑色尼桑轿车,在保镖陪同下前往阿布萨德的别墅。

  因为新冠疫情,高速公路上车辆稀少,就在轿车接近一个环岛时,被称为“黑暗3分钟”的暗杀发生了。而这短短3分钟里发生了什么,媒体和官方有多种说法,成了“罗生门”。

  在伊朗国家广播电视网的报道中,装载木材的货车爆炸,切断周围电力供应,让路边的多个摄像头失效;在将法赫里扎德座车逼停后,五六名枪手从一辆停着的SUV车上跳下,一起向轿车扫射,法赫里扎德身受重伤后不治。

  但在伊朗半官方的法尔斯通讯社报道的版本中,没有枪手出场,行动全部由远程遥控完成:

  在三辆保镖车中的一辆离开车队去检查目的地安全时,法赫里扎德的坐车被子弹击中。子弹击中车辆的声音让法赫里扎德误以为车辆出现故障,从防弹车上下来查看情况。就在此时,一挺远程操控的机枪从一辆停在150米之外的汽车里开始射击,击中法赫里扎德和他的保镖。随后这辆汽车也发生爆炸,证据毁灭,车主则早在一个月前就已离开伊朗。

  消息人士还透露,遥控机枪由卫星控制,并装有人脸识别系统,以确保准确击杀,这些高技术设备以色列制造的。这种说法也得到伊朗最高国家安全委员会秘书沙姆哈尼的认可。

  伊朗最高国家安全委员会秘书 沙姆哈尼 :很遗憾,这是一次使用了电子设备的复杂行动,现场没有(犯罪)人员。

  不过,伊朗国防部长又是一种说法,揉合了前两个版本的一些细节。

  伊朗国防部长 阿米尔·哈塔米 :起初,他乘坐的汽车遭到枪击,大约15秒后,一辆装满炸药的尼桑皮卡在离他的汽车约15~20米的地方爆炸,造成他受伤,并最终导致他殉职。

  不管哪种版本,法赫里扎德之死都像是一起精心策划的特工行动,整个过程犹如影视剧情节。

  资料图:伊朗外长扎里夫。

  伊朗多方明确锁定“黑手” 矛头直指以色列

  27日晚,伊朗外交部长扎里夫发推,直指以色列“有重大嫌疑”!

  他在推文中称:“恐怖分子今天谋杀了一位著名的伊朗科学家。这一懦弱行径(有严肃证据证明以色列涉案)显示出行凶者是穷凶极恶的战争贩子。”

  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等西方媒体也认为,以色列情报机构摩萨德经常突然从暗处冒出来消灭对手,法赫里扎德之死符合其行事的所有特征:经过缜密筹划,在对方的地盘上、光天化日之下除掉对手,产生超出伊朗或以色列国界之外的重大影响!

  伊朗最高安全委员会秘书 沙姆哈尼 :国家的情报部门已经得到了消息,即他(法克里扎德)已经成为敌人目标,并将对他在最后事发的地点采取行动。已经增加了必要的安保措施,但这一次,敌人用了全新的方式,是一次专业的、特殊的行动。很不幸,在20年之后他们得手了。

  事实上,以色列政府一直宣称不能容忍伊朗拥有核武器,而伊朗核科学家遭暗杀也不是首次。2010年以来,就有至少四名伊朗核科学家遭暗杀身亡。

  2010年1月12日,德黑兰大学核物理学家马苏德·穆罕默迪在一次摩托车炸弹爆炸中丧生;

  2010年11月29日,物理学家马吉德·沙里亚里被凶手依附在其汽车上的磁性炸弹炸死;

  2011年7月23日,核科学家达里奥谢·雷扎伊·内贾德在其家门口遭枪击身亡;

  2012年1月11日,化学专家穆斯塔法·艾哈迈迪·罗尚伊在汽车爆炸中身亡。

  法赫里扎德的妻子 :他(法赫里扎德)是一位科学家,同时也是一位非常善良、深情的丈夫,他热爱他的国家。我恳求其他人继续他的道路,不要让他的鲜血白白流去,他的人生道路对他来说非常重要,他为此付出了心血。

  妻子眼里善良而深情的丈夫还有另一重身份:他被美国和以色列称为伊朗“核弹之父”,曾是秘密原子弹计划负责人,国际原子能机构2015年对伊朗核计划“最终评估”时唯一被点名的伊朗科学家。

  而这一切注定他又是另外一些人的眼中钉!

  伊朗最高国家安全委员会秘书 沙姆哈尼 :我们知道是谁策划,知道他是谁,干了什么。可以肯定MKO(伊朗人民圣战者组织)参与其中,犹太复国主义政权(以色列)和摩萨德难逃干系。

  《星期日泰晤士报》认为,如果摩萨德是幕后黑手,那么几乎可以肯定是“刺刀”小队干的。

  “刺刀”小队,1972年以色列奥运代表团成员被杀的事件后组建,其成员大多从以军突击部队中挑选,接受过深入敌后的训练,但其暗杀行动必须得到以色列总理的批准。然而巧合的是,法赫里扎德在两年前恰恰被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公开“点名”过。

  以色列总理 内塔尼亚胡 :(伊朗)计划中最关键的部分就是成立一个新的组织来继续这项工作,这是阿马德项目的负责人法赫里扎德说的。阿马德项目的负责人是法赫里扎德,记住这个名字,法赫里扎德。

  德国《明镜》周刊网站曾用“影子战争”为题,来形容伊朗核科学家与相关核设施所频繁遭遇到的那种既狠准又飘乎不定的袭击。尽管目前尚无确凿证据,伊朗方面已经明确将“黑手”锁定为老对手——以色列!

  资料图: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

  安全动荡不安的阿拉伯国家

  2020年9月15日,白宫南草坪迎来了特朗普入主之后不多的“高光时刻”:在数百位与会者的见证下,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分别与阿联酋外长阿卜杜拉和巴林外交大臣扎耶尼签署了关系正常化协议,建立了外交关系。

  以色列总理 内塔尼亚胡 :这和平最终将扩大到包括其他阿拉伯国家,并最终能够一劳永逸地结束阿拉伯人与以色列人的冲突,在外界看来,白宫周围的草坪是缔结中东和平的一块“肥沃土地”:

  1979年,以色列总理贝京和埃及总统萨达特在美国总统卡特撮合下签订和平条约;

  1994年,在美国总统克林顿见证下,以色列总理拉宾和约旦国王侯赛因在此签署华盛顿宣言,为实现两国和平铺平道路。

  时隔26年,继埃及和约旦之后,首次又有两个阿拉伯国家与以色列实现关系正常化。

  时任美国总统 特朗普 :今天的签署仪式为历史建立了新的方向,不久以后,将有其他国家跟随这些伟大的领导者(与以色列建立外交关系)。

  对特朗普来说,这一时刻对他的新中东政策而言意义非凡。

  从2018年单方面退出伊核协议、对伊朗实施“极限施压”以来,美伊间关系越来越紧张:今年初,美国用无人机暗杀伊斯兰革命卫队“圣城旅”指挥官苏莱曼尼后,伊朗宣布暂停履行核协议义务。当时法国外长勒德里昂就表示,伊朗这样做很快就能拥有核武器。

  7月,伊朗纳坦兹核设施一处在建厂房发生起火事故,但这并未阻挡住伊朗恢复铀浓缩的步伐,11月中旬,国际原子能机构报告称,伊朗浓缩铀储量已是核协议规定合法储量的12倍!

  “极限施压”效果并不明显,推动阿拉伯盟国与以色列结成对抗伊朗的联合阵线成为特朗普“新中东政策”主线,而这也意味着要阿拉伯国家放弃解决巴以问题这个和平的先决条件。

  8月13日,阿联酋与以色列达成关系正常化协议成为一个“突破口”,巴林随后跟进。《卫报》用“敌人的敌人”来解释这一波海湾国家与以色列的建交潮。

  近年来伊朗战略影响的扩大,不仅让以色列担忧,同样推升了阿拉伯国家的不安全感,“联以抑伊”由此成为部分阿拉伯国家的战略选择。

  伊朗民众 马丽亚姆 :(阿以关系正常化)肯定会威胁到伊朗的安全,或许这些国家间会实现通航,那么以色列就变得离伊朗更近了。过去他们很难轻易接近伊朗,也很难通过其他国家接近伊朗边境,但是现在通过巴林等国,他们就有靠近伊朗的机会,这对我们很危险。

  不过,对以色列来说,要解决伊朗这个“腹心之患”,关键还是要把逊尼派领袖沙特拉过来;

  而特朗普也公开表示,期待沙特加入阿联酋的行列,与以色列实现关系正常化。

  但尽管与伊朗水火不容,作为地区大国的沙特并不会轻易在巴以和平问题上让步。

  沙特外交大臣 费萨尔·本·法尔汉 :我们支持所有为实现和平所做出的努力,而以色列任何单方面占领巴勒斯坦领土和建立定居点的行为都是非法和无助于实现长期和平的。

  

  资料图:美国总统特朗普。

  暗杀行动 幕后黑手究竟意图何在

  11月19日,在特朗普连任前景渺茫的背景下,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的“中东告别之旅”安排了以色列和沙特,颇具深意。

  11月22日晚,蓬佩奥、内塔尼亚胡和沙特王储萨勒曼在沙特的“新未来”城会晤。

  媒体报道说,内塔尼亚胡和萨勒曼的会面正是蓬佩奥促成的,主要目的不再沙以外交关系正常化,合力对付伊朗,特别是“阻止拜登恢复美伊外交联系和重拾伊核协议”。

  媒体注意到,摩萨德的负责人约西·科恩也参加了这次“伊朗问题鹰派人士”间的会晤。

  就在5天后,法赫里扎德被暗杀,对此《纽约时报》评论道:那是以色列在中东又一个决定性时刻投下的“赌注”!对此伊朗方面心知肚明。

  鲁哈尼 伊朗总统 :这次野蛮的暗杀表明,我们的敌人正在经历焦虑的几个星期。他们感到他们施压的时代正在消失,世界的情况正在发生变化,他们希望利用(特朗普)剩余的时间在该地区创造不确定的条件。

  美国国务院前核不扩散事务官员马克·菲茨帕特里克在法赫里扎德遇害后在推特上写道:“暗杀的目的不是阻碍伊朗发展战争潜力,而是阻碍外交 ”!

  那么以色列想“阻碍”谁的外交呢?今日俄罗斯电视台网站的文章,一下子把美国官员半遮半掩的话讲明白了:在拜登上任前52天,以色列送给他的礼物:与伊朗开战!

  12月1日晚,美国当选总统拜登在接受媒体访谈时表示,他仍将坚持选前的对伊朗政策:“如果伊朗重新严格遵守伊核协议,美国将会重新加入该协议,并以此作为后续谈判的起点”。

  “重新加入协议”被外界解读为:在伊朗配合的前提下,拜登将解除前任对伊朗实施的制裁。对特朗普政府而言,这几乎是要抹去这4年来最重要的“外交遗产”!

  4日,在巴林出席“麦纳麦对话会”的蓬佩奥忍不住发言了:

  美国国务卿 蓬佩奥 :我想对全世界说的是,这不是正确的方向。正确的方向不可能是允许伊朗继续买卖武器,正确的方向不可能是让伊朗再次获得西方的技术和资本。

  人们注意到,法赫里扎德遇害之前的4起伊朗核科学家遭暗杀事件密集发生2010至2012年间,正是伊朗与美国开始秘密接触最终达成历史性的伊核协议的前夕。

  吊诡的是,法赫里扎德遇害正是自2015年伊核协议签署后,针对伊朗核科学家的首次暗杀。

  伊朗政治分析人士 穆加达姆:(暗杀行动)似乎是以色列政权在特朗普与当选总统拜登的权力交接期寻求冒险行动,将地区局势拖入动荡之中,并利用此举阻碍拜登与伊朗改善关系。

  伊朗议会通过《反制裁战略法案》纲要 政府表达不同立场

  12月1日,伊朗议会高票通过了《反制裁战略法案》纲要。

  伊朗议会国家安全与外交政策委员会发言人 阿穆伊 :根据该项法案,新一代IR-2M和IR6离心机将被应用,将会制定执行该计划的时间表,然后建设工厂用于提供和储存金属铀,之后建造一个类似阿拉克重水反应堆的新反应堆。

  不过,伊朗政府方面却表达了不同的立场。

  伊朗外交部发言人 哈蒂布扎德 :政府此前曾表示反对以此种方式提交该法案,尽管我们(政府和议会)都是为了维护国家利益,很自然在一些问题上产生分歧,但政府曾表示该法案没有必要也没有益处。

  伊核协议曾是伊朗总统鲁哈尼和外长扎里夫的重要政绩,而由于美国单方面毁约,在今年初的议会选举中,以鲁哈尼为代表的温和派全面落败,处境艰难。

  伊朗国防部长:伊朗将对本次暗杀行动的策划者实施报复

  11月30日,在法赫里扎德的葬礼上,伊朗国防部长誓言要进行报复。

  伊朗国防部长 哈塔米 :敌人非常清楚,我作为一名军人也告诫过他们,没有任何犯罪、恐怖主义和愚蠢行为会免于回击,我们将追查罪犯到底,他们必须为其行为付出代价。

  然而,在眼下这个敏感而重要的时刻,报复也可能让中东局势进一步复杂化,这也许正是幕后策划者们所预见到的:暗杀即使不能阻止伊朗核计划,也能让伊核协议无法“重生”。

  不过,在营造一个“捆住拜登手脚使其无能为力”的局势方面,现实证明了它远远比幕后策划更加错综复杂的一面。

  12月3日,伊朗议长卡利巴夫在接受伊朗国家电视台采访时表示,伊朗无意退出伊核协议。

  同一天,伊朗外长扎里夫在地中海对话论坛的视频会议上表示,绝不会就伊核协议已经达成共识的部分进行任何新的谈判。

  美国面临政权更替,拜登又曾是伊朗核协议主要推手奥巴马的副手,上任后可能缓和与伊朗对立。因此在此次事件后,伊朗或许也会保持克制和戒备态度,观望未来局势发展。

原标题:世界周刊丨伊朗核科学家被袭身亡 幕后黑手究竟意图何在?
责任编辑:纪佳琦
 
相关新闻
加载更多新闻
热门排行
热 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