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青年之声|青春励志|青年电视|中青看点|娱乐|财经|舆情|教育|第一书记网|地方|发现|游戏|汽车
首页>>新闻 > 国际 >>  正文

分析:耶路撒冷示威声起 “三教圣城”难解纷争

发稿时间:2017-12-08 00:46:00 来源:中国新闻网 中国青年网

  中新网12月8 日电 (郭炘蔚)美国总统特朗普6日宣布,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并要求启动美国驻以色列使馆搬迁计划。这一消息引发了国际社会的广泛担忧,多方表示,此举可能重燃巴以冲突,点燃中东“火药桶”。

  作为犹太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的共同圣地,围绕耶路撒冷的纷争绵延已久,是中东和平进程中最为复杂敏感的问题之一。以色列《国土报》更称,如果耶路撒冷问题得不到解决,巴以冲突就永远不可能化解。

  当地时间12月6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华盛顿发表声明,美国政府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并将把美国驻特拉维夫大使馆搬迁至耶路撒冷。

  【三教圣城:历史、宗教和政治纠结】

  耶路撒冷面积约176平方公里,由老城(位于东耶路撒冷)和新城两部分组成。其中,老城面积虽然只有1平方公里,却坐拥三教的神圣宗教场所。

  对犹太教徒而言,耶路撒冷是世上最神圣的土地,约3000年前,大卫王定都于此,自此成为犹太教发展中心。这里曾是犹太教圣殿的所在地,“哭墙”和圣殿山皆坐落于此。

  对基督徒而言,耶路撒冷是耶稣受难之地,他被钉于十字架上处死,埋葬,数日后在此复活。圣墓大教堂坐落于此。

  对伊斯兰教徒而言,这是他们的第三大圣地,传说先知穆罕默德受到召唤,从麦加乘天马抵达耶路撒冷接受天启,并于黎明前返回麦加。阿克萨清真寺和金色圆顶清真寺坐落于此。

  这是一座特别的城市,也是一座苦难的城市。在这里,历史、宗教和政治纷争相互纠缠渗透,使耶路撒冷局势长期以来尤为复杂敏感。

  1947年11月,联合国大会通过第181号巴勒斯坦分治决议,规定在巴勒斯坦领土上分别建立犹太国和阿拉伯国,耶路撒冷国际化,由联合国管理。

  1948年,第一次中东战争爆发,耶路撒冷分为东西两区。1967年第三次中东战争爆发后,以色列占领了东耶路撒冷。1980年,以色列单方面宣布整个耶路撒冷为“永久、不可分割的首都”。而巴勒斯坦方面,则要求建立一个以东耶路撒冷为首都的巴勒斯坦国。

  在国际社会的斡旋下,上世纪90年代初,巴以开始和谈历程。1993年,巴以双方在华盛顿签署的第一个和平协议规定,耶路撒冷问题将在巴以最后阶段谈判中解决,此前任何一方均不得采取单方面的行动改变现状。

资料图:犹太教徒在耶路撒冷“哭墙”下祷告。

  【纷争不断:政治经济局势敏感】

  以色列一直把耶路撒冷作为首都运作,这里有着以色列所有的主要政府部门。但国际社会普遍不承认以色列对耶路撒冷拥有主权,很多和以色列有外交关系的国家把使馆设在特拉维夫,而非耶路撒冷。目前,耶路撒冷外国大使馆的数量是零。

  美联社援引耶路撒冷政策研究所的数据称,耶路撒冷85万人口中有约33万巴勒斯坦人,约占该城市人口的37%,而他们几乎全部不是以色列公民。1967年以色列占领东耶路撒冷之后,给予巴勒斯坦人“居住”的权利,他们没有选举权,但可以在耶路撒冷工作和生活。

  这些巴勒斯坦人不是任何国家的公民,他们使用以色列或者约旦签发的临时文件出国旅行。尽管他们有资格申请公民身份,但很少有巴勒斯坦人进行申请,担忧这将等于承认以色列的控制权。

  另一方面,1967年以来,历届以色列政府都奉行耶路撒冷犹太化政策,在耶路撒冷的东、南、北三个方向的巴勒斯坦土地上修建了一连串定居点,并力图把这些“卫星城镇”并入耶路撒冷,以改变耶路撒冷的人口结构。

  2016年12月23日,联合国安理会以14票支持0票反对通过决议,要求以色列停止在巴勒斯坦所有屯垦行为,也不承认任何改变双方界线的做法。

  尽管身为圣城,但耶路撒冷的经济状况并不乐观。根据耶路撒冷政策研究所的数据,2015年,有47%的居民和58%的儿童生活在贫困线以下。与此同时,住房成本却十分高昂。

  另一方面,近年来耶路撒冷仍然不时发生暴力冲突,今年夏天,巴以双方刚因为圣殿山事件爆发大规模冲突。

在耶路撒冷旧城区的一面墙上,以色列国旗和美国国旗被接在了一起。

  【政策转向:美国点燃“火药桶”?】

  正因为耶路撒冷问题的复杂难解和历史上的多次冲突,国际社会才坚持要通过和谈来解决问题,并要求双方不得采取改变现状的行动。

  事实上,尽管美国政府实质上默认“耶路撒冷承担以色列的首都功能”,但一直并未正式承认以色列占领耶路撒冷的行为。

  美国国会1995年通过“耶路撒冷使馆法案”,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要求政府于1999年5月31日前在耶路撒冷设立美国使馆,但允许总统出于国家安全利益考虑推迟该期限,并须每6个月向国会通报一次。

  该法案出台后,多任美国总统均不断推迟在耶路撒冷设立美国使馆的期限。在前一次豁免令到期后,特朗普今年6月也签署了豁免令。然而,特朗普的此次声明,终结了这一惯例。

  特朗普在讲话中称,这是一件“早就该做”的事情,此举符合美国的最