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青年之声|青春励志|青年电视|中青看点|教育|文化|军事|体育|财经|娱乐|第一书记网|地方|游戏|汽车
首页>>新闻 > 军事 >>  正文

东北抗联教导旅组建始末

发稿时间:2020-08-16 07:42:00 来源:解放军报-中国军网 中国青年网

东北抗联教导旅旅长周保中(左四)与苏联远东方面军军官合影。作者提供

  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和中国人民抗日战争中,有一支独一无二的部队——

  他们身穿苏军军服,佩戴苏军军衔,装备苏军武器,按照苏军大纲训练,但始终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

  他们驻训在苏联境内,军事整训由苏军负责,政治整训由中共党组织负责,但活动于中苏两国,坚持游击斗争;

  他们来自中、苏、朝三国,操着不同的语言,在远东战役中与苏军并肩战斗,加速了日本法西斯的灭亡。

  他们就是由退入苏联境内的东北抗日联军余部改编而成的教导旅,又称中国特别旅,同时还有苏军正式番号——苏联远东方面军独立第88步兵旅。

  一

  1933年,中共满洲省委根据中共中央关于建立反日统一战线、扩大游击战争的指示,组建东北人民革命军(后改称东北抗日联军),纵横驰骋于白山黑水间,强烈震撼了日本帝国主义在东北的殖民统治。

  日军为巩固侵华战争的后方基地,自1938年起向东北大量增兵。至1941年,日军在东北增至16个师团,总兵力达90万人,持续进行疯狂的“讨伐”。东北抗联遭受严重损失,由3万余人锐减至不足2000人,大片游击根据地丢失,杨靖宇、魏拯民等领导人相继牺牲,不断有部队因作战失利越过国界退入苏联。至1941年冬季,为统一领导和管理,培养干部,坚持斗争,东北抗联在苏联伯力(哈巴罗夫斯克)和海参崴(符拉迪沃斯托克)附近建立了北、南两个野营。

  北野营,也称A野营,位于伯力东北75公里的费·雅斯克村附近的森林里,第2、第3路军总指挥部部分人员和第2、第3支队,共计300余人驻扎在此。南野营,也称B野营,位于海参崴以北26公里处的蛤蟆塘,第1路军警卫旅和第2、第3方面军部分人员,第5军一部,共约200人驻扎在此。野营建立后即在苏联军官的直接指导下开始训练。课目包括队列、滑雪、射击、刺杀、爆破及连以下单兵到班、排的攻防战术等,并选出三四十名年纪较轻、略有文化的官兵进行无线电收发报训练。

  苏德战争爆发后,苏联远东军区进入战备状态,以防日军入侵。原抗联第2路军总指挥周保中认为,一旦远东战争爆发,抗联部队应立即返回中国东北,在日军后方发动群众开展游击战争,积极破坏和袭击日军军事设施及交通运输线。为此,1942年7月,北野营抗联部队300余人前往伯力郊区的苏军空降部队营区,进行为期1个月的跳伞训练。由于学习热情高,纪律性强,训练成绩好,他们受到苏军总教官的称赞:“一旦战争爆发之时,希望有机会和你们并肩作战,以消灭我们共同的敌人——日本侵略者。”

  抗联部队随后又陆续派侦察小分队返回东北开展游击活动,收集日军情报。

  为解决当时野营领导关系上存在的不明确问题,周保中向苏联远东军区提出:如果苏日之间爆发战争,在东北境内必须有一支强大的抗联队伍,才能有效地和苏军协同作战,使日军腹背受敌。据此建议“用学校或教导队的形式,把所有在苏联境内的抗日联军指战员编在一起,集中整训,这样既提高训练效果,又有利于备战”,并希望多派些苏联军官协助训练,在短时间内提高训练水平。

  苏联远东方面军司令阿巴纳申科大将认为这是颇有远见的建议,上报苏联最高统帅部,得到同意的答复,明确组建东北抗日联军教导旅,目的是“养成东北抗日救国游击运动的军事政治干部”,任务是“在东北转入直接战争的新环境时发展积极有力的游击运动”,并同意教导旅坚持“中共党组织关系和中共政治路线不变更”的方针。

  7月22日,阿巴纳申科在伯力接见周保中、李兆麟,以苏联远东方面军司令部的名义发布组建中国特别旅(东北抗联教导旅)的命令,授予苏联远东方面军独立第88步兵旅的正式番号,并指示:“一旦满洲大变转处于新环境时,中国特别旅应起重大作用,成为远东红军与中国红军之连锁。”

  二

  1942年7月下旬,东北抗联教导旅筹建工作紧张有序地展开了。先是24名海参崴外语学校毕业生以实习汉语的名义来到北野营,准备在教导旅组建后担任副连长、连顾问或营参谋工作;随后南野营撤销,所有人员转移至北野营;饶河县东安镇起义的伪满军士兵72人越过乌苏里江进入苏联境内,经苏军审查后全部编入教导旅;此外还有近百名苏籍华人应征入伍,上百名苏联尉级军官和苏联东方少数民族战士来到北野营。

  8月1日,东北抗联教导旅正式成立。全旅1000余人,其中苏籍官兵300多人。下设4个步兵营、1个通信营和1个迫击炮连。每个步兵营下设1个中国连、1个苏联连和1个经理排(后勤保障队)。伪满军起义士兵和苏籍华人分散编在4个营的中国连。通信营除抗联人员外还编有部分苏军士兵。迫击炮连均为苏联东方少数民族士兵。抗联干部担任各级正职,配备苏联军官任副职和顾问。周保中任旅长,李兆麟任政治委员(1943年春因苏军改为一长制而任政治副旅长)。旅、营两级设司令部,旅司令部下设参谋部、政治部、后勤部和内务部,主要由苏军军官组成。抗联干部均被授予苏军军衔,旅级军官为校官,如周保中、李兆麟为少校(一年后,周保中晋升为中校),营级军官为大尉,连级军官为上尉,排长为中尉或少尉,副排长以下授予军士军衔。官兵在政治、物质待遇上同苏军完全相同,服装是全新苏军军装,军官实行薪金制,部队换发苏式装备。

  教导旅虽名义上暂由苏联远东方面军总部代管,但其内部仍保持东北抗联的单独编制体系,并坚持执行中国共产党的政治路线和独立作战任务。除派遣小部队重返中国东北活动外,主力在苏军的帮助下开展系统的军事、政治整训。

  当时,撤退至苏联境内的中共党组织,除东北抗联部队在北、南野营建立的党委外,还有中共吉东、北满两省委。为改变这种党的领导机关多头并存的局面,周保中等提出“在吉东、北满两省委及南满党基础上建立新的中共东北党组织临时委员会,同时废止现有的吉东、北满两省委”。教导旅成立后,建立统一集中的中共党组织的愿望更加强烈。9月13日,教导旅召开全体党员大会,成立中共东北党组织特别支部局,也称中共东北党委员会,下设组织部、宣传部、抗日救国青年团和抗日妇女救国会等机构。中共东北党组织特别支部局行使双重职能,既是东北抗联教导旅委员会,负责旅内党务工作,又是中共东北党组织与中共中央在失去联系的情况下,整个东北地区中共党组织的临时最高领导机关,领导执行中共政治路线,继续开展对日伪军斗争。

  由于长期与中共中央失去联系,身处异域的教导旅官兵利用各种渠道搜集中共中央的有关文件和领导人的讲话、文章,从中了解领会党的方针政策。延安整风运动开始前后,教导旅印发了中共中央《关于增强党性的决定》《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改造我们的学习》《整顿党的作风》《反对自由主义》等大批材料,组织学习讨论,并经常开展时事教育,了解世界反法西斯作战和全国抗战情况,明确党的大政方针,坚定抗战必胜的信心。

  教导旅参照苏军颁发的《步兵训练大纲》,结合战时需要和中国东北游击战争的实际,有计划地进行现代化军事训练和特殊技能学习。部队在进行队列、单兵战术、分队战术、战斗勤务等训练的同时,还教授战术、军事地形、爆破、防化等课程。先由苏联教官培训班长,再由班长训练战士。战术课由连、排长亲自组织实施。连每周公布训练成绩;旅每半月组织操练,对课目实施检查、考核、评比;每年冬季组织为期半月的野外拉练,以营为单位练习行军、警戒、宿营、野炊、实弹射击、班至连的攻防战术、雪地工事构筑等,并进行雪地生存、耐寒训练。在特殊技能训练上,主要开展滑雪和空降训练。

  就这样,教导旅一边在苏军帮助下进行系统的军政训练,培养干部,为东北抗联部队的发展壮大积蓄了骨干力量;一边陆续派小部队返回中国东北,执行侦察、收集情报等任务。

  三

  1945年5月8日,德国投降,盟军作战重心迅即东移,全力对付日本法西斯。早在雅尔塔会议刚结束时,苏军就拟定了增兵苏联远东地区的计划,特别是废除《苏日中立条约》后,斯大林下令增派指挥、参谋人员前往后贝加尔方面军司令部、远东方面军和滨海部队。针对形势的发展,东北抗联教导旅积极备战,准备随时投入到对日反攻作战中。

  5月,远东方面军情报部长索尔金向周保中传达方面军司令普鲁卡耶夫大将的指示:预定在最近几个月之内将有一场苏联对日本的战争,东北抗联教导旅将编入远东第2方面军战斗序列,担负进攻佳木斯地区的作战任务,并准备在中国东北建立10万大军,以便参加大规模对日作战及开展敌后活动。据此,教导旅拟定了作战计划:派伞降部队到敌后指定区域执行战术侦察并配合苏军作战;正在中国东北活动的抗联各小部队到指定地区开展敌后游击战争,执行侦察任务并配合苏军作战;主力部队随苏军行动。

  7月,教导旅陆续抽调部分官兵组成若干先遣小分队,以地面和空降方式进入中国东北。至8月初分别抵达牡丹江、长白、磐石、长春等18个地区,担负实施火力侦察,突袭、袭扰日军后方,监视日军动向,充当苏军向导等任务,并联系当地坚持游击战争的抗联武装,配合苏军正面进攻,同时担负发动群众、组织起义、扩充军队及稳定社会秩序的职责。

  8月8日,苏联对日宣战。9日,远东苏军总司令部所辖后贝加尔方面军和远东第1、第2方面军主力部队越过国境,发起远东战役。同日,毛泽东发表题为《对日寇的最后一战》的声明,号召中国人民的一切抗日力量应举行全国规模的反攻,彻底打败日本侵略者。10日、11日,朱德连续发布对日军展开全面反攻及受降等7道命令。东北抗联教导旅倍受鼓舞,按照统一部署,积极配合苏军作战行动:担任远东第1方面军侦察任务的抗联小分队先后于牡丹江海林、林口和东宁县大肚川等地空降;担任远东第2方面军向导任务的抗联小分队与苏军一起乘水陆两用车,分别向富锦、佳木斯、宝清等地挺进;在东北坚持游击战和执行侦察任务的抗联小分队积极掌握日伪军动向,并向日伪运输线出击,配合苏军作战。

  在苏军摧枯拉朽般的攻势面前,日本关东军仅十余日即土崩瓦解,东北抗联教导旅原定的参战计划发生改变。8月26日,周保中接到远东苏军总司令华西列夫斯基元帅的命令:教导旅的中方人员随苏军各方面军进入中国东北各战略要点,准备接受驻各城市苏军卫戍司令的任命。

  据此,教导旅制定了新的行动方案:反攻中国东北后迅速抢占57个战略要地,以接收中国东北;撤销苏联远东方面军独立第88步兵旅建制。同时决定,除病患、孕妇、体弱人员、儿童等暂留苏联,待适当时机回国外,其余官兵全部返回中国东北,执行上述任务。

  8月28日,教导旅召开干部会议,部署出发准备工作。9月初分4批先后到达12个战略中心点:长春、哈尔滨、沈阳、吉林、延吉、齐齐哈尔、北安、海伦、绥化、佳木斯、牡丹江、大连,展开维持社会秩序、肃清反革命残余势力、恢复和建立中共党组织、建立人民军队和人民政权等工作。9月中旬进驻12个大中城市、45个中小城镇,正式改名为东北人民自卫军,总司令部设在长春,周保中任总司令,并在各大战略中心点建立了各地区的东北人民自卫军司令部。至10月下旬,总兵力发展到4万余人,收缴日伪军步枪近6万支、轻重机枪2800余挺、子弹1200余万发。

  东北抗联教导旅在长期与中共中央失去联系、孤处境外的情况下,加强军事政治整训,为中、朝两军保留下一批领导骨干,并为抗战结束后中共迅速实现“向北发展”的战略意图打下了坚实的组织、干部基础;同时不断派小分队返回中国东北,坚持对日游击斗争,尤其是在远东战役中直接参战,为配合苏军消灭日本关东军、加速日本法西斯的彻底灭亡、全面收复接管城市,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原标题:东北抗联教导旅组建始末
责任编辑:任洁
 
相关新闻
加载更多新闻
热门排行
热 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