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 > 健康 >>  正文

对不起,你托人从日本带的汉方药,在日本真没啥人用

发稿时间:2017-12-16 07:44:24 来源:凤凰WEEKLY 中国青年网

  中国人热捧的日本汉方,号称能治便秘、耳鸣、贫血、高血压、月经不调。其实,日本人没这么傻。

  5万元一盒的汉方药,你买不买

  打着汉方旗号,就能卖假药轻松诈骗130多万?这条奇葩新闻最近火了。虽然骗子被抓,但是对于迷信日本“汉方”的人开说,味道就有点尴尬啦。

  事件的主人公苏某曾是公派留学生,并留在日本行医,一干就是30多年。

  几年前,苏某因为一起医疗事故被辞退,只好灰溜溜地回国,可她怎么甘心就此放弃干了半辈子的医疗事业呢?

  于是,她把自己包装成日本医学和免疫学双料博士,“斥巨资”(也就50多块吧)研发出有着“五千年大自然真髓”美誉的神药龙博草,声称可治愈癌症、白血病等多种严重疾病,在国内四处开卖。

  苏某售卖的“治癌神药”龙博草就装在塑料饭盒里售卖,虽没有像点样的包装,却广销北京、湖北、山东、浙江等地。至于价格,5万元一大饭盒,并附一张A4纸彩打印的穴位说明书。

  相比那些动辄就搬出“祖传秘方”、“藏传神药”的普通骗子,苏某人的噱头可谓清新脱俗,成功在诈骗业中杀出了一条血路,短短两年便骗走130万元。

  确实,五千年中医精华加持国外先进技术,这谁抵挡得了。“日本医学博士耗费七年研制的古老中医秘方”,就冲这么一句话,贴龟苓膏上都能加价五百。

  当然,这也不是什么新鲜套路,把中国的东西出口转内销,向来受欢迎。早在苏某之前,每逢春节十一,便有大批中国游客涌进日本药妆店,就为了多囤些日本汉方药。

  虽然多数人根本看不懂包装上弯弯曲曲的日文说明,也搞不清日本汉方和中药有什么区别,但只要认出退烧止痛治便秘这几个字,他们分分钟买空货架给你看。

日本一家名为惠信堂的汉方药店,其起名方式颇有国内同仁堂的味道

  古典中医与现代日本制药相结合,几十倍地放大了汉方的魅力,可汉方到底是什么,它跟中医又是什么关系呢?

  高血压、不孕不育、更年期疾病

  日本汉方统统能治

  “汉方”这个词这几年特别火。在搜索引擎上搜索“汉方”,能得到大量以汉方命名的保健品。

  比如一款打着汉方旗号的泡脚粉,自称是民族瑰宝、藏秘配方,若是真的,可以说是汉方和民族结合伟大创新了。

  韩国也往国内输送了一款汉方卫生巾,据说是将“有利于女性健康的草药成分”掺到了产品中,用了就能缓解痛经、消除异味、预防妇科疾病。女性朋友们这才恍然大悟,汉方原来还能外敷呀。

  在微商的带动下,日本汉方这几年更可谓无所不能,也难怪成为继马桶盖后,在日本最受中国游客青睐的产品。

  便秘胃疼怎么办?来几粒日本汉方大黄甘草汤,保证不至于一泻不起。

  耳鸣落枕高血压怎么办?服几颗日本汉方七物降下汤,光听名字就有种七仙女降妖伏魔的霸气感呢。

  身体肥胖怎么办?冲一包日本汉方脂流茶,带走的热量相当于跑步半小时,坐在办公室分分钟瘦成一道闪电。

  最厉害的要数下面这个,什么感冒、痛经、贫血、哮喘、肝炎肠胃病、高血压、高血脂、糖尿病、更年期、心肌缺血、不孕不育,凡是你听说过的,日本汉方统统能治。

瞧,这就是汉方的江湖地位:一个保健品行业的超级大IP,拿来就能用。

  好好的中国人

  为啥去日本买汉方

  除了汉方的神奇功效,对中国人而言,日本汉方最牵扯人心的,还是民族尊严的问题。

  比较早的说法是:日本人拿着我们老祖宗的精华,用着来自中国的廉价药材,加工出来的汉方药却垄断了世界上的中医市场,占了全世界中药市场的70%~80%。

  这当然是谣言。2015年日本的汉方药市场规模,只有70亿元人民币左右,主要针对日本市场。中国的中医药市场是人家的100多倍,根本就不是一个量级。

  更何况日本汉方市场只有200多家药厂,还基本都靠“津村制药”一家撑着,和我国3800多家中药厂的盛况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日本汉方药的地位虽然边缘,但管理却特别严格,只能使用规定好的148种经典处方和210种汉方制剂(OTC)处方,所有药师都不能超出这个范围开药。比如药方里要求只能抓一两黄连,你非要给患者多来点苦死他,这就不行。

  这虽然让汉方的创造性受到相当多的限制,却让安全和疗效得到了某种程度的保证。

  同时,日本汉方也并不搞什么“汉方治本,西医治表”一类的评价标准,而是严格按照现代医学进行规范。

  最典型的就是不良反应。日本汉方葛根汤上会明确标注,服用或引起恶心、呕吐、胃部不适、多汗等副作用,但大多数国产葛根粉的不良反应、禁忌和注意事项一般都只有四个大字:尚不明确!!!

  日本汉方用着中国进口的草药、与中医相近的药方,监管又比国内中成药更严更安全,这么一看,中国游客爆买日本汉方也就显得情有可原了。

  虽然中医和日本汉方同源,但面对现代医学的压倒性优势,中国人仍对中医深信不疑,而日本人则直接抛弃了汉方。

  过去,日本汉方医学也有着中医一般的地位,是官方医学,皇家医学,皇汉医学,正统医学,甚至比茶道等“舶来品”更高贵、更中国。直到近代,日本汉方仍以《伤寒杂病论》等中国古代医书为理论基础。直到有一天,一些没事儿干的医师琢磨起了一本荷兰医书。

  差不多在乾隆年间,荷兰人陆陆续续来到日本,并把一本解剖书一块带了过去。一名叫山胁东洋的日本医师翻了翻,发现人体实际内脏构造与日本流传的汉方医典出入很大,却与荷兰解剖书如出一辙。

  受到山胁东洋的启发,另外三名医师带着中医书籍和西医解剖书来了个现场验尸,结果就验证了这本荷兰医学书籍的靠谱和中医的不靠谱。比如中医书上说,“肺六叶两耳,肝左三叶,右三叶”,而实际情形是“人体肺右三叶左二叶;肝右大左小”,这跟荷兰解剖书上的人体图绘分毫不差。

  这本书后来被翻译为《解体新书》,没有民族自尊包袱的日本人迅速接受了来自荷兰的医学,并称之为“兰医”,这是汉方医学的统治地位在日本第一次受到冲击。

  明治维新之后,日本汉方直接失去了地位。自此,日本的医学从原始的师徒、医馆进化为建立在科学基础上的现代医学教育和医院体系。而所谓汉方医学,也不再有治病救人的资质,只有少数药物被保留下来,并受到现代医学的严格控制。

  中国泊去日本的事物,大多数都能发扬光大,像茶道、插花甚至成为日文文化的代表,但只有汉方越发展越尴尬,其药物营业额只占日本医疗市场的2-3%,其中相当一部分还是中国游客捧场的结果。

  畅销汉方,全靠包装

  如今,汉方在日本只有药,没有医,也就是说,只有受现代医学训练的执业医师才有资格开汉方药,而且处方汉方药也需经过临床试验,这和我国中医完全不同。

  至于汉方药的大本营——所谓的汉方堂,其主要业务大致如下:

  由于日本法律的规定,汉方堂不能用“治疗”、“治愈“等字眼,只能说“减肥指导”和“不孕相谈”。

  说白了,就是你要是有不孕、肥胖等不太可能靠汉方药治好的问题,可以来这里聊一聊,开导开导,再开两剂无伤大雅的冲剂,收你点钱。这种汉方堂对健康的作用,大概相当于咪蒙对人生的作用。

  如果在日本网站检索汉方,得到的关联词也大多是女性健康和老年病等等。一份关于日本汉方市场的调查也显示,女性、保健、老年疾病都是汉方药的主要受众,这和汉方的老祖宗——中医倒是有异曲同工之效。

  虽然汉方听起来更像是安(忽)慰(悠)女性和老人的保健品,但作为曾经的皇家医学,日本人对汉方仍保留着特殊的情感,就算汉方只剩下少量药方,也会在一些政策契机下死灰复燃,然而……

  结果往往是毁灭性的。

  比如20多年前,日本厚生省(相当于中国的卫计委+人社部)就认可了汉方小柴胡汤能改善肝功能障碍,并将其作为肝病用药收入国家药典。

  加上制药企业大力宣传称,该方还可治疗各种急性热病、感冒、肺炎、慢性胃肠障碍等,日本人纷纷购买,药企一下发了大财,一年就增收300多亿日元。

  但仅2年后,日本就出现188例慢性肝炎患者因服用小柴胡汤而出现严重肝病,22人死亡,此后也有因此导致肺水肿的报道。于是,小柴胡汤的生产药企营业额几乎腰斩,股价一跌就是11年,跌幅超过90%,社长也被判刑3年。

  小柴胡汤出自《伤寒论》,由七味中药制成,其中的柴胡和黄岑都有肝毒性,但在日本小柴胡汤事件后,仍有不少来自国内的中医专家认为它是“百病良方,如果张仲景在天有灵,他会叹息真么好的方子我们居然不会用”。

  在血淋淋的死亡数据面前,日本汉方药仅存的公信力再受重创,从此汉方药再也无法靠疗效赢得市场,只能向宣传、市场和产品设计上发力,比如,把口味做的丰富一些,或者,更迎合中国游客的口味。

应对雾霾危机,日本小林制药的清肺汤颗粒就专门针对访日中国游客开发售卖。

原标题:对不起,你托人从日本带的汉方药,在日本真没啥人用
责任编辑:西湖雨
加载更多新闻
热门排行
热 图
热 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