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青年之声|青春励志|青年电视|中青看点|娱乐|财经|舆情|教育|第一书记网|地方|发现|游戏|汽车
首页>>新闻 > 国际 >>  正文

女子遭安倍自传作者性侵 证据齐全嫌犯却逍遥法外多年

发稿时间:2018-01-14 19:33:00 来源:红星新闻 中国青年网

  2015年4月,日本东京的一个傍晚,当地电视台实习生伊藤诗织收到了日本最著名的一位电视媒体人的邀约,请她共进晚餐。

  这位大名鼎鼎的前辈,正是东京电视台华盛顿分社的社长山口敬之,而他更为人所熟知的身份是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自传的作者。

  ▲山口敬之图据《纽约时报》

  二人在东京市中心的一家酒吧喝了啤酒,在餐厅吃饭时又喝了一些酒——根据伊藤后来向警方的描述,她最后的印象就是感到头晕目眩,试图走进卫生间清醒一下,但最终晕倒在了里面。

  而在她昏迷之后,这名前辈将她带回了自己在宾馆的房间,并对她实施了性侵。

  事发之后,伊藤向警方进行了报案,然而山口敬之对于这一指控矢口否认。在经过两个月调查之后,检察官宣告放弃了这一案件。

  于是,伊藤诗织选择了日本女性几乎从不曾涉足的一条道路:开新闻发布会,写书,向公众们披露自己的经历。

  一路走来,伊藤的维权之旅充满了艰辛,一次次的法庭辩论,反复揭开当时的回忆;明明要实施抓捕时,却迫于山口的业界声誉而宣告放弃,直到今天,伊藤身上仍然被打着深深的偏见……

  A

  男方称二人还有工作要做

  摄像头拍到女方是被架进酒店

  这次性侵事件的发生,并不是二人的首次见面。

  此前,伊藤诗织在纽约学习新闻时,二人曾经见过两次,2015年4月3日,他们在这次饭局上再次相遇。伊藤表示,是自己主动联系了山口敬之,对方表示自己或许可以为她在自己的部门找一份工作,邀请她小酌两杯并共进晚餐。

  但直到见面时,伊藤才意外发现一起吃饭的只有他们两人,他们在餐馆先后喝了啤酒和清酒后,伊藤感觉有些头晕,走进卫生间后晕倒。之后,在凌晨时分,她意识清醒过来发现,自己已经在山口的床上,并且全身赤裸。

  ▲伊藤诗织图据《纽约时报》

  事后,警方锁定了搭载伊藤诗织和山口敬之到酒店的司机。司机表示,伊藤开始时意识尚存,要求司机将她送到附近的地铁站,但是山口敬之命令他送他们二人到酒店。

  这名司机回忆,当时山口敬之还解释说他们随后有工作要做,并且说了一些类似“我不会对她做什么”的话。而当车停在酒店门口时,司机表示,伊藤诗织已经有五分钟“一直没发出声音”,当他转过头看的时候,她已经瘫软在后排的座位上。

  ▲当时山口敬之下榻的喜来登酒店。图据《纽约时报》

  “那名男性(山口敬之)试图架着她走到酒店门口,但是女方一直没有动,”司机说,“所以他先下了车,把自己的手包放在地上,把自己的肩膀送到了女方的胳膊下面,试图把她扛出出租车。在我看来,当时那名女性已经是完全不能自己行走的状态。”

  从出租车上下来之后,山口敬之和伊藤诗织又出现在了酒店大堂的安保摄像头中。从视频里可以看到,当夜11点20左右,山口敬之驾着伊藤穿过大厅。

  伊藤说,等她醒来后大约是凌晨5时,她从山口身下挣脱跑进卫生间里。她说,当她刚从卫生间出来,“山口就疯狂地把我推到在床上,他力量太大,我无法反抗,只能拼命尖叫。”

  她坚信自己是在吃饭时被山口下药,但是目前并没有足够的证据支撑她的怀疑。而在山口方面,他坚称伊藤只是喝多了。“她已经不是个孩子了,如果她能控制自己,这样的事情就不会发生了。”山口说。

  他表示,自己之所以带伊藤回酒店是因为担心她自己找不到家,所以把她也一并带回了酒店。他承认把伊藤带回自己的房间“不太妥当”,但是他仍坚持,“把她扔到地铁站或者酒店大厅里也不合适。”

  B

  因为报案讲述时没哭

  警察怀疑性侵事件的真实性

  2015年,28岁的伊藤诗织对山口敬之提起民事诉讼。

  在此前的发声中,她表示,警方其实已经获得了酒店安保摄像头的录像,显示山口敬之扶着毫无意识的她经过酒店大厅。并且,警方已经找到并询问了搭载他们的出租车司机,该司机确认二人在上车时,她已经意识昏迷。

  ▲喜来登酒店。图据《纽约时报》

  伊藤称,调查人员此前曾承诺会逮捕山口,但是最终,这场审查却宣告无疾而终。“我知道,如果我选择矢口不言,这种性侵后令人恐惧的沉默气氛永远不会被打破。”她在接受《纽约时报》的采访时表示。

  但是在另一方面,现年51岁的山口敬之却仍然坚决否认自己对伊藤诗织的性侵,表示“当天晚上没有发生任何违法事件”。

  而在另一封事后二人往来的邮件中,山口直接否认了伊藤关于强奸的指控,并建议二人可以咨询律师的意见:“即便你坚持是‘准强奸罪’,你也不可能胜诉。”山口敬之在邮件中写到。

  在日本的法律中,有一项罪名为“准强奸罪”,这项罪名的定义为“利用女性丧失意识或无力反抗的状态与之发生关系”,而在美国的很多州,同样的罪行被定义为二级强奸罪或性侵罪名。

  伊藤说,她离开酒店后匆匆赶回家洗澡。现在,她知道那是错误的做法。“我应该直接去警察局,”她说。

  她的犹豫并不罕见——

  御茶水女子大学性别研究教授Tamie Kaino说,很多遭到性侵的日本女性“都会怪自己,她们会说,‘哦,这很可能是我的错。’”

  她说,最初接受报案的警察劝她不要起诉,对她的故事表示怀疑,因为她讲述时没哭。她说,还有人说,由于山口的地位,她很难打赢这场官司。

  C

  DNA最终证实真相

  准备逮捕却被上级下令制止

  不过伊藤表示,在她敦促警方查看酒店的安全监控录像后,警方最终开始认真对待她的案子。

  她说,随后警方进行了两个月的调查,之后,她在柏林做一个自由职业项目时,探长给她打来电话。他告诉她,根据出租车司机的证词、酒店的安全监控录像以及在她胸罩上发现的山口的DNA,他们准备逮捕山口。

  伊藤说,这名警探称山口将于2015年6月8日从华盛顿飞回东京,他们将在机场逮捕他,警探要求伊藤返回日本协助询问。

  然而到了那天,这名警探又打来电话告诉她,他在机场,但一名上级刚给他打了电话,命令他不要逮捕山口。

  “我问他,‘这怎么可能?’”她说。“但他回答不了我的问题。”

  ▲伊藤诗织出版《黑箱》讲述自己的经历。图据《纽约时报》

  在伊藤诗织公开提出指控不久,日本记者Atsushi Tanaka就该案件向东京警方一名高级官员发出质询。

  Atsushi Tanaka在给新闻周刊的报道中说,曾任安倍内阁官房长官助手的警视厅官员Itaru Nakamura证实,调查人员原本准备逮捕山口敬之——但他阻止了他们。

  而所有这些指控并未影响山口敬之在东京广播公司的职务,但他在2017年因发表了一篇颇有争议的文章在网络舆情压力下辞职,目前在日本做一名自由撰稿人。

  负责对伊藤诗织的指控进行调查的少数记者之一Isoko Mochizuki表示,她要面对来自新闻编辑室里的男同事的反对,他们之中的一些人就因伊藤没有即刻去医院而驳回了这个报道,认为问题在伊藤身上。

  “媒体报道的性侵犯新闻数量不多,” Isoko Mochizuki说,这可能正是伊藤想公开发声的原因,“我觉得女性自己还是得坚强起来。”

  纠结个案背后

  日本社会的性侵沉默

  2017年,公开出来的席卷整个好莱坞、国会、硅谷和新闻媒体的大量性骚扰乃至性侵事件,引起了美国全国上下的关注。然而,伊藤诗织的经历却反过来将日本性侵现状,再次钉上了耻辱柱——

  尽管伊藤诗织多次向公众发声,但是在全日本,这些指控并没有引起太多的关注。在日本,性侵犯仍是一个讳莫如深的话题,所有性侵案件中,报案的比例低得惊人,而在报案之后,嫌犯遭到逮捕或起诉的比例也相当之低。

  “约会时遭遇性侵”是个暧昧不清的概念

  乍看之下,日本的性侵犯罪率不高:日本政府2014年曾进行的一项调查中显示,十五分之一的女性表示自己曾经遭遇强奸,相比之下,美国女性遭受过强奸的比例达到了五分之一。

  然而,有学者表示,这一数字的原因很有可能是日本女性并不倾向于把“未经双方一致同意的性行为”说成是强奸。甚至在日本相关的法律中,也并没有把双方是否就性行为达成合意定为强奸规定进去。

  对于日本女性来说,“约会时遭遇性侵”是一个暧昧不清的概念,而关于性侵的教育也远远不够。

  漫画中将强奸包装成对女性的满足

  而更加诡谲的是,相比欧美诸国,在日本的许多漫画与色情作品中,赤裸裸的强奸内容往往被包装成对女性的一种满足,而对于很多日本人来说,这些素材往往就是他们性启蒙的来源。

  而且,警方和法律部门往往对于强奸的定义过分窄化,一般来说,只有在出现了强制暴力和自卫的迹象时,他们才会作为强奸案进行调查,而如果施暴方或受害者一方在案发前曾经喝酒,他们往往不鼓励受害者起诉——

  例如,就在2017年的年底,日本横滨警方刚刚撤销了一起案件的起诉,在该案件中,六名大学生被控强迫轮奸另一名女生,而该女生在案发前喝了酒。

  即使定罪,部分施暴者也不会入狱服刑

  而在日本,强奸案件即便走到了起诉甚至定罪的一步,施暴者有时也不会入狱服刑。日本法务省数据显示,在被起诉的强奸犯中,十分之一的人只被判监禁缓刑。

  例如2017年,东京附近千叶大学两名学生被判轮奸醉酒女子罪名成立,被判缓刑获释;2016年,在另一起团伙性侵案中,作为主犯的一名东京大学在读学生也被判处缓刑。

  受到这些案件的触动,在近期,日本一些社会活动家开始发起了“不想就是不想(No Means No)”活动。

  “这是最近才出现的事情,”日本上智大学教授Mari Miura表示,“时至今日,日本民众仍然没能真正理解到底什么是‘同意’,而这一模糊让日本男性从中获利。”

  遭遇强奸的女性只有4%选择报警

  在日本内阁此前的调查中,日本遭遇过强奸的女性中,三分之二从未告诉过朋友和家人,只有4%选择报警——与此相对的是,美国司法统计局调查数据显示,美国遭遇强奸的女性中,约三分之一的人会选择报警。

  早稻田大学性别法律教师Tomoe Yatagawa表示:“日本对于女性的偏见仍然深重,很多人都没有意识到性侵对于女性的伤害。”

责任编辑:蒋艳慧
 
加载更多新闻
热门排行
热 词
热 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